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草原下一句不散是什么歌,冰川凤凰-第二十四章 掘地神锄草原王(下)

草原下一句不散是什么歌,冰川凤凰-第二十四章 掘地神锄草原王(下)

互联网 2021-01-28 19:59:19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二十四章 掘地神锄草原王(下)

喜来、凤鸣跟在巧嘴后面,顺着草倒的方向一路追至一处高坡前,只见坡前一处洞府,洞门紧闭,门旁的一块方石上书有四个大字“连环洞府”。喜来取出盘龙降魔笛,一晃丈余长,走上前就打得洞门当当响,并大声喊道:“贼魔王,快快把我的人马送还出来,要是他们少了一根毫毛,我叫你洞毁命亡!”

不一会儿,洞门支呀呀一声被推开,数百个小妖从洞中呼啦一下拥出,他们满脸的短毛,一袭的黑衣,形容猥琐,高矮胖瘦不一,各拿刀枪棍棒,迅速摆成一字长蛇阵。随后,从洞中摇摇摆摆地走出一个丑陋的魔王,但见他个高五尺余,满脸黄髭须。身披黑斗篷,手持短双锄。双眼贼溜溜,腰臀肥嘟嘟。一对黄板牙,杀气聚上头。魔王见到喜来、凤鸣就厉声喝道:“哪里来的野蛮人?竟敢砸得本大王的府门咚咚响,你活腻歪了不是?”

喜来一看魔王那五短身材,轻蔑的一笑:“我是长白真人的第三十六代弟子喜来,女娲天神派来的信使,一路来此通知人们早早举家南迁,以躲避千年不遇的特大冰灾水患。你是从哪旮旯里蹦出来的怪物?竟敢抢走我的人和马,快快把他们放出来!或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魔王听罢哈哈大笑:“你们这两条漏网之鱼,看来是小有两下子,怪不得口气这麽大。也许你们不知我的名气,我是这里草原王,在此修身千载余。手中双锄天外物,日掘万丈不停歇。一锄照着人头去,开花只在弹指间。砍得人头堆成山,没人敢惹我神锄。刚才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的来头,原来你不但是我朋友的仇家,而且也是我草原王不折不扣的冤家。本来你们俩跑了我没追就算便宜你们了,偏偏你们是猪羊自愿跑到屠户家——一步步白来送死。好,今天我就成全了你们,看锄!”

言毕,草原王举双锄就奔喜来下三路而来。草原王个头矮,攻喜来下三路当然顺手,双锄过处枯草飞,摧筋折骨势逞凶。草原王突然发力,一路连攻喜来,逼得喜来退出三四丈方立住脚,喜来先出一招“猛龙过江”,用降魔笛从气势上压住草原王的双锄,接着又以“白蛇吐芯”、“神龙摆尾”等招式连连向魔王发起反击,渐渐占了上风。

喜来和草原王一起斗了三十余回合,草原王就觉筋骨酥软,气喘吁吁,喜来乘势来个“泰山压顶”直击草原王头部,惊得草原王连忙用双锄前挡后遮,步步后退。又占了三五回合,草原王已是脚步踉跄,大汗淋漓,渐渐有些支撑不住,只见他虚晃一招,猛地跳出圈子,一抖黑斗篷转身就逃,跑着跑着就从腰囊里抓出把细微的东西抛向喜来。

喜来虽看不清草原王扔些啥,却也知道扔过来的绝不是些什麽好东西,他忙用双手将降魔笛舞得风车似的转,可还是觉得有什麽东西徐徐爬到了自己的肌肤上,哪里肉嫩咬哪里,喜来顿时觉得胳膊上、大腿上、腰部、背部、腹部等处奇痒难忍。

喜来停止了追击,腾出一只手翻开衣服抓痒,只见肌肤上隔不远就是一个红肿的小包,有几只跳蚤在他身上闪转腾挪,他一边抓跳蚤,一边抓痒,可跳蚤们跟他玩起了捉迷藏,任凭喜来怎样努力也是白搭功夫,直气得喜来心焦气躁。

再说草原王,他跑出十几步后,偶一回头见喜来停止了追击,在原地抓起痒来,不由哈哈大笑,他整了一下斗篷,复返身挥动双锄杀向喜来。

凤鸣在旁已知大概情况,于是,她纵身一跃,挥剑截住草原王厮杀起来,他们战了不到二十个回合,凤鸣就用天龙宝剑削掉草原王锄头的一角。

草原王见女将也不好惹,就想故伎重施,他虚晃一招佯装败下阵去,转身就逃,恰好被喜来一眼瞥见。喜来飞步上前,一把扯住刚要向前追击的凤鸣,自己强忍奇痒追了上去,同时朝草原王按下了降魔笛开关。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一股十余丈长的五行霹雳火向草原王及众小妖席卷而去,一下燃着了草原王的黑斗篷,草原王见势不妙,就地一滚,化道黑烟率先逃入连环洞府。

小妖们何曾见过这种突发的变故,他们吓得纷纷抱头鼠窜,一时间在洞门前挤成一团,踩踏成一堆,哭爹的哭爹,喊娘的喊娘,被熊熊的烈火一烧,迅速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顷刻间小妖们就都现了原形,原来尽是些鸡、狗、鼠、狐精所变。过了一段时间,数百个小妖就全化作一片灰,被一阵大风吹散,空气中只留下肉身烧焦的难闻的气味,久久不散。

这时,喜来身上实在痒得难受,早已顾不得男女有别,凤鸣站在身旁,急忙脱下全身的衣服聚在一块,只留一件内裤在身。喜来用降魔笛朝堆起的衣服上均匀地撒了些寒冰水,喝饱血的跳蚤立刻被冻得僵死了,喜来一抖衣服,圆滚滚的跳蚤们纷纷坠落在地,却冻得寒风中的喜来上下牙打颤,瑟瑟发抖。凤鸣见状,笑得前仰后合,羞得满面通红。

喜来双手挠着红肿的痒处,双眼瞪了一下在一旁只顾笑的凤鸣道:“还不快找些干柴来帮我烤烤衣服,我都冻成啥样了,你还笑!”

凤鸣做了个鬼脸,忙转身捡柴去了。巧嘴朝凤鸣离去的背影不住地喳喳叫着:“羞,羞,羞``````”

等凤鸣把喜来的衣服都烤干后,喜来穿上衣服,发觉自己身上仍有十余处红肿的地方麻痒不止,直气得喜来牙咬得咯咯响,发誓抓住草原王后,一定将他千刀万剐,然后再烧成灰。一旁的凤鸣忍不住又偷偷笑了起来,直笑得肚子疼。喜来白了凤鸣一眼,说道:“你又笑,今天你要追草原王时,要不是我及时拉住了你,恐怕现在你也脱了衣服在抓痒呢。等我抓到了草原王,从他身上捉几个跳蚤放你身上,让你也尝尝奇痒的滋味,看你还笑不?快走,木尔才和宝马还在草原王手上呢,我们赶紧入洞去抓草原王吧。”

凤鸣点了点头,就一手持剑一手拿了一支火把,与喜来一同进入连环洞府。才走了十几步,凤鸣被一堆东西拌了一下脚,她身体向前跄了一下,亏得她迅速用剑往地下一撑,方才稳住身体没摔倒。她低头一看,不由“啊”得惊叫一声:“是一堆人骨头!”

喜来忙安慰她道:“别这麽大惊小怪的,没听草原王嚷着他杀的人尸骨堆成山吗?现在我们到了他的洞中,地形不熟悉,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不至于着了他的道。我们再往前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喜来和凤鸣又往前走了四五十步,两人不禁傻了眼,面前突然出现三个洞,分别通向不同方向,更要命的是,洞里套洞,洞洞相连,里面的岔道纵横相连,简直就是个地下迷宫!喜来心想:“狡兔才三窟,草原王却能弄出个高明的九曲连环迷宫,而且他又是个惯于使诈设套的主,他比兔子狡猾何止百倍!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我和凤鸣冒冒失失地深入洞中,很容易误入陷阱或是被他偷袭,这样非但救不了尔才哥,恐怕还要白白搭上我们两个的性命。况且,我们即使不被草原王算计,要想走出连环迷宫也非易事,弄不好也会被困于迷宫而难以脱身。好汉不吃眼前亏,两弊相权从其轻。”想到这里,喜来停下脚步,转身对凤鸣说道:“前面洞洞交错连环,地况复杂难测,我们不熟悉地形,恐遭不测,咱们不如先出洞府,再另行商议对策。”凤鸣点了点头,于是,他们按原路返回。喜来、凤鸣能否救得出木尔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解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