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暖阳已逝txt下载百度云网盘全本,如何以“一觉醒来,我竟结婚三年了,老公/夫君/道侣 是......”开头写一篇小说?

暖阳已逝txt下载百度云网盘全本,如何以“一觉醒来,我竟结婚三年了,老公/夫君/道侣 是......”开头写一篇小说?

互联网 2020-11-24 17:13:3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钟爱》(正文和番外均已完结,放心看哦)

单纯的甜饼,没啥逻辑惹

可可爱爱沙雕咸鱼女主✘阳光小狼狗腹黑男主

(1)

一觉醒来,我竟结婚三年了,老公是钟然。

怎么可能,瞎扯。

钟然是我老公,母猪都能上树。

一通掰扯之后,他笑眯眯给我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我们俩的结婚证,估计以为我在和他开玩笑。

但是我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

我在梦中。

ok,继续睡。

没错,睡醒就好了。

我冷笑着看了一眼钟然,宛如在看一个傻x,告诉他别废话别吵我,然后又睡了下来,顺便拉了一下我的被子。

钟然何许人也?

呵呵。

我初中的同班,高中的校友,一个小区的邻居……得亏我没有和他小学就是同学,不然一定七窍流血,呜呼哀哉。

初中的时候,钟然被班花看上,两个人甜甜蜜蜜谈了许久的恋爱,突然某天传出风言风语,说因为我对钟然死缠烂打,导致一对璧人黄了。

我……好大一口锅盖在我脑门上。

高中的时候,钟然被校花看上,两个人快要甜甜蜜蜜谈恋爱之前,突然某天传出风言风语,说因为我对钟然死缠烂打,导致钟然对女人死心了,得,又黄了。

我……我刀呢?

就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论,我的初高中过得无比精彩。

某次我怒气冲冲地跑到操场找他,钟然穿着球衣,咕嘟咕嘟地灌下一瓶矿泉水,带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和四分漫不经心,无所谓地问我:“你说什么?你暗恋我?”

我……我看着汗珠从钟然的白净脖颈没到衣服下面,金黄色的阳光透过他卷翘的睫毛,一时之间居然被美色所惑,不知道回嘴。

我恨!自打我找过钟然,风言风语更甚,一时之间甚嚣尘上,教导主任都找我谈了好几次话,幸亏教导主任是我姑父,不然……

呵呵。

可是我明明记得上一秒我睡在大学寝室里,睡前美滋滋吃了三个鸡腿。

怎么一觉醒来,已经三年后了,而且钟然成为了我老公?

一定是梦。

梦醒了,我就把桌上剩的一个鸡腿吃掉,然后去学校南三食堂吃麻辣香锅去。

钟然居然也没吵我,我一觉睡到了晚上七点。

“吃饭了,霜霜。”有人轻轻推了我一下。

“干嘛?”我以为是舍友老黑,“吃晚饭了?起来了。”然后揉了揉眼睛,一眼看到了钟然放大的俊脸。

“妈呀。”我一个机灵,差点掉下床,不妙,大大的不妙啊。

(2)

怎么还没醒?

不应当啊。

我扭了一下大腿,差点疼的叫出声。

卧槽,是真的!

我不是做梦?

怎么会这样?

电光火石之间,我明白了,我穿越了。

穿越到了三年后的另一个时空。

钟然居然成为了我老公,看来在这个世界,母猪上树了。

“霜霜?”钟然看我不动,以为我不舒服,摸了摸我的头,“不舒服吗?”

我一把扯下他的手:“我们很熟吗?”虽然,虽然三年后钟然更帅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要给他好脸色。

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我也有这一天。

不愧是我。

饶是再迟钝,钟然也发现了我的不寻常:“霜霜,你怎么了?”

怎么了?难道你以为我睡觉前和你玩什么角色扮演,夫妻情趣?装作和你不熟?

搞笑。是真的不熟好吗?

“我要回家。”我站起身,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

钟然一把拉住我的手,低眉看我,鼻尖差点怼到我脸上。

怎么,你打算让我在你鼻子上滑滑梯?

一个小时后。

钟然肯定地对我说,我失忆了。

我呸。

失忆三年?失忆还带选择的?

我要是真失忆,我就应该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

而我现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我叫鹿霜。

我小学是白鹤小学,中学是承德路中学,高中是……

但是我又不能直白地和钟然说我穿越了。

难搞哦。

于是,在钟然带我去过医院,医生说我没有事,是之前车祸后遗症,慢慢恢复记忆即可。

真狗血啊,车祸就失忆了。

也是,毕竟我还穿越了呢。

“妈,对……霜霜不记得了……嗯……医院……放心……”我看着钟然和我妈,是我妈,打了电话,告诉在国外旅游的我妈,我没事,只是失去了三年记忆。

于是我妈放心的和我爸继续在国外吃着法国大餐,品着82年的雪碧,发着朋友圈。

真是亲妈。

钟然看着我防备的眼神,有些无奈:“饿么?”

我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有那么亿点点。”

钟然轻轻敲了一下我的额头:“走,带我老婆吃饭去。”

老婆。

我在心里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觉得我眼神有问题。

不然怎么看上钟然?

难不成是霸道钟然逼迫纯情鹿霜?还是契约婚姻,一年后我就可以拿着钟然给我的一千万周游世界?难道我是钟然的白月光的替身?

呜呼哀哉。

(3)

我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钟然,试图从他脸上看到一些王霸之气。

然而他低着头在扫码点菜,没有看到我的奇怪眼神。

钟然的轮廓分明,因为灯光的原因,有一半隐没在黑暗里,睫毛卷翘的像个洋娃娃。

该死,他是不是带假睫毛了?

鼻梁居然也很挺,鼻子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居然该死的性感。

我去,我居然觉得钟然性感,我疯了。

我连忙把水杯握到手里咕噜噜喝水。

“慢点喝。”钟然抽出一张纸,给我擦了擦滴在桌上的水。

麻蛋,我美少女喝水都喝的这么埋汰。

我顿时有些生气,于是开始挑刺:“点好了?”

“嗯。”钟然点头。

“你怎么不问我吃什么?”还说是我老公。

钟然笑着看我:“你经常来这家,喜欢吃的我都知道。”

“我……那我今天就想换换口味。我要加菜。”我硬着嗓子说。

“好。”钟然把菜单递给我,脸上噙着笑。

“碳烤梅花肉。”

“点了。”

“炙烤牛舌。”

“点了。”

“芝士鸡腿肉。”

“也有。”

“……”我抬头看钟然,后者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哼,我就不信了。

“芥末章鱼。”

钟然顿了一下:“你确定?”

“嗯。”虽然我挺讨厌吃芥末,但是看钟然吃瘪还是很爽的。

“好。”

于是钟然又加了这道菜。

我有些小得意,眉飞色舞起来。

钟然看着我笑了:“开心了?”

“对啊。”

“那……今晚……”钟然的声音意味深长。

“你想都别想,我现在可是清纯女大学生,我才大三。”我连忙按下钟然的话头。

钟然挑了挑眉:“我是想问青春女大学生鹿霜同学今晚记不记得要交稿。”

“什么?”

“你现在可是大作家。”钟然帮我把手机打开,我顿时看到了编辑的30+未读qq消息和五个电话。

“我成作家了?”我……真的成作家了?

这简直比我和钟然结婚还要不敢置信。

毕竟当初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咕咕精。

虽然当初大二卖了一本书的版权,可是那本二十多万字的小说我整整写了一年半。

就这我能成全职作家?

在我愣怔的时候,钟然已经开始烤肉了。

“那我……怎么回编辑,稿子怎么办?”我看了一下手机编辑的消息,大意就是明天是最后日期,还有一万五千字没交。

可是我啥也不知道。

钟然故意不回我。

“钟然。”我面带恳求,“钟然?”

“叫老公就帮你。”

我再三思考了一下,反正也不掉块肉,于是勉为其难得喊出:“老……”

“吃饭吧。”一块牛舌已经到了我嘴边,我“嗷呜”一口吃了下去,真好吃。

真他妈好吃啊。

我以饿虎扑食的姿态,消灭了一大半肉。当然,除了芥末章鱼。

钟然在烤肉方面真的挺贤妻良母的。

“走吧。”我挺着吃撑的肚子,慢悠悠走出了烤肉店。

钟然给我擦了擦嘴。

我顿时有些脸红。

(4)

到家之后,我搬出电脑,死活打开不了。我的密码就那几个啊,123456啊,生日啊,爸妈生日啊。

“20220615。”钟然对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疑惑地问,而且这个日期是去年啊,我怎么会设置知道去年的日期。

“结婚纪念日。”

ok,我成功闭嘴了。

我翻开要交的文档,满怀希望地指望里面是一万五千字,但是空空如也。

哦吼,完蛋。

这可咋整啊,我巴巴地看着钟然,希望他能给我指条明路。

钟然又敲了一下我的头:“电脑里应该有大纲,你自己先看看。我先洗个澡。”

“我……”可怜巴巴。

“要一起吗?”钟然摇了摇手里的浴巾。

“流氓。”我别过头,去电脑里翻文档。

果不其然,真的找到了一个大纲。

我快速看了一眼,明白是明白了,但是……不会写。

脑子里跟浆糊一样,无从下手啊。

不一会,钟然就出来了,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我一字未动,问道:“大纲没找到?”

“找到了。”

“那怎么不写?”

“不会。”

“你是失忆,又不是失智。”钟然贱贱地笑了,“要不要为夫我帮你写一千字啊?”

“你可以帮我把一万五千都写了吗?”我一咬牙,一狠心,“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说完我牙根一阵阵泛酸。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没有看到钟然泛红的耳根,自然也错过了他亮晶晶的眼神。

我捂着脸,觉得自己颇为不要脸。

钟然拉开凳子,带上一个金丝框的眼睛,开始进入码字模式。

我坐在旁边昏昏欲睡,几乎睁不开眼皮。

“霜霜?”

“嗯……困。”我半撑着胳膊,用气音回答他。

迷迷糊糊的,我被人抱着放在了床上,隐隐约约听到一句“笨蛋”,然后就昏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刚睁眼我就想到了我的稿子,连忙去看。

不成想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手机里编辑直夸我结尾结的好,让人欲罢不能,回味无穷。

作者后台里也能看到,读者在纷纷叫好,哭天抢地要看番外。

感情钟然还是个写作小能手?

我心里五味杂陈。

其实……钟然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坏吧。

我坐在昨晚的凳子上看钟然,突然想起了高二那年夏天学校统考,钟然就坐在我右后方的窗户旁边。

一如现在清俊好看,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怪不得那么多女生喜欢他。

确实……他笑着看我的时候,眼神温柔,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事事熨帖。当年他谈恋爱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突然,我的心里有些泛酸。

笑话。

指不定我哪天就回去了,我酸个屁啊。

有毛病。

我抬脚就要离开。

倏地,手被人抓住了。

“去哪儿啊?你老公在这儿呢。”声音清醒。

“你……你早就醒了?”我心有所感,看了一眼床,我睡的那边跟狗窝一样,另一边很是平整。

钟然明显是熬了一夜,才把文写完。

“刚醒不久,就感觉到我的阳光被挡住了。”

阳光?我回头看了眼窗户,床帘还好好的拉着。又耍我。

“不和你瞎扯,我去洗漱吃饭去了。”

钟然拉着我不放:“一起去。”

(5)

我晕,怎么连牙刷都是情侣的?

三年后我是有多喜欢钟然?

刷完牙洗完脸,钟然笑眯眯地对我说:“老婆,我饿了。”

然后呢?

我看着钟然故意卖萌,不为所动。

“所以老婆可以做爱心早餐给我吃吗?”钟然把我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声音低沉。

“我不会。”我一把推开钟然,看向别处。

他……他平时都是这样和我相处的?

“你会的,你一直做番茄鸡蛋面给我吃的。”钟然的声音有些委屈,“而且我写了一夜的稿子,又冷又累又饿,缩小可怜又无助……”

“我……”我做还不行吗?怕了你了。

我奔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鸡蛋、番茄和碱水面。

钟然倚着墙看我,穿着和我情侣装的睡衣,一时之间我居然不敢看他。

这样安静的氛围实在叫我不安,于是我没话找话说:“那个……我们怎么会结婚?”

钟然挑眉:“我以为你不会问。”

“所以……为什么?”我不敢看钟然,盯着咕嘟咕嘟的水,把番茄和面先放了进去。

钟然走到我面前,回答道:“你暗恋我,一直追求我,我不忍拂你的意,所以勉为其难和你在一起了。”

“怎么可能,我当时明明就讨厌你。”我压根不信。

呵,男人。

指不定是你爱我爱的要死要活的。

钟然笑了,面容灿烂:“那你讨厌我,怎么会嫁给我?还是说……你只是故意装作讨厌我的样子,早就对我有所图了吧。”钟然一步步靠近我,低头注视着我的眼,“我还记得,高二某天,你说你暗恋我,而且还给我送了水。”

我呸,不要脸!

“我才没有,我……”我刚想反驳,不成想钟然亲了我一口。

亲……亲我?

我一脸不敢置信地看他:“这可是我的初吻!!!”

“初吻?”钟然笑起来,刮了一下我的鼻尖,“如果这个算初吻,那我们之前的千百次亲吻算什么?”

“你你你……你不要脸!”对我一个清纯女大学生下手,不要脸!

钟然指着锅说:“如果你再不放鸡蛋,我可能要吃拌面了。”

我回头一看,果真,水都要烧干了。

连忙添了一点水,又把鸡蛋打散倒进锅里,然后背对着钟然。

其实,我的心里真的砰砰直跳,钟然刚才亲我,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一吻,但是差点击破我的心理防线。

不妙,大大的不妙啊。

不不不,不能沦陷。

我是来自三年前,我是要回去的人。

可是……三年后钟然不是会成为我的丈夫吗?

那我对他有点感觉,也没什么。

但……

“霜霜,面好了。”钟然喝了一口水,告诉我。

“哦哦哦,马上。”我手忙脚乱地倒了一点酱油,然后把面端给了他。

钟然夹了一筷子,问我:“吃吗?”

“我不吃,我吃全麦面包。我减肥。”我把冰箱里的面包拿出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

“哦。”钟然拉长了声音,开始吃面。

妈的,钟然吃饭也那么赏心悦目,非礼勿视啊鹿霜。

我低头吃着没什么味道的面包,心里突突突的,急需找个人发泄一下。

(6)

我坐在咖啡店里,看着大波浪美女急匆匆走进来。

“不好意思啊老鹿,路上堵车,我迟到了。”秦彩把包放在桌上,点了一杯拿铁。

“我……”

“我听说你失忆了,真的假的啊?”秦彩仔细端详了一会我,看着我迷茫的眼神,掐了一下我的脸。

“嗯……我不记得了,这三年。”我喝了一口奶茶,掩饰内心的不平静,总不能和秦彩说我穿越了吧。

“你这选择性失忆真够可以的,我说你最近怎么不找我吃饭,昨天发信息也不回。”秦彩虽然嘴上说着抱怨,但是却是笑着的。

秦彩还真是没有变,和三年前一样。

“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看着秦彩穿的像个职业女性,我有些好奇。

“律师啊大姐,给你男人打工。”秦彩又伸手点了两份抹茶千层。

“钟然?”经她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我都不知道钟然是做什么的。

秦彩叹了口气:“我的天,你这个也不记得了。”

“我是怎么嫁给钟然的?”既然从钟然嘴里撬不出实话,问问秦彩总可以。

“原来你今天找我,是想通过我了解你们的夫妻生活?”秦彩摇头,“小霜霜,你太狠心了,又让我吃狗粮。”

没等我接话,秦彩就道:“你大三下学期去钟然学校考证遇到他了,然后就有了联系。我还记得当初你很讨厌他的,就因为那些风言风语,可是你居然没过几个月就公开恋爱了。紧接着毕业一年后结婚了,还是我给你当的伴娘。”秦彩掏出手机,给我看婚礼现场图。

我看着自己和钟然脸上的笑容,真挚幸福,不似假的,我居然是自愿和钟然结婚的?

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当初我分明很讨厌钟然,怎么短短几个月就改观了?

难搞哦。

秦彩走后不久,电话响起,那头是钟然。

“你在外面?晚上我有事,不回家吃饭了。你自己吃点。”钟然的声音响起。

“哦,知道了。”我应道。

“别吃垃圾食品,别乱跑。”钟然有些不放心,“要不我还是回家算了。”

“不用了。”我笑起来,“我是失忆,又不是失智。”

钟然被我怼了一下,一时语塞:“早点回家。”

正当我打算找家烧烤店浪一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熟人,原是我初中那会子很有好感的一个学长。

不过小女孩嘛,好感很快烟消云散,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他,毕竟是个大学霸。

“一起吃晚饭吗?”左期邀请我。

“好啊。”我点头,反正一个人吃饭和两个人吃没什么不同。

点完菜后。

“你还是和当初一样。”左期给我添了水。

“是嘛?”我笑笑,不知道怎么接话。

“你大三那年我还去找过你。”左期开始回忆曾经。

等会,这剧情走向怎么这么恶俗?

不会是什么狗血三角恋吧!莫非左期之前喜欢我?

好吧,是我想多了。

左期找我,是因为他当时来我们学校参加比赛,想跟我借个饭卡。

我:……

突然,我感觉被什么人盯上了,一回头,钟然笑眯眯站在旁边。

怎么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我真的没有出轨……

(7)

钟然笑眯眯把我提溜回家,然后一言不发。

我有些不安,于是出言解释道:“我只是单纯和左期吃个饭。”

也不知道我在心虚什么。

钟然还是没吭声,坐在沙发上刷平板。

“你吃饭了吗?我给你做?”我又化身狗腿子,跑到钟然后面,给钟然捏肩。

钟然回头看我:“你喜欢左期?”

“没没没,我不喜欢他。”钟然这是吃醋了?

“初三那年你还给左期写过情书。”钟然放下平板,正襟危坐,声音听不出喜怒。

我转到钟然对面坐下:“害,谁还没有年少无知的时候,花季少女嘛,怀春很正常。但是很快我就不喜欢他了,真的。”

钟然坐到我旁边,定定地看我,然后凑到我耳边,轻轻说道:“你是我的,不准看别的男人。”说罢舔了一下我的耳朵,呼出的气息打在我的脖子上,痒痒的,麻麻的。

卧槽,卧槽。

我想叫,但是声音卡在嗓子里。

因为钟然继续在吻我的脖子。

我想要推开他,但是手有点抬不起来。

钟然轻笑一声,摸了摸我的头,说道:“知道了吗?霜霜?”

我咽了咽口水,掉头。

妈的,钟然怎么这么……这么会勾引我?

晚上睡觉的时候,钟然一直牵着我的手不放,我也只好随他去。

钟然啊钟然,你可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第二天一大早,钟然做了一顿早饭就出门去了。

但是他不是去上班,而且去见孙瑜,初中的班花。

我也没有偷偷看他的手机,而是他手机落到地上,我帮他捡起来不小心看到的。

难道他和孙瑜还有什么联系?

我偷偷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看着光线照射进来,空气中都是细小的颗粒物,而孙瑜和钟然坐在不远处,突然有些心酸。

难道我爱上钟然了?

不然我他么心酸个屁啊,可是我穿越这才几天?

我顿时有些暴躁。

那两人说什么呢?一个言笑晏晏,一个故作娇羞。

呵,男人。

昨天晚上还说不许我看别的女人,现在居然和别人谈笑风生。

我愤愤不平地戳开蛋糕,也没有什么吃的心思。

等会……

孙瑜旁边来了一个黑长直小美女,两个人居然亲亲了一下?

妈耶,这什么情况?

就在我怀疑人生低头戳蛋糕的时候,钟然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想走,但是来不及了。

“我……我来喝咖啡而已,只是凑巧。”我低了头,不敢看钟然。

“凑巧?”

“对啊,还好意思说我。你和孙瑜两个人说什么呢?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是你老婆。”我连忙转移话题,但是,我在说什么?

“我很高兴,你能跟着我。”钟然在我对面坐下,给我点了一份青提茉莉蛋糕。

“你……你是故意让我看到消息的。”我这才明白过来。

“是的。”钟然大方承认,“不然我怎么知道,我的老婆吃醋如此可爱?”

我不作声了。

(8)

“那是孙瑜女朋友,初中开始的女朋友。”钟然喝了一口我的咖啡。

哦吼。

“那你当初……是给她们打掩护?”

“嗯。”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说我喜欢你?还说我搅黄了你们?”真的很让我疑惑好吗?

“学校里的好事者传的,但是我没有阻止。”钟然眸色深深。

“什么?”

没等我说出为什么。

钟然又自顾自解释道:“那时候我就喜欢你。高中的校花是我表姐,所以谈恋爱的传言都是假的。大三的时候,我知道你要来我们学校,所以假装偶遇。后来也是我,一步一步……”

钟然低下头,自嘲道:“你说我是不是很卑劣?”

“卑劣?”我一听到这个词,脑子好像被针刺了一下。

果然,打脸来的如此之快,我都想起来了。

我是真的和钟然结婚了,而且……而且怪喜欢他的。

呵,我真是脑子秀逗了,以为我自己穿越了,没想到我真的是失忆了。

更没想到钟然居然那么早就喜欢我?可我之前和他分明没有交集才对。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结婚一年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情,钟然啊钟然,藏的够深啊。

“初中的时候,当时你给我递过伞,也给我送过饭。”钟然看着我迷茫的脸,苦笑道,“是初一下学期,期中考试之后,我爸妈当时离婚了,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下着大雨,没有吃晚饭。”

他这么一说,我到是真想起来了。

“你还真是纯情啊。”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不过帮同学一个小忙而已。”

钟然也低头笑了。

“所以……你那么早就喜欢我?”我有些得意。

“是啊。”

“你怎么那么可爱啊,钟小然。”我站起身,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回家吧。”

“你……你都想起来了?”钟然有些不敢置信,钟小然是我结婚后偶尔会喊他的昵称。

“嗯。”我给了钟然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在他耳边说,“我也喜欢你,爱你,心悦你。”

钟然的耳廓通红,抿嘴笑着,活脱脱像个小媳妇儿。

“老公,我想去吃烧烤。”我摸了一把钟然的小脸蛋儿,“同意吗?”

“嗯。”钟然点头。

“老公最好了,爱老公,mua~”我故意大声说出来,路人都侧头看我,我埋头在钟然的怀里,笑出了声。

(9)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钟然喝了啤酒,醉醺醺的,脸上两坨红晕,看起来怪可爱的。

我捏了捏钟然的脸,钟然低着头看我,“吧唧”亲了一口我的左脸,又给右脸来了一下。

“你怎么傻乎乎的?”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把我粉底液都亲没了。”

钟然拉着我的手,认真地看我。

“干嘛?”我腾出一只手,给他到了一杯水。

“不喝。”钟然顺手把水杯放在了茶几上。

“那……你要干嘛?你别靠着我,热死了。”我抬手把客厅空调打开,又把出门穿的外套脱下来。

钟然眼睛亮晶晶的,好像真的醉了,他抿了两下嘴唇,和我说:“你之前为什么把我忘了?而且不给我亲不给我抱?”

额……

难道我要说我以为我从三年前穿越过来,当时我还特讨厌他?

“害,你要理解,突然知道自己结婚了,这确实有点难接受啊。”我一本正经地给他解释。

“那你前几天爱上我了吗?”钟然玩着我的手指,头靠在我肩上。

这家伙还真是犀利。

他怎么知道我很心动的?

果然,美色误人啊。

“你怎么不说话?”钟然的头微抬,说话的气息喷在了我脖子上,痒痒的,但是我不敢挠。

毕竟这是一个送命题。

我若是回答我爱上了,岂不是显得我很随便?

我若是回答没感觉,钟然指不定多生气呢。

“我……在贵妃孜孜不倦的勾引下,朕龙心大悦,还是很心动的。”我转着自己的戒指,笑道。

“哦?”钟然突然跨坐在我身上,沙发突然陷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危机感是怎么回事?

“钟然?”我小声喊到。

钟然轻笑一声,回答我:“那今天,本贵妃更要卖力侍寝才是啊,陛下~”

我咽了咽口水:“那个……我随……唔唔……”

fine,钟贵妃,你big胆啊,居然对朕动手动脚的!

钟然吻得很是投入,看我有些出神,离了我的唇,问我:“居然敢走神?”

“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不洗澡……”我“呵呵”一笑。

“一会再洗。”钟然挑眉一笑,抱着我朝卧室又去。

妈的,他哪里喝醉了?

点赞破百了耶,开心心!所以,加更!

(10)

某天早上,钟然懒洋洋地跟我说:“老婆,我想吃番茄鸡蛋面。”

“自己做……”我困得要死,嘟囔着回答他。

昨天晚上不知道钟然发了什么神经,折腾到半夜。

但别误会,我说的折腾,是指他兴致勃勃在网上买了一个一千片的狗头拼图,非要拉着我拼好。

我不反对你拼狗头,但你别拉着我半夜拼啊!

“不要,人家要吃老婆做的爱心早餐嘛,霜霜~”钟然叫的销魂,让我肥肠害怕。

“行了,我做!”我揉了揉鸡窝头,起来刷牙洗脸,看了看我脸上两个硕大黑眼圈,觉得我有望和钟然成为熊猫夫妻。

番茄鸡蛋面其实我做的味道实在很一般,也不知道钟然怎么吃的这么得劲。

我梳了梳头发,走到卧室,钟然正在看手机。

“亲爱的顾客,请问您的鸡蛋需要几分熟呢?五分?七分?还是全熟?请问番茄的个头需要大还是中还是小?”我撩了撩头发,笑道,“小厨娘竭诚为您服务。”

钟然放下手机,故作思考状:“全熟哦,中等个头的番茄,另外,我需要貌美小厨娘亲自喂饭,谢谢!”

凑不要脸!

我从冰箱里拿出番茄开始切,又把鸡蛋洗了洗。

“干嘛?”不多会,冷不丁钟然从后面抱住了我。

钟然的声音闷闷的:“上次你不情不愿地给我做番茄鸡蛋面,我就想抱着你,可是我又怕你生气。”说罢他蹭了蹭我的头发。

“哦?”我转过头看他,“那你还好意思亲我?不怕我生气?”

钟然顿时有些破功,咳嗽一声:“我那是情不自禁。”

“哦。”

“哦是什么意思?”钟然有些不满地拽了一下我的衣摆。

“哦就是请你坐在那边等,我要下面了。”我把番茄和面放进锅里,又加了点酱。

“我不。”钟然就贴在我旁边。

“钟老板,你不用上班的吗?一点也不着急?”我看着钟然,有些好笑。

钟然穿着一个我从网上买的,小熊软糖的睡衣,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钟然就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啧啧啧。

钟然盯了我许久,突然凑到我面前。

“干嘛?”

“我可以亲你吗?”钟然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钟然的眼神亮晶晶的,像一只等着顺毛的小奶狗,还真是该死的让人心动啊。

反正他是我的老公啊。

是我一个人的。

“可以。”我笑了,笑的很不矜持。

一分钟后。

三分钟后。

五分钟后。

我一把推开钟然:“面要坨了!”

看着钟然嘴角扯出的银/丝,我突然脸色爆红。

羞耻,羞耻啊!

“吃完继续。”钟然笑眯眯地捏了一下我的脸。

“适可而止啊钟然同志!”我的舌头有些麻。

我看你根本不是想吃番茄鸡蛋面!

呵,男人。

(11)

自从上次钟然买了那个狗头拼图,我每天拼的老眼昏花,至今才拼了三分之二。

钟然今天上班去了,我在想,要不要化身田螺姑娘,给他送个饭。

嗯……太累了,算了,不适合我。

正当我打算继续睡的时候,门铃响了。

门外是我亲爱的母上大人。

“妈,今天怎么有空来?”我穿着一件恐龙连体睡衣,哈欠连天地问。

“小然上班去了?”

“嗯呢。”我转进卫生间洗漱。

“你看看你,这衣服穿的,跟个小学生一样。”我妈摇头,“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你怎么没有一点危机感呢?”

“森莫啦?”我刷着牙,有点莫名其妙。

“哎,笨死算了。小然又帅,又有钱,性格还好,这种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居然天天傻呵呵的,要是被抢走怎么办?”我妈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我的额头,“来吃早饭,给你带了蟹粉小笼,还有我去南方旅游买的特色糕点。”

“谢谢妈!”

我妈走后,我陷入了沉思。

确实,钟然这样的,好像是不错。

那……那别人抢他,他也不会跟别人走啊。

不过我妈说的有道理,我还是要女人味一点。

既然这样,还是好好梳妆打扮一下,然后给钟然送个饭,宣誓一下主权。

没错,安排上!

化妆的功夫,我和秦彩打电话说了这个事。

秦彩深以为然:“你不知道,之前有些女的三天两头就往钟然办公室跑,后来钟然助理,那个叫李路的,直接把办公桌放在钟然门外,才把那些女的拦住。”

“什么?”我危机感更甚,“那她们是不是很有女人味?”

秦彩听我这话里有话,疑惑道:“什么女人味?”

我又把我妈的话说了一遍。

秦彩笑道:“这好办啊,包在我身上,地址就填你家。”

“什么?”我话还没说完,秦彩就匆匆挂了。

中午的时候,我开着车,提着三层饭盒直奔十二楼。

不成想,一个保安把我拦住了。

我解释了半天,还是打电话给李路,才得以上楼。

我这个老板娘,当的委实失败。

钟然低着头在办公,看我来了,给了我一个飞吻就继续看文件。

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书看。

“茶几下面有漫画。”钟然的声音传来。

“老公最好了。”我连忙打开,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约莫半个小时,我依然沉浸在漫画里,浑然不知钟然坐在了我旁边。

“霜霜。”钟然无奈地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吃饭了。”

“哦,来啦。”我恋恋不舍地放下书。

“怎么想起来给我送饭?”钟然夹起一块五花肉放到我碗里。

我当然不能说我是因为所谓的危机感,所以试图混淆视听:“想当一下田螺姑娘。”

“那田螺姑娘打算当多久?”钟然故意问我。

“嗯……看我心情。”我给钟然剥了一只大虾递到他嘴里,“最近忙吗?”

“还好。”钟然挑眉道,“总是有时间陪我的小娇妻的。”

我含笑低头不语。

“您不能进去,梅小姐,梅小姐!”李路急匆匆的声音传来,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

“钟然哥哥,我来给你送饭了。”一个矫揉造作的声音传来。

哦吼,果然是“有些女的”,来了。

钟然冷言把这位梅小姐打发走了,倒是没让我费心思。

不过,我妈说的对。

我确实应该多来钟然公司走动,不然钟然的烂桃花一直挡不住啊。

“霜霜?”钟然喊我。

“嗯?”

“生气了?”钟然解释道,“其实……”

“不用解释,我相信你。”我坐到钟然旁边,“不过我很吃醋,因为你是……我的。”

我一个人的钟然。

也是这全天下最好的钟然。

钟然被我这一下直球打的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比清晨阳光还要灿烂。

“那今晚……我可以……”

“不可以!”

(12)

秦彩发了一个运货单号给我,神秘兮兮地跟我说包我满意。

我……

美女疑惑。

去菜鸟驿站提货的时候,我差点摔了一个跟头。

秦彩买秤砣了?这么重?

于是我跟菜鸟驿站的老板借了一个小推车,把箱子推回家。

箱子其实不是特别大,但是真的很沉。

我划开箱子,一眼看到了一张红纸。

只要999,女人味你有。

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打开第一个橘色的盒子。

里面居然是一瓶印度神油?还有一小瓶魅惑香水。

……很好,盒子,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

第二个是粉色的盒子,忒重。

我猛地打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全部是书,花花绿绿的,应有尽有。

我大概拨了一下,几乎都是些口水书。

什么《提升女人味的一百种方法》《闻香识老公》《女人,你知道怎么提升自己的吸引力吗?》《老公,要抱抱》《女人在骨不在皮》《抓住男人的胃》……等等

看到书名的时候,我大概就知道这玩意写的啥,一阵牙酸。

秦彩这厮,真是……绝了。

原酿我不知道用什么形容她买的这玩意。

好嘛,还有一个大红色的盒子。

我兴致缺缺地打开,居然没让我失望……

果然是情去内依。

哦吼。

一共三套。

女仆装,学生装和狐狸装?

秦彩真看得起我,我拍了几张照片在微信上发给秦彩,问道:“这就是你给我买的,提升女人味的东西?”附带一个死亡微笑。

秦彩连忙回消息:“诶?好评很多的啊,销量也好。赶快用起来啊。不要浪费我的一片苦心,片苦心,苦心,心。”说罢附带一个猥琐表情包。

不行,这种东西,与我光正伟岸的形象极其不符,我打算让他们长眠了。

但其实,也还不错啦,尤其是那个狐狸尾巴。

停!

鹿霜,你在想什么?

你是一个清纯女大学生啊!

还是去拼我的狗头。

我胡乱把东西塞到衣柜里,专心致志开始拼图。

钟然打电话回来,告诉我今晚不回家吃饭。

我乐呵呵地答应了,打算今晚点份炸鸡,满足一下我的胃。因为最近胃不太好,钟然这厮真的不太同意我吃炸鸡。

钟然似乎在电话那头听出了我的兴奋,警觉地问:“你要干什么?”

“我……想把狗头拼好,嘿嘿。”我给他一通么么哒就把他打发了,然后快乐地打开了外卖软件。

不一会,外卖就送到了。

我一边拼狗头,一边啃着炸鸡喝着可口,高兴地差点唱出来。

谁知秦彩又给我发消息:“咋样咋样,哪套最好看?”

我回:“没穿。”

“哼,霜霜,你好狠的心,居然置我送你的礼物于不顾。我不管,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秦彩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最后来了一个总结,“你必须穿一次,我可花了1000大洋呢!”

又急急补充了一下:“别忘了洗。”

“……”脑阔疼,“好,我知道了!怕了你了。”

我无奈地把几件衣服塞到洗衣机里,然后烘干。

这玩意真能穿?

我皱着眉,看着洗完以后似乎又小了的破布。

觉得我壮硕的身体也许塞不进去。

还是穿件大的吧。

不成想我刚穿好一件,钟然直接推门进来了。

我……踏马的。

钟然:“?”

我:“?!……”

我连忙把被单裹在身上,扯出一个笑:“回来啦?吃了没?”

钟然上下看了我一眼:“原来你语气奇奇怪怪的,是穿了这个等我啊?”

“我没有?你不是九点才回来吗?现在才七点!”我连忙反驳。

钟然慢慢靠近我,我一屁股歪在床上,就看到钟然放大的俊脸:“我这不是担心你又做出什么傻事吗?果然,你偷偷吃了炸鸡。”

别过来啊。

我满脸通红,头发凌乱,心里好像有一只小鹿,快要撞死了。

钟然捏了捏我头上的狐狸耳朵,低声笑了:“真可爱。”

“可可……可爱个屁,从我身上下去。”我一把想要推开钟然,但是推不动。

太尴尬了,我为什么要听秦彩的鬼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钟然沉沉笑了,站起来,给我理了理头发:“吃过没?”似乎有些委屈的神色。

“吃了。”我一把把头上头箍扯下来,“你吃了吗?”

“嗯。”钟然含笑看着我,眼神晶亮。

“那……”我终是不忍钟然失望,于是闭了眼,狠了狠心,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主人,请吩咐妲己。”然后别过头去。

“霜霜,你好可爱啊,我好爱你。”钟然低语,眼神里盛满了我,随之而来的就是暴风骤雨般的亲吻。

我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我顶着个黑眼圈给秦彩发短信。

“你是不是故意的?”我这才想明白,秦彩分明是知道钟然要回来了,还故意让我试衣服。

过分!

秦彩回了一个表情包:我错了,我下次还敢。(随后收了钟然发的2000红包。)

我看着厨房里忙碌的钟然,突然有些脸红。

昨天钟然居然在床上跟我说,还有两套没穿呢……

(13)

当我给钟然生的儿子上了幼儿园之后,我发现钟然比幼儿园小朋友还要幼稚。

钟然笑眯眯地给钟许意理了理衣领,然后半是商量半是利诱:“许意,今天晚上你可以一个人睡觉吗?”

我儿子懵懵懂懂地问:“为什么呀爸爸?我想和妈妈睡。”

“我们许意是大孩子了啊,要一个人睡才是坚强的男子汉呢。而且爸爸为了奖励许意,还可以给你买小鸭子,一整套哦。”钟然摸了摸我儿子的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

许意显然是不太想一个人睡,但是小鸭子对他的诱惑又太大,所以一时摇摆不定。

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脸蛋,温柔说道:“别听你爸爸瞎说,晚上还是爸爸妈妈一起陪你睡,而且妈妈也给你买小鸭子。”

许意开心起来,快快乐乐背上了小书包。我送许意出门,钟然妈正在楼下等着开车送他去幼儿园。

钟然幽幽看了我一眼,跟一个深闺怨妇一样。

我回来的时候,钟然慢条斯理吃着三明治,一声不吭。

确实,最近在忙许意上幼儿园的事情,对钟然冷落了。

我轻咳一声,坐到钟然旁边:“老公?”

钟然不答。

“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错哪儿了?”钟然抬头看我,饶有兴趣地问。

这……这让我怎么回答?

“我不应该忘记给你一个早安吻。”我灵机一动,亲了钟然一口。

钟然神色渐缓。

我抱着他的胳膊问道:“我们今晚一起看恐怖片吧?”

“你似乎没空。”钟然挑眉,“某人可是说要陪钟许意睡觉。”

“那不是……我刚才下楼把许意递给妈,妈说她今晚带许意。”我狗腿地解释。

“钟许意居然同意?”钟然有些纳闷。

“是啊,妈说要给他买一整套小鸭子和小兔子。”我摊手。

“……他随你。”钟然扶额笑。

“切,随我怎么了?”

“和你一样可爱。”钟然摸了摸我的头,“我们今天出去玩吧?”

“去哪儿?”

“游乐场。”钟然掏出两张游乐场的门票,“新开的。”

“走着!”

我和钟然打扮了一下出门了。

钟然穿这白T和牛仔裤,像个大学生似的,频频有小姑娘回头看她。

我倒是有些吃味了,不满地说:“来个游乐场你都能招蜂引蝶的,钟同学果然魅力四射。”

钟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还好意思看吃我的醋,你看看多少男人在看你?”

哈?

我悄咪咪看了一眼四周,好像真的有人在看我,顿时得意起来:“看来我还是挺有市场的。”

“你还想有市场?想得美!”钟然把渔夫帽卡在我头上,拉着我走到旋转木马前面。

玩了两圈下来,钟然到不远处买冷饮去了。

我便站在旋转木马外围看人家玩。

果真这小年轻就是甜蜜啊,手牵手的,甜的蜜都冒出来了。

我和钟然居然也结婚8年,相识20年了。

时光匆匆,岁月不饶人。

我们似乎没有遇到七年之痒,也没有什么精彩纷呈的生活剧情。

就这样相伴,其实很好。

钟然把冰淇淋递给我,又给了我一个勺子:“挖着吃。”

“哦。”我漫不经心吃着,突然戳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

!!!

居然是一枚粉色的钻戒。

“这……”

钟然挑眉一笑,蓦地亲上了我的唇。

“冰……淇淋……化了要……我……唔唔……”

钟然亲完我,然后悄声在我耳边到:“我爱你,鹿霜。”

“你会说多少遍给我听?” 我把钻戒放到阳光下,折射出了惊心动魄的美。

“千千万万遍。”

(已完结)

开的两个甜饼,感兴趣可以瞅一瞅,啾咪~

美少女跳楼甩卖:如何以“阎王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为开头写一个故事?​www.zhihu.com图标

美少女跳楼甩卖:如何以“世人皆知我与三哥情投意合,大婚那日掀开盖头的却是四哥”写一个故事?​www.zhihu.com图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