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红楼梦有什么好研究的,这篇文章带你认识《红楼梦》的版本,但研究它可能要用十年

红楼梦有什么好研究的,这篇文章带你认识《红楼梦》的版本,但研究它可能要用十年

互联网 2020-10-24 05:24:4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向来关于《红楼梦》版本问题的讨论以及围绕后四十回产生的争议,很容易吸引一拨读者,同时吓退一波读者。听说有张爱玲的书迷看《红楼梦魇》,还没翻几页便要崩溃:明明说的是《红楼梦》,但太不像一般的读后感。这很正常,因为《红楼梦》的版本问题实在是太复杂,张爱玲虽然潜心研究了十年,却并不打算在书里给人们科普些常识。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经常会用到一个词:一丝不乱。这提醒了我们这本书写作的精巧和困难。《红楼梦》没有太跌宕的情节,所写大都是生活的表面,光滑平整。但当你拉近了看时,就会发现,作者写人物全是明察秋毫的洞见,整个故事里全是密密麻麻的编织。全书机关遍布,所谓春秋笔法、暗写、侧写、草蛇灰线、背面傅粉,更比比皆是,脂砚斋也曾说是“千奇百怪之文“

这种复杂和精密,导致《红楼梦》不同版本之间哪怕是小到一词、一字的差异,都可能诠释出完全不同的意义。因此,版本问题,就成了我们在全面解读《红楼梦》时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更不要说后四十回了。偌大一个花柳繁华的世界,归途却不甚了了。张爱玲的恨由此而生。就像在两百年前,被称为“研究《红楼梦》续书第一人”的清人裕瑞也曾不乏遗憾地叹息:

“此书由来非世间完物也。”

在10月21日的品红课上,任晓辉老师细致地讲述了《红楼梦》的成书过程、各版本由来、不同版本的特点,以及由此引发的学界讨论。这篇文章可以为你普及关于《红楼梦》版本的一些基础知识,但若要深入地研究它,你得准备好花更长的时间。

讲解: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任晓辉确实有人说,《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

《红楼梦》被公认的作者是曹雪芹,但声称并非由曹雪芹所写的人也很多,甚至有人说这本书不是曹家人写的。有人写了比《红楼梦》还厚的一本书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所以要说他一点儿道理都没有,也不合适。

其中一种说法,说是明末清初的江苏如皋人冒襄写了《红楼梦》。为什么?因为冒襄很有女人缘,也很有才气。据说曾经有个秦淮河的女子追到他家里来,发现他已经娶了别人,就在他家做了尼姑。有人说,你看这不是妙玉吗?

冒襄

还有人说,《红楼梦》的作者是清代文学家、湖北蕲春人顾景星,因为书中所用的语言有很多是湖北方言。而且据说顾景星在苏州避乱的时候,曾经丢过一个妹妹。又有人说,你看,这不是香菱丢了吗?我觉得这很滑稽。我们判断《红楼梦》的成书,不能说它用了哪里的方言,就是哪里人写的。

顾景星

清代已经有很多人明确地讲过,《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比如宗室诗人爱新觉罗·永忠,以及曹雪芹的朋友富察·明义。明义在《题红楼梦》诗序中写道:“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这话还不干脆吗?不就是证据吗?明义看过《红楼梦》,还给题了二十首诗。曹家的故事,他也都知道。

把现有的证据全部推翻是很难的。以上只是一例,此外还有很多。说是曹雪芹以外的人写了《红楼梦》的,目前看来都是自说自话。他会忽略所有关于曹雪芹写《红楼梦》的证据,反复论证自己那一套理论。

能写出《红楼梦》的人很不容易,有些句子你往下接,会发现真的很难接上。曹雪芹写这本书,已经把自己所有的才华都倾注进去了。而这样有才华的人,并不是在每个时代都会出现。真正天才的作家,可能几百年才会产生一个。如今我们的社会文化大繁荣,是最好的时代。但最好的作家,往往不是在最好的时代里产生的。

所以,说《红楼梦》的续书是高鹗写的,我认为可能性也不大。但是高鹗、程伟元确实整理了《红楼梦》,这一点应该没有什么疑问。

程乙和庚辰:两个时代的《红楼梦》“通行本”

近年来,白先勇先生在台海两岸名声斐然,他在推广程乙本的《红楼梦》。程乙本到了白先生这里,被推崇备至,我想可能有先入为主的原因。因为白先生在年轻的时候读到的《红楼梦》,就是程乙本。

今天,人们一般把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以庚辰本为底本的《红楼梦》看作通行本。为什么通行呢?因为它已经发行了五百万册了。但是,在白先生年轻的时代,这部庚辰本的《红楼梦》还没有出现。

1921年,上海亚东图书公司第一次出版了铅字排印的以程甲本为底本的《红楼梦》,这也是最先采用了新式标点和分段形式的《红楼梦》。1927年,出版人汪原在胡适的建议下,采用《红楼梦》程乙本为底本进行修订重印。从此以后,程乙本的《红楼梦》垄断市场将近60年。这一版本影响甚广,白先勇先生及其同时代的年轻人,都是看这版以程乙本为底本的《红楼梦》长大的。

直到1982年,第一部以庚辰本为底本的《红楼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排印出版,程乙本才慢慢退出大众的视野。

程甲本是怎么来的?

程甲、程乙两版《红楼梦》,后世一般统称为“程本”或者“程高本”,因为最早是由程伟元、高鹗两人整理出版的。

我们先说程甲本。乾隆五十六年(1791,辛亥年),在《红楼梦》的传播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两位《红楼梦》的超级粉丝——程伟元和高鹗,将《红楼梦》整理为120回的完整故事,以木活字排印出来,后世通称“程甲本”。书中有程伟元和高鹗所写的两篇序言,落款时间为“乾隆辛亥冬至后五日”。从此以后,世间终于有了《红楼梦》的完整阅读本。

程乙本是怎么来的?

程甲本出现后的第二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七年(1792,壬子年)。程伟元和高鹗认为《红楼梦》第一版印得还不理想,于是把书重新排印了一次,并共同写了一篇引言。这篇引言的落款时间是“壬子花朝后一日”。

一般认为,花朝节是农历的2月12日,那么后一日就是农历2月13日。程甲本的序言落款时间“乾隆辛亥冬至后五日”,按时间来推算,第一版程甲本和第二版程乙本之间,应该只相隔了70几天。活字排版效率很低,排印时间又很紧,在当时应该是非常吃力的一项工作。

在这篇引言的末尾,有两个人的姓名落款,分别是“小泉”和“兰墅”。“小泉”是程伟元的字,而“兰墅”正是高鹗的别号。要记住,只有程乙本才有这篇引言。所以当我们看到有引言的本子,一定就是程乙本。

绍兴文管会程乙本天津拍出之程乙本程高本与手抄本,哪个更好?

程甲本和程乙本的排印,使《红楼梦》终于拥有了完整定本。那么在定本出现之前呢?是抄本的时代。人们有组织地把书借来,抄完再还回去。一部一百万字的小说,可能要花一年时间才能抄完,所以价格不菲。高鹗就曾在程甲本的序言中写道:“昂其值得数十金”

抄本大都不完整,比如现今发现的《红楼梦》最早的抄本——乾隆十九年(1754,甲戌年)的甲戌本,现存只有十六回;乾隆二十四年(1759,己卯年)的己卯本,现存也只有四十几回。而高鹗的朋友张问陶在《船山诗草赠高兰墅鹗同年》一诗自注中说:“传奇《红楼梦》80回以后,俱兰墅所补。”

先有手抄本,再有刻印本。有些人认为《红楼梦》的印本(程乙本)比抄本好,比如白先勇先生。那么它究竟好不好呢?

程甲本、程乙本的好处在于,它曾经被程伟元、高鹗这两位文人整理过一遍,纠正了原文中的一些矛盾和不恰当。但也有坏处:偌大一部著作,改了这里,漏了那里;改对了一些东西,也可能改错了一些东西;一个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又出来了。

比如在《红楼梦》第63回,尤二姐和尤三姐到了宁国府,脂评本写贾蓉“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程高本怎么写的呢?写贾蓉“听见两个姨娘来了,喜得笑容满面”。这改得好还是不好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白先勇先生说,这“一笑”太暧昧,不如“喜得笑容满面”好。但也有人觉得,正是这“一笑”,很含蓄地表现出父子俩和两位姨娘之间的关系。

程伟元、高鹗大概没看过脂评本

程甲本印刷于1791年,而曹雪芹大概是1763年去世的。在这不到30年的时间里,已经丢失了太多信息。程伟元在为程甲本所写的序言中说:“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可见在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不确定《红楼梦》的作者是谁了。

程伟元和高鹗大概都没看过脂砚斋评过的本子。他二人用来做底本的,很可能更接近乾隆四十九年(1784,甲辰年)的甲辰本。而这个本子,一般被认为是脂评本向程高本过渡的桥梁。

甲辰本删掉了《红楼梦》原稿中的大量脂评,书中有记:“原本评注过多,未免旁杂,反扰正文。今删去,以俟观者凝思入妙,愈显作者之灵机耳。”所以在后来的程甲本、程乙本中,都是没有批语的。偶尔有几条被遗漏的,数量也很少。

程甲本和程乙本是木活字排印,两个版本也不过三四百本的印量。但随后,立即就有人出刻板了。一套刻好的板,印刷一两千套都是可能的。所以,又没过几年,就是《红楼梦》刻本的天下了。刻本在《红楼梦》传播中意义重大,但无需多讲。

程刻本

话说回来,那些在传抄过程中“被借阅者迷失”的书稿,有没有可能重新出现在市场上呢?有这种可能。事实上,正因为在程甲本、程乙本两个定本之后,抄本再次出现,才有了我们今天的这套通行本——庚辰本。

二书合成:《风月宝鉴》与《红楼梦》

关于《红楼梦》成书的故事很多,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种,是二书合成的说法。

在《红楼梦》甲戌本的开篇,有一篇“凡例”,谈到《红楼梦》书名的来历,说其“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红楼梦》第一回也有脂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有人认为,《风月宝鉴》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之前所写的另一部书;也有人认为,《风月宝鉴》并不是曹雪芹的作品,而只是曹雪芹的一部藏书。

二书合成,就是指《风月宝鉴》和《红楼梦》合成一部。被称为“研究《红楼梦》续书第一人”的清朝宗室裕瑞在《枣窗闲笔》中写道:

“《红楼梦》一书,曹雪芹虽有志于作一百二十回,书未成即逝矣。诸家所藏抄本八十回书及八十回书后之目录,率大同小异者,盖因雪芹改《风月宝鉴》数次,始成此书,抄家各于其所改前后第几次者,分得不同,故今所藏诸稿本未能画一耳。此书由来非世间完物也。

闻旧有《风月宝鉴》一书,又名《石头记》,不知为何人之笔。曹雪芹得之,以是书所传述者,与其家之事迹略同,因借题发挥,将此部删改至五次,愈出愈奇,乃以近时之人情谚语,夹写而润色之,借以抒其寄托。”

裕瑞是什么人呢?裕瑞的时代比曹雪芹稍晚,但在他的前辈荫亲之中有和曹雪芹熟悉的人。所以他的分析,可能是有道理的。

把《红楼梦》逐回读下去,我们会发现,尤二姐、尤三姐的故事相对独立,去掉也不影响。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的末尾,如果贾敬不去世,紧接着第70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好像也能完整地接上。而且有一个特别小的情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在第七十回的开头,李纨打发丫头碧月到怡红院找手帕子,而且是“昨天晚上”忘在这里的。这块手帕子找得有点儿奇怪了,因为从第64到69回写的都是二尤的故事啊!那么李纨找手帕的情节,是不是刚好和第63回接上了?

所以我觉得,二尤的故事明显是被插进来的。它使《红楼梦》多了6回书,但不影响主要的故事情节。和二尤故事极其相似的,还有二秦(秦可卿、秦钟)的故事。二秦的故事集中在第9到16回,两个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把这8回书拿出去,第1到8回介绍红楼梦的缘起,第17回接大观园的故事,对全书构架也没有影响。

如此看来,二秦和二尤的故事,可能都是《风月宝鉴》里的故事。这两个故事有着非常相似的风月成分,而且有独立的叙事脉络和人物情节,特别像是移植、合成的故事。

虽然如此,但不管是二书合成还是一稿多改,不管是《风月宝鉴》还是《石头记》,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红楼梦》。

关于版本问题的一个案例:第64、67回的谜团

现藏北京大学的《红楼梦》庚辰本里,没有第64回和第67回。这两回,在手抄本的时代就已经没有了。乾隆二十四年(1759,己卯年)的己卯本里虽有64和67回,但也是从别的本子里补过来的,并有注云:按乾隆年间钞本武裕庵补抄。现在通行本(以庚辰本为底本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版)中的第64回和第67回,是从程甲本补过来的。

第65回的回目有两个,在庚辰本中是“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二郎”,在戚序本、戚宁本、蒙府本中是“膏梁子惧内偷娶妾 淫奔女改行自择夫”。两者对人物的表述方法是完全不同的。

戚序本、戚宁本、蒙府本同属于另外一个体系。乾隆三十四年的进士戚蓼生曾写过一个序,是《红楼梦》最早的、最有名的序。这个系列的本子是很完整的。每一回的开头和末尾都有评语,或是韵文,或是散文。在第41回的开头,有一段韵文的署名为“立松轩”。所以有些人把戚序本也叫“立松轩本”。至于立松轩究竟是谁,“立松轩本”究竟是什么本,那就是另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了。

文字整理:芹僮·岚

注:文中所阐述专家观点,不代表红迷会官方立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