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案:董小宛和顺治帝的董鄂妃是同一个人吗?_史海钩沉_清宫十三朝和清宫十三朝演义是同一部书吗

时间:2021年06月18日 20:57:35
核心提示:其实董小宛与董鄂妃,是不同的女子。董小宛名董白,除了“小宛”,她还有一个号“青莲”。她和陈圆圆、柳如是、李香君、顾眉、朱无瑕、赵令燕、马湘兰等等,都是明末举世艳称的名妓。

历代后宫妃嫔众多,她们的职责,不过是陪侍皇帝的生活和传宗接代。皇帝跟她们很难产生真正的爱情。但也有例外,如唐明皇与杨贵妃,可以称为“生死恋”,流传至今不衰。顺治帝与董鄂妃之恋,也是一段很生动的故事,虽说故事不尽如唐明皇与杨贵妃之恋,但就爱之深,情之真,却也不差分毫,为清史留下一段佳话。

董小宛和顺治帝的董鄂妃是同一个人吗?

答案:董小宛和董鄂妃她们不是一个人。

赴美生子利与弊

很多人以为董小宛和顺治帝的董鄂妃是同一人,而且野史更言之凿凿地这样描绘道:董小宛是秦淮名妓,她的色艺双绝,最后连顺治皇帝都听说了,于是把她抢入皇宫,称为董鄂妃。但这时的董小宛已是才子冒辟疆的夫人了,于是宁死不从,并且以死抗争。孝庄皇太后怕伤及皇帝儿子,而且由于祖训“汉女不得入宫”,便将董小宛缢死,顺治心灰意冷之下,便出家为僧。因此,顺治的孝陵里是没有棺椁的。

这种传说广泛流传,许多小说、影视作品中都可见它的痕迹。看得多了,许多人也就认为董小宛就是董鄂妃,而顺治皇帝正是为了她才不做皇帝的。

其实董小宛与董鄂妃,是不同的女子。

历史上的董小宛

董小宛名董白,除了“小宛”,她还有一个号“青莲”。她和陈圆圆、柳如是、李香君、顾眉、朱无瑕、赵令燕、马湘兰等等,都是明末举世艳称的名妓。她出生在明天启四年(1624年),到崇桢十七年(1644年)明思宗朱由检自尽时,作为早已艳名远播的美女,她已经二十岁了;而此时的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也就是顺治皇帝,他的年纪最多也超不过七岁(因为直到七、八年之后,十四岁的小皇帝才够年龄册立他的第一位皇后)。在那个早婚的年代,十六年即为一代人,尚不谙世事的七岁小皇帝怎么可能爱上一个“阿姨辈”的女人呢?

真正的董小宛在崇祯末年便从良了,当时她十九岁。她的丈夫冒辟疆,与方以智、陈贞慧、侯方域一起,被共称为明末的“江南四公子”。是江苏如皋人氏,名襄,号巢民。明朝灭亡之后,他便隐居乡里,终生不仕。才色双绝的名妓,嫁给颇具民族气节的名流公子,这段姻缘还是十分般配的。

但是董小宛一生也没有成为“冒夫人”。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的丈夫冒辟疆没有足够大的官爵(明清制度,只有朝廷一二品大员的正式妻子才能称为“夫人”,享受诰命),更主要的原因是:她只是冒辟疆的妾室。

然而她对冒辟疆的感情非常深厚,对正妻冒太太也充满感激之情。因为她出身娼家,身份低下;在当时的法规中,即使是做妾,也要是“平民良家”的女子才有资格。所以跟随冒辟疆的初期她是没有名份的,只能住在另外的房子里,四个月后才由冒的正妻出面将她领回了家,正式成为冒家的成员。

历史上的董鄂妃确实是顺治宠妃

董鄂妃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她是清朝顺治皇帝的宠妃——孝献皇后(1639年—1660年9月23日),董鄂氏,清世祖顺治帝皇贵妃。满洲正白旗人,内大臣鄂硕之女,大将军费扬古之姐,顺治十三年(1656年),董鄂氏入宫,深受顺治帝宠爱。同年八月二十五日,封为贤妃。仅一月有余,顺治以"敏慧端良、未有出董鄂氏之上者"为理由,晋封她为皇贵妃。升迁速度之快清代少见。顺治十七年八月十九日去世后追封为皇后,谥号: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不附帝谥,是中国最后一位独立谥号的皇后),史称孝献端敬皇后。

董鄂妃得到了顺治皇帝的真爱,可惜红颜薄命,很年轻的时候就病死了,让人惋惜万分。董鄂妃的陵墓在哪董鄂妃在生前的位置就是皇贵妃,在众妃之上,皇后之下。按照规矩来讲,董鄂妃墓的规格一定不小,但是没想到的是她最终是跟顺治葬在了一起,墓地名字为清孝陵,在河北。

董鄂妃在生前是极其得宠的一位妃子,基本上到了顺治后宫三千佳丽,他只想要董鄂妃一人。如果不是皇太后在坐镇,这顺治可能就要把董鄂妃放到皇后的位置。在董鄂妃的第一个孩子不到四个月就夭折之后,顺治不但给了这个孩子封号,还用大礼厚葬了这个孩子。可见董鄂妃得宠的程度。在董鄂妃去世之前,她握着皇帝的手对他说,一切都要按照礼数来,按照贵妃的规格来安排我的葬礼。但是话还没说完,人就去了。之后,顺治竟然四个月不上朝。一般皇后去世的时候,皇帝也只有五天不上朝啊。再来说说这清孝陵,葬着顺治和董鄂妃的,规格必然是极奢华的。在陵园门前就能感受到当初的皇家威严。首先在这门前就矗立着一座石牌坊,全部是由汉白玉制成。上面的浮雕也是龙虎狮之类,象征着皇家威严的物品。紧靠着石碑坊的就是大红门,想想自己看的那些宫廷戏,城墙基本都是红的,显得格外的肃穆典雅。同时,门前还有“官员人等到此下马”的字样。毕竟在那时候,皇家的墓一直尊崇着死后也要有与身前同等规格的享受的标准。这墓与众不同的一点在于,在其中并没有皇帝和妃子的遗体。因为顺治信佛教的缘故,所以他们都采用了火化的方式。再加之,陵墓建造的仓促,所以也不比其他皇帝墓来的讲究了。清朝董鄂妃怎么死的一般来说,在宫中混得女人,不得宠的都是在角落里自生自灭着;这得宠的,一般都是被其他嫉妒心膨胀的妃子们,给害死的。但是这位董鄂妃去是个例外,她是极其得宠最后病逝的一位妃子。

在她十四岁刚进宫一个月左右,就一路高升做到了皇贵妃的位置。估计皇帝见到她的时候,一定有一种这是我命定中的恋人的宿命感。要不是皇后位置上的人是皇太后指定的,估计顺治还想把董鄂妃放到皇后的位置呢。但是天妒红颜,这董鄂妃的身子骨注定她享不了太久的福,仅仅22岁,就在宫中病逝了。但是这一切都是有原因,毕竟宫里女人的心理压力大啊。这董鄂妃在进宫之前,身子骨就不是特别好。进宫之后有皇帝宠着,日子过得也是滋润。但是坏就坏在她跟皇帝的儿子生下来才四个多月就病逝了,这对董鄂妃来讲绝对是个致命的打击。自己虽然年轻,但是生一次孩子这元气就伤一次,按照董鄂妃的情况来说很难再有第二个孩子。再加上这董鄂妃生下儿子没多久,皇太后就病了。虽然董鄂妃还在坐月子,但是毕竟是得皇上专宠的人,这时候不去笼络皇太后,以后的日子可不会好过。她就拖着刚生产完的身子不眠不休的去照顾皇太后,结果这皇太后病好了,但是自己的儿子却没了。更惨的是,母子俩相处的时间还没多久。这皇太后也是心疼董鄂妃,让他好好休息。董鄂妃虽然表面上还在笑着,但是心里的抑郁却是怎么也缓解不了。最终在22岁病逝了。

为什么会把董董小宛和鄂妃纠缠在一起?

《清宫演义》、《清宫十三朝》、《武侠董小宛》等小说电视剧,均将孝献皇后董鄂妃说成是秦淮八艳董小宛。简要情节是:清军统帅洪承畴本是好色之徒,早闻“秦淮八艳”(马湘兰、卞玉京、李香君、柳如是、董小宛、顾眉生、寇白门、陈圆圆)之名,尤慕董小宛。洪在攻占江南时,果然生获董小宛,藏之府中,企图霸占,无奈小宛誓死不从。洪无计可施,最后不得已,于顺治二年(1645)将小宛献入皇宫,遂成为顺治帝宠妃。也有说小宛是豫亲王多铎俘获,送入宫中的。什为么将与董鄂妃风马牛不相及的董小宛扯在一起了呢?可能是因为她们俩的姓中都有一个“董”字,一些文人在编写野史时,为了使情节离奇,有吸引力,或出于对清朝皇帝的故意中伤,于是便采用了移花接木之术,将董小宛说成是董鄂妃了。其实,董鄂妃的“董”是满语译音,“董鄂”也有译为“栋鄂”、“东古”、“冬古”、“东果”的。辟谣:很多野史都把孝献皇后董鄂氏和董小宛说成同一个人,有人说清初名流吴梅村诗词里面的“千里草”便暗指一个“董”字。其实董鄂Donggo在满语中的意思就是一种生长在水边的美丽小草。还有人觉得董鄂氏会汉学她就一定是个汉人,其实孝献皇后的弟弟也是个名将,还擅长诗词,爱读汉学典籍,难道费扬古大将军也是汉人?

董鄂妃的身世

董鄂妃的身世还有种说法,是本顺治弟媳,襄昭亲王博穆博果尔的福晋。这种意见则绵延不绝,流传至今。现许多影视,小说都沿用重要这一意见。由于董鄂氏身前身后典礼过于特殊和入宫年龄,这也是董鄂妃在清初风云人物中占三大疑案之一。

在电视剧《孝庄秘史》、《少年天子》等电视剧,都认为董鄂妃原是襄亲王的福晋,后被顺治帝纳入宫中,成为宠妃。襄亲王,博穆博果尔,清太宗皇太极的十一子,生于崇德六年(1641)十二月二十日申时,其生母是懿靖大贵妃博尔济吉特氏娜木钟,顺治十二年(1655)二月二十一日册封为和硕襄亲王,当年七月初三日己刻卒,年仅15岁。

根据《爱新觉罗宗谱》襄亲王福晋是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和硕达尔汉巴图鲁亲王满珠习礼之女,所以孝献皇后绝对不是襄亲王福晋。

汤若望记载

关于董鄂妃的来历,官修史书一概避而不谈,唯有《汤若望传》提供了下述线索: “1658年(顺治十五年)皇帝遭遇一酷烈打击。第三位皇后(董鄂妃)所生之子,原定为皇位继承者的,于产后不久,即行薨逝,而这位太子的母后不久崩殂。”

《汤若望传》中还有一段汤若望的回忆:

顺治皇帝对于一位满籍军人之夫人,起了一种火热爱恋。当这一位军人因此申斥他的夫人时,他竟被对于他这申斥有所闻知的天子亲手打了一个极怪异的耳掴。这位军人于是乃怨愤致死,或许竟是自杀而死。皇帝遂即将这位军人的未亡人收入宫中,封为贵妃。这位贵妃于一千六百六十年产一子,是皇帝要规定他为将来的皇太子的。但是数星期后,这位皇子竟而去世,而其母于其后不久亦薨逝。

福临共有8个皇子,除玄烨外,在7个皇子中,皇二子福全、皇五子常宁、皇六子奇授、皇七子隆禧、皇八子永干等5人皆卒于康熙朝,勿庸考虑。这样只剩下皇长子钮钮和皇四子。钮钮生于顺治八年(1651)十一月初一日,殇于顺治九年(1652)正月三十日,只活了89天,生母是庶妃巴氏。此子虽也是早殇,但不是殇于顺治晚年,而且他的生母是庶妃巴氏,未封过贵妃,因此,钮钮和巴氏不可能是汤若望所说的皇子和那位贵妃。那么只剩下皇四子。该子生于顺治十四年(1657)十月初七日,殇于顺治十五年(1658)正月二十四日,生母是皇贵妃董鄂氏,即后来的孝献皇后。董鄂妃病逝于顺治十七年(1660)八月十九日。由此看来,汤若望所说的只能是皇四子和皇贵妃董鄂氏。

但这里有两个出入,一是皇四子生年是公元1657年,而汤若望所说是1660年;二是皇四子生母是皇贵妃,而不是贵妃。

但是顺治朝期间又并未设贵妃一职,皇四子也被顺治说成是皇太子。

显然,这里所说的“第三位皇后”与“贵妃”是指同一人,即皇贵妃董鄂氏。顺治十四年十月,顺治将董鄂妃之子作为未来的皇太子,举行隆重庆典,诏告天下,顺治帝并不以封董鄂氏为皇贵妃而满足,他认为惟有皇后的名位才配得起董鄂氏。皇四子出生后又立即被顺治帝视为第一子,此时的顺治帝欲效仿前代故事,扶正这对母子,皇后博尔济吉特氏无宠,又不如妃善得太后欢,帝密有夺嫡意。”

董鄂妃18岁入宫,不符合选秀女的年龄,所以她应该不是通过选秀女的渠道入宫。而当时没有被选上秀女的少女,一般就嫁人了。所以她很可能是嫁人后才被选入宫。

传说也罢,猜想也好,最后归于一致的认识就是,这位董鄂氏不但才华出众,而且品行清丽脱俗,善解人意,深深地吸引了这位多情的少年天子的心,这位神秘的女子,让那么多的文人墨客魂牵梦绕,赋诗寄情;又让那么多的专家学者费尽心思,苦心研究论证。但是直到今天。她的身世依然是一个待解之谜。

顺治和董鄂妃凄婉爱情故事

一、董鄂妃一波三折的入宫之路

董(又作栋)鄂氏,内大臣鄂硕之女。董鄂氏,不是满洲世族,却是满洲著名姓氏之一。其家已是三代武职,隶正白旗。父鄂硕以军功显,于顺治九年(1652 年)授巴牙喇甲喇章京,十三年,即董鄂氏入宫之年,擢升内大臣。父以女贵,故破格晋升;十四年(1657年),又以董鄂氏册封皇贵妃,进三等伯。

由此可知,董鄂氏的家庭出身较为优越。

董鄂氏如何被顺治帝选中的? 换言之,她是怎样入宫的? 清官方史书对此秘而不宣,《清史稿》也仅说:“(董鄂氏)年十八人侍,上眷之特厚”云云。清初“故事,后妃、王、贝勒福晋、贝子、公夫人,皆令命妇更番入侍,至太后(指孝庄)始命罢之”。

这就是说,董鄂氏是在 18 岁那年“入侍”顺治帝前,被纳为妃的。凡“入侍”者皆属“命妇”即已婚妇女。那么,董鄂氏究竟是谁的妻子呢?

业经清史诸学者基本考定:她是襄亲王博穆博果尔的妻子。襄亲王是清太宗第十一子,顺治帝排行九,两人是同父异母兄弟。董鄂氏先嫁襄亲王,后入宫归顺治帝。哥哥娶了弟弟的妻子,这在清入关前及入关初期,行满洲旧俗,并不拘守汉人的伦理,似乎不算什么问题。

更有甚者,多尔衮却纳肃亲王豪格之妻,纳侄媳妇娶为妻,尤属违规。但鉴于多尔衮被定为罪人,此段纳侄媳为妻事载入清官方实录中。而顺治帝为皇帝,纳其弟媳事,随着满俗汉化,已认识到,此举不合礼俗,为君者讳,故实录只字不载。即使如此,仍有见证人做了记载,他就是当时在北京的耶稣会教士汤若望,他说:

顺治皇帝对于一位满籍军人之夫人,起了一种火热爱恋。当这位军人因此申斥他的夫人时,他竟被对于他申斥有所闻知的天子,打了一个极怪异的耳掴。这位军人于是乃因怨愤致死,或许竟是自杀而死。皇帝遂即将这位军人的未亡人收入官中,封为贵妃。这位贵妃于一六六〇年产生一子(应为一六五七年。董鄂氏死于 1660 年),是皇帝要规定他为皇太子的。但是数星期(按,应为三个多月)之后,这位皇子竟而去世,而其母于其后亦薨逝。皇帝陡为衰痛所攻,竟致寻死觅活,不顾一切。

这段文字,正是顺治帝与董鄂爱恋的故事。根据这一记载,可以恢复此一事件的真相:顺治十三年二月,董鄂氏作为襄亲王博穆博果尔的命妇“入侍”宫中,参加宫内的庆典活动,因而见到了顺治帝。她的美丽,亭亭玉立的身材、高雅的气质,立即震慑了顺治帝的心灵,狂热地激起了他的爱慕之情。他以各种理由不断召董鄂氏入后宫,借机与她见面,传达他对她的爱恋。此事很快被她的丈夫博穆博果尔知道,于是,他怀着一腔愤怒闯进宫中,向他的皇帝哥哥发出质问。

顺治帝不能忍受其弟的无理“犯上”,竟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孝庄太后也知道了这件事,感到事要闹大了,就准备赶快为儿子册立东西宫妃嫔。正好新建乾清、坤宁二宫与景仁宫殿就要竣工,册立妃嫔正是时候。当时,由孝庄作主,没及征求意见,就宣布将孔有德之女四贞纳为东宫皇妃。很不巧,四贞已由父母生前许配给孙延龄将军,只好作罢。但顺治帝执意要娶董鄂氏,闹得其母烦恼不已,又无可奈何。她明白,这都是因为命妇例行“入侍”,才有机会让他们相识相恋,否则,他们永远不会认识!

她这才认识到此制不妥,如继续让命妇入宫与皇帝见面,还说不定以后闹出什么事来!她断然下令:命妇“入侍”制永远停止。《清史稿》记载董鄂氏“年十八入侍”一语,也就不言自明了。

再说博穆博果尔,自己新婚未久的妻子被皇帝看上,背着他私相幽会,受此大辱,又被皇帝打了一个耳光,再也咽不下这口气,汤若望说他“怨愤致死”,或许“自杀而死”,反正因这件事而死,年仅 16 岁,时间是顺治十三年七月初三日。博穆博果尔猝死,确使顺治帝不安,也许是为弥补自己的过失,特给其亡弟以优厚待遇:于定例外加祭一次,派工部为其监造坟祠;顺治帝移居新落成的乾清宫,因博穆博果尔丧而免行庆贺礼。

七月初九日,礼部提出,八月十九日将是吉日,可以“册妃”。册何女为妃? 官方《实录》隐而不书。顺治帝答复:因“和硕襄亲王薨逝,不忍举行。”命八月以后“择吉”。从一般情理说,一个亲王级的弟弟去世,不会影响国家事务的正常运行,也不会干扰皇帝要做的事。惟襄亲王去世,却使顺治帝不敢做自己想做的事,本来急于将董鄂氏纳入宫中,却“不忍举行”,正好说明他心中有愧。《实录》将“册妃”与襄亲王之死两事联系在一起记录,也就使人看清了此事的真相。

二、董鄂妃的得宠

八月十一日,顺治帝派内大臣公额尔克戴青“祭和硕襄亲王”。此距其亡弟之死日,为1个月另 7 天。

顺治帝终于忍耐不住急切的心情,于八月二十五日向礼部下达圣旨:“本月二十二日,奉圣母皇太后谕,内大臣鄂硕之女董鄂氏,性资敏慧,轨度端和,克佐壶仪,立为贤妃。尔部查照典礼,择吉具奏。”到这时,才正式公布董鄂氏的名字,册为“贤妃”。他说,是奉圣母皇太后之命选定的。说明他母亲不得不同意他要立董鄂氏的要求。

同一天,他又遣内大臣巴图鲁公鳌拜,“祭和硕襄亲王”。

两件事如此紧密地相关联,又频频祭亡弟,只能进一步说明其弟之死,与顺治帝欲夺其妻有关,这也证实汤若望所记的可信性。

九月二十五日,派遣伯索尼“致祭和硕襄亲王”。二十九日,顺治帝给礼部发出新的指令,称:他前奉圣母皇太后谕,拟将董鄂氏立为贤妃,于昨日(二十八日)又奉其谕旨:“式稽古制,中宫之次,有皇贵妃首襄内治,因慎加简择。敏慧端良,未有出董鄂氏之上者,应立为皇贵妃。尔部即查照典礼,于十二月初六日吉期,行册封礼。”

清制,后妃一般是由嫔位以下逐步提升的。董鄂氏则越嫔位,而以“贤妃”册立,还未举行册封礼,仅隔了一个月,一下子提升到仅次于皇后之位的皇贵妃,此举非同寻常,看出顺治帝对董鄂氏的爱恋有加,必给自己心爱的人以崇高的名号,博取美人之欢心。此次指示,已确定十二月初六日行册封礼,亦举行大婚礼,正式结为婚姻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出这道谕旨的 3 天前,又遣官祭其亡弟,以此告慰亡灵,也使顺治帝感到心安些。大概顺治帝对此事或有负罪感,心里总是不安,故每次对董鄂氏的册封名号,便加速他们的结合,因此就给其亡弟祭祀一次,求得亡灵的宽恕。

十二月初五日,即册封董鄂氏前一天,先遣内大臣爱星阿告祭太庙,预先向祖宗在天之灵进行告祭。次日为初六吉日,隆重举行册封典礼,其规模、程序,几与册立皇后无别。《实录》对典礼的过程及热闹的程序,都做了详细记录,人们可以感受到此次典礼隆重、热烈。

当天,册封礼成,颁诏天下。其文曰:

帝王临御天下,庆赏刑威,虽当并用,然吉祥茂集之时,尤宜推恩肆赦,敬迓天庥。朕遵圣母皇太后谕旨,思佐宫闱之化,爱慎贤淑之求,于本月初六日册封内大臣鄂硕之女董鄂氏为皇贵妃。赞理得人,群情悦豫。逢兹庆典,恩赦特颁,所有事宜,条列如左:……

以下,列出大赦条项 10 大项,皆以顺治十三年十二月初六日“昧爽以前”为界限,以本日前在赦免内,此日后不在赦为册封董鄂氏,向全国颁布恩赦,这也是超出常制,给董鄂氏一个殊荣。

按清制:册立皇后礼成,颁诏天下;册封妃嫔无颁诏。恰恰就是这位贵妃是个特例,顺治帝为她颁恩诏,把这份最受百姓欢迎的最高荣誉给了董鄂氏。充分表达了这位青年皇帝对董鄂氏爱得至深。

三、顺治帝与董鄂妃的凄婉爱情

顺治帝终于与董鄂氏成婚,遂了心愿,便把他的爱和感情都投到董鄂氏,不再爱其她妃嫔。此时,第二任皇后已进宫两年多,他对这位皇后也不那么喜欢,来了董鄂氏,就更疏远了她。

他故意挑毛病,以失礼事,擅自破坏宫中礼仪,给予皇后一些处分。已如前篇。各种迹象表明,顺治帝又想废去第二个皇后,企图立董鄂氏,取而代之。顺治帝显然是受到母亲的阻挠。仅给皇后处分3个月后,便被迫取消处分。顺治帝的两个皇后,都是孝庄皇太后的本家亲人,一个是侄女,一个是侄孙女,前一个已受到伤害,绝不允许他再废第二个!她看破了顺治帝的意图,就坚决地阻止了他。董鄂氏生前终未能成皇后。

董鄂氏受到顺治帝宠爱,自不必细说。爱屋及乌。顺治帝把对董鄂氏的爱,施给其亲人。前叙董鄂氏册封贵妃时,其父鄂硕已进三等伯。封伯不久,他便病逝了,顺治帝又打破“常例”,追赠他为三等侯,谥“刚毅”。她的伯父罗硕也直接受惠,于顺治十七年授予一等阿思哈尼哈番。

顺治帝与董鄂氏恩爱无比,很快结出爱的果实:他们的儿子于顺治十四年(1657年)十月初七日诞生,排行第四。此子之降生,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赐之宝!顺治帝内心的欢愉,是可想而知的。

当他们还陶醉在欢乐之时,不幸的事却突然降临了:皇四子未及四个月,尚未命名,却于顺治十五年正月二十四日夭折了。这突兀其来的不幸,使他们陷入极度的痛哭之中。董鄂氏为痛失爱子,痛不欲生;顺治帝内心的悲伤,是不言而喻的。

他毕竟是皇帝,不能像常人那样,把悲伤尽渲泄于外。他要忍耐,把悲藏起来,为避免诸臣猜测,立即召见诸内大臣,向他们说明自己此刻的心情。他说:皇子刚刚死了,你们不要以为朕会过于感伤。此前,因为皇太后身体欠佳,朕为此时刻忧念。现在,太后已康复,“此真无疆之庆,于愿至足,岂复以此幼子感怀!”当襄亲王去世的时候(即博穆博果尔),朕尚且反复思虑,惟恐太后悼伤,强制忍住自己的感情。看来,“生死从来定数,焉能有违!朕念切国家,仰副我皇太后之心,安敢过于伤念? 亦非强为之词,而有动于中也。卿等宜知此意。”

顺治帝很聪明。他明白,他过于宠爱董鄂氏,为新生此子而极度兴奋,举朝皆知。此刻,当他陷人极度悲伤,却不想让群臣都看出来,不待他们劝慰,先自表白,既是自劝自慰,更是要作出姿态,以国事为重,以皇太后为重,一个小孩子死了,如同襄亲王一样,不过是“死生有定数”,谁也违抗不得,他不会为此而伤感。他保证自己说的都是真心话,大臣们应该知道他的心情。

他这一番话,自然博得了诸臣们一致赞赏,都说:“臣等正以皇上伤感为虑,今闻谕旨,不胜欢慰。”事实上,他的心情远非如他说的那么轻松,他对爱子的死,也绝非不在意,相反,他看成是自己的大不幸,时刻挂在心里。

最明显的表现,莫过于对其出生四个月而夭折的皇子的追封。仅出生实际不满四个月的幼儿,而且尚未命名,也给追封,确属多此一举,超乎一般常理。但顺治帝却以超常的心态超常对待这个幼儿,给他追封爵位,于顺治十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即幼儿死后两个多月,追封为和硕荣亲王,用以对亡儿的悼念。

这说明他与董鄂氏对此事念念不忘,即使事过两个来月,仍不能平复内心的悲伤。给这个才4个月的亡儿如此崇高的爵位,毫无意义,不过是聊以自慰罢了。

不仅如此。顺治帝还为这个无名的婴儿大办丧事。四月,还在他的授意下,为这位荣亲王建寝园,“安设神牌,遣官谕祭。责成礼部为这位亲王选墓址。据礼部奏:墓址已选好,是块风水宝地,但圈丈的墓地内尚有寺庙和坟墓应予迁出。特请示顺治帝批准。

顺治帝见此事牵扯百姓的切身利益,不得不慎重考虑,作出了明智的选择,批示说:

“民间年久坟墓,及供奉神佛之寺庙僧道等,为朕稚子建立寝园之故,俱令迁移,朕心实为不忍。况群黎百姓,莫非朕之赤子,所有坟墓、寺庙,不必迁移,仍著照旧存留。”

他指示礼部尚书恩格德:“可作速前往,将荣亲王新园附近坟主眷属并寺庙僧道等,传集晓谕,俾知朕体恤民之隐至意。”为选墓地,如此费周折,用心良苦,全是对董鄂氏的爱。幸亏顺治帝为百姓的利益着想,还没有不顾一切,否则,事连百姓、僧道,必造成损害。

直到顺治十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才将这位无名的荣亲王下葬,其葬地就选在京郊黄花山。按亲王级举行葬礼,自然是隆重而庄严,祭拜的程序一个也不能少。幼儿下葬成礼,这件事才告结束。

顺治帝与董鄂氏曾为子丧而有过极深悲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已渐渐淡化。因为他们还很年轻,顺治不过 20 岁,董鄂氏还不足 20 岁,今后,继续生儿育女,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如此一来,也足以使他们感到安慰。顺治帝还是一如既往,仍然是那么深的爱着她。爱,很快抚平了他们心灵的创伤,渐渐地恢复了往日的那种甜蜜的生活。

可惜,好景不常。也许是命中注定? 人们无法想象的是,好端端的,又是那么年轻的皇贵妃竟然病倒了!顺治帝指定最好的太医,用最好的药为她医治,结果是回天无力,美丽的皇贵妃香消玉殒,心脏永远地停止了跳动。瞬息之间,一个鲜嫩的生命突然消失了。这一天是顺治十七年八月十九日,距离她的婴儿夭折,也只有2年零6个月!

四、顺治帝的为情所困

可以肯定地说,在短短的两年间,顺治帝连续痛失两个最挚爱的亲人,是何等悲痛!他为痛失董鄂氏所遭受的沉重打击,远远超过失子之痛。且不说顺治帝如何悲痛,还是看看他怎样为董鄂氏办丧事,就知道他对董鄂氏倾注了多少感情!

董鄂氏病逝的当天,在短暂地痛哭之后,顺治帝马上张罗为她办丧事,倾注了他的全部爱,即使超过了常规常例,他也在所不顾。他传谕亲王以下,满汉四品官员以上,并公主王妃以下命妇等,都集于景运门内外,集体“哭临”;还决定“辍朝五日”。

他最大限度地调动了各个方面的人,都来为董鄂氏之死而哭泣,还停止朝政5天,请僧道做道场,为她超度亡灵,都显示了超规格、超标准地办丧事,以此寄托他对董鄂氏的至深的爱接着,他又做出一项重大决定:给董鄂氏追封皇后。她生前未获此殊荣,死后一定要得到!他迅速行动,首先向他的生母皇太后请求,期待得到支持。皇太后以死后追封,并无多少实际意义,更不会影响现任皇后的政治地位,于是,便满足了顺治帝的要求,给予支持。

八月二十一日,董鄂氏去世的第三天,顺治帝马上传谕礼部,说:

奉圣母皇太后谕旨:皇贵妃佐理内政有年,淑德彰闻,官闱式化。倏尔薨逝,予心深为痛悼,宜追封为皇后,以示褒崇。朕仰承慈谕,特用追封,加之谥号。谥日: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其应行典礼,尔部详察速议具奏。

八月二十三日,礼部不敢怠慢,迅速具奏,提出:追封皇后,

应撰玉册玉宝,并造香册香宝,所有谥号用黄绢裱册,须钦天监择吉,遣官一员,告祭奉先殿。是日,即行追封礼。先期鸿胪寺官,设节册案于太和门东,设彩亭于协和门外,礼仪院官设节册案于梓官前。节案居中,册案居左,设香案于节册案前。一切都备办完毕,再按程序,举行复杂的仪式,最后,由宣册官取“赞宣册”宣读,然后将黄绢册在董鄂氏梓宫前焚烧。至此,追封皇后礼毕,负责此项仪式而临时任命的正副使“即持节复命”。

八月二十六日,丧礼正式开始,先追封董鄂氏为皇后,告祭奉先殿;再公布追封皇后的封号、宣读册文。其文古奥典雅,充溢了赞美辞,表达了顺治帝的悲痛心绪,再赐以皇后之宝,其宝文曰:“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之宝”。

八月二十七日,将董鄂氏端敬皇后梓宫移放于景山观德殿,仍按上列顺序“致祭如前”。顺治帝为董鄂氏服丧 12 天,至九月二日释服,遣官致祭。至九月十七日,已满 27 天,众官及命妇“俱释服”。

此后,对董鄂氏的祭祀不断,充分表达顺治帝对她难以忘怀的纪念。

一个被追认的皇后,不仅得到了与正式皇后同样的待遇,而且在某些方面多有超过,亦见顺治帝爱董鄂氏早已超出了礼仪的限制,不加掩饰地尽情渲泄他对董鄂氏的爱。

自董鄂氏去世,顺治帝情绪低落,他似乎已看破红尘,高不可攀的帝王之家,在他的眼中,已无光彩。他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现实的世俗生活失去了它的应有之义,连皇帝的宝座也使他感到厌恶。

他不再留恋荣华富贵,竟产生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要放弃当皇帝,出家当和尚。据说,他闹得很凶,一度非要出家不可。他自取法名“行痴”,进而剪掉发辫,任性任情,眼看真的要当和尚了。幸亏顺治帝敬重的高僧玉林琇赶到,极力劝解,始放弃出家的念头,让一个太监吴良辅做替身,才算了断这段出家的闹剧。

顺治帝出家的事,实际上,并非全因怀念董鄂氏所致,还有他自身对佛法感悟和追求。不可否认,董鄂氏之死,对他打击至重,是促使他一度欲出家的一个重要因素。

赴美生子多少钱

董鄂氏死后,顺治帝还在日夜思想,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思念不但没有淡化,却与日俱增,他又做了一件历代帝王不曾做过的一件事;为自己至爱的爱妃写回忆录,名曰《端敬皇后行状》。所说“行状”,是指人一生的经历,业绩,乃至思想品德的总括。人死后,由其亲人即熟悉其人一生的人主笔,记述其一生的历史。顺治帝却打破惯例,以一个皇帝给自己的后妃写“行状”,倾注了他对董鄂氏的全部爱心。

且不论顺治帝的汉文程度如何,叙其“行状”,洋洋数千言,有一气呵成之势。通篇写的是董鄂氏的美德,叙两人所经历之事。顺治帝身为皇帝,却不是以上驭下,以帝训臣的口气写的,确是如一对恋人的关系,娓娓道来。

他直言自己所做所想不足,经董鄂氏提醒或揭示,才得以更改。这也很难得。他没有说自己完美无缺,倒是她完美无缺,从内心到举止行为,为我们描述了一个心地善良,性格温柔,行为端庄,充满智慧而机灵,又善解人意的最美好的形象,难怪顺治帝那么爱她。今人读此文字,也不能不为之感动,对董鄂氏过早逝去抱以深深地惋惜之情。

顺治帝与董鄂氏之生死恋,是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故事。他们生之恋,一方死后,一方还在恋,虽阴阳两隔,亦不减生者对死者之恋。这个故事的可贵处,就在于他们的感情始终真实,且经久而不衰减,做到了始终如一。这大概就是真正的爱情的含义吧!

疑案

www.xixik.com/content/514b7f1006d605e9

历史趣谈

https://wenku.baidu.com/view/2ca1274e3069a45177232f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