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日本三级我喜欢我的老师,作为同行,我同情法国遇害教师帕蒂,但不能认同其教学方法

日本三级我喜欢我的老师,作为同行,我同情法国遇害教师帕蒂,但不能认同其教学方法

互联网 2021-01-25 15:43:2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今年10月16日下午5点,法国中学历史教师萨米埃尔·帕蒂(Samuel Paty,1973-2020)在法国巴黎郊区的孔夫朗-圣奥诺里娜遭到一名18岁的俄罗斯车臣裔恐怖分子阿卜杜拉赫·阿布耶兹多维奇·安佐洛夫斩首遇难,导火索居然是此前帕蒂在公民课中涉及到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的授课内容。这一惨剧震惊了全法国和整个世界。安佐洛夫稍后被法国警方当场击毙,可谓大快人心。大量法国群众自发涌上街头纪念这位不幸遇害的教师,法国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总统马克龙追赠了代表法国最高荣誉的荣誉军团勋章(Légion d'honneur)。这一事件也激起了巨大的国际反响,还在持续发酵中。

萨米埃尔·帕蒂

悼念萨米埃尔·帕蒂的群众

对恐怖分子、极端分子严厉打击,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法国政府也的确需要反思、调整多年来移民政策带来的社会问题。但我这篇文章的重点并非是所谓文明冲突或反恐危机。作为一名中国的高校教师,经过最初的震惊和愤慨之后,随着后续新闻报道不断跟进,更多细节被揭露,站在教育工作者角度,就我所了解的信息,我想谈谈对那天学校中萨米埃尔·帕蒂老师授课部分的几点看法。虽然我平时的文章基本只涉及外国历史艺术文化,很少谈自己本行的教育问题,但这一次有些话的确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先表达一下自己总体的看法:作为同行,无比同情帕蒂的悲剧,支持对一切暴恐分子雷霆打击,但是,我并不赞同帕蒂那一次课程的教学方法。类似的情况,如果放到国内学校,恐怕已经被认定为教学事故。

什么是教学事故?在国内,一般是指教职工失职或违反教学工作条例,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影响教学环节的实施等在教学或教学管理过程中出现的失误或过错。根据严重程度,分为一级至三级。我从2007年刚刚参加高校工作新教师培训时便多次听闻“教学事故”的大名,避免出现教学事故是对每个教师的基本要求之一,相信同行们都深有体会。至于国内教学事故如何认定具体包含哪些情况,这里便不赘述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网络搜索。

回到2020年10月初给萨米埃尔·帕蒂老师引来杀身之祸的那次公民教育课。他的学生年龄在13岁上下,相当于国内的初一,当天的内容是“言论自由”。帕蒂所选用的教学材料是法国《查理周刊》当年关于伊斯兰教先知穆罕穆德的讽刺漫画。

《查理周刊》是法国著名的左翼政治讽刺杂志。从2011年起,它曾多次刊登关于穆罕穆德的讽刺漫画,引发了很大争议。2015年1月,巴黎发生了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伊斯兰极端恐怖分子袭击了查理周刊总部,导致包括主编斯特凡·沙博尼耶在内的12人遇害。

国内很多读者或许难以理解为何几幅漫画会引起如此大的波澜。根源在于,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基督教均信奉“摩西十诫”,其中一条便是“不可崇拜偶像”。和基督教不同,伊斯兰教对“不可崇拜偶像”的要求更为严苛。例如在清真寺中,不仅不会出现神像,甚至连人像、动物形象也被禁止,只可出现植物花卉、几何图案、书法等作为装饰。(如下图)

笔者2019年拍摄的土耳其布尔萨绿色清真寺内部

据帕蒂的学生讲述,自从2015年的悲剧发生后,老师便会在教学中引用查理周刊的漫画作为案例。今年10月初的公民教育课堂上,帕蒂再度展示了查理周刊的穆罕穆德漫画进行教学。需要注意的是,查理周刊出版过许多个版本的类似漫画,而这次帕蒂选用的是2012年第1057期《查理周刊》第16页上的那一组漫画。我看过这个版本,尺度非常之大,文中便不贴出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上网搜索。

撇开宗教方面的敏感话题不谈,我们只将其视为普通漫画作品,那么即便如此,个人认为,对于一群未成年的初一学生来说,漫画的内容也显然不适合用在课堂上公开展示。因为查理周刊2012年版漫画中,先知是全裸的,并且公然露出了“不可描述的部位”。就算在欧美国家,该漫画也算18岁以上成年人阅读的作品,肯定不适合给13岁左右的孩子观摩。换做在中国,大部分初中生家长得知老师课堂上展示类似的作品,恐怕也不会赞同。坦白说,我作为高校老师,学生基本都已是成年人,我和我的同事在课堂上也不敢展示类似尺度的漫画。

如果套用国内教学事故的常见判定标准,此举已经涉嫌触发了最严重的的一类教学事故或次严重的二类教学事故。我不太清楚国内中小学通行的标准,以复旦大学的标准为例:“”在教学中进行传教活动;宣扬种族歧视,煽动民族仇恨,或传播其他不良情绪,导致种族矛盾、民族矛盾或引发即时暴力",二级教学事故;“任课教师在教学活动中散布违背社会公德或公序良俗的言论,发表侮辱歧视性言行,造成恶劣影响”,一级教学事故。

其实我个人觉得帕蒂老师用查理周刊事件为例讲授言论自由课程思路本无不妥,但方式方法值得商榷。如果用语言或文字的形式,间接描述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让学生课堂讨论,恐怕会好很多。对一群未成年的小孩用如此大尺度的漫画做示范,换到中国的学校,学生、家长想必也难以接受。

如果说这还仅仅是教学材料选取不当的话,那么授课中的第二点则让我更加难以认同。新闻报道披露了一个小细节:正式上课前,萨米埃尔·帕蒂可能也预感到接下来的内容会让班级中少数穆斯林学生受到刺激,特意要求这部分学生可以离开教室。这个要求或许初衷是好的,但在我看来,万万不可。因为此举相当于人为地从班级里切割出了一部分学生,造成了分裂。只要是名单里的学生,就应该一视同仁,“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可以因为“我接下来讲授的内容可能会冒犯你,请你离场”?按照国内的标准,这也属于严重教学事故。

2018年,我国教育部曾出台了中小学教师师德的十条红线(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网上检索完整内容)。其中一条红线便是“歧视、侮辱学生”。因为课程内容设计上的原因,要求班级中特定的学生离开,已经有孤立、歧视特定学生的嫌疑了,是教师教学中的大忌。

以我自己的工作情况为例。我所在的国际教育学院包括来自各国的留学生和中国学生。曾经韩国留学生和日本留学生同处一个班级的情况。众所周知,韩国人甚至比我们中国人更反日。作为老师,自然是希望班级中的日韩学生能够和谐相处,彼此交流,共同学习。如果我上课前说:“下面讲授的内容会令日本学生不适,请日本同学离开教室。”下一次上课说:“本次内容会让韩国学生不适,请韩国同学离开教室。”如此循环往复,可想而知,一学期下来,班级必然分崩离析。

如果说国际生不具代表性,那么再设想一番中国学生的例子。给中国学生上课前,我说:“这次课的内容较难,请上次考试成绩70分以下的同学离开……”“我后面的发言可能会让四川人受到冒犯,请来自四川的同学离开教室……”“我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让女生不快,女同学你们可以走了……”“我要讲的话农村人可能听不下去,来自农村的同学你们不用上课了……”……

不论是站在老师或学生、家长的角度,可以想见,这样的教学方法明显是不妥的。不管依据何种标准,将一部分学生从班级里切割出去,向他们表示你们没有资格上这次课,都是在孤立学生,撕裂课堂,必然会引发部分学生、家长的反弹。

如果我或我的同事,在自己的高校以类似的“撕裂课堂”方式授课,恐怕已经遭到学生雪片般的投诉,倘若上课时恰好后排坐着来抽查听课的学校督导组,恐怕已经立刻被通报出现“严重教学事故”。

萨米埃尔·帕蒂老师的悲剧,作为中国同行,很自然地感到深切同情,希望类似的惨祸永远不要重演。随着深入了解新闻背景,作为中国教师,执教多年来我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我们国家对教师工作、教学秩序的严格要求,包括近年来对师德师风建设的高度重视,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老师和学生的爱护。我国的高校教育水平或许暂时还不能与英美法日等发达国家相比,但在反对孤立、歧视学生,反对分裂,促进和谐方面,可能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了。

PS:上午又和自己在中学任教的学生聊了聊。中学老师反映,类似教学方法,在国内中学,绝对属于严重教学事故了。

教育社会热点

© 本文版权归 马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了解版权计划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