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既然爱小说百度云,《贤者之爱》日剧贤者之爱未删减百度云 全文章节 贤者之爱H文

既然爱小说百度云,《贤者之爱》日剧贤者之爱未删减百度云 全文章节 贤者之爱H文

互联网 2021-01-17 07:31:07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贤者之爱》作者:观海,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戴梦,夏雪,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慕兰的司机陈平给我发来了一些广告策划案,都是广告品牌运营方面的资料。随后,慕兰给我打了电话,问那些资料对我是否有用。我说还不错,若...

《老子的斯文败类》免费试读

慕兰的司机陈平给我发来了一些广告策划案,都是广告品牌运营方面的资料。随后,慕兰给我打了电话,问那些资料对我是否有用。我说还不错,若是有机会,我想再深入了解一下这些广告项目的具体运营状况,慕兰便又邀请我有空去南城。

我答应等有空过去。

鬼差神使,虽然我对这些她提供的广告项目很感兴趣,但我可能更感兴趣的还是她本人。这一点,我必须承认。

不论我多么憎恨她,可在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困惑,让我不甘心,我要弄明白,为什么我会对她有一些依恋的感觉,为什么二十多年来我梦到的人会是她?

但我并没有马上就去南城,因为周末有一个同学聚餐,不能缺席。

上次戴梦提到夏雪考了江城大学的博士,要过来面试,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江城。

还是老地方,荣华酒楼。

周五晚上,我和秦峰、杨文林、东方昊早一步赶到,随后,戴梦和夏雪才赶来。夏雪的相貌和从前基本没有太多变化,依旧那么清秀靓丽,只是更多了一份端庄稳重。

“欢迎我们班的班花、女神也来到江城!”刚进来的时候,东方昊就喊了一声,整个气氛就显得比较活跃起来。

“就你嘴甜!”戴梦笑着,一边拉着夏雪坐到位子边。“不过一点都没说错,夏雪就是我们我们班的班花、女神。”

“别胡说了!”夏雪瞪一眼戴梦,有点不好意思。

“夏雪,你什么时候开始面试呢?”秦峰问一声。

“还有十几天。”

“那怎么来这么早?”

“怎么啦,夏雪早点过来联系一下导师不好么?再说早点过来也可以陪陪我们!”戴梦对着秦峰吼道。

若是放在平日,秦峰定然会和戴梦继续聊下去,可今日秦峰显得有些拘束。

“你考的什么专业?”我问。

夏雪抬眼看我一下,刚进门的时候也是瞥了我一眼。

“化学!”

记得她大学和研究生读的也是化学,对于化学,我真是一窍不通。

“化学好学吗?”

“还好吧,我觉得挺好学的,最烦的就是经常要做实验,在实验室一待就是一整天。”

“那岂不是很枯燥?”

“还好吧,适应了!”

“吴勇,明后天一起陪夏雪到处逛逛吧!”戴梦对我说。

“好啊,没问题。”想起当年在初中和高中,和夏雪关系很是亲密,大学不是在一起读的,但偶尔也会网络聊天,只是近几年很少联系了。这次她过来,自然是要热情招待一下。

“哎,哎,你们女生怎么这样呢?就会选长得帅的作陪,也不问问我?”东方昊在一旁抗议。

戴梦俏目一瞪,说道:“东方昊你又不是大姑娘,要来作陪就自己主动点,难不成还要我们两个女生郑重邀请你一下?”

东方昊被戴梦这一瞪一说,一下子就蔫了,他本来就比较顾忌戴梦的。

“既然要出去,我们全都一起嘛!讨论一下去哪里?”秦峰插言道。

“我建议就去海边吧,那边玩的吃的应有尽有。”我说。

几个人相互看一眼,然后都点头同意。晚上一起吃饭聊天,男生喝了点啤酒,到很晚才各自回家。

第二天到亚海湾海边,各自光着脚丫子,踩着沙滩,逐着浪潮戏耍,就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一般。

夏雪今天也很放得开,笑颜逐开,不像昨天晚上,显得有些寡言少语,一问才一答。

玩了水上摩托、情侣自行车等后,便各自躺在沙滩长椅上晒太阳了。远处的海浪还是一波又一波的冲打着。

这时,戴梦拉着夏雪顺着海滩走去,两人穿着短裙,披着纱巾,这时候挽起袖子,在海浪冲刷的沙滩上捡着贝壳。

那顽皮快乐的身影,不由得让我想起关于她们两人的往事……

记得当年刚刚上初中,我和发小秦峰一个班,东方昊、邱哲、杨文林在隔壁班,我们班的第一次班会上,美女班主任让大家每个人自我介绍一下。

当时,班上还没有排座位,我和秦峰挑选了靠后面的位子坐着。

当坐在第二排的一个女生站起来、转过身来、轻轻抬头、露出一双眼睛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怔住了。

我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这个女生,她的脸庞在刘海的遮掩下,显得含蓄,她的眼神,神秘而又闪亮,就像……就像曾在梦里出现过的感觉……

“我……我叫戴梦,很高兴认识大家!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大家以后慢慢就了解我了!”

“你可以说说你的爱好!”美女班主任提醒戴梦。

“我的爱好呀,就是看小说,对,还是网络小说。”

美女老师并没有多做评价,只是拉快了进度,“下一位同学!”

戴梦有些悻悻地转过身,然后坐下。

当时我看着她那一身红衣黑发的背影,竟有些说不出的激动情绪,一种亲切和奇怪的情绪,在心里翻搅着。

就在我魂不守舍的时候,身旁的秦峰突然碰了我一下,凑过来低声道:“瞧这个!”

我定神一看,是戴梦旁边的一个女生,身穿浅绿色上衣,一头马尾长发,大方地转身面朝大家,笑盈盈地说道:“我是夏雪,夏天的夏,雪花的雪……”

“下雪,这名字有趣!”

秦峰念叨着。

“我的爱好是写毛笔字,打乒乓球,如果我们班上有哪位同学喜欢打乒乓的,可以约我。还有,我准备竞选我们班上的学习委员,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

说完,还鞠了一个躬。

这夏雪长得清秀端庄,马尾长发,显得很是大方爽朗,她转身后,便见戴梦凑到她耳边窃窃私语几句,随即便掩嘴而笑。

夏雪上去便是一阵挠痒,但瞬间便意识到还在进行班会,又规矩地坐得端直。

“勇,你说他们两个谁漂亮一些?”身旁的秦峰饶有兴致地问。

其实,在我看来,夏雪自然是更符合大众审美的要求,清秀端庄,但戴梦有着一种特别的气息,一种神秘的、亲切的感觉,那时候也说不清这种感觉到底怎么描述,后来想想,她身上有一种奇特的妩媚气质。

在秦峰问我的时候,我真的沉默了半晌,然后敷衍着回答:“夏雪吧,夏雪更漂亮些!”

“嗯,她算是我们班的班花了!”

……

记得初中的第一次摸底里,我的总成绩竟然考了全班第一。

所以,最中间的第一排的位子便是我的,很巧,我的同桌,全班总成绩第二名,是夏雪。

我的身后是戴梦,秦峰排到了倒数第二排的位子。

从那以后,我和夏雪的关系就变得很是亲密了,说话谈心的时候很多,我也挺喜欢和她聊天,很轻松随意。她在我面前笑点总是那么低的,有时候随意两句笑话,都会逗得夏雪咯咯地笑。

可我时不时地,总会留意到我的后排,戴梦,想着她在做什么?不知为什么,她对于我总是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即使距离这么近了,可依旧看不透。

有时候越是这样想,就越有种想将她看明白的好奇心,但看到她的时候,又有些顾忌,总觉得她身上有些让我敬畏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又说不清。

就这样每天困惑着自己,想看到她,见到又觉得心里七上八下。

而戴梦呢,似乎每天都沉醉在自小说世界里,她肯定也能听到我说笑话,可她总是毫无表情,或者只顾自己看小说。要么兴致来了,也会喊夏雪聊会天。

她偶尔会和她身后的男生聊天,那时候她也会掩嘴而笑,还会拉着夏雪一起说些玩笑,但对我就冷淡多了。

她真的是很特别的一个女生,看似羞涩含蓄,可突然就会变得顽皮捣蛋,做恶作剧,会将买来的老冰棍塞进某个男生的衣领里,然后顽皮地逃掉;会在黑板上画一个猪头写上某男生的名字,然后装作事外人的样子;会拿本小说溜到后排去看;好几次自习课上,她会拿着小说到秦峰的旁边坐下,两人一起说笑看小说……

那时候大家都处在一个懵懂的年纪,对于有些情感也只是朦朦胧胧的。

所以,我并不能确定,我对戴梦有爱情。我对她,更多的是好奇,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神秘和亲切,让我觉得似曾相识,即使她顽皮的样子,和我一直以来梦里的那个女子的形象很不同,但似乎也慢慢地融入了我的梦,而之前的那个酥胸半露的女子慢慢地竟然有些模糊了……

在整个初中三年,我和戴梦距离的那么近,但总是保持着很遥远的距离。

有时候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总觉得那个纠缠我的梦在作怪。

我怕靠近她,怕年幼的自己无法去应对那些琢磨不透的感觉,所以我选择了回避。

记得有次,教室只有我和戴梦两人,我的心情有些紧张激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