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夜晚圈圈_狂凤重生,惊世大小姐_上官青紫_第106章她就不信

时间:2021年10月21日 16:10:57

到时候一家子团结起来,花未眠自顾不暇,根本就应对不了,她就不信,就凭她们母女两个还能斗得过他们吗?!

周氏唇角勾起笑意,仿若看到了最后的胜利一般,等到那时,她就非得逼花未眠交出她体内毒蛊的解药不可!

“旋儿,你们一家三个,若是全都听我的话,我便给你两千两银子,足够你花销一阵子了,如何啊?”

“娘,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花香旋听了这话,眼睛都在放光,周氏从来没有给过她这么多的银钱,这些银钱,足够使用好几个月的家用了,见她问了之后,周氏点点头,她忙道,“那好!一会儿铺子打烊之后,斌哥儿在家里用了饭,我便让斌哥儿过来,你想跟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你想让他听你的话,只跟他说就是了!”

花香旋根本琢磨不到周氏的用意,也根本不想琢磨,她只要家里有钱就行了,至于这钱是怎么来的,是谁给的或者是谁赚回来的,她根本不太在意,之前家用的来源都是姚念斌在外头收账赚来的银钱,但是姚念斌自己花销极大,贴补家用的极少,所以她才不太喜欢姚念斌去做那些事情,这才替他筹谋了花未眠铺子里的差事,如今既然有了银钱,她也就不着急了,更不在乎周氏要姚念斌去做什么!

周氏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眼里头只有银子,见花香旋答应了,当下微微扯唇,对赵家的道:“你领她去拿两千两的银票,让她收好了,找个小子陪着她出门,送她家去!”

花香旋极高兴的应了,便跟着赵家的去了!

周氏房中总算是静了下来,周氏费了半日的心思,只觉得疲累的很,又瞅着晌午了,勉强喝了一碗白粥,就去榻上宽衣歇着去了,只嘱咐千琴给她看着时辰,冬日天短,不能歇的太久……

花听兰房中,罗太姨娘果然是跟周氏说的一样,得了空就带着她的丫鬟香怡过来了,府中都为分家搬家的事儿忙乱,她的东西少,很快就挪完了,因此也就带着香怡冒雪出门了!

花听兰进了衙门,又是获罪之身,自然是挨了几下打的,虽没陈则应买出来了,那案子也了了,也不必再受皮肉之苦了,但是她身上的伤却没有,如今正在家里养伤,歪在榻上听了罗太姨娘的话,半晌没出声,只是连连冷笑!

罗太姨娘瞧着她的样子,抿唇道:“兰儿,你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你倒是说说啊?我一会儿回去,只怕就得跟老夫人回话了!”

“为了能够救出四弟,老夫人真是煞费苦心,还真是辛苦啊!”

花听兰扯唇,“府里都闹的分家了,看来花未眠跟游氏是真的很怨恨老夫人,两边的仇恨是不可解的了!分了也好,本来就不是一条心,再在一起,也是面和心不合,花未眠这是在报复咱们从前对她做的那些事儿呢!那胭脂铺子,给她便给她了吧,我也不心疼,原本也不是我的东西,店契不在我这里,到底我也不是名正言顺的拥有,我觉得老夫人说的是对的,还得跟四弟联手,才能拿回那些东西,我也才能正当的去经营那胭脂铺子!”

罗太姨娘一听,当即道:“兰儿,你的意思是,你同意借给老夫人银钱,跟她一起凑钱把大爷救出来?兰儿,你素来是这几个人里头最精明的,你虽是我生的,是个庶出,却哪里不比花香旋那个嫡出的差了?甚至比她还要好上百倍!老大也就不说了,如今四处流落也没什么好说的,老四是嫡子,也就是那个鬼样子!你可想清楚了,你把这些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银钱搭进去,你可就也跟着陷进去了,将来如何脱身呢?我也算是瞧出来了,那周氏她自己不出头,偏要指使着你们几个去救她的亲生儿子,若非我不能自立门户,我也不会替她跑这一趟了!就算大姑娘给她的银钱没有公中的一半,我看一百万两银子也是有的,她又不是拿不出来,又不是自个儿没有,为什么要管你要,你却还傻乎乎的给?”

“娘,我不傻,我心里清楚着呢!”

花听兰哂笑一声,道,“单凭我一个人也不是不能对付花未眠,只是到底还是会大费周章些,如今周氏既然想要我跟老四联手,也未尝不可啊!他是她的亲爹,她要是敢对付她亲爹,这不孝的名声也就传出去了,这样一来,局势一定是对他不利的,而我借了银钱给老四,老四就得听我的,周氏想利用我,我就反过来利用老四呗,反正咱们这样也不吃亏啊!再说了,娘以为我就这么简单的把银钱给周氏吗?我是定要他们写个收据欠条的,这字据还得有人见证,若是逾期不还银钱给我,我可是要收园子的!”

说到这里,花听兰眸光一闪,“娘,你不是说喜欢那园子吗?虽说如今分家了,但是那园子的大半还是归了咱们,我也正巧喜欢我原先住的那地方,花未眠那边我反而不喜欢,就这边最好,那欠条字据上就会表明,若是商定的期限之内,周氏不把银钱还给我,就得把那园子和前头院子的地契房契通通转到我名下来,那园子就是我的了!这样一来,也不怕他们不还钱的!”

罗太姨娘一笑:“你这个法子极好!到时候老夫人管你借钱,你就这么跟她说罢,她有求于咱们,又得救大爷出来,不会不答应的!”

花听兰眯眼一笑,点点头,兀自在心里头算计将来见到周氏要说的话,她是绝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花未眠摸黑出了花府,裹着黑色的斗篷上马车之前,又低声嘱咐浮白:“不管谁来,都不见,且为了以防万一,你就睡在我的床上,若有人来,也只当你是我了!让青芽在外头守着,莫叫人发现了!

浮白还未说话,青芽低声笑起来,把她往马车里推,指指被乌云遮盖的天空:“大小姐快去吧!一会儿月亮出来了,就亮得很了,到时候被人瞧见,可就不好了!”

花未眠想想也是,赶紧上了马车,往苏府的方向驰去!

马车在夜色中奔驰,很快便到了上次她出来的那个小院子的后门,为了不让旁人知道她是过来找云重华的,这回是她自己驾着马车来的,这马车刚一停下,旁边阴影处就走出个灰衣小厮:“大小姐,少爷让我在此等你呢,这马车交给我吧,少爷在里头等您,您赶紧进去吧!”

花未眠点点头,瞧了那小厮一眼,应该就是云重华身边的小楼了,她未开口说话,提步便往院子里去了,幸而这会儿天色已晚,小楼与她擦身而过的时候,不会看见她微微有些晕红温热的脸颊――

云重华走时,悄悄对她挤了挤眼睛,在她耳边低笑着告诉她,他夜里在小院子里等她,让她务必要过来――

当时他那意有所指的邪笑已经让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也知他第二日就走,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不会很长,她当即就噙笑答应了,这会儿趁着夜色而来,明明是成亲过的人,却觉得自己像是偷情的人儿,心里有些隐隐的期待和禁忌的兴奋在跳动……

她一个人来赴约,自然知道接下来等着她的回事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他究竟会怎么做……

她在院外站了片刻,屋里只有微弱烛光摇曳生辉,院中还有残雪,她深吸一口雪气,这才推门进去,一眼瞧见屋中昏黄灯烛下,站着一个人,只是灯色太暗,那人又故意站在昏暗的地方,面目都瞧不清了,只能瞧见那宝蓝色的衣袍在烛光里闪耀――

忽而,那人欺身过来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力道大的她站立不住,直接就往后仰躺在了地上,地上铺着毯,摔的也不会很疼,只是有一声闷响,却反倒让她有些懵了,一瞬间发丝飞舞,天旋地转,衣袂纷飞,恍然如梦一般……

他压在她的身上,热热的气息钻进她的脖颈里,还未等她出声,唇瓣就被人封住,热热的亲吻起来,她身上还裹着外头的凉气,一冷一热相激,她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便有些弄不清……状况了……

“唔……”

半晌,他放开了她,低低的喘息,却热切在她耳边道:“眠眠,你可真甜!”

脸颊一热,她只能看见他望着她的眼神,眨巴眨巴眼睛,却忽而发现,她躺倒的位置正对着窗格,窗格还开着,可屋中烧着暖炉,温暖如春,她只需要稍稍一抬眼,就能瞧见那很大很大的月亮,弯得像镰刀一样的月亮……

呵,乌云散了呢……

“眠眠!”

不满的看着她,她眼中的迷醉春情都在悄然退去,云重华还是压着她,不满她的忽略更不满她的走神,挑眉道,“你看什么呢?”

“看月亮啊!”

花未眠垂眸,看进他的眼中,他眸底藏着想要肆虐的欲望,还有因为方才的热吻而狂涌起来的激情,更有那温柔的恍若要把她浸入在这一池月辉般深邃的眸光,想让人家迷醉的在其中沉沦,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低笑道,“我来的时候,乌云遮住了月亮,这会儿乌云散了,明日你出门,就不会下雪了!”

“都这样了,你心里想的还是月亮!”

云重华有些恼了,重重咬了她的红唇一口,狭长的眼眸中皆是潋滟幽色,“我明儿就要去临淄了,这一去就得好些日子不能回来,虽然我想尽快做完那些事情回来陪着你,但是少说也要个十来日的,我叫你晚上来找我,咱们都这样了,你却还在瞧什么月亮!你真是气死我了!”

她自然是瞧见他眼底的恼怒的,不禁莞尔一笑,搂着他脖颈的手收紧了些,又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低笑道:“被你压着,看不到别的地方,只能瞧见窗外那月亮正对着我呢,就随口说了一句,叫你说的那话,有什么可生气的,我这不是来了么?再说了,你又不是不回来了!”

就算舍不得,她也得让云重华去,也不能说什么让他留下的话,毕竟这也是为了日后的好处,她也总不能耽误了云重华的前程,她重生一回,必不会再叫前生的那些恶人得了好处了!

云重华眸光幽深,见了她那迷惑不解的样子,重又欺身过去,热热的身子覆在她身上,替她除尽衣裙,却只将那话儿抵在她的外头研磨,也不进去,低低笑道:“就在地上,今儿玩些花样,好不好?我往日想要折腾你,总是没有尽兴,如今就在咱们的小院子里,我也嘱咐了小楼,不许任何人靠近,咱们两个就可以尽情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那东西她留着也是祸害旁人,我拿了也没事儿!何况她哪里知道是我拿走的?咱们这辈子都再见不到嫣红了,还管她做什么!眠眠,这样舒服么?”

不待她回答,忽而又起了身,也不管身子如何难受,只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笑,“我有些口渴,我去喝口水!”

花未眠那一口银牙几乎咬碎了,在这种时候停下来去喝水,这人就是存心的,就是存心逗弄她的!

简直是坏透了!

可是刚那样过,她又怎么有力气呢?

他从她里头退出来的时候,她轻哼一声,却也根本起不来,只是软倒在他怀里,脸颊带着红晕,抿唇道:“我起不来,都是你做的好事!何况,我就算能站起来,那东西也早就进去了,再流出来又有何用!”

他这回倒是有些懊恼,想着自己一时忘形就忘了那档子事儿了,略带着些歉意的望着她:“那该如何?都是我得意忘形了些!”

片刻之后又恨声道,“就算真的怀了,那也无事,到时候我自然保你们母子无事!这孩子我是要定了的!你放心眠眠,我绝对会护着你的!我娘说了,若是落胎,对女子的身子耗损的很厉害,肯定是不好的,我决计不会让你落胎的!”

瞧他着急的样子,花未眠心里好笑,又见他越说越远,想伸手摸摸他的脸颊,又没力气动弹,只勾唇道:“瞧你扯到哪里去了!这才一次,哪里就真的那般凑巧就怀上了?不要紧的!”

又稍稍低了声音,示意他凑近些,在他耳边低声道,“月事的前三日和干净之后的四日是很安全的,即便是在里头了,也基本上不会有孕的,我如今正在前二日里头,再过两日,月事便要来了,所以无事的,你不要这么紧张!”

“那若是这个说法不准呢?”

云重华有些不信,“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个说法?是娘说的吗?”

他口中的娘,指的是游氏。

“应该不会不准的,再说了,待我回去之后,让浮白悄悄熬了避子汤给我喝了就是,没事的,我不会怀上的!”

花未眠咬着嘴儿笑,“至于这个说法我为什么会知道,我想,我还是不说的好,也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也咱们两个就都别想着高兴了!”

“听说常喝那避子汤伤身子的!罢了罢了,就喝这一次吧!这次到底是我不小心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我一定牢牢记着的!”

想着还有三年才能光明正大的圆房,而这三年间,他们两个之间都不能有孩子,云重华抿唇,这还得好好儿绷紧这根心弦,否则的话,还未到生孩子的时候,只怕就伤了花未眠的身子了,心里这般想着,又瞧见她虽咬着唇笑,可眼里却有冷意闪过,心知她那法子指不定不是从什么好的地方知道的,又想着她前生多是受苦,指不定是什么腌地方知道了,怕勾起她的伤心事来,也就不问了,只觉得温香软玉在怀,又想分散她的注意力,不希望她再想前世的事情,便用还未软下去的东西顶顶她的身子,学着她的样子咬唇笑道,“既然这事儿解决了,不如咱们再来一次,好不好?这一次,我一定记着在紧要关头出来,好么?”

到时候一家子团结起来,花未眠自顾不暇,根本就应对不了,她就不信,就凭她们母女两个还能斗得过他们吗?!

周氏唇角勾起笑意,仿若看到了最后的胜利一般,等到那时,她就非得逼花未眠交出她体内毒蛊的解药不可!

“旋儿,你们一家三个,若是全都听我的话,我便给你两千两银子,足够你花销一阵子了,如何啊?”

“娘,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花香旋听了这话,眼睛都在放光,周氏从来没有给过她这么多的银钱,这些银钱,足够使用好几个月的家用了,见她问了之后,周氏点点头,她忙道,“那好!一会儿铺子打烊之后,斌哥儿在家里用了饭,我便让斌哥儿过来,你想跟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你想让他听你的话,只跟他说就是了!”

花香旋根本琢磨不到周氏的用意,也根本不想琢磨,她只要家里有钱就行了,至于这钱是怎么来的,是谁给的或者是谁赚回来的,她根本不太在意,之前家用的来源都是姚念斌在外头收账赚来的银钱,但是姚念斌自己花销极大,贴补家用的极少,所以她才不太喜欢姚念斌去做那些事情,这才替他筹谋了花未眠铺子里的差事,如今既然有了银钱,她也就不着急了,更不在乎周氏要姚念斌去做什么!

周氏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眼里头只有银子,见花香旋答应了,当下微微扯唇,对赵家的道:“你领她去拿两千两的银票,让她收好了,找个小子陪着她出门,送她家去!”

花香旋极高兴的应了,便跟着赵家的去了!

周氏房中总算是静了下来,周氏费了半日的心思,只觉得疲累的很,又瞅着晌午了,勉强喝了一碗白粥,就去榻上宽衣歇着去了,只嘱咐千琴给她看着时辰,冬日天短,不能歇的太久……

花听兰房中,罗太姨娘果然是跟周氏说的一样,得了空就带着她的丫鬟香怡过来了,府中都为分家搬家的事儿忙乱,她的东西少,很快就挪完了,因此也就带着香怡冒雪出门了!

花听兰进了衙门,又是获罪之身,自然是挨了几下打的,虽没陈则应买出来了,那案子也了了,也不必再受皮肉之苦了,但是她身上的伤却没有,如今正在家里养伤,歪在榻上听了罗太姨娘的话,半晌没出声,只是连连冷笑!

罗太姨娘瞧着她的样子,抿唇道:“兰儿,你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你倒是说说啊?我一会儿回去,只怕就得跟老夫人回话了!”

“为了能够救出四弟,老夫人真是煞费苦心,还真是辛苦啊!”

花听兰扯唇,“府里都闹的分家了,看来花未眠跟游氏是真的很怨恨老夫人,两边的仇恨是不可解的了!分了也好,本来就不是一条心,再在一起,也是面和心不合,花未眠这是在报复咱们从前对她做的那些事儿呢!那胭脂铺子,给她便给她了吧,我也不心疼,原本也不是我的东西,店契不在我这里,到底我也不是名正言顺的拥有,我觉得老夫人说的是对的,还得跟四弟联手,才能拿回那些东西,我也才能正当的去经营那胭脂铺子!”

罗太姨娘一听,当即道:“兰儿,你的意思是,你同意借给老夫人银钱,跟她一起凑钱把大爷救出来?兰儿,你素来是这几个人里头最精明的,你虽是我生的,是个庶出,却哪里不比花香旋那个嫡出的差了?甚至比她还要好上百倍!老大也就不说了,如今四处流落也没什么好说的,老四是嫡子,也就是那个鬼样子!你可想清楚了,你把这些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银钱搭进去,你可就也跟着陷进去了,将来如何脱身呢?我也算是瞧出来了,那周氏她自己不出头,偏要指使着你们几个去救她的亲生儿子,若非我不能自立门户,我也不会替她跑这一趟了!就算大姑娘给她的银钱没有公中的一半,我看一百万两银子也是有的,她又不是拿不出来,又不是自个儿没有,为什么要管你要,你却还傻乎乎的给?”

“娘,我不傻,我心里清楚着呢!”

花听兰哂笑一声,道,“单凭我一个人也不是不能对付花未眠,只是到底还是会大费周章些,如今周氏既然想要我跟老四联手,也未尝不可啊!他是她的亲爹,她要是敢对付她亲爹,这不孝的名声也就传出去了,这样一来,局势一定是对他不利的,而我借了银钱给老四,老四就得听我的,周氏想利用我,我就反过来利用老四呗,反正咱们这样也不吃亏啊!再说了,娘以为我就这么简单的把银钱给周氏吗?我是定要他们写个收据欠条的,这字据还得有人见证,若是逾期不还银钱给我,我可是要收园子的!”

说到这里,花听兰眸光一闪,“娘,你不是说喜欢那园子吗?虽说如今分家了,但是那园子的大半还是归了咱们,我也正巧喜欢我原先住的那地方,花未眠那边我反而不喜欢,就这边最好,那欠条字据上就会表明,若是商定的期限之内,周氏不把银钱还给我,就得把那园子和前头院子的地契房契通通转到我名下来,那园子就是我的了!这样一来,也不怕他们不还钱的!”

罗太姨娘一笑:“你这个法子极好!到时候老夫人管你借钱,你就这么跟她说罢,她有求于咱们,又得救大爷出来,不会不答应的!”

花听兰眯眼一笑,点点头,兀自在心里头算计将来见到周氏要说的话,她是绝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花未眠摸黑出了花府,裹着黑色的斗篷上马车之前,又低声嘱咐浮白:“不管谁来,都不见,且为了以防万一,你就睡在我的床上,若有人来,也只当你是我了!让青芽在外头守着,莫叫人发现了!

浮白还未说话,青芽低声笑起来,把她往马车里推,指指被乌云遮盖的天空:“大小姐快去吧!一会儿月亮出来了,就亮得很了,到时候被人瞧见,可就不好了!”

花未眠想想也是,赶紧上了马车,往苏府的方向驰去!

马车在夜色中奔驰,很快便到了上次她出来的那个小院子的后门,为了不让旁人知道她是过来找云重华的,这回是她自己驾着马车来的,这马车刚一停下,旁边阴影处就走出个灰衣小厮:“大小姐,少爷让我在此等你呢,这马车交给我吧,少爷在里头等您,您赶紧进去吧!”

花未眠点点头,瞧了那小厮一眼,应该就是云重华身边的小楼了,她未开口说话,提步便往院子里去了,幸而这会儿天色已晚,小楼与她擦身而过的时候,不会看见她微微有些晕红温热的脸颊――

云重华走时,悄悄对她挤了挤眼睛,在她耳边低笑着告诉她,他夜里在小院子里等她,让她务必要过来――

当时他那意有所指的邪笑已经让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也知他第二日就走,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不会很长,她当即就噙笑答应了,这会儿趁着夜色而来,明明是成亲过的人,却觉得自己像是偷情的人儿,心里有些隐隐的期待和禁忌的兴奋在跳动……

她一个人来赴约,自然知道接下来等着她的回事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他究竟会怎么做……

她在院外站了片刻,屋里只有微弱烛光摇曳生辉,院中还有残雪,她深吸一口雪气,这才推门进去,一眼瞧见屋中昏黄灯烛下,站着一个人,只是灯色太暗,那人又故意站在昏暗的地方,面目都瞧不清了,只能瞧见那宝蓝色的衣袍在烛光里闪耀――

忽而,那人欺身过来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力道大的她站立不住,直接就往后仰躺在了地上,地上铺着毯,摔的也不会很疼,只是有一声闷响,却反倒让她有些懵了,一瞬间发丝飞舞,天旋地转,衣袂纷飞,恍然如梦一般……

他压在她的身上,热热的气息钻进她的脖颈里,还未等她出声,唇瓣就被人封住,热热的亲吻起来,她身上还裹着外头的凉气,一冷一热相激,她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便有些弄不清……状况了……

“唔……”

半晌,他放开了她,低低的喘息,却热切在她耳边道:“眠眠,你可真甜!”

脸颊一热,她只能看见他望着她的眼神,眨巴眨巴眼睛,却忽而发现,她躺倒的位置正对着窗格,窗格还开着,可屋中烧着暖炉,温暖如春,她只需要稍稍一抬眼,就能瞧见那很大很大的月亮,弯得像镰刀一样的月亮……

呵,乌云散了呢……

“眠眠!”

不满的看着她,她眼中的迷醉春情都在悄然退去,云重华还是压着她,不满她的忽略更不满她的走神,挑眉道,“你看什么呢?”

“看月亮啊!”

花未眠垂眸,看进他的眼中,他眸底藏着想要肆虐的欲望,还有因为方才的热吻而狂涌起来的激情,更有那温柔的恍若要把她浸入在这一池月辉般深邃的眸光,想让人家迷醉的在其中沉沦,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低笑道,“我来的时候,乌云遮住了月亮,这会儿乌云散了,明日你出门,就不会下雪了!”

“都这样了,你心里想的还是月亮!”

云重华有些恼了,重重咬了她的红唇一口,狭长的眼眸中皆是潋滟幽色,“我明儿就要去临淄了,这一去就得好些日子不能回来,虽然我想尽快做完那些事情回来陪着你,但是少说也要个十来日的,我叫你晚上来找我,咱们都这样了,你却还在瞧什么月亮!你真是气死我了!”

她自然是瞧见他眼底的恼怒的,不禁莞尔一笑,搂着他脖颈的手收紧了些,又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低笑道:“被你压着,看不到别的地方,只能瞧见窗外那月亮正对着我呢,就随口说了一句,叫你说的那话,有什么可生气的,我这不是来了么?再说了,你又不是不回来了!”

就算舍不得,她也得让云重华去,也不能说什么让他留下的话,毕竟这也是为了日后的好处,她也总不能耽误了云重华的前程,她重生一回,必不会再叫前生的那些恶人得了好处了!

云重华眸光幽深,见了她那迷惑不解的样子,重又欺身过去,热热的身子覆在她身上,替她除尽衣裙,却只将那话儿抵在她的外头研磨,也不进去,低低笑道:“就在地上,今儿玩些花样,好不好?我往日想要折腾你,总是没有尽兴,如今就在咱们的小院子里,我也嘱咐了小楼,不许任何人靠近,咱们两个就可以尽情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那东西她留着也是祸害旁人,我拿了也没事儿!何况她哪里知道是我拿走的?咱们这辈子都再见不到嫣红了,还管她做什么!眠眠,这样舒服么?”

不待她回答,忽而又起了身,也不管身子如何难受,只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笑,“我有些口渴,我去喝口水!”

花未眠那一口银牙几乎咬碎了,在这种时候停下来去喝水,这人就是存心的,就是存心逗弄她的!

简直是坏透了!

可是刚那样过,她又怎么有力气呢?

他从她里头退出来的时候,她轻哼一声,却也根本起不来,只是软倒在他怀里,脸颊带着红晕,抿唇道:“我起不来,都是你做的好事!何况,我就算能站起来,那东西也早就进去了,再流出来又有何用!”

他这回倒是有些懊恼,想着自己一时忘形就忘了那档子事儿了,略带着些歉意的望着她:“那该如何?都是我得意忘形了些!”

片刻之后又恨声道,“就算真的怀了,那也无事,到时候我自然保你们母子无事!这孩子我是要定了的!你放心眠眠,我绝对会护着你的!我娘说了,若是落胎,对女子的身子耗损的很厉害,肯定是不好的,我决计不会让你落胎的!”

瞧他着急的样子,花未眠心里好笑,又见他越说越远,想伸手摸摸他的脸颊,又没力气动弹,只勾唇道:“瞧你扯到哪里去了!这才一次,哪里就真的那般凑巧就怀上了?不要紧的!”

又稍稍低了声音,示意他凑近些,在他耳边低声道,“月事的前三日和干净之后的四日是很安全的,即便是在里头了,也基本上不会有孕的,我如今正在前二日里头,再过两日,月事便要来了,所以无事的,你不要这么紧张!”

“那若是这个说法不准呢?”

云重华有些不信,“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个说法?是娘说的吗?”

他口中的娘,指的是游氏。

“应该不会不准的,再说了,待我回去之后,让浮白悄悄熬了避子汤给我喝了就是,没事的,我不会怀上的!”

花未眠咬着嘴儿笑,“至于这个说法我为什么会知道,我想,我还是不说的好,也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也咱们两个就都别想着高兴了!”

“听说常喝那避子汤伤身子的!罢了罢了,就喝这一次吧!这次到底是我不小心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我一定牢牢记着的!”

想着还有三年才能光明正大的圆房,而这三年间,他们两个之间都不能有孩子,云重华抿唇,这还得好好儿绷紧这根心弦,否则的话,还未到生孩子的时候,只怕就伤了花未眠的身子了,心里这般想着,又瞧见她虽咬着唇笑,可眼里却有冷意闪过,心知她那法子指不定不是从什么好的地方知道的,又想着她前生多是受苦,指不定是什么腌地方知道了,怕勾起她的伤心事来,也就不问了,只觉得温香软玉在怀,又想分散她的注意力,不希望她再想前世的事情,便用还未软下去的东西顶顶她的身子,学着她的样子咬唇笑道,“既然这事儿解决了,不如咱们再来一次,好不好?这一次,我一定记着在紧要关头出来,好么?”

喜欢狂凤重生,惊世大小姐请大家收藏:(m.xinqdxs.net)狂凤重生,惊世大小姐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