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外则1之忘羡与卖花姑娘_蓝忘机的芍药书签

时间:2021年10月25日 21:18:32
小剧场外则1之忘羡与卖花姑娘

姑苏  云深不知处

兰室内

蓝忘机坐在桌前监督姑苏这届门生的测试,座下门生见这场测试是由含光君监督,本有的小心思、小算盘如今是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有也不敢做了。在他们眼里的含光君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可他们不知道的是......

此时的蓝湛

正趁旁人不注意时,盯着手里的清心铃发呆。他回想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今早

忘羡二人早饭过后,蓝忘机正坐在书桌前看书。突然,臂弯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拱了进来。蓝忘机想也没想就把胳膊抬起来了,顺便低头看了一眼,后者对他微微一笑,眼神表示“不错啊,蓝湛,懂我。”没错,拱进来的正是在静室外撸兔子撸够了的并回来的魏无羡。

蓝忘机见他拱进来以后。随即,把胳膊放下,那人顺势躺在了他腿上。魏无羡道:“二哥哥”

蓝忘机:“嗯”

魏无羡一手把玩着蓝忘机的抹额,道:“蓝湛,我们距离上次带孩儿们出去已经过了很久了,我们今日再带思追景仪他们出去吧。回来时路过彩衣镇去买天子笑,好不好?”

“好”

“我就知道蓝湛你会答应的,我可真是爱死你了”说完,还亲一口蓝忘机。

蓝忘机的眉眼弯了弯,魏无羡笑道:“果然 还是我家二哥哥笑起来最好看。”

然后,魏无羡从蓝忘机的怀里起来,道:“我们走吧,蓝湛。”

谁知,蓝忘机却道:“等等”

“嗯?怎么了?”

蓝忘机站起来,把魏无羡挡在身后,端端一礼 道:“叔父”

蓝启仁摸了两把自己的胡子 道:“嗯,忘机”

蓝忘机道:“不知叔父所来为何?”

蓝启仁:“今日,这届门生有一考试,本应有我来监督,但秣陵苏氏那边出了一些问题,需要我去处理一下。我本欲找你兄长,可你兄长正在闭关中,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蓝忘机:“叔父放心,忘机明白。”

蓝启仁:“如此甚好。”

随即,他又道:“忘机,你的……”他本想说你的抹额呢,但又看了一眼蓝忘机身后的魏无羡。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便走了。

蓝启仁走后,魏无羡从蓝忘机身后出来道:“蓝湛……”

“嗯”

魏无羡假装伤心道:“哎呀,这可怎么办呀!二哥哥去不了了。”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你想如何?”

魏无羡手里抓过一缕蓝忘机的头发,在指尖缠绕道:“二哥哥,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带孩儿们去,你去监督门生考试,这样好不好?”

蓝忘机看着他,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魏无羡道:“我知道,不许招惹是非,不许沾花惹草,不许啥啥啥,对吧。”

“……”

魏无羡拽着蓝忘机的袖子摇了摇道:“哎呀,二哥哥,你就让我去嘛,好不好,况且有思追景仪在,我能做什么”他边说边靠近蓝忘机,说完这句话时,已到蓝忘机的耳边。

其实,从魏无羡拽蓝忘机衣袖的时候,蓝忘机的耳垂已渐渐泛红。魏无羡看了看那泛红的耳朵,心里暗笑一声。然后,轻咬一下蓝忘机的耳垂。

后道:“二哥哥,蓝二哥哥,让我去吧,好不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沾花惹草的。”

半响,蓝忘机才道:“好。”

魏无羡一个虎扑扑进蓝忘机怀里道:“我就知道我家蓝二哥哥最好了,蓝湛,我可爱死你了。”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那,蓝湛,我带孩儿们去了。”

蓝忘机:“好。”

魏无羡:“二哥哥等我回来。”

蓝忘机:“嗯。”

回忆至此结束

蓝忘机盯着这群在考试的门生,手中无意识的把玩清心铃。有那么一瞬间,蓝忘机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魏无羡来云梦求学的那一年,

他记得,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天气,那时他因事没有参考,后来补考是和魏无羡和聂怀桑在一起,也是这个屋子。当时他有过一丝疑惑,聂怀桑没通过考试也就罢了,但依魏无羡的天资怎会通不过考试?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魏婴剪了蓝启仁的胡子,蓝启仁因此大怒,这才没让他通过考试。

想到这里,蓝忘机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不过稍纵即逝并没有让人发现。

“忘机。”突然,传来一声音。

闻声,蓝忘机回头“兄长”

蓝曦臣:“嗯。”

蓝忘机:“兄长,你出关了?”

蓝曦臣:“嗯,想来若我再不出关,就要给你和叔父添麻烦了。”

蓝忘机:“无事。”

蓝曦臣:“忘机,今日怎会是你监督门生考试?”

蓝忘机:“叔父他…,去秣陵苏氏了。”

蓝曦臣:“原来如此。”

蓝曦臣:“对了,方才见你一直在看云梦的清心铃,可是魏公子的?”

蓝忘机:“嗯。”

蓝曦臣:“那魏公子呢?”

蓝忘机:“魏婴他带着小辈们去夜猎了。”

蓝曦臣:“原来如此,那你可是想他了?”

蓝忘机:“兄长,我……”

蓝曦臣笑了笑道:“那你就去吧,这里我帮你盯着。”

蓝忘机:“多谢兄长。”

蓝曦臣:“无事。”

蓝忘机道:“兄长,那我去了。”

“去吧。”然后蓝忘机便回了静室。

傍晚

蓝忘机正坐在书房里抄写家规,谁知,传来一声音。只听那声音道:“蓝湛,我回来了。”

闻言,蓝忘机起身走出静室,只见魏无羡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他怀里:“蓝湛~”

蓝忘机:“嗯,我在。”

魏无羡:“蓝湛蓝湛,我好累,你抱抱我好不好。”

“好。”随机,便打横把魏无羡抱了起来。抱进了静室。

静室内

蓝忘机把魏无羡抱到了桌边见对方并无什么表示只是眨了眨眼看着他。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然后,蓝忘机又把魏无羡抱到了榻边。

然后,魏无羡顺势把蓝忘机推到在床,手捏蓝忘机的下巴道:“二哥哥,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

蓝忘机:“……”

魏无羡:“哎呀,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想我的。”谁知,蓝忘机却反身压住了他。

蓝忘机道:“再乱说,禁言。”随后,蓝忘机余光一瞥,瞥见了魏无羡藏在胸前的几朵花。

他道:“这是……”

“嗯,什么?”蓝忘机指了指魏无羡胸前。

魏无羡看了看道:“哦,这个啊,这个是一个卖花姑娘送的。”

蓝忘机:“……”

魏无羡:“是芍药。”

蓝忘机:“……”

魏无羡:“嗯?蓝湛,你怎么不说话?”随即他抬头去看蓝忘机,只见对方貌似有些心不在焉。

看他这样,魏无羡:“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怎么?蓝二公子,又给自己喝了几壶醋啊。”

蓝忘机:“我没有。”

魏无羡:“真的没有吗?”

蓝忘机:“……”

魏无羡:“蓝湛,你难道不想知道这朵花怎么来的吗?”

蓝忘机:“……”

魏无羡:“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想知道它是怎么来的。”

魏无羡:“我告诉你好不好。”

蓝忘机:“嗯。”

魏无羡:“这个呢,说来话长 今日我带孩儿们去夜猎,途中遇到了一个上山采药摔伤的卖花姑娘,我见她受伤了,询问了一下她家在哪?然后把她背回了家,她为了感谢我,就送了我几朵花,只是没想到会是芍药。”

蓝忘机:“嗯。”

说到芍药,魏无羡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说“蓝湛,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在楼台给你抛过花?”

蓝忘机:“嗯。”

魏无羡:“我记得那次也是芍药,对吧?”

蓝忘机:“对。”

魏无羡:“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给你抛芍药吗?”

蓝忘机:“为何?”

魏无羡:“我记得当时我身旁的一个女鬼告诉我,芍药的花语是结情,惜情的意思,所以我听了以后就把花抛给了你,你说巧不巧,我们现在真的在一起了。”

蓝忘机:“嗯。”

魏无羡:“那,请问蓝二公子,你现在还醋吗?”

蓝忘机:“……”

魏无羡:“对了,还有你书里的那个芍药书签,是不是…”话音未落,已被蓝忘机堵住嘴

魏无羡:“唔唔…唔唔唔…”

蓝忘机眼神看了一眼魏无羡

“唔唔”这才放开魏无羡

魏无羡道:“蓝二公子,你能不能不要每次说不过我的时候就堵我的嘴吗?真该让别人看看你含光君如此不讲理的样子。”

蓝忘机:“……”

魏无羡:“怎么,生气了?”

蓝忘机:“……”随即,他趴到蓝忘机的胸口去听心跳‘蓝湛的心跳好快’魏无羡心道。

魏无羡:“哎哟哟,二哥哥你的心跳的好快啊。”

蓝忘机:“……”

魏无羡:“二哥哥,给点反应嘛,不要生气了,我下次一定不自己出去了,好不好?”

蓝忘机:“……”

“蓝湛,蓝忘机,含光君……”魏无羡再次被堵了嘴。

魏无羡:“唔……唔唔唔”

魏无羡:“等等,你解抹额做什么,你绑我干什么……”

另一边

魏无羡今日所夜猎的某座山的山脚下

一个破屋内

卖花姑娘坐在里面看着手里的芍药笑了笑。

随即,又转向了在天兰葵和芍药旁的海棠,嘴角勾过一丝笑意。

“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PS,先来一个小剧场外则,明日,更新渣反

        写的不好,不要建议

         

相濡以沫

https://moshangrenruyugongzishiwushuang462.lofter.com/...

魏无羡小说魔道祖师及其衍生作品中的男主角之一

魏无羡(小说《魔道祖师》及其衍生作品中的男主角之一 ...https://baike.baidu.com/item/魏无羡2020-11-3 · 魏婴,字无羡,国产小说《魔道祖师》及其衍生作品中的男主角之一。丰神俊朗,潇洒不羁。是鬼道创始者,号夷陵老祖。身形纤长,一袭黑衣,腰间所着鬼笛是其代表性法器陈情。有言“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六艺精通追求正道,后因失 …

忘羡假如那次大战死的是蓝忘机车车慎入

忘羡,假如那次大战死的是蓝忘机(车车慎入) - 简书https://www.jianshu.com/p/911785241bdc2020-9-5 · 魏无羡道:“蓝湛,你为什么要拦下那一剑?”魏无羡嘴角杨起一抹苦笑,慢慢跪在蓝忘机的坟前。过了一会儿,从石头后面跳出个小女孩问:“哥!他是你什么人啊?”魏无羡起身道:“他呀?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