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航海王银朗姆酒抽到的材料,【转】海贼王之世界的歌 by红莲妖姬 小说_小说圈

航海王银朗姆酒抽到的材料,【转】海贼王之世界的歌 by红莲妖姬 小说_小说圈

互联网 2020-10-29 06:52:5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奏鸣曲第二小节

12年前一个男人用自己的死亡开启新时代序幕,12年后一个男人毫不畏惧的向所谓的“天”挑战。太阳未升起之时,海上的大雾还未散去,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隐隐约约的能分辨出一个黑色的小点在缓慢的向赤红大陆靠近。直到大雾渐渐散去才发现那个小黑点,其实是一艘只能容下一人的小船。小船上一个虎背熊腰的鱼人枕着一个大大的背包,翘着腿仰躺在小船上,这条鱼人正是从人鱼岛出来,在伟大航路上也是位有名的冒险家——费舍尔·泰格费舍尔·泰格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红土大陆,不由的想起在那里的三年囚禁生活,面色凝重的可怕。让本来就宁静的清晨显得越发的沉闷。费舍尔·泰格下意识的伸出左手,似乎是要遮挡,也似乎是要抓牢一般,向不远的红土大陆比划着。“圣地·玛利乔亚。”费舍尔·泰格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短短的语气中带着沉重、心痛、以及坚定的决心。伸出的手紧紧握拳“我会成功的。”于此同时海军本部也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早在几年前当时的海军元帅钢骨之空被提升到世界政/府全军总帅,现在的海军元帅则是被称为‘智将’的佛之战国。此时在海军元帅的办公室中,现年已经十多岁的克莉斯多正对这战国,懒散的趴在战国那大大的办公桌上,在那大大的办公桌上有一半的地方已经被各种文件占领,另一半也被格式的糕点和已经堆成小山的糖果霸占。对于正在各项文件上签字的战国而言,现在这样的情况他早已习惯了,可以说是在前元帅还在这个位子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舒适的靠在椅子上,克里斯多一边手拿着三角形的巧克力的蛋糕,一边翻看着今天早上刚刚加急呈献上了的情报,一目十行的快速浏览。“啪……”看完的克里斯多随手将手中的情报丢到一堆文件的顶端,随即也放下手中的蛋糕,端起一旁的红茶喝了几口后,才看向对面的战国缓缓的开口“革命军的首领‘龙’,是什么来头?”放下笔的战国,从文件的顶端那些那份加急文件,随手翻了几下,便不由自主的抬手揉着开始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长长的叹着气,带着愤恨、无奈的语气“那个男人的本名是蒙奇·D·多格拉”“蒙奇·D……”战国的话让克里斯多微微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但战国那认真严肃的表情,却表明着绝对不会是一个玩笑。“该说不愧是他的儿子吗?”已经从震惊回过神的克里斯多端着茶杯挑了挑眉头,然后又歪头想了想,对着战国说道“五老星那边不需要知道这些。”战国也是赞同的点头应道“嗯……”看着每时每刻都跟着战国身边的山羊将那份文件吃下去,克里斯多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带着一股怪异的幸灾乐祸般的表情以及淡淡的上扬的语调说道“世界政/府恐怕万分头疼这个家伙吧,短短的几年中就有好几个国家因为他而灭国了。”又开始在各项文件上签字的战国头也不抬冷淡的说道“我们是海军。”明确表明了自己的职务。克里斯多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也是,毕竟他一直在内陆,暂时还影响不到海军这边。”随即克里斯多的口气一转,带着愉快的声音“不过,新世界的海贼倒真是一刻也不能消停一下。这个所谓的“四皇”争夺似乎很有趣呢,他们是打算要与海军抗衡吗?”“一半吧……”战国的语气有些不确定“都是那该死的哥尔·D·罗杰,他连死都能惹出一堆麻烦来。”有些气愤的战国狠狠的在纸张上面写字一般,将纸张摩擦的‘沙沙’作响。这道让克里斯多轻声的笑了起来,哥尔·D·罗杰那个男人的确可恶,连死都在给海军惹出那么大的麻烦,但也不能否认那个男人的能力和他的影响力,仅仅只是临死前的那一句话,就将那原定的剧本彻底的改变……摩挲着茶杯的边缘处,克里斯多有时在想,这哥尔·D·罗杰到底是活着好,还是死了的好。停下手中笔的战国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翻阅着,面色有些严肃“现在伟大航上的海贼有些过多,而新世界更是鱼龙混杂到极致,所以……”“所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放下手中的茶杯,克里斯多抬起手在空气中优雅的比划了一下,接下战国的话。随即又好笑的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这就是那所谓的‘优胜劣汰’的生存游戏吗?海贼也蛮聪明的。”“也可以这样说吧。”有些坐累的克里斯多伸了个懒腰,单手支着下巴笑道“呵呵……这可真不是一个好现象啊!毕竟,海军可是被各种规则所束缚呢。”明白克里斯多意有所指的战国抬起头皱着眉头直直的看向克里斯多“你想到了什么?”“呵呵呵……”笑的很开心的克里斯多眯起眼睛,点了点桌子上那一摞新出来的悬赏单“你所想的,便是我所想的。”“那群海上人渣。”“我觉得他们会是非常有趣的……”摩挲着下巴克里斯多笑的是那么的不怀好意,又带着些许的兴奋。微微停顿后克里斯多又带着某种咏叹调的口气说道“哥尔·D·罗杰那个家伙倒是留下了一个有趣的游戏。和平与梦想永远都是与战争相随的。”战国只是沉默的看着克里斯多,也不摇头否认,更不会点头承认是。而克里斯多也早已料到战国的反应,只是抬手右手,转动食指上一枚古朴的银/色戒指,瞬间占据半张桌子的各式糕点和想小山一样的糖果堆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才缓缓起身。克里斯多的声音还是轻快中带着笑意的说道“战国你要知道,没有什么是永远存在的,即便是‘正义’也是如此,腐朽的之物的消亡更是必然的……”说完,克里斯多也不起看战国的反应,转身就要离开这个房间。就在克里斯多的手触碰在门扶手的那个一刻,战国低沉却又坚决的声音响了起来“即使现在它会腐朽,会消亡。但是,在它还未消亡之时,我依旧会坚持我的正义的。人虽然会消亡的,但是精神却不会。”已经走到门口处的克里斯多顿了顿身形,沉默了一下,不冷不热的声音没有起伏的说道“是吗?那么,祝你好运。”望着被关上的房门,已经离开的克里斯多并没有看见战国若有所思,同时又略带担忧的眼神。长长的走廊中只有克里斯多一人,无论是在海军本部‘马林福德’,还是在圣地·玛丽乔亚中,没有什么地方是身为【世界贵族之王】,同时也是站在权利顶端的克里斯多不能去的地方。从海军本部晃荡回圣地·玛丽乔亚,克里斯多有些无聊的琢磨着是去找全军总帅的钢骨之空,还是去香波地群岛的游乐园,或者是去看看有什么最新的歌剧。“这不是克莉斯多殿下吗?”虽然带着傲慢和轻浮,但却是毕恭毕敬的声音在克莉斯多的身后响起。“啊~”停下脚步,克里斯多略略偏头看去,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只看见一个将头发上卷弄成洋葱模样,并在脑袋上扣着透明的泡泡头罩,身穿白色又厚重的标志性特殊衣服的世界贵族站在克里斯多不远处,正对着克里斯多弯腰行礼。同时身后跟的那一群人也呼呼啦啦的跟着下跪,看这样应该是刚刚从香波地群岛的拍卖会场回来。克里斯多漫不经心的挥挥手,示意那个世界贵族起身,微微眯起眼睛扫视着那个世界贵族身后的队伍,最末尾处应该是才买回来的奴隶,不过是几个除了长得漂亮,便毫无特色可言的人类玩偶罢了。收回目光,万分无趣的克里斯多悠悠的打着哈欠。就听道那个世界贵族献媚的说道“克里斯多殿下若是觉得无聊的话,或许可以去罗兹瓦德大人那里解解闷,罗兹瓦德大人刚刚可是买下了不少好东西……”挑了挑眉的克里斯多示意那个停顿下来的世界贵族继续说下去。“一个人鱼和几个可爱的小动物。”“小动物啊……”嘴角翘起来的克里斯多来了兴趣。对他们这些世界贵族来说,所谓可爱的小动物向来都稀有的生物的代名词。挥退那名世界贵族,克里斯多便朝罗兹瓦德住处走去。在罗兹瓦德的游乐室中,克里斯多懒懒洋洋的靠在镶满珠宝极尽奢华的软榻上,咬着一旁女仆送道嘴巴的的葡萄,身边还有长相绝美,手法不俗的按摩师细心的服务着。打着哈欠,克里斯多望向底下的斗竞平台上,那个像狮子却比正常狮子还大三倍不止,更加的庞大凶残的魔兽,尤其是那尾巴,竟然是一条蛇,泛着黑亮光泽,毒性十足的黑蛇。此时,这可爱的小东西,因为四肢和尾巴被粗重结实的锁链捆控制的无法动弹,唯有低声嘶吼着,并对不远处的一群人露出一米多长,伸在唇外的两颗尖锐的獠牙以示警告。一声接一声的嘶吼声,让斗竞平台一个角大型牢笼中的人相互偎依在一起的瑟瑟发抖,一些胆小的人早已经晕厥,一些人在那里不停的泣不成声。克里斯多却是一脸愉悦,看向坐在自己斜下方的罗兹瓦德,带着赞赏说道“真是一只脾气暴躁却又可爱的小猫咪~”“殿下说的是,相信一会的表演一定会让殿下愉快的。”下位的罗兹瓦德讨好般的看向克里斯多。在罗兹瓦德斜下方坐着的是他的儿子恰尔罗斯·圣和女儿夏尔莉亚·宫。正舔着冰激凌的恰尔罗斯带着兴奋说道“父亲大人,我都等不及看这可爱的小东西的表演了。”但是,罗兹瓦德并没有接他的话,只是将身子转向克里斯多无声的请示着。而克里斯多只是微微颔首,罗兹瓦德就明白其含义,对身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挥了挥手,示意表演开始。关在牢笼中的人,无论男女,无论种族在分发武器后,都被残忍的赶到那只野兽的附近,刚刚在罗兹瓦德身后的管家在上方看着那些男男女女,面无表情对着下面的人冷酷的发话“只要将它弄伤,你们就能活下来。”说完,这个管家让身边的人将魔兽的尾巴放开。虽然是一个四肢不能活动,唯有尾巴能自由活动的魔兽,但对这群普通人来说依旧极致的危险。瞬间凄厉的惨叫和浓郁的血腥味弥漫着空气之中。克里斯多向身后的靠垫,靠了靠,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的看着斗竞场中的哭号,不由的撇了撇嘴,这样的场面她从小就看,大概是看的太多了,即使这个魔兽的尾巴攻击很有趣,但她看到依旧索然无味。斗技场中哭喊的声音尖锐而又刺耳,让耳朵敏锐的克里斯多有些不悦的眯起眼睛,扫视着低下那群因恐惧颤抖的人群,摸了摸下巴,暗想道,不知道换成狮群会如何。想到这,克里斯多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爆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并伴随着强烈的颤抖。顿时,克里斯多身边的人乱作一团。一名圣地守卫慌慌张张闯入房间报告着,似乎有什么人闯进圣地肆意的破坏,而且有一些奴隶已经被释放出来了。罗兹瓦德的宫殿中关押奴隶的地方正发生暴/乱,房间中的圣地守卫听从命令将这里的世界贵族送到安全的地方。罗兹瓦德和他的儿女已经被面带惊恐,催促着那些下人行动快一些。与慌乱恐惧的其他人不同,克里斯多缓缓的从软榻起身,抻着懒腰,面色和动作依旧是一派悠闲,挥退那些要带自己离开的圣地守卫,她到想看看是什么人,敢在这个世界权利最顶端的地方捣乱。况且与其他自是清高的世界贵族不同,克莉斯多从小就接受各种训练,现在还是恶魔果实的能力者,虽然不能跟那些世界强者相比,最起码的自保还是可以的。剧烈的爆炸让宫殿摇摇晃晃,尘土飞扬,漫步在凌乱恐慌的宫殿中,克里斯多如同在自己的后花园散步一般不急不慢。来到宫殿最高处的观景台,夕阳下,火光肆意映照着这个世界贵族的聚集地,跳动的火红带着一股妖异灼热的美感,烈火中的毁灭。克里斯多由衷的赞美道“真是漂亮。”所以说,美的极致是毁灭。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