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有声小说翻译官下载百度云,天官赐福251章完整肉阅读

有声小说翻译官下载百度云,天官赐福251章完整肉阅读

互联网 2021-01-19 20:06:07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天官赐福》小说是墨香铜臭已完结的耽美文,由于第251章涉及船的部分,原文已被作者删除,但是有很多读者遗憾没有看到第251章原版内容,想知道天官赐福251章无删减全章去哪看吗?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提供天官赐福251章完整肉未和谐全章免费阅读地址。

天官赐福251章完整肉阅读

谢怜兴头上来了,道:“是吗,太好了,那一定没事了。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花城似乎凝滞了片刻,但随即便笑道:“好啊。哥哥想看便去看,有什么不可以?”

谢怜性质更高,道:“那就明天吧。反正铜炉已经开放了,可以随时***。”

花城挑起一边眉,道:“ 明天吗?好吧。”

他没表示反对,也不多说,但下一刻又翻了上来。

谢怜眼看着花城主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向自己慢慢逼近,异于平时会在此刻略微害臊的太子殿下,谢怜因能去万神窟的事情心情颇好,竟主动伸出了手,将那修长白皙的双臂往花城脖子上一勾,微微仰头,吻上了花城。蜻蜓点水般轻轻一啄,一触即放,但随即嫌不够般又在花城唇上亲了一口。

极少被如此对待的城主微微诧异,但花城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他随即加深了这个吻。霸道蛮横地用舌撬开谢怜本就没有紧闭的牙关,花城的吻与平日有所不同,他啃咬般地品尝着谢怜柔软的唇瓣,肆意地扫过谢怜口中的每一处,将那口中甜蜜的津液占为己有。谢怜的气息逐渐不稳,但他越大口呼吸越给了花城进攻的机会。

“三…三郎……”

“恩?哥哥怎么了?不***吗?”

“不是…”

“那就是***了?”花城恶趣味道,“哥哥喜欢就好。”

“三郎…你别闹…你今日,怎有些不同?”

“恩,每日都更爱哥哥了一些,自然有些不同。”

尽管知道花城又在耍花枪,谢怜还是不自觉地脸红了,微微别过头去。看着自家的太子殿下这副模样,花城实在是无法再忍耐。他再次覆上那被啃咬得泛红的唇瓣,慢慢下移,细碎的吻落在谢怜的鼻尖,下颌,脖颈,锁骨,胸前,途经的地方不免留下了些许红痕。花城用手将那领口敞开地更大了些,用舌尖扫过那淡粉色的两点,继而用牙齿轻轻摩挲,时而吮吸时而用舌头在那晕上打圈。

“三郎…恩……别…啊……痒……”谢怜维持了八百年的童子身,被花城开发后自然是十分***。

“哥哥可***?”

“另…另一边也…”奈何体内着实燥热的难受,谢怜无法忽视自己想要被触碰的欲望。

花城闻言一挑眉,便随即俯下身去宠幸那方才被冷落的另一点,骨节分明的大手也慢慢贴着谢怜手感颇好的纤细腰身下滑,来到爱人平坦的小腹,却突然停下了,改为用指腹在小腹处不停摩挲。

“哥哥,想要吗?”

谢怜可谓是满脸通红,羞于对花城此问作任何回复,索性不说话。

花城见他此状,有些见招拆招:“殿下?”

这句“殿下”可算是叫到谢怜的心坎儿里,回忆不可控制地向他涌来——温柔乡那时陪伴在他身旁不知所措的小小士兵,半跪着在他面前永远从令如流的黑衣人,破旧不堪的道观内那渺小的唯一信徒…还有那一句“殿下”……

令谢怜着魔般的低沉嗓音又在他耳边响起:“殿下……让我,取悦你,好吗?”

谢怜主动带领着花城的手一路来到自己那早已挺立的欲望上,从鼻腔里发出轻轻一声闷哼,好似是在回答先前的问题。

花城不自主地咧开了嘴,摇了摇头:“哥哥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谢怜难得的主动,让受了如此***的花城把那循序渐进的温柔想法抛去了天外。三下五除二除去了谢怜身上仅剩的所有的衣物,自己却还像个正人君子般衣着整齐。他将自己那因握刀而带有薄茧的手掌整个覆上谢怜未经人事的器官,那是漂亮的颜色,上面的小孔还流出些许透明的***。那大手开始上下撸动,时而用拇指指腹蹭过那顶端***的部位,时而用手指去抚慰那两个囊袋。

“唔………啊…………啊……恩……三郎………“谢怜的呻吟不受控制地从嘴边泄出,男人***的部位被人如此触碰的快感让他的身体一阵一阵的酥麻,更何况,这是他喜欢的人,见证过他一切的人,他最重要的人。

花城伸出另一只手,牵住谢怜便将他的手往自己尺寸可观的挺立上按。花城停下了撸动的动作,边挑起一边眉边看向谢怜。

“………”

谢怜会意,开始隔着衣物青涩地顺着那早已直立的器官上开始了撸动。他能感受到对方滚烫的温度正隔着布料传递到自己的掌心,而他自己身下的器官也难受的紧,正是有欲望需要发泄的时候,却被人中途掐断,而罪魁祸首此时并未有所动作,还是维持着那嘴角上扬的弧度,一肚子坏水地看着谢怜。

“……………”

谢怜无奈,只好动手解了花城的中衣,直到那器官再次完完全全地展现在谢怜眼前,谢怜还是被那大小弄的倒吸了一口气,毕竟几小时前才刚尝过那话的滋味。谢怜将自己白皙修长的手覆上那挺立,那器官竟然还十分给面子地跳了跳。

“………”谢怜无奈:“三郎…你这处…还真是精神……”

“见到哥哥如此这般,那是自然。”

花城这才继续开始取悦谢怜,谢怜也是如此,两人的手都在对方的器官上上下***,快感使双方都发出满意的叹息。花城将二人的器物贴在一起,用双手包住一齐上下撸动,两个炽热的柱身之间的摩擦将快感传递到全身,这时那积攒在下身的燥热才散发开去。

“唔…啊啊啊啊………”

“恩…”

随着花城的一声闷哼与谢怜不受控制地呻吟,两人终是都释放了出来。白浊在谢怜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更加***,那因高潮还在微微颤抖的身体与那蒙上水雾的瞳眸令花城还未散尽的情欲又重返于身。不给谢怜***的机会,花城分开谢怜的双腿,在大腿内侧的***上揉捏了几把,把玩了几下那手感颇好的臀肉。谢怜生来细腰窄臀,这些年来的经历更是让他的腰身略显消瘦,可那小巧的***还是圆润挺翘,再加上谢怜那双纤细修长的双腿,身材比例可谓十分完美。花城不再流连那臀瓣,将手中探向那紧闭的入口。入口处的粉色皱褶在指腹的按压下逐渐张开,直到花城伸进了一个指节。

“…啊………”尽管这处已被花城***过,此时手指突然的闯入还是让谢怜呻吟出声。一根手指逐渐变到两根,三根,扩张着,时而还搔刮着柔软的内壁。

“唔……恩………”

“哥哥这处,可想我了?”花城恶趣味道。

“说…什么胡话…前几个时辰不刚刚还……”谢怜耳根微红。

“刚刚还怎么?恩?哥哥?”

“三郎………别闹……赶紧进来些罢……这处………痒……”话落谢怜竟不好意思地用手掌遮住自己的眼睛,透过指缝可清楚的看见那泛红的脸颊。哪怕平时再怎么厚脸皮,那也是为了讨生活。在床事上谢怜还是十分羞涩,毕竟几百年从未经历过情事。

谢怜语落,花城也无法再忍耐。将谢怜的双腿高抬至自己的肩上。谢怜只感觉有炽热湿润的顶端顶在入口处,充分的扩张过***口早已湿润,花城挺身一送,便整根没入那柔软的甬道。

“啊啊啊啊………”被一下贯穿让谢怜不受控制地呻吟出声。

“哥哥,你里面可是***。”

花城开始挺腰进行一次次的***,唯有这样才能缓解下身的胀痛。慢慢地用自己的伞状前段碾过每一寸***,再大力地冲撞进最深处。

“啊……啊…………唔………哈………三郎……”

为了让身下的人更加得趣,花城便三浅一深。只在入口处用***反复摩挲,第四下则深深的顶撞进那***,仿佛要把人贯穿般捣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是一次极深的冲撞,谢怜突然拔高音调的呻吟让花城继而肆意地去顶撞那***的阳心,随着每一下那一点被重重碾过的快感,谢怜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栗着,手在床上乱抓。

花城将自己的爱人扶起,让谢怜跨坐在自己的身上,暗示性地拍了拍谢怜的后腰。

“哥哥,自己动,好吗?”

“唔………三郎……”谢怜略微有些无力,他将手放在花城的胸膛上撑起自己。下身虽被填满但那***痒还是未褪去,唯有被操弄才得以解忧。那长发随着他的起落肆意舞动,黑与白形成的对比色令人挪不开眼。更不用说将视线下移,粉色的***随着谢怜每次起身被微微扯出,再随着他的坐落被狠狠挤压回***内。花城入迷似地盯着两人***之处,是啊,这样二人才算是真正地在一起了。花城突然固定住谢怜的腰肢,反而猛地向上顶胯,这个***让那***的性物***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谢怜的甬道紧紧地包裹着,压榨绞缠着那略显狰狞的挺立。花城无法克制般的不停在那美好的***肉里冲撞,一停下来就仿佛有上万只蚂蚁啃咬着身上的每一处,下身更为胀痛,只有不停的***足以缓解。

“啊……啊………三……啊……太…太深了唔……哈……啊…”呻吟被冲撞变得细碎,谢怜自己也不知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下身被碾磨的快感让他猛地向后仰头,修长的脖颈整个暴露在花城眼中。花城将一只手覆上那美好的线条,轻轻摩挲着谢怜微微凸起的喉结,下身却还在恶狠狠地***着,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

又是一次重重的碾压,谢怜险些射了出来,奈何花城用拇指堵住了出精口。谢怜实在是无法忍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下身难受的险些爆炸,前段肿胀着却又无法出精。

“呜……三郎……松开罢……难受的紧………”

奈何花城还不准备放过他。就着拇指摁住那小孔的***,将谢怜整个翻了个身。谢怜跪趴在床上,双腿被被迫大开,被操弄的有些红肿的***一览无遗,那小嘴还没有完全闭合,一张一合地令人想立刻将身下的器物也好什么东西也好塞***好好搅弄一番,看着那小嘴吃力地吞吐,最好是灌满自己的精液,再用器物堵上,不许它流出来,好让那小嘴好好吃***。

越是神圣的东西人就越想拿来玷污。这种将自己喜爱的神明压在身下尽情操弄的感觉让花城着实兴奋。只有这时才有具体的“哥哥只属于我一人”的感觉。花城将那高翘的臀瓣掰开得更大了些,让那***口更直接地暴露在自己眼前。他俯下身,用舌尖***弄那周围的皱褶。陌生的触感让谢怜浑身一颤,他不敢相信花城竟在用舌玩弄自己的那处,从脊椎骨一阵阵传来的酥麻令他浑身***不已。甜腻的呻吟也断断续续地从嘴边泄出,令花城更加放肆。他将自己的舌尖伸进了那温润的***内,扫过柔软的***头,瘙痒令谢怜“啊”地惊叫出声。

不再满足于只用舌尖,花城将***的性物对准那开合的小嘴,猛地再次挺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最原始的动物***的***,着实令谢怜感到羞耻。花城大幅度地向前挺送着自己的胯,让那***在谢怜身体里冲撞,在幽深软糯的***里肆意狂嚣,每一下都是重重顶入,仿佛要把那***内捣烂。

谢怜大张着嘴,被顶撞连呻吟都变了调:“太…太深……啊啊啊………三………唔………慢些………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城向前俯身,将手伸到了谢怜嘴旁,随即塞入两根手指,在谢怜口中翻搅。时而还夹着那湿软的舌头玩弄,用指甲刮过上颚黏膜,玩弄得谢怜涎水直流,顺着嘴角留下一道道银痕。

花城放开了他,重新用双手固定着谢怜的腰,将他带向自己的同时一次次顶胯,将那器物重重的碾磨过那阳心,肢体的撞击声响彻屋内。猛烈的浪潮冲击着谢怜的身体,他毫无顾虑地让自己***出声,只是身下的胀痛越来越令人发狂。

“帮我……三郎……帮…帮我……”***被不停的***变的酸麻,手紧攥着被褥,乞求着花城能给他解脱。

“哥哥想要三郎帮你?哥哥求我三郎就帮。”花城突然停下了胯下的动作,十足恶趣味道。

“怎…怎么求……”突然没了***的***变的瘙痒无比,谢怜浑身都难受的紧。

“哥哥唤三郎哥哥可好?三郎可是惦记十七岁的哥哥呢。”

“唔……哥…哥哥……”谢怜涨红了脸,此时也不管什么羞耻心,身下的欲望不停地折磨着自己,他只想快些解决。

“恩……不够…说‘哥哥救命’可好?”

花城话落便已奇慢无比的速度在谢怜体内进出,这若有若无的感觉着实比方才折磨人一百倍,谢怜无奈只可叫了“哥哥救命”。

闻言花城遍将谢怜重新翻过身来,把他的腿高高地架在了自己肩膀上,毫无预兆地重重地撞进了自己的身体。谢怜的身子随着男人一次次的***和抽出而无力摇晃,***已***不堪,终于在一个猛地挺身后,谢怜感受到一股滚烫的***射进了自己的体内,而自己也随即释放了出来。

原本是可以一觉安安稳稳睡到天明的,但过了一个时辰不到,谢怜沉睡中感觉身旁一轻,睁开双眼一瞄,人已不见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