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画怖第一画白事3 > 画怖第一画白事3,画怖 第一画 白事(3)

画怖第一画白事3,画怖 第一画 白事(3)

互联网 2021-10-23 09:34:34 Tags:画怖第一画白事3

画怖 第一画 白事(3)(1/1)笔趣阁灵异小说画怖 第一画 白事(3)镇魂小说网画怖 第一画 白事(3)官场小说画怖 第3章 第一画 白事(3)丝路文学网第一画 白事(3)画怖小说系统流小说第3章 第一画 白事(3)画怖瑆玥作品du00第一画 白事(3)画怖画怖,第一画 白事(3)采墨阁(caimoge.net)

第一画白事(3)2020-3-01 19:52分类:画怖

柯寻认为,在对眼前形势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死缠烂打地跟定其中一个,然后见机行事。

通过对之前这一伙人的观察,柯寻感觉这位冷感帅哥貌似比别人更靠谱些,所以,就他了。

说话的功夫,最后来的那三人也连惊带骂地跟了上来,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眼前除了这座小村庄外,四野都是荒郊,他们不跟着大家进村又能去哪儿呢?

何况人都有从众心理,这种诡异的、无法理解的状况下,大多数人的选择都是抱团儿壮胆。

一伙人就心思各异地进入了这座诡异古怪的小村庄。

柯寻拿不准这“画”里现在是什么时间,现实世界中还是白天的上午,可这里面的天色却阴暗黑沉,村庄里也是一片漆黑,所有房屋的门窗都是木制的,有的窗扇糊着破旧的窗纸,有的则直接被木板钉死。

而无论是从窗洞还是门缝里望进去,能看到的,无一例外地是漆黑一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柯寻总觉得,那些黑洞洞的门窗缝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向外看。

跟着这些人在这小村庄里七拐八绕,前方忽然出现了一道昏黄的亮光,见竟是有那么一间房亮着灯。

“就是那儿了。”队伍中有人说了一句。

“进去吧。”又有人叹着气说了一声。

众人过去,走在最前头的大肚中年大叔敲了敲门。

这扇木头门吱吱呀呀地被人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灰白枯皱的老人的脸。

“大家来了?进来吧。”老人说着让开门。

众人鱼贯进入,见四壁和地面都是泥草混合物夯砌成的,屋中只有一张破桌和几把长条板凳,桌上亮着一盏油灯。

用家徒四壁和穷困潦倒来形容这户人家,再合适不过。

老人站到屋当间,混浊的眼珠慢慢扫视过屋中众人,卫东对上他的视线时,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个老人的瞳孔,根本就没有温度和聚焦,涣散得就像个……死人。

卫东连忙垂下眼皮,生怕和他对视出个好歹来,只用耳朵听着这老人说话:“人齐了,咱们就把活儿给大家安排安排。”

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卷子布绦来,伸到众人面前:“就扎这个吧,一人一条。”

柯寻和卫东一头雾水,却见之前先来的那几个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依次伸手过去,从那卷布绦子里各抽出一条来,两人只好也依样画葫芦。

这布绦子也就一臂来长,两指宽,灰白粗麻质地,中间的位置上,不知是用朱砂还是什么颜料,写着个暗红色的字。

柯寻这一条上写的是个“央”字,卫东的那一条上写的是个“辜”字。

没等弄明白这布条上写字是什么用意,老人已是继续说道:“拿到‘民’字布条的人,今晚负责在李家守夜。拿到‘且’字布条的人,前往村子北郊五里外掘坑,坑长六尺,宽四尺,高二尺。拿到‘辜’字布条的人,去李家柴房砍柴。拿到‘央’字布条的人,看守李家粮仓。拿到‘歹’字布条的……拿到‘取’字布条的……”

老人一边说话,柯寻一边在心里暗暗琢磨。

民,且,辜,央,歹,取……这些字有什么用意呢?很明显,让大家选布条是为了给这十三个人进行分组,但只从字面上来看,很难和眼前的状况联系起来。

老人分完组,最后说道:“李家就在村北三株老槐树下面,各位,可以开工了。切记:留在李家干活的人,夜里不要出门。好了,明儿早上八点,大家还到我这儿来集合。”

众人听完,纷纷转身往外走,卫东实在忍不住了,走到老人面前问他:“老爷子,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老人面色严肃:“李家就在村北三株老槐树下面,各位,可以开工了。切记:留在李家干活的人,夜里不要出门。好了,明儿早上八点,大家还到我这儿来集合。”

卫东:“……不是,您能告诉我们一下这是哪儿吗?”

老人:“李家就在村北三株老槐树下面,各位,可以开工了。切记……”

卫东:“……我是不小心启动您的鬼畜功能了吗?您能不能说点儿别的?”

老人:“李家就在村北三株老槐树下面,各位,可以开工了。切记……”

卫东转头看柯寻:“在画里殴打没素质的老人犯法吗?”

没等柯寻答话,之前那个小辫子忽然笑了一声,走上前来看了看他:“别白费力气了,他不是人。”

“卧槽不是人是什么?!”卫东大惊,“复读机精?!”

“你可以把他看作是游戏里的NPC,只负责交待剧情或‘游戏’规则,以及一些特定的、他可以回答的问题,其它多余的问题,他一概不会回答。”小辫子微嘲地歪着嘴。

柯寻和卫东面面相觑,柯寻问小辫子:“那这儿究竟是画还是游戏?”

“画。”小辫子冷笑,“只不过画里的规则被严格且精密地设定过,违反规则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死。”

“死?”卫东瞠目,“你说的是真死还是假死?死了以后会怎么样?能离开画回到现实世界中去吗?”

“你想什么好事呢,”小辫子讥嘲,“在画里死了就是真死了,永远也别想再离开这儿回到现实中去,明白了吗?”

“——真、真的假的?!”卫东震惊。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到时候你死了可别怪别人。”小辫子不耐烦地看了眼卫东手上的布条,“怎么就和你这新来的分到了一组呢,真是晦气!你走不走?”

“走?走哪儿去?”卫东一脸懵B,看看小辫子,又看看柯寻。

小辫子翻着白眼深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努力控制着脾气:“我也拿到了写着‘辜’字的布条,这就证明咱们两个被分到了一组,所以现在你和我得按这老头说的,去那个所谓的‘李家’去,明白了吗?”

卫东问他:“如果不按村长说的话去做,会怎么样?”

“我刚说了你没听见?”小辫子火大,“违反规则就会死!死!”

“那,我们能不能自由结组,比如我不和你去李家砍什么柴,我和他去守粮仓呢?”卫东一指柯寻。

“死!”小辫子面目狰狞地吼。

“靠。”卫东看向柯寻,“怎么办?”

柯寻摸着下巴想了想:“我看咱们是真遇上常理没法解释的怪事了,这里头的原因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明白,不如暂时先听他的,瞧着这位像是知道一些门道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生命安全第一。”

“好吧。”卫东问他,“你呢?你和谁一组?”

三人从那老人的屋里出来,柯寻就看见台阶下站着个人,高高的个子,冷峻的神情,还有一张帅出天际的脸。

腰上松松地系着他抽到的麻布条,上面写着个“央”字。

卫东看看这人,又看了看身边的小辫子:“对了,如果把布条和别人换一换会怎样?”

“死!”小辫子咬牙切齿。

“你小心点,提高警惕,安全第一。”柯寻嘱咐卫东。

这货从小就二得不行,柯寻怕他不知好歹,真把小命给交待在这诡异的地方。

“知道了,你也注意。”卫东忧心地在他肩上拍了一下。

根据老头的安排,大多数人的目的地都是“李家”,其他人已经走在了前面,于是四个人结伴而行。

走了没多远,柯寻回了回头,发现那老头的屋子不知几时熄灭了灯火,和周围其他的民居一样,陷入了死寂与黑暗中。

没有灯光的村落,路很难走,乡村的土路并不平坦,硬一脚软一脚,脚下的草鞋鞋底很薄,踩下去的触感就更加敏锐。

柯寻落下一脚,突然像是踩在了一只手上,那骨节分明、尖细僵硬的手指轮廓清晰地硌在了脚底。

柯寻反应极快地噌地跳了起来,正撞在那高个子的身上,落地时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疯狂并大力地撞击着胸膛,不得不伸手摁住胸口,就好像一旦把手拿开,自己这颗心脏就会被刚才那只手硬生生连血带肉丝地从腔子里扯出来。

“——怎么了?差点被你吓死!”卫东惊道。

柯寻心跳太疾,一时半会儿竟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正觉得手心和嘴唇被这一惊弄得发凉,就听见高个子的声音淡淡传进耳朵里:“什么都别管,继续走。”

就好像猜到了柯寻为的什么突然跳起来。

柯寻“嗯”了一声,尽量不去看脚下,把目光放向远处,却见这片小村庄不知什么时候被一片浓浓的灰色夜雾笼罩了起来,使得本就能见度不高的景象更加混沌不明。

“咳,对了,既然咱们以后都是队友了,不如认识一下啊,”卫东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借着说话壮胆,先冲小辫子伸出手,“我卫东,这我哥们儿柯寻。”

小辫子不肯和他握手,只哼了一声:“刘宇飞。”

卫东转头又把手伸向那高个子:“你呢哥们儿?”

高个子冷淡地瞥他一眼,也没有和他握手:“牧怿然。”

卫东只好抓起柯寻的手握了握:“幸会幸会。”

柯寻感觉到了卫东手心里的冷汗,在他手上用力捏了一把,然后放开,转头问向身边这个叫做牧怿然的帅哥:“为了避免当个猪队友拖你后腿,这位兄台,你能不能把这件事原原本本跟我们讲一下?”

喜欢画怖请大家收藏

分享到: 赞(341) 评论56

哎呀卫东就是一个二哈角色,别讨厌他嘛。有傻子才会更精彩。很喜欢镇定的主角。

花怜最忠诚的信徒2021/10/11 19:12:30回复举报 « 上一页12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