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烧香烟灰不掉是什么征兆,第3章 03

烧香烟灰不掉是什么征兆,第3章 03

互联网 2020-09-23 01:44:41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在线阅读可能随时设置权限,请大家多去论坛发帖升级,多赚点城堡币,否则可能无法在线阅读购买VIP会员可屏蔽广告,获得VIP头衔不受版块限制,不影响在线阅读,赠送VIP永久勋章和城堡币:点此进入第3章 03_我靠烧香续命

西城区的孤儿院占地面积不大,门口由铁栅栏围了起来,隔着生锈的栅栏,可以看到小花园后的五层小洋楼,洋楼有些破败,贴墙的瓷砖掉了几块,露出灰扑扑的墙面,像长了藓。

容翎在保安亭里叫醒了打瞌睡的保安,拜托他联系了院长,保安掀起眼皮由上往下打量了两圈,犹豫了会儿,道:“**?有预约吗?”

容翎道:“过来打听个人,没有预约。”

保安一听这话,便道:“不收养小孩你过来做什么,你又没有预约,更不能进去。”

容翎怔愣了一下,道:“这……”她一顿,聪明地改了口,“我是想**,这孩子是我邻居家的,听说被丢到了孤儿院,就想问问是不是在你们院里,如果是的话,我就领养了。”

保安警惕地看着她:“这么年轻**?”

容翎又把目光投回了这孤儿院,大白天的,这孤儿院竟然没有什么活力,死气沉沉的,太阳那么好,竟然没个孩子出来玩,颇有些蹊跷。她笑了笑,道:“没办法,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和他妈妈关系好,舍不得看他在外吃苦受累,所以想把他领回去。”

保安沉吟了一下,略有退让,道:“那你把孩子名字告诉我一下,身高相貌也说声,我帮你跟院长问问。”

看样子,这孤儿院是轻易不能进去了。

容翎道:“他叫顾之隐,今年十六岁了……”她没有再往下说,保安只听了个名字,脸色就变了。

他摆了摆手,道:“这孩子不在孤儿院里,你别来了。也别让院长知道你来过这儿,否则又是一段拉扯。”

容翎愣了一下,她只知道顾之隐15岁重新回到孤儿院里,18岁时认祖归宗,却不知道这三年是如何度过的,顾之隐也从未与她提过。那女人要她救顾之隐一命,却也吝啬地不提一句往事,都要她自己找线索去猜测。

于是,容翎只得接着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保安叹气,几番欲言又止,最末只简单地说道:“这孩子偷了孤儿院的五千块钱,跑了。”

容翎懵住了,顾之隐会偷钱?他那副清贵骄矜的模样,容翎一度以为他不食人间烟火,一百万的现钞放在他眼前,他眼皮都不会掀一下,竟然会偷五千块钱?但等到视线又转回那沉默矗立的小洋楼,容翎又开始迟疑了。

走了趟孤儿院,一无所获,容翎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不知道顾之隐去了那里,寻思着要不要去贴个寻人告示或者直接去警察局报案。

离开孤儿院之后,容翎先去附近的商店买了把匕首,那任务她是接了下来,要说怕,倒也没什么怕的,毕竟她也是个鬼,都做了鬼了,不至于还要怕同伴。要说不怕,倒也不是,从小到大受鬼片与灵异小说熏陶,容翎总觉得恶鬼凶残,就怕到时候她武力值不够,被掀翻在地,虽然死是不可能的了,但也尴尬,所以预先备着把匕首。

买完匕首,容翎在街头小摊要了个鸡蛋煎饼,边走路边吃,殡仪馆离这里不远,她也没事,索性步行。那女人虽然没给太多提示,但好歹是要容翎救她儿子,因此冥冥之中,也给了指引,于是容翎才拐了个弯,就见到了坐在马路牙子上抽烟的顾之隐。

容翎从未见过如此颓废的顾之隐,他剃着板寸头,颌骨坚硬分明,眉毛英挺,露出的眼睛幽黑无光,还没入夏,他就穿着短袖,衣衫单薄得很,露出的双臂上有留下的淡粉的鞭痕和烟头烫出来的伤。他边抽烟,边漫不经心地笑。他的五官生得实在好,所以即使这样子了,还会有小姑娘对他指指点点。

顾之隐对这些不在意,狠狠地抽着烟,眯着眼缓缓地吐出烟圈。

容翎上下打量了很久,有些不敢认。大约她的目光太过炽热,引起了顾之隐的注意,他狠狠吸了口烟,转过头来看着容翎,眉头紧紧地皱着。

被他这一看,容翎反而醒悟过来,她叫了声:“顾之隐。”

顾之隐缓缓地吐出烟圈,没应声,只低了头,指间夹着烟,看着烟灰点点掉到地上。

容翎紧走到他面前,抖着嗓子问道:“是顾之隐吗?”

她的情感不能不复杂,眼前的人杀了她,又救了她。她感激顾之隐,却又对眼前的他手足无措,他从来不谈过往,不露伤疤,永远温和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好像永远都是矜贵的模样,没有烦恼,不要她担心。

顾之隐又看了她一眼,确认不是他认识的人,便笑嘻嘻地道:“我不认识你,我也没钱赔你的东西。”

容翎不意外他的表现,顾之隐被养父抛弃,看他手上的伤,估计也被孤儿院的人虐待了,因此生了戒备的心理,虽然面上吊儿郎当的,但看她的目光里满眼都是警惕和防备。于是,她蹲了下来,与顾之隐的视线齐平,道:“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容依,是你母亲的远方亲戚。”

她不敢报原名,所以随口瞎编。

顾之隐果然不信,道:“我没有妈妈。”

容翎道:“不,你有妈妈,她很爱你。”

顾之隐的目光幽暗,半是戏谑,显然不信,偏过头去。

容翎急中生智,张开胡编:“你妈妈难产死了,医院找不到你的其他家人,就把你抱到孤儿院去。我们知道的时候已经迟了,找了很久,才知道你先被收养,后来又被抛弃……我很抱歉,现在才找到你,如果我能早点找到你,一定不让你受苦受累。你这些年,受委屈了。”

顾之隐捏着烟的手微微发抖,他抿了抿唇,把烟蒂扔到地上,用脚狠狠地碾灭,看着烟纸破开,露出里面的烟丝,被风一吹就散了。他顿了顿,哑声道:“滚。”

容翎一愣,顾之隐说完这话,眼眶红了点,他抽了抽鼻子,想要遮掩过去,转身就跑。

容翎当然不会允许他跑了,他跑,她就跟在身后跑,这次不再喊他,反而招呼路人帮忙:“帮帮忙,那是我离家出走的弟弟,不肯跟我回家,非要在外面流浪,家里爹妈都急白了头发,整宿整宿睡不着觉,我妈说了,他再不回来,就要跳楼自杀……”

她一通胡编乱造,倒是吸引到几位热心肠的大哥,一人抬腿,一人伸手,再一人抱腰,终于把满街乱窜的顾之隐逮住了。

容翎赶到面前,喘着气,跟他们道谢。顾之隐梗着脖子冲她吼:“我他妈什么时候成了你弟弟了?”

容翎微笑:“啊,我忘了说了,你妈是我远方小姨,我是你远方表姐!”

抱他腰的大哥拍了拍顾之隐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劝他:“小伙子,别犯二啊,跟谁置气,都不要跟家里人置气,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再也不会有人跟家里人一样对你好了!”

顾之隐紧紧咬着牙,那眼眶是彻底红了,却不是因为要落泪,而是因为愤懑,痛苦和仇恨,他因为激动,鼻尖翕动,他哑声道:“既然是我家里人,早干嘛去了?为什么现在才来?迟了,知道吗?迟了!”

他像是头受伤的小兽,在中年男子的桎梏下,无力地咆哮控诉着。

容翎满是心疼,她对顾之隐的印象停留在15岁之前,那是个阳光,开朗,学习好体育好的男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也是会给她买李子园甜奶的好哥哥。却不料,一年不见,在她还为学业,漂亮裙子和小零食发愁的时候,顾之隐已经几经抛弃,流落街头了。

她伸了手,那中年男子看了看,让开了,她便抱着顾之隐的腰,手拍着他的后背,哄孩子般哄着:“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但既然来了,我就不会离开了。”

她哄着他,顾之隐却贴着她的耳朵,言语冷淡,并无半分动容,更无方才的伤态,他道:“大姐,你说什么呢,出来骗小孩,先把你的影子揣上啊。”

容翎愣住了,顾之隐抬头,那双幽黑阴鸷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她尚未反应过来,便感觉到后背贴上了什么东西,她下意识地把手伸到后背摘了下来,顾之隐已经趁机挣脱开来蹿了出去。

那是张黄色的符纸,上面有红色的颜料画着扭曲的箓纹,容翎没有看懂,只捏着看顾之隐,再瞧他也是一脸震惊。

“你怎么……”

容翎把符纸整齐地叠了起来,抬头看他:“我应该怎样?”

那几个男人看熊孩子般看着顾之隐,他不再说话,转身就跑,那几个男人热心肠地又追了上去,容翎自然立刻跟上。顾之隐体力真好,一口气跑过三四个街道仍然精力充沛,那三个男的反而不行了,距离越来越大,终于停住了脚步。

他们不肯再追了。

容翎看着顾之隐熟练地手脚并用攀上了围墙,跳进了殡仪馆——那家任务中的殡仪馆——围栏很高,上面有电网,但显然,并没有通电。围墙上挂着招牌,白底红漆,刷着几个字,前面的两个字淡了,只有“殡仪馆”几个字还歪歪扭扭地显了出来。大门倒是电控的伸缩门,保安室在门侧,此时空无一人。正对着伸缩门的是一株五人合抱的槐树,树干上绑着粗麻绳和白色的布。

槐树上不长片叶,只有嶙峋的树枝如纤细的手指般,张着,撕扯般要去触摸天际。

天越来越黑了。

下载本文评论查看书签查看章节尾页下页上页首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