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朕也不得已百度云小说,御医不为妃_一百五十五章 朕一个也不要

朕也不得已百度云小说,御医不为妃_一百五十五章 朕一个也不要

互联网 2021-01-20 02:02:2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一百五十五章 朕一个也不要又是一个月明之夜!

“臣妾参见皇上!”皇后优雅地福一下身子!

“皇后深夜来见朕,有何要事?”杨绍伦的声音从文案中传来,淡淡的,不带一丝波澜!

“皇上也知道此时已是深夜,为何还不就寝?”皇后抬眼看着他。

“朕有国事要忙,皇后要是没什么事情,就请回吧,朕没功夫招呼你!”杨绍伦冷淡地说。

“臣妾受人所托,要照顾好皇上,皇上请不要让臣妾失信于人好吗?”皇后担心地说,一个没没夜地批阅奏章,邀大臣商议国事。一个白天出诊乌岭村,再到将军府为老将军治眼睛,晚上跑到种植场帮忙,要不就带着忘尘去查案,至于查些什么没人知道。六王爷每天到医院来等她,有时候等到深夜。他们经常步行回府,却不一言!这是忘尘偷偷告诉她的,忘尘已经完全接纳了她,并哀求林海海收她为徒,林海海虽没有正式答应,但是也没有拒绝她那一声“师傅”

杨绍伦身子僵硬,却依旧面无表情地说:“皇后请转告那个人,朕很好!”“臣妾会如实转告。”皇后想了一下,说:“下个月便是选秀的日子了,皇上是否按照以往的惯例执行?”

“取消,朕国事繁忙,暂时不考虑这些!皇后没事请回吧!”杨绍伦眉宇间升起一丝不耐,提高声音说。

“只怕这事不是臣妾能说了算的,母后早已下旨,命各地官员开始进行初选,下个月初十送入京!”皇后以为他是知道的。

“荒谬,下个月根本不是选秀的月份,母后真是唯恐天下不!”杨绍伦掷下手中的朱笔,烦闷地说。

“母后也是担心后宫人丁凋零…”皇后话还没说完,立刻被杨绍伦暴地打断:“得了,她喜欢怎么做就让她做吧,选吧,朕一个也不要!”

皇后不出声,静静地听着他脾气,最后,她淡淡地说:“皇上,有些事情既然已经不可能,为何不让自己心爱的人好过一些呢?你一直这样下去,她心里焉能安乐?”

杨绍伦眼里刺痛,低头不语,良久才问:“她好吗?”皇后叹了口气说:“很好,只是和你一样,很忙!”

“忙点好!”杨绍伦讽刺地笑着“选秀是她的意思?”

皇后沉默,说是,很伤他的心,说不是,等于给他最后一丝希望,但是注定是失望的。

杨绍伦定定地看着皇后,等待着她将自己凌迟,沉默是可怕的肯定,他等不到那最后的一丝希望,最后,他重新把头埋在案前,疲惫地说:“选吧,皇后如果没事就请退下,朕真的很忙!”

皇后叹了口气,说:“臣妾告退!”皇后转身退下了,留下一屋子的清静!

伤愈的萧远看着杨绍伦那伪装瓦解后的一脸心碎,不也悲从中来,他是皇帝,高高在上的皇帝,但是他也是一个人啊,有感情有血的人,他为这大兴王朝付出的已经够了,从他登基那天起,他便一直陪伴在他身边,陪他看尽世事残酷。心中一直敬重的皇叔,却在某一天宣布造反,为保江山,他自己练就一身本领,硬生生把一颗暖的心炼成钢铁。不敢轻率地爱上任何一个女子,因为他是皇帝,他肩上有沉重的担子,就连笑,都是刻意伪装过和思考过的。直到遇上她,他终于看见他脸上出温暖的笑容,一如当那初登基时会羞赧地笑的少年人。当他眼底的温暖被他深刻地记住,直到后来他眼底已渐渐不再有温暖,取之而代的是冰冷和淡漠,他依旧会常常怀**那温暖如的少年!

杨绍伦放下手中的朱笔,怔怔地看着手腕上的红绳子“你果真要我对别的女子动情吗?你会不会难过?你会不会哭?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会难过,甚至会哭!”

萧远别过头,不忍再看,怕自己也控制不住那满腔的酸楚。

深夜,接近零时,林海海和忘尘才从种植场上回来,杨涵伦依旧到临海医院等她,已经连续一个月了,他和她之间就这样不淡不浓地相处着。

“今天忙吗?”他打破沉静,却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不忙能到这个时辰吗?

“有点忙!”她并无现有何不妥,只是顺口地回答。

“你很久没回家吃饭了,明天个时间回来吃饭吧,我命人给你做好吃的!”他有些艰难地开口,算是求她吧!

“好的,我时间吧!”林海海看着前方未知的黑暗,意兴阑珊地说。

“真的吗?”他狂喜地问,问的时候已经预料她会拒绝,没想到会还得一个如此惊喜的回答。

林海海一愣,看着他那狂喜的面容,心中的痛开始蔓延,她竟是如此淡漠地对待一个爱她的男子么?他的委曲求全,忍气声全只是因为爱她,何错之有?

她强迫自己挤出一个微笑“明天只需去过乌岭村和谢将军府便能回去,你不必来接我了,有忘尘在,我不会有事的!”

“好,那我命人做你喜欢吃的菜,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他的脸因喜悦而涨红着,双手在锦服上了几下。

林海海想说吃什么都无所谓,但见他如此兴高采烈的样子,也不忍扫他兴,便说:“当然最喜欢的是姜汁炒芥蓝,最好有清炒鲜笋和红烧茄子,如果不嫌麻烦的话弄一个橙汁炖蛋!”橙汁炖蛋是林妈妈的拿手甜品,来到古代后便一直没吃过,此刻想起,还真是很怀**!

杨涵伦见林海海一副贪吃的模样,不笑了“怎么会麻烦?为我们王妃做吃的,是他们的荣幸!”他下巴扬起,嚣张地说。

林海海淡淡地笑了,眉宇间有挥之不去的轻愁萦绕,忘尘默默地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脸上并无一点神色。她知道林海海心中始终有个温暖的男子,那也是她曾经深深爱过的人。

林海海把手放在间,那里有硬硬的触感,她一直把他送的木雕带在身边,木雕像是有温度般,在她的心即将冰冷麻木的时候,总有力量送抵她心脏深处。她没有为了他失魂落魄,没有为了他痛不生,反而比任何时候都活得经典。人生,不是只有爱情的!她安慰自己!

杨涵伦送她回房,她温润一笑,却始终是疏离的面容。他不想她,反正他们之间有的是时间。

桂花在房中等候,见林海海回来,连忙上前说:“王妃,您回来了!”

“桂花,我说了不要等我!”林海海带着淡淡地责怪。

“奴婢不困!”桂花柔柔地笑了。

“别奴婢来奴婢去的了,听着不舒服,你以后跟我说话就自称我,知道吗?”林海海扶着头,这些天可能真的太忙了,总是精神不好,胃口不好!

“王妃您不舒服吗?”桂花担忧地说。

“没事,可能有点累了!”林海海虚弱地笑了一下,这种情况未曾出现过,为何会这样?

“那就不要太累了,乌岭村应该不用去了吧,您不是说治疗的时间是二十天吗?您都去了一个多月了!”桂花一直不赞成她太劳累!

“有个别重症的,而且我想先拿乌岭村做试点,开一家诊所,现在筹备当中!”林海海对桂花一直是推心置腹的,这段时间没带她出去,只要是因为一直跑,怕她身体吃不消。忘尘懂武,也就没了这层担心。

“真不懂,你这么劳累是为了什么啊?咱王府又不是缺钱,而且你的医院都在亏本,只有王爷才经常说你贪钱,你哪里是贪钱啊?”桂花为林海海找出睡衣,林海海起身沐浴,把身子泡在温暖的水中,脑海里不期然又浮起他的面容。她闭上眼睛,在脑海中搜索和他的点点滴滴。她手里拿着木雕,看着他为自己镌刻的林海海,边是一抹调皮的笑,眼里温暖如,一个多月了,他忘了自己没有?对着木雕,她低低地说:“从未试过如此矛盾的心情,想你忘了我,只为不让你受那折磨人的相思苦。可我这心又怕你真的忘了我,恋上别的女子!”她压抑着眼泪,想用行动告诉他,自己很好,让他安心。

忘尘痴痴地坐在上,抱着膝头不愿睡去。不知不觉,跟在林海海身边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从最初的排斥到现在的接受,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父亲的眼睛已经逐渐康复,虽不能如往日看得清晰,但是也算是出乎意料的好。父亲嘱咐她,要好好地跟在师傅身边,就算学不到她的本事,也要学习她做人的方式。从小到大,除了皇上,从未试过有人能入得了父亲那清高的眼,想不到他居然对师傅赞不绝口。她觉得世事真的很奇妙,一个月前,她曾经狠毒地想置她于死地,一个月后,她甘心臣服在她麾下,听凭她指挥差遣。如今这样的生活,比往日深宫那无穷无尽的等待要好得多。宫中对庄妃的事情做了妥善的处理,她不仅没有成为罪人,反而变成有功之人,因擒贼而牺牲,成就了她的忠烈。

庄妃已死,就让以往的烟消云散吧,她现在只是忘尘!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