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民族关系与族政策研究pdf > 美国民族关系与族政策研究pdf,张飞:论美国“多族化”与族群政治的互动

美国民族关系与族政策研究pdf,张飞:论美国“多族化”与族群政治的互动

互联网 2021-09-24 07:43:12 Tags:美国民族关系与族政策研究pdf

中国古代史研究 隋唐时期乌蛮的民族关系 SNNU中国平视世界的重大时代意义 ciis.org.cn民族主义与族际关系 ims.sdu.edu.cn越裔美国人在美组织及其政治参与研究张飞:论美国“多族化”与族群政治的互动中国社会科学网研究国际关系的基本概念和方法 知乎 Zhihu2017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西部和边疆地区项目立项一 imun.edu.cn 内蒙古民族大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美国;民族国家;多族化;族群政治;治理

作者简介:

【摘要】美国的“多族化”是指美利坚民族内部形成了多个族类群体,并时常伴有族群中心主义或族群民族主义等族群性构建和复苏的现象。进入20世纪下半叶以后,随着族源多样性移民的空前增加和“聚众成族”现象的日益普遍,使得美国“多族化”空前扩展、“多族化”诉求高涨,最终促就了美国族群政治的新特征与新趋势。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萌芽、兴起的多元主义族群政治的初衷是为了回应日益增长的“多族化”权利诉求、调控“多族化”问题,但这套多元主义族群政治理论和政策在现实中却与美国的“多族化”交互结合,加剧了美国“多族化”现象的广泛化和固化,对美国的国族认同和国家整合产生了始料未及的影响和后果。基于美国“多族化”带来的种种困扰和隐忧,从理论和政策两个维度关注美国族群政治的得失和走向,有益于民族国家尤其是多族群发展中国家理性创建或正确选择符合“本土化”的族际政治整合模式,有效调控和治理“多族化”问题,实现民族国家的国族整合。

【关键词】美国;民族国家;多族化;族群政治;治理

【作者简介】张飞,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理论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民族政治与边疆治理。

【基金项目】本文受到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少数民族对中国共产党的认同建设研究” (项目编号l7BZZ021)的资助。

“多族化”是民族国家内部“出现和存在的多个族类群体”,并时常伴有族群性构建或伸张的现象。“随着民族国家‘多族化’现象的形成和广泛化,民族国家中国家认同面临挑战的机会就大大增加,并对民族国家的统一和巩固形成了严峻的挑战”,“欧美国家的认同危机,更是“多族化”的直接政治后果。美国就是这样的典型”。美国的“多族化”是在美利坚民族的起源与演进中逐渐形成并不断巩固的,尤其是“在过去的几十年,大规模的移民使美国成为一个更加异质的社会”,如今美国的各种族群社区,“就其规模之大而言,就足以构成独具生命力的文化群”。从族群性构建的角度,在多样性移民基础上“聚众成族”的族类群体不断发起“族群回归”“族裔复活”“复地运动”等一系列族群性构建活动,推动了族群性诉求不断高涨、社群族性日趋分化。值得关注的是,这种以族群和文化差异为基础的“多族化”发展,不仅促就了多元文化主义观念和运动在美国社会的广泛传播,为美国族群政治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土壤和动力,还与美国的多元主义族群政治结成了深切的关系,当美国族群政治逐渐发展起来后,反过来又助推美国“多族化”的发展和定形,加剧美国的“多族化”建构。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多族化’现象日渐凸显并逐渐瓦解了‘民族熔炉’,导致了美国出现了严重的国家认同问题”,极大地威胁着美国的国族建设。因此,分析美国的“多族化”现象与美国族群政治之间的内在关联,反思“多族化”现象加剧或失控的种种后果,对于维持民族国家的稳固和存续有着深远的意义。

一、“多族化”促进了美国族群政治的兴起

从美利坚合众国早期开始,“族群性(ethnicity)一直受到美国政治家的关注,尤其是自19世纪下半叶以来”,更是在美国政治中占据重要地位。而族群“ethnic group这一术语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广泛应用,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的事情”,“被用来形容建立在这种‘认同政治’和‘差异政治’基础上的‘族类群体’(种族的、民族的、土著的),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美国社会群体分化和裂变的学科性研究中”,构成了“多元文化主义的产物”。劳伦斯·福克斯作为关注和分析美国族群政治的先驱,在其1968年出版的《美国族群政治》一书中就试图阐释“美国族群性(ethnicity)与政治之间相互关系的理论”,极力回答“为何族群性(ethnicity)在美国政治中如此重要以及美国政治为何对族群(ethnic groups)如此重要”。从学术意义上说,族群政治(ethnic politics)研究主要包括族群关系的政治规范、涉及族群的权力现象、族群冲突的政治解决以及关于族群的国家公共政策等方面的内容,从学术成果方面看,关于族群政治的研究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开始结出硕果”,“并且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被广泛地理论化”。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族群政治(ethnic politics)开始成为西方比较政治学的一个重要研究内容”,“如今已成为国际上比较政治学的热点问题”。理论界把这套萌芽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围绕族群权利的承认、提升而提出的主张、观点和理论”统称为族群政治理论,“该理论在多元文化主义的基础上形成,主要观点和诉求皆在多元文化主义基础上阐述”,诚然“包涵多元文化主义的族群政治理论的兴起,并非只为满足人们对文化多样性的追求,还有更为深刻的社会政治原因,那就是民族国家日渐凸显的‘多族化’现象”及其与民族国家体制之间不断增强的张力。当这种张力达到一定的程度并获得特定社会力量支持时,族群政治的火苗就会在特定条件下被点燃”,促进族群政治“火焰”的生成和发展。美国的多元主义族群政治就是“多族化”权利诉求与多元文化主义及其衍生理论相结合的结果。

从美国“多族化”的形成和发展来看,包括两个维度:一是美国族群结构的变化和族群数量的增加;二是族裔政治运动背景下美国各族群的族性张扬和族性分化。就前者而言,美国的“多族化”现象不仅存在于当代的美国社会,也贯穿着美国的整个历史,是迁往美国的多样性移民及其代际积累的结果。就后者而言,美国的“多族化”除了具有异质性移民族源结构外,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民权运动和族裔政治行动唤起了美国族群争取“少数权利”的觉醒,致使美国的“多族化”内涵开始发生转折性的变化,标志着美国的“多族化”已不停留在族群多样性的社会层面,而是上升为如20世纪60年代美国发起的“肯定性行动”这类政治内涵的层面,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的“多族化”就此与席卷美国的多元文化主义观念和运动实现了交互式的结合,致使美国“多族化”的日趋广泛化和固化得到了多元主义族群政治的阐释和支持。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在不同时期的“多族化”结构和“多族化”内涵是不一样的,20世纪中叶以前更多体现为族群多样性层面的“多族化”,20世纪中叶以后尤其是到七八十年代,与多元文化主义结合的“多族化”更多的体现为族群政治化或“族类政治化”层面的内涵。为了分析美国“多族化”与美国族群政治的交互演进关系,在此也对美国族群多样性层面的“多族化”结构变迁做一个大致的梳理。

作者简介

姓名:张飞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责编:赛音)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