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拜登希望与中国之间是竞争而非冲突 > 拜登希望与中国之间是竞争而非冲突,不让中国获得军事优势 拜登政府或将重拾这项战略|南海|拜登|志略_新浪军事

拜登希望与中国之间是竞争而非冲突,不让中国获得军事优势 拜登政府或将重拾这项战略|南海|拜登|志略_新浪军事

互联网 2021-05-09 20:37:06

原标题:兵韬志略|亚太复杂安全形势下,拜登将重拾“联盟管理”?

热点新闻:

1月22日,美国退役将军劳埃德·奥斯汀获得国会参议院批准,出任美国新一届政府国防部长。埃德·奥斯汀在正式出任防长前几天向外界宣称,就任后将“不会允许中国取得军事优势”。奥斯汀在参议院批准其候选人资格的听证会上又强调,“如果获得批准,我将确保永远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点评:

特朗普政府执政四年间,在对华战略方面一直持强硬态度,提升军事博弈在对华政策中的地位,两国关系出现波折。拜登政府上台后,尽管与特朗普政府的执政理念有不同之处,但很可能依然将中国视为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着眼于追求战略主动权,但在具体方式上,拜登政府将可能采取“谨慎遏制”的对华军事政策,更加重视联盟作用,通过区域性军事布局、联合装备技术研发、扩大安全同盟体系等综合手段,谋求竞争优势,体现了其追求绝对安全的执念。

1月23日,“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开始进入南海活动,这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美航母首次进入南海。

特朗普任内让亚太安全形势更加复杂

较民主党而言, 共和党往往更加重视军队在对外战略中的作用,倾向于增加军事投入、扩张军事实力。特朗普政府承袭了共和党的这一传统,信奉“以实力求和平”,将“重建美军”作为“美国优先”对外战略的核心内容之一。在特朗普政府期间,先后发布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美国国防战略》等顶层国家战略文件,将大国明确定位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出台了《国家网络安全战略》《核态势评估报告》《“印太”战略》等具体指导文件,制定了军事战略目标,提出将“混合战争”作为应对大国军事威胁的作战思想重点,大幅增加国防预算,大力扩军,研发新型武器装备、创新作战理论思想等途径,保持战术上的优势。

在诸多的对华军事举措中,所谓的“印太战略”是特朗普政府构建对华军事包围圈和塑造地区安全态势的一个重要举措。特朗普政府期间,不断推动战略深化,加强对该地区的军力投入,拓展在该地区的军事影响力,并通过构建网络化伙伴关系,将美国原本承担的责任成本转接到各国上,减轻美国本身的战略成本,其中最为典型的是不断深化美澳日印“四国合作机制”,企图以此建立针对中国的“亚洲版北约”,使中国面对海陆两线的强大对手的非对称竞争压力,压缩中国地缘战略空间。而在南海地区,目前美国也已经形成了航母编队、潜艇及无人侦察机和轰炸机相混合,水上—水下—空中、威慑—侦察—巡逻互为一体的前沿存在体系,意图以一种连续、高压、环绕的方式进行地缘遏制。

总体上来说,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对华军事战略是全方位的,不仅进一步加剧了中美关系的安全困境,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巨大压力,也使得亚太地区安全形势更加复杂。

美国海军扩展规模“押宝”无人舰艇,计划在2045年以前获得120艘无人驾驶水面舰艇。

拜登政府或延续“第三次抵消战略”

近年来,随着中国军事实力的提高,美国对中国军事现代化和中美军力平衡的评估也越来越偏离实际。美国国防情报局2019年《中国军力报告》、美国国防部2020年《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态势报告》均认为,中国军事现代化在各个体系都取得快速突破,对美军的海外部署、训练和后勤支持等形成全方位影响。在美国看来,中国军事实力的不断上升,特别是“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发展,将对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海上霸权构成严重威胁,挑战美国在亚太的军事存在,进而危及美国的地区主导地位。

为此,美国以应对所谓“中国威胁”为指导,全面优化军种军力结构,积极打造“全频谱”军队,以适应多种任务需要。2019年5月,大西洋理事会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跨大西洋安全项目主任斯卡鲁巴称,当前美国与中国之间最核心的竞争就是“军事技术优势竞争”,美国必须保持在无人作战、远程空中作战、隐形空中作战、水下战、复杂系统工程集成和运用等五大核心领域的领先地位。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美国将重点发展微电子导航系统、“蜂群式”无人作战平台、母舰式“武库机”和电磁轨道炮等新概念武器,优先发展网空、太空等信息化作战力量,积极推动各类情报手段、监视平台和侦察技术的无缝融合,形成“高低搭配、全域覆盖、分散部署、互为支撑”的一体化的“全球监视—打击网络”,以牢牢掌控全球军事竞争的方向、速度和节奏,保持和扩大与对手的技术“代差”优势。

实际上,为了获得优势,美国还专门提出了“第三次抵消战略”,为确保美国今后25年的主导地位奠定基础。“抵消战略”曾是美国冷战时期为遏制苏联而专门提出的军事发展计划,旨在利用自身独特优势,尤其是技术优势来抵消对手的数量优势,最终达到在军备竞赛中削弱、战胜对手的目标。从结果来看,美国实施的前两次“抵消战略”在对抗苏联方面也确实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次美国希望通过开启“第三次抵消战略”,全面抵消对手的相对优势,遏制对手军事安全影响力的增长,尤其是将对手拉入发展对美国实际威慑意义并不大的常规武器竞赛中,来消耗对手的资源和精力。

此次美国防部候选部长人选奥斯汀公开提出要遏制中国军事优势,实际上也是对“第三次抵消战略”的延续与运用,意图通过对中国在部分领域正在获得的相对优势实施精准对冲,努力维持美国的绝对优势地位,为拜登政府未来对华博弈增添更多的筹码。其背后折射的实际上是美国某些最高决策者,对其自身安全的不自信以及对维护全球霸主地位的执着。

美国海军希望隐身无人空中加油机和隐身有人战机配合,抵消对手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

未来或更加注重发挥联盟作用

拜登政府上台后,尽管与特朗普政府的执政理念截然不同,但应该依然会坚持“美国第一”的理念,这个也包括军事上的第一。总的来看,当前美国对华军事战略目标有三:一是确保美国相对中国的军事优势和主导地位;二是保证美国本土及其盟友的利益;三是遏制中国崛起。这三个战略目标具有长期性和稳定性,并不会因为白宫的易主而发生改变。这也意味着拜登政府上台后,很可能会部分继承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遗产”,继续谋求对华军事优势和主导地位。

但是,相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歇斯底里”,拜登政府在具体举措上可能会显得更加理性和多元。尽管拜登也认为 “中国是最大战略对手”, “大国竞争”的基调不会变化,但与中国展开直接正面冲突的可能性不大,而是会通过“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创新战略”等看起来相对柔软的方式取得优势,而不是采用直接激烈的对抗。此外,拜登一直不认可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政策,而主张美国应积极承担大国责任并积极参与到国际政治和国际社会生活中。因此,未来拜登政府将会在几个方面进行调整:一是加强与盟友的关系;二是重新参与一些国际组织和国际多边论坛;三是加强对北约的重视,其对外战略将继续向“多边合作”深入转变,以增强美在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和引导力。

从拜登目前确定的国家安全团队人选看,核心人物如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等人的政策观点都较为一致,即在外交和军事政策上更多呈现为传统性和专业性,重视发挥规则、盟友的作用,而主张慎用军事手段。例如,奥斯汀一直强调所谓“战略耐心”的重要性,认为“联盟管理是未来(战斗)的核心”。其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就公开表示:“同盟、联盟和地区伙伴关系是支撑体系秩序以及美国作为领导者的声誉和力量的正当性源泉。”这与自由鹰派和特朗普政府的立场形成了鲜明对比。

拜登选择奥斯汀作为国防部长,也表明他决心以一种很可能不那么具有对抗性和更有耐心的方式来加强地区联盟和伙伴关系,这也将有助于美国谨慎对待军事竞争可能带来的军事摩擦和军备竞赛风险。从这一点来看,借助于盟友力量进行包围和遏制,并且谨慎避免与中国发生直接军事冲突,这应该是拜登政府对华军事政策的基本立足点。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