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月亮说它忘记了小说百度云,[转载] 月亮说它忘记了 文独木舟

月亮说它忘记了小说百度云,[转载] 月亮说它忘记了 文独木舟

互联网 2021-01-23 16:29:58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7楼

我连忙蹲下来探了探她的额头,我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她摇摇头,很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什么事,只是刚才给我妈妈打电话,她虽然�力掩饰,但我听得出来,她在哭。”不要说筠凉,连我都吓一跳。作为筠凉最好的朋友,我见过苏妈妈很多次。有时候我跟我妈吵架赌气,苏妈妈还会叫我去她们家吃饭,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脸上除了微笑之外的表情。那么优雅端庄的一个女人,生活在那样锦衣玉食的环境中,按道理来说应该没什么烦心事啊,是发生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才会让她控制不住情绪呢?筠凉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想她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她长长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我的皮肤,眼睛无神地看着窗外。夜空像转过来的海,波涛汹涌,有海兽在咆哮。筠凉的声音低低的:“万物自有气数。”她垂着头的样子,让我想起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被妈妈从h城的外婆家接回Z城,满心的喜悦还在膨胀,遽然发现家里少了一个人,欢喜在瞬间变成被针扎破的气球,碎了一地。从街坊邻里的流言飞语里,我渐渐拼凑出我缺席的那段时光里,这个家庭的变故。记忆里那个下午大雨滂沱,我穿着白色的胶鞋在大马路上狂奔,车辆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可谁也阻挡不了我,我跑得喉头涌起一阵血腥的甜,浑身被大雨淋的湿透。红尘滚滚,黄沙滚滚,幼稚懵懂的我就在那场倾盆大雨中,风驰电掣般地长大了。我曾经暗自“编排”过顾辞远和筠凉,我想这两个杀千刀的要是恋爱了,走在人群里那会是多么赏心悦目啊。我甚至还偷偷问过筠凉:“你为什么不跟顾辞远在一起啊?”她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我:“世界上的男生都死光了吗?我为什么要挖你的墙角?”我给她解释了一下我的想法:“你们都长得好看啊!”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要是世界上长得好看的都跟长得好看的人在一起,那你这样的人怎么办?”我忍不住扑过去掐她:“生活中从来就不缺乏美,缺乏的是发现美的狗眼!”她也不甘示弱:“我把借来的狗眼擦亮了之后,看见了你,又不得不把狗眼戳瞎!”很久之后,我和筠凉各自领略了爱情的甘甜和苦楚,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共饮一壶水果茶,她突然问我:“初薇,记得吗?你以前问我为什么不喜欢顾辞远。”我当然记得,那个时候很多女生都喜欢顾辞远,所以不喜欢顾辞远的筠凉显得很异类。夕阳将世间万物镀上一层暧昧浮动的光,天色迅速地暗沉下去,西方称这短短的几分钟为“狼狗时分”,在这样的光线里,筠凉眯起眼睛笑。“那时候觉得顾辞远像小男生,充满了锋利的锐气,但我更注重内敛、稳妥、理性这类的品质。”我一言不发地听着她的诉说,但我知道她不会再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彼时,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苏筠凉这个狡猾的家伙把他藏得很好,一点风声都没有走漏。喜欢一个人,就不愿提起他的名字,不管有什么爱称,每个代号都不适合他,每个称呼都不足以代表他在她心中的渴望和期盼。接到她的电话从公寓里出来,那个男生一眼就看到坐在石阶上的她,她太耀眼了,天生就是“美人”这个词语最好的诠释。那个男生径直走到她面前,蹙眉看着她,她才伸出手去笑嘻嘻地说:“腿麻了,拉我一下。”对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挑起眉头笑,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撒娇啊?我不吃这一套的。”筠凉笑吟吟地看着他:“求求你。”适得其反,对方不仅不买账,还拍着胸口做呕吐状:“你别走这路线,会要人命的。”可是对峙了好久之后,他还是妥协了,他一把拉起筠凉,用力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怕了你了。”尽管是炎热的天气,但筠凉还是不管不顾地挽住了他的手。那天他们恰巧穿了同一个牌子的PoLo,胸口那枚小小的鳄鱼LoGo遥相呼应,鞋子也是同一款的aF1,筠凉低下头,为这种不约而同的默契笑了。在若干个日子之后,那个眼角有一颗泪痣的女生声泪俱下地质问他们:“到底是谁先主动的?”筠凉看着她苍白的脸,脑袋里迅速浮现起当日自己不依不饶地伸着手,赖皮似的坐在石阶上不肯起来的画面。她刚要开口,就有人抢在她前面说:“是我。”明明是她犯的错,但他愿意代替她背负这个罪名。在那个女生手扬起来之后,筠凉突然推开了那个男生,自己承受了那个响亮的耳光。后来筠凉告诉我,她就是在那个瞬间下定决心不放弃的。她说以前看过一个女生写的一段话,这个世界上有六十几亿人,但某个瞬间,只这一个人,就能抵得过千军万马,四海潮生。那种感觉,我在那一刻完全明白了。筠凉没能瞒我太久,有的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小。周五的下午梁铮非要开班会讨论加入社团的事情,我急得满头大汗,恨不得冲到讲台上给这个满口“这个oK,这个oVER”的白痴班长两个耳光。唐元元的目光里带着些许戏谑的意味:“哎呀,你男人在门口等你,你急着去约会啊?”我一怔,顺势望向门口,竟然真的看到顾辞远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我,一时之间,我竟然没想到要回击一下唐元元。好不容易挨到散会,背着一大包行李的我如离弦的箭,“刷”地一下从顾辞远身边飞驰而过,没想到他竟然眼明手快地一把将我抓住。气得我都快要疯了:“放开我,猪啊,我赶火车!”顾辞远瞪大眼睛看了我两秒钟,突然破口大骂:“我靠,你怎么这样啊,我还订了座位准备带你去吃饭呢!”我都快哭了:“哥哥啊,再嗦就真的赶不上火车了。”电光火石之间,他说:“MD,老子陪你回去。”我们在校门口等的士,本来焦躁得想要杀人的我,突然被马路对面那对赏心悦目的情侣吸引了目光。他们……怎么这么眼熟!定睛一看,哎呦,那个女的长得跟筠凉真像!而那个男的,跟那天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杜寻长的一模一样!我揉一揉眼睛,没看错,竟然真的就是他们两个人,可是从他们亲密的程度来看,可不像是刚认识啊。也许是眼睛根本容不下别的了,筠凉根本没有发现站在马路对面呆若木鸡的我。我怔怔地看着笑得那么甜蜜的她,突然觉得好难过。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为什么她谈恋爱要瞒着我?她又不是找了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为什么不让我知道?还有这个杜寻,他不是顾辞远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吗?也就是说,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把目光转移到顾辞远脸上,他耸耸肩:“筠凉说她会跟你说的,我就没多嘴。”我还想要说些什么,一辆空的士停在了我们面前,顾辞远动作麻利地打开车门将我塞了进去,然后对司机说:“火车站。”一路上我都沉默不语,想起那天晚上杜寻说“宋初薇吗,久仰大名啊。”原来那天他是这个意思……他知道我是宋初薇,知道我就是高中时期倒追顾辞远的那个花痴,知道我就是每次考英语都叫筠凉打手势用“1234”代表“aBCD”的那个作弊狂,知道我就是德雅中学那个鼎鼎有名的、仗着自己的妈妈是本校老师就目无尊长的“小飞妹”……但我不知道他,不知道他就是怂恿顾辞远放下顾虑直接向我表白的那个人,不知道他就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点燃筠凉的热情的那个人,不知道他就是曾经以Z市理科状�

2018-05-29 13:30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