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没有征兆突然不联系,“一点征兆都没有,我突然被最好的朋友拉黑了”

没有征兆突然不联系,“一点征兆都没有,我突然被最好的朋友拉黑了”

互联网 2020-09-28 22:26:4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一个有温度,有态度,守伦理的专业心理公众号。

最近刷豆瓣,有个叫“社交ghosting”的话题很火。点开一看,发现遇到过的人还不少:

社交ghosting(鬼魂)意味着,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切断所有的交流。即:玩失踪,像“鬼”一样人间蒸发。

Ghosting有三种级别:

社交软件上的“已读不回”属于轻量级;

和一个人“见了几次面,却极力回避”属于中等程度。

第三波则是重量级的。当你进入一段非常深度的关系,却突然离开——这会让对方遭受沉痛打击。

社交软件上的“已读不回”属于轻量级;

和一个人“见了几次面,却极力回避”属于中等程度。

展开剩余93%

第三波则是重量级的。当你进入一段非常深度的关系,却突然离开——这会让对方遭受沉痛打击。

中轻度的ghosting,经常在一些约会软件上(比如soul、探探)和不太熟的人之间发生。

比如,很多人都提到了“被约会对象”ghosting的经历:“当面/聊天没啥问题”,见过几次后却突然拉黑/再也不回消息;

之前在某知名交友平台聊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无话不谈,那个时候真的以为找到了我自己的soul match,但当我提出要奔现的时候,他突然就消失了,不回复信息也不上线。

我今天单方面在心里默默的结束了和美国好友的好友关系。原因是我寄给她生日礼物,她说希望上面没有病毒。

大学时以为找到了可以无话不谈的朋友,完全不知道对方已经到达忍耐的极限,于是TA突然断联。

比如,很多人都提到了“被约会对象”ghosting的经历:“当面/聊天没啥问题”,见过几次后却突然拉黑/再也不回消息;

之前在某知名交友平台聊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无话不谈,那个时候真的以为找到了我自己的soul match,但当我提出要奔现的时候,他突然就消失了,不回复信息也不上线。

我今天单方面在心里默默的结束了和美国好友的好友关系。原因是我寄给她生日礼物,她说希望上面没有病毒。

大学时以为找到了可以无话不谈的朋友,完全不知道对方已经到达忍耐的极限,于是TA突然断联。

ghosting是个老话题了。但随着技术和社交网络的发展,它正在成为一种越来越常见的现象(为了方便描述,我们在下文把ghosting双方称为:“鬼别人”和“被鬼”)。

2012年一项针对1300个美国人的研究发现,约四分之一的参与者“被伴侣鬼过”,五分之一的人报告说“鬼过别人”。

友情中的ghosting甚至比爱情中更常见。三分之一的志愿者都报告在友情中有“被鬼”和“鬼别人”的经历。

职场中也有ghosting。比如一声不响就辞职,不告诉任何人——包括平时相处不错的;或者换工作后与所有前同事断绝联系,没有解释。

比如这位哥们,他说自己所有的社交关系“都是ghosting”……图/豆瓣

心理学家Jennice Vilhauer曾遇到过3个来访者都有过“被鬼”的经历。

“我意识到这种行为变得非常普遍,TA们非常痛苦,但又不知道怎么处理”,她说,“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才是真正的匕首“。

我们今天要聊的,就是级别最高、伤害最大的第三种ghosting。

它是一种被动的攻击性,也是亲密关系中“最糟糕的分手策略之一”。喜欢“鬼别人”者,在离开时通常只是消失不见,希望对方自行理解背后的暗示。

然而,是什么驱使了这种断绝联系的方式?这反映了TA们怎样的心理状态?哪些人更常使用这种分手策略?

01

被ghosting的心理代价:

没有离别通报的致命一击

重量级ghosting发生在深度关系中,伤害也最大。

这种情况是,当你和TA进入了很深入的亲密关系,对方却突然不辞而别。你等来了盖好章的离婚协议书,或是某天发现自己突然被拉黑。

——整个过程中,甚至没有离别通报。之后,你陷入不断反刍/自我审查的境遇,思考自己究竟在哪里做错了?

好比日剧《四重奏》中真纪丈夫的不辞而别。

他为了逃离放弃小提琴后生活日趋平淡的妻子,假装去了便利店之后再也没回来。

结果,真纪女士在之后的一年都活得像行尸走肉。她意识到,人生有三个坡:“上坡”、“下坡”和“没想到”。

两年多了,真纪似乎在期待丈夫出走这事从未发生。他的黑袜子还原封不动地“躺”在客厅地板上,维持着他离开前的样子。图/《四重奏》

目前学术界对“ghosting”的研究不多,但心理学中有一个类似议题:通过“冷暴力”而表现的排挤和社交拒绝(ostracism or social rejection through silent treatment)。

Vilhauer认为,“鬼人”的行为就类似于情感虐待中的“冷暴力”。它让你质疑自己、破坏自尊,并彻底剥夺你解决问题的机会。

对于那些本身自尊水平低的人来说,ghosting更是一种伤害。

它可能激发受者潜在的创伤反应。在心理学研究中,社会拒绝甚至被发现激活了与身体疼痛相同的神经通路。自尊度更低者,体内产生的阿片类物质释放到大脑的程度也较低——即,自卑者更难承受“被抛弃的痛苦”。

除此之外,“被鬼者”还需要承受诸多“未解之谜”所伴随的压力:TA究竟为什么与我断绝关系,我究竟是在哪里做错了,TA是不是有了新欢,我们从前的感情是真的吗?

在这个问题上,“鬼别人”者拥有事实上更高的权力地位,因为是TA们掌握了“切断关系”的按钮。

02

TA们为什么选择“鬼别人”?

2019年,阿拉巴马大学的心理学博士Leah LeFebvre领导的一项研究找了很多经历过或做过ghosting的人。在与他们进行深入访谈后,科学家们归类了如下5种ghosting的动因:

1、Convenience(便利)

他们认为,ghosting是一种方便且实用的方式。正如一位22岁的男性所说,“相对于找个时间好好沟通、处理自己和伴侣的情绪来说,ghosting显然是一种更容易的方式。”

很多人觉得,谈论自己的感受将是一场对抗。这种心理上的期望让人们想避免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

2、Attraction(其他诱惑)

在线约会和交友软件提供了更多的潜在机会,有时候选择/放弃一个人,只是“左划还是右划”的区别。当你有1000个选择时,肯定是要在一些人面前当“鬼”的。

正如一位21岁的男性所解释的,“我之所以选择ghosting,是因为我对TA不再感兴趣了,而且这段关系还不够严肃,没有什么必要深入下去”。换言之,当兴趣减弱时,人们会使用技术作为一种逃避的方式。

3、Negative interactions(报复)

它是指,因为他人的敌对行为,“鬼别人者”所表现的一种冷暴力方式(即报复)。

正如一位22岁的男性参与者所表达的那样,“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感情的改变,可能是因为对其的突然厌恶,而他们并不喜欢讨论或面对”。此时,ghosting就提供了一种消极互动的方法,既有报复意味,又避免了尴尬。

4、Relationship state(关系的状态)

所有关系中都可能发生ghosting。当“鬼别人者”考虑退出一段关系时,TA们考虑的是维持关系所需的成本。

一位27岁的女性给出的解释是:“我选择这样做,是因为我只跟他约会过一次,而且我们聊起天来真的很尬。所以我只是停止了与他交谈,不想再进一步了”。

5、Safety(安全)

对一些人来说,ghosting可能发生在具备威胁力的关系中,比如家暴、情绪虐待。

一个18岁的孩子说,“我害怕自己行为表现得不当时,那个人会发疯”。这时候,“鬼别人”可能是一种既简单又实用的方法。终止所有的技术交流手段,给TA们一种安全感,这是面对面交流不具备的。

所以,虽然重量级ghosting给一个人带来的伤害很大(也可能两个人都是),但把ghosting说成十恶不赦也duck不必。

仅仅“切断联系“并不能说明一定就是ghosting。如果你处在一段身体/情感虐待关系中、对方一再触碰你的底线,或是不顾你的一再拒绝仍然在联系你,不接受拒绝和暗示——那你做个“鬼”也是OK的。

03

有人说,“得知自己被拉黑的那个瞬间其实是一种非常值得细细品味的感受,那感觉就像是你刚张嘴给对方问声好,‘啪’,脸上却猝不及防地迎来对方一巴掌”。

在ghosting里,“被鬼者”通常捕捉不到自己即将“被鬼”的迹象,直到这件事发生——那么,我们如何提前预知一个人是否可能使用ghosting呢?

首先需要明白,ghosting这个行为更多反应的是“鬼别人者”而非“被鬼者”的情绪。研究拒绝语言的Gili Freedman博士说,它更多展现的是“鬼别人者”处理冲突的方式——It’s about their discomfort.

研究发现,确实有一些人更可能使用ghosting策略来结束一段关系。

1、他们更有可能是“回避型依恋”者

2012年,堪萨斯大学心理学副教授Tara Collins和Omri Gillath在《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依恋类型是“分手策略选择”中的一个预测因子。

Ghosting是人们分手的策略之一。Collins认为,这类似于“回避”和“中介沟通”策略的结合。

“回避”,即一方逐渐远离另一方。不再见面、联系、透露信息;

“中介沟通”,即通过“第三个人”来谈论你想结束关系的愿望,希望第三方人员会将这一想法传达给你的伴侣。在ghosting行为中,这个“第三方人员”就是手机、社交app等等。

Collins说,采用“回避”和“中介沟通”的人,一般是回避型依恋者(avoidant attachment style)。

这是一种在人际关系中避免情感亲密的倾向。回避型依恋的人,会更可能在人际关系中避免情感亲密,并强烈地渴望避免冲突。当他们的情感需求得不到满足时,更容易以回避的方式躲避冲突,封锁自己。他们容易在交往中逃避情绪的表达和交流,经常被伴侣误认为他们是冷漠或心不在焉,但其实他们内心也同样渴望亲密。

2、做出ghosting举动的人,往往不能接受一段亲密关系“有可能随时间而变化”的事实。

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Gili Freedman博士发现,ghosting行为与我们对未来的感觉有很大关系——或者说,我们是否坚信,对方自始至终都是“百分百的MR/MS Right”?

在真纪丈夫的回忆中,还有这样一个桥段:他想跟真纪喝咖啡。但真纪觉得太冷,在家喝又便宜,没必要去。

于是他感到失望了——真纪变了,不是从前他认识的那个文艺有趣味的女孩子了。

如果一个人希望找的是百分百的灵魂伴侣,并坚持一段关系不具备动态变化的可能性(要么合适要么不合适),那TA就更可能成为“鬼”;

相反,那些相信一段关系能够发展、没有固定心态(fixed mind-set)的人则表现出较少的无助感,他们会倾向于在与伴侣的冲突中表达自己,而非使用ghosting策略。

3、他们之前被“鬼”过

在那些“被鬼”的人中,有50%实际上也“鬼过别人”,Vilhauer说。

她觉得这与社交媒体的发展,以及人们对“理想关系”的盲目鼓吹有关。比如,当你打开一个交友网站,你发现自己的选择那么那么多,发展一段理想的关系似乎并非难事。

“我认为人们在很多方面已经形成了一种所谓的消费主义心态“,Vilhauer表示,“如果目前的关系似乎不符合你理想的一套标准,你就可以找到下一个人。一旦你自己经历过’被鬼‘,你就会将之看轻,并逐渐在关系中也使用这套方式“。

04

如果你经常“做鬼”或“被鬼”,能怎么办?

当你遭遇了ghosting,关系治疗专家一般会建议放开“那只鬼”。

1)当你发现自己被“鬼”的时候,或许会自尊心受挫,或许会自我怀疑,但比起这些情绪,愤怒可能是一种更健康的反应。就像我们上面所说的,ghosting本身反应的是“鬼别人者”的冲突应对模式,比如回避、否定等等;

2)退后一步,即使这个过程可能很难。如果你通过几种不同的方式,确定了TA没出意外,ghosting是其慎重的决定之后,你必须退后一步,真正意识到这个人是在做一个深思熟虑的选择。毕竟你以及不太可能通过继续表达来说服他们了。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只能感觉到自己。

3)去和真正关心你、支持你的人交谈,保持自己的尊严。这段关系需要是安全的,可以是亲密的伴侣、朋友,或是心理咨询师。在整个交谈过程中,也为自己理清头绪。

而对于那些想要改变的“鬼别人者”,Gili Freedman博士建议,避免这种怪圈的一个方法是改变我们拒绝别人的方式。

1)你需要练习直接和富有同情心的交流。

你可以想象在那种情况下,你想如何被对待,并向那个人做同样的事。

向对方解释分开的理由并不容易,但即使是一个简短的解释也比什么都不说好得多——在Collins所研究的分手策略中,“公开摊牌”依然是人们最能接受的方式。

而且,公开地结束一段关系对你也是有好处的:诚实表达感受有降压作用,它也可以减少主观压力体验。

2)不要轻易道歉,但要真诚对待界限。

Loren Soeiro博士认为,除非你相信自己做错了什么,否则说对不起时要小心。“因为对不起会引起误解,甚至可能延长对方与你的情感联系“。而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情绪却被忽视了,最后通过别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3)自我觉察: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为什么你很难面对情绪?

也许你可以更深入地探讨一下,自己选择ghosting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在深度关系中对另一方的期望,你自己的价值观,你在关系中的位置和角色,你的爱情语言,风格和处理关系的方式——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帮助你理解别人对你的反应。

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困难,也可以与心理咨询师一起完成。

在前阵子阿娇离婚的新闻中,我看到这样一个细节,印象很深:

赖宏国给阿娇买了她喜欢吃的卤味。结果阿娇翻了翻,发现里面没有大肠。

“没有大肠根本不算卤味”,于是她就不吃了。

小s觉得不懂,你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讲?

阿娇回答:就是测试他有没有观察力。

在这段对话中,阿娇希望对方能主动感知到自己的喜好,而不是自己直接去说。

简单心理的虞国钰咨询师认为,这其实是亲密关系中一种常见的婴儿式幻想或依赖——希望对方是与自己一体的,仿佛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完全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喜好,但自己却不去表达。

这样的关系在ghosting中也很常见:无论是约会、友情,还是面试、职场,人们对人际关系中的感知义务有不同的期望。

——那些“被鬼者”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感知某种情绪的义务,但“鬼别人者”却觉得TA是有义务去感知的。

如果你看过《四重奏》的话,应该会记得编剧有一个备受好评、观众表示深有共鸣的细节:

真纪丈夫离家的导火索,竟是“她在炸鸡上挤柠檬汁,而我从来不喜欢”这样的小事。图/《四重奏》

Vilhauer认为,避免一段ghosting关系,你需要经常有意识地探讨边界,比如,一个爱人/朋友可以在关系中做出什么样的让步,什么又是彼此的底线?

重点是,我们需要对“什么是适当的义务,什么是共同的体面,什么是对他人友好”,都有一个持续在沟通的标准。

本文由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虞国钰审核

Reference:

Ghosting in Emerging Adults' Romantic Relationships: The Digital Dissolution Disappearance Strategy. Leah E. LeFebvre, Mike Allen, Ryan D. Rasner , Shelby Garstad, Aleksander Wilms, and Callie Parrish.Imagination, Cognition and Personality: Consciousness in Theory, Research, and Clinical Practice 0(0) 1–26. 2019.

Collins, T. J., & Gillath, O. (2012). Attachment, breakup strategies, and associated outcomes: The effects of security enhancement on the selection of breakup strategies.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46(2), 210–222. DOI: 10.1016/j.jrp.2012.01.008

社交真是门让人头痛的学问↓↓↓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