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类产品,必死无疑。_浑水一瓢冷水和YY还能欢聚吗

时间:2021年06月24日 05:44:25

蚂蚁集团头上的那只靴子终于落地了。

12月27日,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金融管理部门根据金融法律法规及监管要求,指出了蚂蚁集团目前经营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法律意识淡漠,藐视监管合规要求,存在违规监管套利行为;利用市场优势地位排斥同业经营者;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引发消费者投诉等。马云

从传出要上市之时,所有蚂蚁员工实现财富自由的意气风发,到现在被喷资本家,蚂蚁集团在不平凡的一年里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跌宕起伏。

从产品的角度来说,能把一款收付款/收放贷的工具类产品做到如此之大的体量,支付宝真的是可以了。

支付宝

再看看市面上现在的工具类产品:搜狗输入法,360杀毒,WiFi万能钥匙等,无一不面临从神坛跌落的风险——弹窗广告、用户隐私、应用全家桶……

似乎工具类产品永无出头之日。

真的,工具类产品的原罪就是不会有出头之日。

一、为什么说“工具必死”?

在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前,工具类产品就在“创收”的泥潭不能自拔,换句话说,PC时代的工具类产品才真正做到了“用之即来,用完就弃”,丝毫没有用户留存可言。

以广受大家好评的迅雷5为例,为什么在迅雷后续更新了诸多版本之后,广受好评的还是一个史诗级的版本——因为用户不需要广告,也不想看什么影评,更别提“是兄弟就砍我”的在线小游戏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暴雷的在线借钱了。

迅雷5

再比如还勉强称得上装机必备的鲁大师,在上个时代,它的前身是一款叫做“系统优化大师”的产品,界面清爽无广告,用户用起来倍儿爽。

然后呢,这样的产品并没有给开发者带来太多的收益,并在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之时进入了故纸堆。

所以工具类产品,从来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商业化:一边被用户嫌弃,一边赚点dirty money;死。

在移动互联网,这个定律不断的被一波又一波产品所证明:

过度商业化

某些输入法、时间管理工具、图片浏览工具、健康管理工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弹广告、弹广告、弹广告。

某输入法弹窗

似乎所有变现的手段就剩下了一条路,用户只是想简单的打个字,或者记录一下身体数据,就被强行塞了一堆广告。

这种行为简称“为(喂)用户着(吃)想(翔)”。

死。

这条路最简单了。

只要一款产品可以称之为现象级产品,那注定或不长久,比如前几年爆红的变脸App。

换脸类App

从这两条路,猫叔可以帮大家总结出来一个规律:

如果一款产品的核心功能是工具属性,那就肯定会必死无疑。

死前的特征或者病状也都非常明显:

功能单一,不具备长期使用的场景;功能雷同,门槛低,对手多,没有运营价值;功能指向性强,用户无法留存(解决需求后迅速抛弃)二、怎么活下去?

再回到文初的那个问题——支付宝作为一款收付款工具,是怎么活下来的?

市场上活下来的工具类产品也不少——地图类产品、播放器类产品、转账类产品,这些日常刚需的工具至少DAU是好看的,那它们是怎么逃开工具类产品的魔咒?

一句话,这些产品或多或少的解决了用户的问题,以小而美的姿态,成为不可替代品。

举个例子,几乎所有工具类产品在面世之初都是小而美的,它们瞄准用户的某一个细分需求进行深入挖掘,并获得第一批种子用户。

但是在获取种子用户之后,就开始漫无目的的加上各种鸡肋功能:社交、电商、直播、会员权益、付费阅读……

为了佐证这种毫无逻辑的产品逻辑,老板们还要挖空心思生造一些名词和理论出来,造成的结果就是用户不买账,但老板还能自得其乐。

我们来看一个简单的案例,这也是猫叔在过去几年里,觉得始终不忘初心的一款产品——下厨房。

下厨房2015年完成3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之后,这几年里,下厨房似乎是若干年前的豆瓣,只是美食爱好者和家庭主妇的世外桃源。2019年12月,下厨房APP月活跃用户数达到2017万人,人均日使用时长最高为15分钟。一直到疫情期间,下厨房的流量来了一波暴增。

下厨房绝对是一款不折不扣的工具类产品,在过去几年里,它一直没有展开大规模的商业化进程,当然,它会有一些开屏广告之类的,但这些并没有对用户体验造成影响。

现在所做的一些商业化也仅仅是导购(市集模块),知识付费(课堂功能),除此之外,一直沉心做内容。

下厨房-课堂模块下厨房-集市模块

这是一种很稳妥而不激进的打法:广告和导购可以保证一部分稳稳的幸福,课堂可以为资深爱好者提供内容创作者和课程购买者的闭环。

疫情之后,这种模式火速被盒马和叮咚买菜所学习,只不过盒马是以电商为主,工具为辅,与前者重点不同。

盒马-菜谱模块

所以,工具类产品在商业变现的过程中,一定要掌握一个“度”,如果想赚钱,又不想用户流失,最好的办法就是管住花钱的手,管住乱提需求的嘴,别做着做着就飘了。

三、什么样的工具可以活?

总结一下这些工具类产品的共性,包括那些弹广告的输入法和P图软件,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点:

1、场景细分。

工具类产品势必只瞄准了用户的一个需求点,越是大而全的工具类产品,越是死得快。

用户使用工具类产品的耐心本来就少之又少,不会在其中投入太高的学习成本。

2、功能克制。

抖音和探探刚面世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不起这种只需要上下左右划一划的偷懒行为,事实证明,用户真的是懒了,以前的App讲究各种精致又繁琐的设定,而现在的用户,只想躺着划一划。

3、不可替代性。

工具类产品的生存线是拥有自己的不可替代性,如果没有不可替代性,工具类产品完全没有生存的必要性。

对于用户来说,工具类产品的必要性包括功能、资源、技术等多方面。比如收付款就找支付宝,搜资源就找快播(划掉),搜不会的题目就小猿搜题。

这些独有的不可替代性在口口相传之后,形成用户对于某一款产品的口碑效应。

四、资本寒冬,给工具类产品最后一击

上述的所有内容在前几年移动互联网泡沫的时候,即使在没有完整的商业变现模式之前,也可以靠圈地割韭菜获得投资人的认可。

而从2015年底开始,这种跑地圈钱的方式明显已经得不到资本的认可了,资本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如果没有刚性需求和商业逻辑,仅靠几张PPT和所谓的情怀,产品必须会被淘汰。

以前不管在国内还是海外,靠着打广告能圈点钱的工具类产品,也纷纷陷入了危机。

被指广告数据造假市值跌去三分之一 猎豹移动:将起诉Kochava​baijiahao.baidu.com浑水“做空”欢聚时代,称其收入90%造假;YY直播以36亿美元卖给百度丨Going Global 周报​www.cyzone.cn图标机器人刷票、评论造假……互联网行业数据“注水” ,何止马蜂窝一家_商务​www.sohu.com图标

数据似乎已经成为互联网行业内欲盖弥彰的既定事实,但这样真的好吗?

通过数据包装后获取融资,却缺失了对产品和服务的耐心打磨,这种揠苗助长的方式无异于自取灭亡。

对于电商类等直接获得收益的产品形态来说,数据造假无外乎向投资人和消费者证明产品价值,多多少少还是会直接获利;而工具类产品这种需要靠其他手段间接变现的产品形态,数据造假就是在透支用户的信任。

所以做工具类产品,首先要有五年不赚钱的耐心,急功近利的做工具类产品,就是死路一条。

朱啸虎

https://www.huxiu.com/so/272_4.html

新建标签页

https://www.msn.cn/spartan/ientp?locale=zh-CN&mark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