5月12日国际护士节 不一样的性别一样的“白衣天使”_护士节来临90后男护士有话说

时间:2021年06月15日 04:22:38

吃饭的时候,聊聊天也能缓解一下压力。

已经在护士岗位工作了12年的唐宏阳,工作起来兢兢业业。

护士节趣味运动会,大家不分你我齐心协力争第一。

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复苏区,23岁的王仲武怀里抱着刚刚结束手术的小宝宝,还没结婚的他没有一丝尴尬。

手术室内,张开杰照料病人躺在手术台上。

数百斤重的防辐射铅板需两位男护士来推

手术开始前,张开杰穿上专用的铅制防辐射裤头。

日期:时间:地点:

日期:时间:

□记者宁田甜文洪波摄影

核心提示|导管室、手术室、重症室、急诊科,到处都有他们穿梭忙碌的身影;扎针输液、包扎伤口、心理安抚,这些女护士能干的细致活,他们必须能干,而抬病人、推仪器的力气活,他们更要冲锋在前。

有的护士,每天要负重近30斤的铅衣,在高辐射环境下工作;有的,每天推着几百斤重的仪器去手术室,一趟下来就是一两公里……护理这一职业,女多,男少。男护士由刚入职时的脸红羞涩到现在的大胆热爱,他们,经历了心理的成长蜕变。

河南省人民医院(下称省医)护士有2500多人,男护士仅有105人。在5月12日国际护士节来临之际,大河报记者选取省医的男护士群体作为缩影,走近他们这些80后、90后的男护士,去亲历并感受他们作为“白衣天使”的酸甜苦辣。 2015年5月8日

9时30分

中心导管室

9时30分

中心导管室 放射线下忙碌,每天穿近30斤重铅衣

省医的中心导管室(也称介入手术室)在该院1号病房楼北楼2楼的西北角。

8日上午9时30分许,按要求穿戴好消毒衣帽后,记者进入了“家属止步”的内部区域。

长廊里,一片寂静。这里分布着多个导管室,每个导管室和外侧走廊均有玻璃窗相隔。

26岁的张开杰是这里第8导管室的男护士。记者进来时,他正在导管室内忙碌着。一位老人要马上做冠脉造影检查。准备工作,他是要提前完成的。

得空的间隙,他从导管室出来,脱下铅衣,和记者说话。还没说上一会,又要进去给病人做包扎。于是,他又重新穿上铅衣和铅裤头进入导管室。

“这衣服有将近30斤重呢。”中心导管室护士长赵文利说,张开杰未婚,而介入手术室的工作环境辐射大,尤其要注意生理方面的防护。

今年是张开杰从事护理工作的第4个年头。他是大学医学护理专业本科毕业生。

该院中心导管室共有20个护士,男护士9个。8个导管室,各分配有1名男护士。

因为工作的关系,张开杰和其余8名男护士一样,每天都要在血管造影机放射出的X光射线下日夜忙碌。

该部门的工作任务繁重,多时,每天每个导管室的病人能排到30多个,“都是超负荷工作。”有时,每天的运动量相当于负重奔走二三十公里。他们长期在有放射线的环境下工作,对身体的性腺、甲状腺危害很大,“这份工作,对人生理的影响是最可怕的,需要很长的排泄过程。”

中心导管室的9名男护士,多为80后,也有90后。和女护士相比,有时一些长时间的手术,需要好的体力和精力,而这一点,男护士颇具优势。而在导管室,一些特别高精尖的仪器设备,男护士们操作起来,也更精通娴熟。

当日,张开杰所工作的第8导管室,共20个病人排队做造影。而截至当日上午10点记者离开,他们才刚做到第二个病人。等待他的,是无尽的辛苦和忙碌。 2015年5月8日

10时20分许

地点:

手术部 推送几百斤重仪器,每趟行程4里地

手术部在该院1号病房楼北楼的3楼,分布着骨科、心外、杂交等手术室专区。

各区手术室,如果全部走上一圈,用手术部护士长陈宁的话说,需要至少一个小时。

在他带领下,记者在各个区寻找男护士们的身影。

在骨科手术室专区走廊,遇见了35岁的男护士唐宏阳。刚忙完一阵的他,得空的片刻工夫,带着记者前去C臂机储存室。

室内,一台几百斤重的C臂机,记者使尽浑身力气也推不动。而身体健硕的唐宏阳,一个人却能搞定。该仪器在手术当中,可以帮助医生及时诊断,监视整个手术的环节。平时有手术室需要使用该仪器时,他会从储存室推到手术室,有时也会从一个手术室推到另外一个手术室。远的,如从A区推到E区,一路下来,需要走上4里地。

80年出生的他,是护理专业科班出身,目前已在护理岗位工作12年。

一身深绿色手术服,戴着口罩,说起话来,思维敏捷,干练而又专业。

不介绍,真不知他还是该院相对较早一批的男护士。年纪不大,但却成了手术部多科室护士中的骨干。

正说着,同是35岁、同为该院较早一批男护士的孟照领,也恰巧路过。

他正要忙着去将几百斤重的铅板推往手术室,做防护用。

在骨科手术室的外廊通道,记者看到,一个像是折叠门的偌大铅板,两个女护士推,或许都很吃力。而他俩,无论谁单独去推,都相对容易些。

手术室的工作,劳动强度大,这就需要超强的体力和耐力,而男护士则正好有此优势。陈宁说,这里的护士,分为器械护士和巡回护士。

随后,在心外科手术室外,记者透过玻璃窗看到,巡回护士林鹏辉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术台看。一个孩子正在做先心手术。陈宁介绍,林鹏辉今年33岁,护理生涯已10多年,综合素质非常强,能全面把控心外手术进程。

手术部护士长杜书明说,该部门共有126名护士,仅有的14名男护士,作为男性,应变能力强、大型医疗器械使用更顺手的优势,很多急救抢救任务更需要他们。 下转A06版

上接A05版

日期:

2015年5月8日

时间:

11时许

地点:

复苏室

用身体做挡板,保护病人不坠地

出了手术部,记者来到位于同一楼层的复苏室。

26岁的赵阳是复苏室的一名男护士。术后病人多,有病人刚从手术室推送到这里需要接应,有孩子大哭需要安抚,有病人疼痛呻吟需要处理……复苏室内一片繁忙。

赵阳小跑着穿梭于各个病床间护理照料,根本无暇与记者搭话。

麻醉科护士长支慧说,复苏室都是全麻手术后送来的病人,这样的病人苏醒后,一有疼痛感,很容易发生躁动。此时,为保障病人不会因躁动坠床,男护士们的优势便能体现出来,有些成人病人一旦躁动,有时还只有男护士能安抚得住。

有一次,一位体重200多斤的病人在推送过程中,因躁动翻身加上身体太胖,病床两侧的防护挡板被其身体遮压,根本竖不起来,这时,两名男护士便上前协助,用身体挡住病人不让其坠床。

复苏室护士11名,男护士5名。有时,全院一天会有180多台手术,这些男护士主要负责术后复苏病人的观察、做术后麻醉的终末处理,“护士们往往是连轴转”。 日期:

2015年5月8日

时间:

15时许

地点:

重症医学部综合二病区

入微观察+心理疏导,细致活做得也好

当日下午3时许,在该院重症医学部二病区护士长朱世超的引领下,记者进到该区其中一个重症监护室。

这里躺着一位93岁的老人,鼻子里插着胃管。床头摆放着各种监护仪器,床尾的一侧挂着尿袋。老人气道卡血,还有冠心病。

26岁的男护士王光昆,一直在老人身边细心照料着。

他除了要随时观察床头的监护仪器,还要每小时查验一次尿袋,记录一次尿量。他当日分配了两个病人,要不停地在两个重症室间奔走。

这样一位接近90后的男护士,照顾起老人,也是娴熟得很。

“今天分两个,还算是少的。”朱世超说,他们的护士,因为要24小时监护病人状况,照顾其吃喝拉撒,有时一忙起来,自个饭都顾不上吃。2015年度评出的全省“十大最美护士”,其中一名就是该病区的男护士邹辉煌。

朱世超说,重症监护室,抢救设备多,男护士在这方面反应快,“能吃苦、敬业,业务又精湛。邹辉煌在这些方面特别优秀”。

目前重症医学部两个病区共118名护士,男护士有20名之多。虽然是男的,但他们也有着女护士所具备的细心和细致。

有一次,有一对夫妻因车祸重伤一同住进重症室,男的经治疗先出重症室,而其妻子伤重,还没出去。起初,女的在重症室,还每天坚持敷面膜,对病情抱有很大希望,但有一天,她突然不再敷面膜。

“女的伤得太重,可能是突然对生命不抱希望。当时一名男护士发现异常后,便立即对她进行心理疏导。”朱世超说,后来,经救治,这位病人顺利出院。 日期:

2015年5月8日

时间:

16时30分许

地点:

急诊科

和女护士搭配默契,紧急情况便冲锋陷阵

当日下午4时30分许,在该院急诊科“急诊预检分诊挂号”台,急诊科男护师白向威一直没闲着。

有病人家属办异地报销手续,拿着单子找他盖章;有家属咨询问题,他一个个耐心回答;接诊警铃一响,他要迅速通知出诊人员;抢救室忙不过来,他需要眼疾手快帮忙换药;抢救床在抢救室碍事,他顺手推了出来……

白向威今年31岁,从事护理工作已8年。

河南大学护理专业毕业的他,刚开始入职时,别人一问工作就脸红。

但现在,有时一休假,“就会怀念这份工作”。

该院急诊抢救病区护士长常玉霞说,急诊医学部共有11名男护士,急诊抢救有6个,急诊ICU有5个。急诊抢救方面,男女都是一样的。男护士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出诊上,有时出120,一些重病人需要抬,遇到醉酒的病人及一些出诊纠纷,男护士会好一些。在急诊科,工作非常辛苦。夜班是从晚6点至次日上午8点,连续14个小时,需要随时待命,尤其是夜间,是急诊工作量最大的时候。有时一晚上,包括各市转来的重病人,能接几十个,很多时候,能让人忙晕。

常玉霞说,急诊抢救方面,共23个护士,男护士有6个。这样的工作节奏,男护士出力不小。

“他们不仅技术熟练,还特别照顾女护士。”常玉霞说,现在夜班值班是“3+1”组合,3名女护士加1名男护士。他们彼此像兄弟姐妹一般,配合默契。一有突发状况,男护士往往会冲锋陷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