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四少(内地2010版电视剧)_新京城四少剧情介绍1

时间:2021年06月24日 02:25:35
折叠 第1集

二十年前童善一家返京途中遭盗匪劫杀,夫人被杀,四子中只剩幼子玉官,其余三子失散,生死不明。二十年后,童善在京城为官,幼子玉官贪玩偷出嬉戏,被府中兵丁追赶。玉官跑到市井,正遇百花楼歌舞班主九姨娘的儿子铁蛋带人恶作剧,混乱中铁蛋掩护了被追的玉官,二人从此相识。小钗正在山中烧香,祭奠父母,她与在寺中隐身为如妙尼姑的乳娘见面,如妙交给她一封血写的密信。小钗离寺时初遇正学骑自行车的立寒,相互倾慕,各自都受到强烈的心灵触动。古庆三为了自身利益想和来剪彩的内务府总管德仰仲攀亲,成为儿女亲家。继续闲逛的铁蛋偶遇一桩卖玉的交易,他看那块玉很眼熟,像在哪里见过?因为玉贩子偏要以高价卖出,铁蛋一生气,暗中将玉顺走。铁蛋带人去高级饭庄吃饭,又遇玉官,二人成为朋友。铁蛋因不满吃客对他的嘲笑,与人争吵厮打,把饭庄搞的大乱,被抓入牢房,幸亏玉官说情才没把事闹大。九姨娘去牢房打点,领出铁蛋,回家对他狠狠训斥,铁蛋为讨好母亲拿出顺来的那块玉,引起九姨娘的疑惑。小钗看到密信内容――当年西北霍家灭门的主凶是童善。

折叠 第2集

小钗在献舞时故意违背九姨娘的嘱托,冷落八王爷,“钟情”玉官,留下发钗,请他到自己房间小酌。八王爷大怒,铁蛋只好拿玉官的父亲童善来压他。小钗接待玉官,却把铁蛋拒之门外,引起铁蛋的嫉妒。小钗确认玉官的家世,把玉官父子都当做仇人。人杰随父亲去德家,在花园与锦云意外见面,俩人为一条小狗发生争吵,从没受过别人违抗和批评的锦云头一次碰了钉子。此时古庆三正与德仰仲谈及两家的婚事,德仰仲表示只有这一个女儿,不能让她受委屈,婚事必须要得到女儿的认可才行。锦云竟然同意了,人杰开始不相信,后见木已成舟不好改口,心中很是郁闷。九姨娘拿着铁蛋带回的那块玉去铺子让店主验看,店主怀疑那玉是杜老爹押给自己的那块。卖艺中师傅柳云天与洋人叫板,虽然取胜却吐了血,铁蛋把师傅抬到百花楼救治。玉官夜归,童善叙述家中过去发生的惨祸责备他。感慨万端的童善拿出一张保存多年的四块玉图,回忆起当年得到四块玉,分留给四个儿子的情形。不料玉图突然被神秘黑衣人窃走,黑衣人逃到百花楼,被赌博归来的铁蛋发现。

折叠 第3集

铁蛋发现的黑影其实是夜行盗图归来的小钗,丫头彩儿帮小钗遮掩过去。铁蛋因为赌博输了钱到九姨娘房间翻找钱财,又拿回了他顺来的那块玉。铁蛋和杜老爹一起在赌场赌钱,杜老爹发现铁蛋要押的玉正是自己已抵押出的那块玉,便缠住铁蛋追问来历,终于把那块玉弄到手。杜老爹也有秘密,他趁儿子立寒不在家,把玉小心收藏起来。立寒此时在小教堂和雨桐一起商量为办义学筹经费。小钗此时将那张图交给尼姑如妙,如妙认出那图上的四块玉是当年小钗母亲的随嫁之物。锦云要人杰陪她去圣云寺进香,她故意在寺内盘桓逗留,以考验人杰的耐心。人杰等的不耐烦,正要离去时看到为办义学募捐的雨桐。人杰让手下去捐了五百两银子,雨桐对此神秘的捐款人很感迷惑。小钗试验彩儿买回的毒药,并于当夜去行刺童善。童善对于女刺客的出现很感蹊跷,边躲避小钗的刺杀边查问原由,终于弄清小钗是来报当年霍家灭门之仇。此时,童夫人莫娘发现有人行刺惊呼起来,小钗趁机刺中童善。

折叠 第4集

童善虽被刺却不让莫娘声张,意在放小钗逃走,这使小钗疑惑顿生,一时难以下手绝杀,飞身跃窗而去。因和柳云天闹别扭一直很烦恼的九姨娘又和手下姑娘们怄气,思前想后,竟有看破红尘之念,此时意外收到柳云天为赔情送来的板鸭,不禁释怀。雨桐终于找到古家钱庄并与人杰见面,但人杰不愿暴露自己就是那捐款人,婉转劝雨桐收下这份好意。人杰难以遏止对雨桐的渴望,找到小教堂,但雨桐开始错把人杰的仆人当成了捐款的人,待弄清真相后对人杰这样欺骗自己很气恼……

折叠 第5集

人杰诚恳地向雨桐解释,二人误会消除,雨桐接受了人杰的道歉,也对他产生一定好感。伤势初愈的童善思忆陈年旧事,想找当时知情的德仰仲了解霍家一案的情况。小钗“失踪”――穿上彩儿的衣服出门窥查童家情况。她看到童家正在施舍灾民,并因此二次巧遇立寒。小钗和立寒一同避雨,小钗给立寒留下自己过去的名字 ――小雪。九姨娘为小钗失踪而气急败坏,但小钗回来后巧妙的遮掩了过去。童善出门,偶遇测一“伞”字,却与他失去三个儿子的隐痛相吻合,而且当年杀人劫财的匪首一直没有抓到。古庆三的车夫撞翻了杜老爹的豆腐担子,铁蛋路见不平和车夫争斗起来。古庆三大度地处理了此事,可杜老爹一看到古庆三却吓跑了。杜老爹认出古庆三就是当年的匪首胡啸天,当时众匪抢劫童家后突然不明原因的惨死,胡啸天和一车劫来的财物也不知所踪……年轻时的杜老爹也是土匪,因为闹肚子离开匪巢偶然幸免于难,他一直怀疑这场屠杀极有可能是胡啸天所为,但从此江湖上再也没了胡啸天的踪迹……

折叠 第6集

玉官把打架受伤的铁蛋送回百花楼上药,小钗借此从玉官处窥查童家的动向。铁蛋无形中被冷落,心中不快,并因此羡慕玉官的阔少身份,但玉官却喜欢铁蛋的自由自在,二人竟换装出游。芽儿错把穿着铁蛋衣服的玉官追赶了半天,还向这个“铁蛋”说了很多表示爱意的心里话,待发觉错认后芽儿尴尬地把玉官打跑。铁蛋听说芽儿错认自己的事觉得很好笑,但玉官不敢把芽儿说的那些悄悄话泄露出来。锦云借故突然来到古家钱庄,人杰因为心系与雨桐之约,只好尽量敷衍她。锦云走后,古庆三故意拖住人杰,使他不能赴雨桐之约。雨桐正在因人杰的失约而郁闷时,人杰终于到来。二人各自诉说自己的身世,人杰说他是被收养的,过去的事情已经没有记忆,甚至想起一些碎鳞片爪都要头疼。人杰去教堂,看到立寒和雨桐在一起,便和立寒继续对立,并怀疑雨桐和立寒的关系,他已对雨桐有了爱意,所以心生嫉妒……

折叠 第7集

柳云天租住的武馆是古庆三的产业,古家派人来收缴地租并要加价。芽儿到处找父亲商量此事,甚至去了她一向不愿意来的百花楼……铁蛋帮芽儿去找师傅,见柳云天在街头逞强卖艺受挫,很是不忍。人杰对与锦云的婚事也很冷淡,在古庆三的压力之下,人杰的老毛病头疼又犯了,幼年受的刺激纷乱地在他脑海中出现……教堂的义学筹办好却没有学生,立寒出主意去街头宣传招生。九姨娘惦记柳云天,试着到武馆给他送银子,柳云天坚决不要。铁蛋终于想出办法:为师傅的武馆招生,结果和为义学招生的立寒在街上唱起对台戏。二人各不相让,发生争吵,被巡查的官兵当做闹事者抓走,玉官也被牵连其中。铁蛋为早日脱离牢狱之苦,说出玉官的身份,惧怕父亲知道的玉官阻止不及。杜老爹、柳云天、童善都到监牢探看,柳云天认出童善就是当年自己护镖不力的主家,二人相认中提起当年那桩祸事,让一旁曾经参与当年抢劫的杜老爹听得胆颤心惊……

折叠 第8集

童善请柳云天到家中叙旧,二人一同回忆起当年石城峡遭遇劫匪的事,最后柳云天谈到关于匪首胡啸天的情况。铁蛋、玉官、芽儿随同柳云天进入童府,铁蛋因好奇进入童家佛堂,却不知那上面就有他的牌位。小钗见到如妙的信鸽后借故向铁蛋打听有关德仰仲的情况,铁蛋其实并不太了解,但为了逞能讨小钗高兴,便胡编乱说一通。杜老爹犹豫是否对儿子立寒说出当年领养他的真相。人杰向雨桐第一次表白感情,二人都因强烈的自尊而苦恼。立寒正好到来,人杰负气而去,回家后因负气表示接受和锦云的婚事。锦云来到西山,向雨桐查问人杰的去向,使雨桐对人杰也产生误解。小钗偷换彩儿的衣服欲溜出百花楼,不想被铁蛋发现。铁蛋的过分关心使小钗未能按时赴约,如妙在山中空等着她。

折叠 第9集

小钗被铁蛋带到教堂的义学,因此三遇立寒,立寒约小钗再见面。小钗到寺里寻找如妙,只收到如妙的信。玉官向父亲询问昔日家中惨祸详情,童善却因此不许他再与铁蛋来往,让玉官很沮丧。如妙对小钗失望,自己夜行刺杀童善,结果被官兵击中身亡。童善震惊她的尼姑身份,到处打听其来历和出处,并去刑部查有关霍家案情的旧档案,这使当年对此事心怀叵测的德仰仲感觉受到威胁。玉官来到百花楼,提起如妙行刺被杀的事,让小钗如雷轰顶。小钗离开百花楼,暗中移走如妙的尸体寻地埋葬。她在如妙坟前发誓并沉痛自责……此时立寒又在十里亭苦苦等待她。小钗从如妙墓地归来,中途因悲伤过度而昏倒,恰与一直等待她的立寒相遇。百花楼因找不到小钗已乱成一团,铁蛋认为小钗可能出家了。小钗被立寒送到教堂,却发现她的名字不叫小雪,而叫小钗。

折叠 第10集

立寒向雨桐袒露自己对小钗的爱意,雨桐准备收留并帮助小钗,但小钗突然不见了。童善发现当年的旧案卷被人做过手脚,妄加了小钗父亲霍刚的新罪名,与他经手办案情况不符,说明此事另有蹊跷。小钗回到百花楼,表示她一身俗事未了,想进佛门也难,但铁蛋母子根本不懂她的深意。古庆三正与德仰仲商量走私贩大烟的事,此时童善也来找德仰仲,与古庆三擦肩而过,二人都有异样的感觉。童善顺便提起德仰仲当年送自己那四块玉的事,但对方过分冲动的反常表现引起童善的疑心。童善走后,德仰仲回忆二十年前的旧事,再次面对那张神秘的回疆女子藏画。童善到寺里查访,了解到如妙生前与一歌舞女子有关系。此时小钗正在山中以血酒祭奠双亲,表示自己复仇的决心。雨桐为乡邻土地纠纷来找古家钱庄论理,恰遇人杰,二人心情复杂的吵翻了,雨桐冒雨负气而去,人杰却又雨中送伞,语意双关。童善和古庆三怀着不同目的,都来到百花楼想会见小钗,这让铁蛋很感愕然。

折叠 第11集

小钗向童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又要杀他,但童善对霍家的旧事提出很多新的疑点,危急时铁蛋闯入,小钗放童善走。古庆三与童善再次相遇起了疑心。柳云天街头卖艺时遇到古庆三,心中蓦然一惊,觉得此人在哪里见过?又发现他手上戴着两个指套――这是当年匪首胡啸天的特征!古家钱庄的人催租来砸柳云天住的武馆,铁蛋、芽儿、玉官三人和他们打了起来,铁蛋被打昏。

折叠 第13集

因为牧师出诊,家中只剩雨桐一人,人杰突然出现,和雨桐夜看星光,语订终身。叶牧师凌晨归来,看到人杰在这里非常生气,对他产生误解。雨桐向父亲解释,但叶牧师对二人的爱情反应很冷淡。柳云天从铁蛋那里知道古家办酒会的消息,便想混进去寻机探察古庆三虚实。革命党人密议,准备袭击到会的德仰仲,他们化装成照相的人混入会场。人杰在古庆三要求下硬着头皮与锦云周旋,锦云十分高兴,以为人杰对自己也已倾心。革命党人行刺失败,危急中拉九姨娘当了人质,铁蛋要舍身相救,让九姨娘万分感动。混乱中人杰保护了锦云,古庆三为保护人杰受伤。

折叠 第14集

古庆三还在抢救之中,深受养父行为感动的人杰很为他担心,人杰顺便向医生谈到自己的头疼和记忆的空白。因为怕古庆三出意外,很多人到古家钱庄挤兑,处于艰难之中的人杰拒绝了德仰仲的帮助,独自苦思良策,设法做了场戏,没有依靠外援也使挤兑风波得以平息。柳云天来见童善,说出有关那张胡啸天画像的事及对古庆三手指的怀疑。古庆三伤势好转,对于人杰生意上的突出表现,他心情矛盾,既喜又忧。经过一番思量,他假意向人杰提出想见见“未来的儿媳妇雨桐”,让人杰喜出望外。芽儿和玉官在一起放风筝,意外的发现小钗与童善在野外会面。

折叠 第15集

杜家邻居赌徒巩大偷了杜老爹的那块玉,杜老爹非常着急,巩大的女儿小翠(少年女孩子)向他说了实情。立寒替父亲去烟馆找巩大要玉,却被对方殴打,小钗恰好路过遇到,救了受伤昏迷的立寒,让车夫把他送进医院。杜老爹去医院接儿子,正好遇上出院的古庆三,二人都认出了对方。巩大的同伙认为他偷的那块玉不值钱,诱逼他卖女儿。烟馆的歹徒们来捉小翠抵赌债,立寒想救助小翠逃跑,被赌徒们追打。铁蛋、玉官路遇此事上前帮助立寒,并报请官府去查烟馆,找小翠。但因烟馆是和德仰仲相勾结的,所以官兵反把立寒、铁蛋、玉官三人抓了。

折叠 第16集

杜老爹在街头发现巩大在卖他的玉,便上前争夺,二人扭打起来,铁蛋和立寒拉扯开打架的两个人,铁蛋很惊异这卖豆腐老杜就是立寒的爹。杜家父子终于从犯了烟瘾的巩大身上找到了那块玉,九姨娘为了百花楼的生意动员小钗去看望出院的古庆三,小钗虽然答应,但条件是让九姨娘放了小翠,可九姨娘不同意。彩儿偷偷去看被关在柴房里的小翠,恰好遇上铁蛋。铁蛋终于明白找了半天自家就是贼窝,此时古庆三来到百花楼要见小钗,立寒为寻找小翠也闯到这里,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小钗,二人四目相对,同时震惊。

折叠 第17集

小钗想用自己的积蓄赎出小翠,古庆三在旁边帮忙,九姨娘便放了这个人情。小翠归来把自己被救的经过告诉立寒,立寒既感动又困惑,陷入复杂的感情漩涡。人杰回家向古庆三说想与雨桐尽快结婚,古庆三让他再缓一步,因为他现在要与德仰仲联手开矿。立寒又在百花楼外见到小钗,二人都不知如何面对,立寒止不住对小钗的种种疑惑向雨桐倾诉,雨桐的劝解使立寒冷静下来。古庆三的手下要杀杜老爹,恰被柳云天救下,柳云天很奇怪一个卖豆腐老头怎会与人结仇?杜老爹再次想远逃避祸,立寒却不想走,他为了能见小钗一面,深夜还等在百花楼外。

折叠 第18集

铁蛋把立寒拉到自己房间喝酒,但听完立寒一番情感剖白,得知他钟情的神秘女子就是小钗,心里又惊又痛,只想借酒浇愁。芽儿对铁蛋说她不如小钗的话一直耿耿于怀,便要求玉官想法帮助她去百花楼看看小钗到底是什么样子。芽儿女扮男装和玉官一起来到百花楼,但她很快被铁蛋看破了,便赌气和人划拳喝酒,狼狈地露出女儿本色。立寒也来到百花楼求铁蛋帮他见小钗,小钗却正在陪古庆三喝酒。铁蛋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还是安排立寒在自己房间等待着,立寒等不及径自闯入小钗的回香阁。

折叠 第19集

铁蛋要把立寒赶走,但小钗却让铁蛋回避,让立寒进房间单独谈话。锦云了解到人杰常去西山,便也来到小教堂,雨桐正在陪立寒等待小钗,却先等来了锦云。锦云看到雨桐和立寒在一起亲密谈话,误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觉得自己以前不过是多心,便高兴的回去了。锦云到钱庄见人杰,把自己去过西山小教堂的事说了一遍,她的意思是来表白对人杰的信任,但人杰的反应却很冷淡。尴尬中古庆三给打了圆场。古庆三对锦云的逢迎态度让人杰有些不安,他怀疑古庆三是否真的能为自己和德家退婚。人杰偶然看到古庆三收藏的一块玉,不知为什么,他对这块玉有种特殊的感觉,仔细回想,那纷乱的记忆又在脑海中涌现,剧烈的头疼也开始了。

折叠 第20集

柳云天约杜老爹喝茶,想趁机探究一些心存的疑问,但杜老爹在茶馆被古庆三带走去喝酒,让旁观的铁蛋很奇怪。柳云天赶来后已不见杜老爹,很为他担忧。古庆三和杜老爹席间叙旧,杜老爹开始很害怕,但古庆三巧妙地抢先提起旧事,掩饰他当年杀害同伙的罪行,说那是遇到了江湖的黑吃黑,自己当时也是死里逃生。古庆三对杜老爹非常好,还给他很多钱,贪财好赌的杜老爹相信了他,认为自己要转运了。古庆三带杜老爹去赌场赌钱,柳云天暗中跟踪,更加怀疑。铁蛋感情失落,心里郁闷,向玉官倾诉烦恼,但玉官心里却想的是芽儿。

折叠 第21集

人杰陪雨桐去使馆办事,结果遇到暗算,雨桐拼死救护人杰才使他免受重伤,袭击的人逃走。人杰出院后去看望雨桐,说自己经过此番遇刺历险,更觉得爱情的可贵,他一定要努力尽快和雨桐结婚。雨桐感于人杰的诚意,二人产生一夜情。铁蛋与立寒终于解开心结,握手言和。玉官不愿意娶亲,铁蛋帮他想办法拖延――装扮成玉官吓走媒婆,结果却被童善发现这个恶作剧的假儿子

折叠 第22集

杜老爹被盯梢,古庆三仍怀疑杜老爹,还想吊出在幕后整他的人。柳云天也盯住杜老爹,还请他喝酒,想解自己的疑惑。童善很看重立寒,请他给儿子当先生。德仰仲为获得开矿的批文送礼收买童善,童善认出其中一玉马的特殊来历――大内之物,与当年回疆的人事有关。开矿的事遇到困难,阻力来自叶牧师为首的众村民,这让参与此事的人杰很为难。他和雨桐也为此发生争执,但很快又和好了。换了服饰的小钗和立寒在街上见面,被九姨娘发现。铁蛋也看到了这一幕,见小钗和立寒分手时依依难舍,铁蛋心里很不是滋味。九姨娘等在小钗的房间准备兴师问罪,彩儿也为此挨了打。九姨娘批评小钗,但小钗不肯与立寒断交,九姨娘盛怒之下让小钗接待很恶俗的黄霸。

折叠 第23集

铁蛋阻止九姨娘的做法,和她争吵起来,吵闹中九姨娘赌气说铁蛋不是自己亲生儿子,九姨娘回忆起当年如何收养铁蛋的往事。当年童善的部下负伤,带小公子寻亲求助,在王府门口遇到被赶出来的九姨娘……黄霸欲非礼小钗,小钗举刀自卫,铁蛋赶走黄霸,安慰小钗。小钗与童善在破庙见面,提到她父亲的部将颜武曾有血书给过如妙。此后童善想到应该去回疆查找这个人,向他了解情况。德仰仲让童善为开矿的事行方便,童善不答应,还质问他送的那件玉马的来历,德仰仲一开始愣住了。

折叠 第24集

德仰仲为让女儿高兴,答应很快派人去古家催订婚期。柳云天进赌场,遇到古庆三,双方都起了疑心。童善请柳云天去西北查找颜武,柳说出对古庆三的担心。柳云天要上西北,把芽儿托付给铁蛋照顾。芽儿为父亲突然离开而难过,铁蛋安慰芽儿,说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他的话使芽儿很迷惑。九姨娘本来沉浸在与柳云天和好的幸福憧憬中,哪想到他不打招呼就去了西北,不禁又气又恨。她发完了脾气,才回想起昨夜柳云天所说的一些耐人寻味的话……

折叠 第25集

人杰又开始发病,一度失明。铁蛋和玉官被八王爷的人打了,芽儿为他们俩上药,二人争着得到芽儿的照顾,芽儿索性一个也不管了。雨桐带立寒找人杰商量办报的事,人杰送雨桐回家,途中再次向雨桐求婚,雨桐在犹豫。人杰提出要与雨桐结婚,古庆三表面上答应下来,说这事他会安排,其实他心中酝酿着一个邪恶的阴谋。

折叠 第26集

古庆三心计叵测的同意出资,但以西山教堂的名义办报纸,人杰对其中隐含的阴谋毫不觉察。雨桐为小钗的事劝解立寒,但立寒还是接受不了锦云对人杰不放心,还想出去了解情况,德仰仲不愿意让女儿出去乱跑,说已经给她选定婚期。锦云找到雨桐,要拿钱买断雨桐和人杰的关系,雨桐不接受,古庆三回忆起当年如何收养人杰的事,曾经几次起杀机,后不忍,才“一念之差”收养了他。人杰从西山回来说他想放弃开矿的事,古庆三大怒。

折叠 第27集

人杰资助的报馆开张了,来帮忙的铁蛋在此与人杰相遇,话不投机,不欢而散。童善与小钗会面,谈到四块玉和德仰仲,小钗也想追查下去,童善怕她有危险。玉官去看望芽儿,不想遇到醉卧在芽儿房中的铁蛋,产生了误解。芽儿去买早点,途中又遇到八王爷,他跟踪芽儿到家,欲对芽儿施暴,玉官相救,失手将八王爷刺死,他也吓傻了。铁蛋被当成凶手抓走,替玉官顶罪。玉官求父亲救铁蛋,没敢承认八王爷是他杀的。莫娘答应玉官为铁蛋向童善求救,但童善认为此事很难办。芽儿告诉九姨娘,人是玉官杀的,九姨娘立刻去童府问罪。此时立寒来给玉官上课,玉官把是自己杀人的真相告诉了立寒。

折叠 第28集

九姨娘指责童善袒护自己的儿子,对铁蛋见死不救,童善知道真相后先是痛打了玉官,然后答应去救铁蛋。童善与德仰仲摊牌,以给他开矿批文为条件,换回铁蛋的命,但德仰仲怀疑童善这样做的动机。最后童善只得拿出杀手锏迫使德仰仲就范。德仰仲向古谈起他与童善的过节及关于四块玉、童善全家被劫的往事,古庆三惊悉此事后非常不安。古庆三回家后又拿出人杰那块玉,这才明白人杰是童善的儿子。芽儿看望被打伤的玉官,本来对玉官因感激已生爱意,可玉官向芽儿说他当时看到铁蛋醉卧在床时的误会,芽儿生气的走了。九姨娘为铁蛋担心生病,并关了百花楼,为以后的生计担忧。德仰仲接受了童善的条件,派人放铁蛋出了大牢,古庆三利用了这个机会,出面从大牢把铁蛋接回家。

折叠 第29集

童善对古、德二人的关系产生怀疑,古庆三让人杰先去上海治好病再结婚,开矿的事也先缓和一下,其实是定下一石三鸟之计。玉官去探望铁蛋遭到拒绝,小钗劝铁蛋原谅玉官。九姨娘拜托古庆三照顾铁蛋,给他在钱庄找个差事,免得以后再出去惹是生非。古庆三阻止立寒纠缠小钗,立寒回家质问父亲――古庆三到底和杜家什么关系。人杰告诉雨桐他准备去上海。铁蛋向九姨娘保证,以后要为娘好好活着。

折叠 第30集

铁蛋和玉官终于和好,俩人一起去看芽儿。叶牧师父女去为村民接生,人杰等不到他们,留下自己那块玉给雨桐。古庆三撕了人杰给雨桐留下的地址。人杰和雨桐在火车站分别,归来后雨桐发现自己怀孕了。古庆三派人让官兵封了报馆,还抓了立寒和名义上的报馆出资者叶牧师。

折叠 第31集

杜老爹为儿子找古庆三求救,激动中和古庆三翻脸,以当年当土匪的事相威胁,转自热剧网还说出了立寒的真实身份。杜老爹来到童府门外,想进去说明真相,却被古庆三的手下追杀,只好逃走。匆忙中撞到了铁蛋,那块玉也跑掉了,恰好被铁蛋拣到。杜老爹逃回家发现玉没了,正要回去找,被杀手截住杀死。莫娘奇怪古庆三和杜老爹、柳云天之间会有什么秘密?觉得眼前发生的事情可能和当年失散的几个孩子有什么关联?立寒受审,铁蛋去看望杜老爹时发现他已经“上吊”了。但童善对杜老爹的死有怀疑。

折叠 第32集

雨桐按古庆三的布置,上船和父亲去外地避难,船行河中突然发生爆炸,铁蛋恰好看到这一幕,他惊慌的向古庆三报信,但古狡猾地把罪责推到德仰仲身上。在上海的人杰从报上知道报馆被封,人被抓的事,大惊,急忙要往回赶。古庆三烧了雨桐的信,人杰此时归来,他听说雨桐出事,悲伤过度,旧病复发。古庆三问人杰关于那块玉的事,确定他已经送给了雨桐。

折叠 第33集

人杰在铁蛋激励下清醒,铁蛋向人杰说了雨桐上船时情况及留信的事,人杰心中对古庆三产生了怀疑,确定他是在欺骗自己。人杰决心振作起来,解救立寒,为雨桐报仇,德仰仲磨不过女儿,答应设法放掉立寒,立寒被放出并限期出京,人杰、铁蛋、玉官一起迎接他,想让他和小钗远走高飞。铁蛋依照童善的安排,把立寒背到江边小屋交给小钗,说明晨有船接他们走,又把杜老爹那块玉让小钗转交给立寒,然后铁蛋伤心地去武馆哭了起来,小钗惊奇地看着那块玉,奇怪立寒和童家会有什么关系?小钗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决定为查明当年真相留下来,立寒醒来不见小钗急忙追赶,一急晕倒在半路。

折叠 第34集

德仰仲要报复童善,对着那张秘藏的画像说起往昔情仇恩怨,他想找机会借刀杀掉童善。因为小钗传不到,德仰仲一怒派人来搜砸百花楼,并威胁九姨娘必须交出小钗。危急中小钗出现。小钗怀着必死的决心回到百花楼,立寒在教会医院中昏迷,一个遮面护士照顾他。护士便是因爆炸而毁容并失去一些记忆的雨桐。小钗见童善,点明立寒是他的儿子,童善感慨万分。德仰仲谋害童善阴谋得逞,童家的人只好暂时搬到芽儿住的武馆,莫娘遣散仆人,玉官很想自食其力。为了让芽儿幸福,玉官竟去给铁蛋做媒,反倒引起铁蛋的误会。

折叠 第35集

立寒情急之中竟没有认出容貌被毁的雨桐,但雨桐却觉得自己有什么记忆被唤醒。莫娘忧思成病,芽儿和玉官一同照顾她。玉官当了那块玉,想拿钱为父亲打点,结果被骗。小钗夜探德府未果,决定飞蛾扑火。锦云来看人杰,人杰对锦云提出的婚期托病拖延。在送她走时发现古家当铺里有玉官当的玉,人杰把玉拿走。人杰为玉来到武馆,以为会从中发现雨桐的线索。莫娘正在查找那块玉,并说出它的由来,人杰听到这些话。人杰回家细看,发现玉官当的这块玉与自己送雨桐那块的不同之处,他决定把手中的玉还给玉官。人杰去武馆还玉,听莫娘讲当年的事,也看到了那张通缉匪首胡啸天的榜文,所有种种都与他过去那些支离破碎的梦相吻合,人杰明白了一切,决心已定,不告而别。

折叠 第36集

德仰仲正式要求招婿进门,这使古庆三很恼火。九姨娘让小钗自己拿主意,小钗拒绝了古庆三的安排,自己做了决定。人杰利用古庆三的疑心在生意决策上迷惑他,意在让他遭到巨大失败。铁蛋到武馆拿刀要去拼命,莫娘等拦阻他,莫娘深为小钗担心,说她有家仇在身,众人不解。小钗准备洞房行刺,但德仰仲对她的态度很奇怪,还让锦云陪她到处逛,使小钗无从下手。立寒来到百花楼,知道小钗的事以后和铁蛋一起伤心,铁蛋又告诉他很多人的遭遇――雨桐父女、童善、杜老爹,立寒到杜老爹墓前祭奠后决心与德一死相拼。铁蛋问九姨娘,小钗有什么家仇,想去找她问个明白,还埋怨九姨娘不关心小钗。小钗来到武馆见莫娘,从她在德府见到的画像谈起以往的事,分析因果,坚定了杀德仰仲的决心。小钗又提到了玉,莫娘才明白立寒的身份。

折叠 第37集

此时立寒埋伏在德府外,准备刺杀德仰仲。轿子到来,立寒准备下手,幸亏被人杰制止,因为从轿子里出来的是小钗。人杰继续放各种烟幕迷惑古庆三,使他在生意抉择上失误。莫娘把小钗的身世告诉铁蛋,人杰积极寻找机会与小钗见面,却被锦云发现。锦云闹起误会,人杰只得把小钗和立寒相爱的事告诉她。锦云这才释然,但对此事也处于矛盾中,小钗告诉立寒全部真相,与他生死相别。立寒非常悲痛,求人杰帮忙,设法挽救小钗的生命。人杰觉得只有自己早日进入德府,才能够见机行事,便想找理由提前成婚。

折叠 第38集

古庆三生意上失败,因此看出人杰的用心是想报复他,便故意让人杰入赘后去挪用德仰仲的钱。小钗服下毒药,准备和德仰仲同归于尽,转自热剧网来到书房准备行刺。小钗向德仰仲质问当年的事,双方各自摊牌。小钗下手时被暗藏的机关缚住,德仰仲得意地说出他的全部阴谋人杰发现小钗出事,非常着急,便托锦云四处打听小钗消息。锦云终于发现小钗被关之处,人杰和立寒、铁蛋商议,让他们以人杰朋友的身份趁婚礼混进府,伺机搭救小钗。婚礼当日,去入赘的人杰与古庆三行礼拜别,想起自己正在实施的复仇计划,二十几年情仇纷乱地涌上心头。德府热闹地举行婚礼。柳师傅一无所获地从西北回来,对京城发生的重大变故既愤怒又震惊。芽儿把人杰他们要趁婚礼夜救小钗的计划告诉父亲,柳云天也要前往相助。

折叠 第39集

德府举行婚礼,古庆三也被请来,德仰仲故意当众借酒劲儿以入赘之事羞辱古庆三,古庆三恼羞离席去花园排遣怒气,却发现了立寒、铁蛋等,便隐身窥查。锦云让丫鬟扮成自己入洞房坐帐,自己换上丫鬟的衣服带立寒等去救小钗。看到小钗要被立寒救走,古庆三出于嫉妒大喊起来,情势危急。幸亏柳云天赶到,把小钗救走。德仰仲发现小钗不见,大发雷霆,古庆三幸灾乐祸地告诉他真相——女儿和女婿都背叛了他去帮助外人。此时又接到上面追查官款的消息,德仰仲在双重刺激下中风。混乱中德府管家趁机偷东西,被发现,搏斗中仓库着火,大火中德仰仲生死不明。人杰为救锦云受伤,失明入院。雨桐恰好在这里当护士,她已恢复记忆,发现人杰后乔装修女,不想被他知道。雨桐自称姓白,人杰让她给铁蛋等传口信。铁蛋母子为避祸已离开百花楼,他们和小钗住在一起,小钗因为中毒和受刺激,只是痴呆无语。大家都很难过,铁蛋和立寒尤其揪心。古庆三的生丝被烧光,钱庄又遇挤兑。玉官说玉共有四块,铁蛋惊愕。他找到九姨娘收藏的那块玉,对自己的出身产生疑惑。钱庄发生挤兑,九姨娘的积蓄全没有了。玉官猜到人杰就是他们的大哥。

折叠 第40集

古庆三想报复武馆的人,柳云天与他搏斗。雨桐传信,铁蛋去医院找人杰。古庆三跟踪锦云来到医院,人杰让锦云放弃自己,因为他已经失明。古庆三来到人杰面前要杀他,雨桐挺身保护人杰,古庆三还要下手,危急时铁蛋、立寒、玉官都赶到,怒斥古庆三。古庆三不能容忍自己的失败和被揭露的下场,终于自杀。雨桐把人杰送自己的那块玉交给锦云,让她担负起照顾人杰一生的重担。锦云惊悉雨桐还活着,意识到自己无法得到人杰完整爱情,决定把玉还给人杰,让他还是交给“白护士”。锦云决定离开这里去上海。经历一番生死情劫的雨桐、人杰送别锦云,路遇一中风的老乞丐——德仰仲,众人给予施舍却没有认出他。九姨娘发现小钗的玉,众人非常惊异,只有柳云天明白。但铁蛋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回家看望九姨娘,绝口不提关于玉的事。此后铁蛋告诉大家,他不想公开揭明自己的身世,莫娘很理解他对养母的孝心。在铁蛋的精心照顾下,小钗终于开口说话,但只记得儿时之事。立寒和铁蛋都爱小钗,二人互相谦让。童善也得以出狱,见到四个儿子。童家大团圆,并给玉官和芽儿、人杰和雨桐完婚。立寒把小钗托付给铁蛋,自己要去南方参加革命。(新京城四少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