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1978 第295章 羊毛还是分开来薅_第298章跑还是不跑呢

时间:2021年10月28日 15:18:16
    

    第298章羊毛还是分开来薅

    杨振局长临走的时候,张卫东问他:“那些人会重判吗?又不全是他们的错。”

    杨局长说:“国有国法,怎么判有法律规定。”

    “那个害了他们的生产队长呢?”

    “他...”顿了顿杨局长说:“他没事,我们去调查的时候,他还在出来说他没管好村民,给我们工作带来了麻烦,向我道歉呢。”

    他说话和他这个人一样,让人恶心。

    也可能是世上最讽刺的惨剧,罪魁祸首逍遥法外,受害人变成施暴者锒铛入狱。

    “那个小女孩呢?”他又问道。

    “村里人你家一口我家一口的给她点吃的,勉强活下来而已。”

    张卫东脸色苍白,没再说话,杨局长说:“你别难过,对那孩子,我比你大那么多也无能为力,本来打算把她送福利院,不说咱县福利院人满为患,他们村里的人也拦着不让,说只要有他们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孩子饿死,他们抢走的粮食都给他们留下来了。”

    法外有情,这也是他能为小桥村人唯一能做的。

    他又交代张卫东不用担心,不管是北洼村还是皖北城都是安全的,不用害怕才走了。

    大人们叹息着,又各自忙自己的事去,危险解除,黄氏也不吵着要回去了,张琳开了院门要出去玩,被关月玲抓过来没头没脑打了一顿,委屈地在院子里哭。

    张老黑说:“咚咚,你要是想回村去看看,我陪你。”

    “不行,不能回去。”关月玲拦在门口。

    “妈,现在又不是解放前,抢劫犯也被抓了,没那么多坏人。”

    “就是不行。”

    队长又走进来,公社的薛领导居然也跟在他身后进来,看见张卫东就说:“他胡闹,你怎么还由着他胡闹,筑墙,亏你们想得出来,新社会又没有土匪。”

    队长垂头丧气的不说话。

    “村里人都害怕了,要是修一堵墙能安心点,就让他们修好了。”

    “我看你们就是钱多烧的,这些事不要你们操心,安心搞生产就行,过几天公社要和警局联合行动,发动各村的民兵打击坏分子,我告诉你们,皖北县还是劳动人民的天下,乱不了。”

    他估计气得不轻,说完还狠狠瞪了队长一眼。

    当然乱不了,农民的愿望其实很淳朴,能吃饱肚子就行,纵观历史上每次动乱,都是人民过不下去才愤而反抗压迫和剥削的。

    接下来皖北要全面展开包产到户工作,地分到农民个人手中,只要下力气就不愁饭吃,谁还有时间胡来。

    薛领导今天来其实还有别的事,开年以后,马家沟大队附近不少人要去特区开工,而北洼村的渠道灌溉要开始做起来,村里的人手显然是不够的,薛领导希望村里能雇佣一批公社的人一起修。

    看样子队长是同意的,但是这件事需要张卫东点头,毕竟要动用的是电热毯厂的资金。

    “我同意。”张卫东认真的说。

    薛领导的意思很明显,想给周边村子缺口粮的人赚点钱买粮食,这个时代的干部真是一心为民,大过年的就开始工作。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你比有些人可强多了。”

    队长吧嗒吧嗒抽烟,被说得没脸。

    两人连口水都没喝,说完就风风火火走了,这边同意,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动员村民、统计人数,干活的时候怎么解决伙食问题等等。

    队长临走的时候,幽怨地盯着张卫东。

    北洼村能做水田的大概三百多亩,水渠总长约八公里,每一块水田都要保证有水,还要修辅渠用来夏天排涝,按照原来的计划是村里人自己修渠,花两个月时间完成。公社这么一插手,估计水渠最多两周就行了。

    这个年代沙子水泥红砖想买都不容易,薛领导亲自协调,跑来了材料,准备年初五就开始动工。

    张卫东担心冰冻太厚挖不动,薛领导说:“只要能让他们吃饱饭,再苦再难也能给你克服了。”

    全家最后都没让张卫东回去,张秉忠和黄氏回去以后,再回城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

    关月玲说:“你关心别人,别人不稀罕,你二婶还是没让他们老两口进门。”

    这样一来,老两口对他们彻底死了心,很长时间都不再提这个人。

    过了十五,老马就带着一大帮人去特区干活,过来告别的时候,张良华说:“青苗等不及,自己先去特区了。”

    还真是情深义重,不过他从来没出过远门,到陌生的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找到李萍。

    青苗的父亲不在了,母亲年纪也不小了,不赞成要李萍这样不要脸的女人,说是家里又不是没钱,花钱再买一个也用不了多少,那个不消停的浪货,能死多远就死多远。

    青苗不愿意,他把家里的钱都交给母亲收好,自己就拿了个路费,准备找到李萍留在那里,哪怕是软磨硬泡也要把李萍找回来。

    这个单纯的愿望,张卫东表示很看好。

    几个姐姐天天去读书,关月玲嫌弃儿子天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问他:“你没事不能看看书吗?大好的时间都被你浪费了。”

    于是张卫东只好苦着脸开始攻书。

    前世他是理科毕业生,靠自己考上的大学,重生以后他拿起书本发现,记忆虽然似是而非,却都还在,学到的是知识,悟到的才是智慧,人生重来在拿起来书本,学起来很快。

    初中的课本他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全部温习了一遍,给张琳买的练习题,他上手去做,很轻松。

    关月玲见他整天在屋里读书,很欣慰,她学得是私塾,不懂其他学科,指点不了只能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初中的知识掌握的差不多,他又开始翻姗姗的高中教材,学起来虽然有些吃力,不能像初中的那样,看到就懂。

    高中知识有时间慢慢学习,他放下书本。

    摊开了稿纸,写下了名字《一地鸡毛》,另外一叠稿纸码放地整整齐齐,上面也有个名字《活着》

    是的,一位著名作家的作品只抄一本,不逮住一位名家薅,给别人留碗饭吃。

    是不是很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