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被加诺格骗学费能找回 > 被加诺格骗学费能找回,【连载中】那些被父母毁掉幸福的人—《天龙八部》人物另类解读,看看谁像你

被加诺格骗学费能找回,【连载中】那些被父母毁掉幸福的人—《天龙八部》人物另类解读,看看谁像你

互联网 2021-10-22 20:04:04 Tags:被加诺格骗学费能找回

社论:那些追求HIFI的人是不是在为虚荣付款? 知乎知乎 有问题,就会有答案 ZhihuVR网打造R+领先新商业媒体 hiavr.com突破欧美垄断,国产芯片PCIe 4.0SSD硬盘上市,性能高端电脑速 温迪 萌娘百科 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指环王赏析 转至知乎壹戈说戏 爱电影 通信人家园 Powered 万箭穿心免费完整版在线观看 韩剧TV网2014年春季日本最受期待电影TOP10沪江日语学习网

不二™ (不畏刀枪,只惧时光)楼主2012-07-03 08:56:14

王语嫣:一个“被限制、被操控”女孩儿的无力人生 如此聪明和漂亮的女子,为何会性格却是这个样子?我们还得找回她的童年。我们先看看书中唯一一处的母女对话,这一段写得是相当精彩,把王夫人的威严和王语嫣的柔弱刻画得入木三分,喜欢操控孩子的父母,可拿来当实操教材。阿碧和阿朱被王夫人捉住,就要被砍手时。幽草小Y头急忙跑去找王语嫣,段誉一旁鼓励支持,王语嫣就决定鼓起勇气,去求妈妈。——王语嫣快步来到上房…便叫了声:“妈!”王夫人慢慢转过头来,脸上神色严峻,说道:“你想跟我说什么?要是跟慕容家有关,我便不听。”王语嫣道:“妈,阿朱和阿碧这次不是有意来的,你就饶了她们这一回罢。”王夫人道:“你怎知道她们不是有意来的?我斩了她们的手,你怕你表哥从此不睬你,是不是?”——王语嫣眼中泪水滚动,道:“表哥是你的亲外甥,你……你何必这样恨他?就算姑妈得罪了你,你也不用恼恨表哥。”她鼓着勇气说了这几句话,但一出口,心中便怦怦乱跳,自惊怎地如此大胆,竟敢出言冲撞母亲。——王夫人眼光如冷电,在女儿脸上扫了几下,半晌不语,跟着便闭上了眼睛。王语嫣大气也不敢透一口,不知母亲心中在打什么主意。过了好一阵,王夫人睁开眼来,说道:“你怎知道姑妈得罪了我?她什么地方得罪了我?”王语嫣听得她声调寒冷,一时吓得话也答不出来。王夫人道:“你说好了。反正你现今年纪大了,不用听我话啦。”王语嫣又急又气,流下泪来…——王夫人厉声道:“你听谁说过没有?”王语嫣摇摇头,道:“你从来不许我出去,也不许外人进来,我听谁说啊?”王夫人轻轻吁了口气,一直紧绷的脸登时松了,语气也和缓了些,说道:“我是为你好。世界上坏人太多…”——王夫人向女儿挥手道:“你也去罢!”王语嫣应道:“是。”走到门边时,停了一停,回头道:“妈,你饶了阿朱、阿碧…”王夫人冷冷的道:“我说过的话,几时有过不作数的?你多说也是无用。”——王语嫣咬了咬牙,低声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恨姑妈,为什么讨厌表哥。”左足轻轻一顿,便即出房。王夫人道:“回来!”这两个字说得并不如何响亮,却充满了威严。王语嫣重又进房,低头不语。——王夫人挥手道:“出去,出去!”王语嫣道:“妈,表哥……”王夫人厉声道:“你愈来愈放肆了!”王语嫣眼中含泪,低头走了出去,芳心无主,不知如何是好…王语嫣脸色惨然…“妈没答允,那还有什么法子可想?她,她,她……”越说心中越委曲,忍不住又要掉泪。列位看官,看完这一段有什么感觉,如果有孩纸从小被父母如此对待过,那么定然有深深的共鸣。王夫人就是典型的一个操控型妈妈,既对孩子强势操控,又横加干涉,极度限制。王夫人深知女儿喜欢表哥,但因为自己与小姑子关系闹僵了,就不允许女儿再与他们家来往,不但不允许来往,还要搞破坏——把他们家的小Y头斩了手,彻底让女儿断了念想自王语嫣出生以来,她就为王语嫣制定了N多规则:不许离开曼陀山庄,不许与陌生男人说话,不许与自己顶嘴…一句话,不许反抗!在王夫人看来,她的子女教育工作是很成功的,起码在十五年的岁里,语嫣变成了个“乖乖女”,妈妈说一她不敢做二,妈妈叫往东她不敢向西。然而,这个从小就很“听话”的这个孩纸,随后却干出一件令王夫人抓狂的事——离家出走,对她发出最为强烈的反抗。从小一直乖、学习一直很好的孩子,上了初中却像变了个人一样,逃学、打架、早恋、网瘾,最后离家出走。现在我们父母把类似这种行为统称为“青春期叛逆”。在多少现代的家庭里,类似的情景剧从未停歇,一直都在不断上演。在王夫人心里,这笔帐定要算在段誉头上,如果不是这个“油嘴滑舌”的小子,这么乖的女儿如何敢跑?你看看,这姓段的就是没有好人。这与有些父母把孩子“变坏”推到“交错了朋友”上是一样的。王夫人到死也没有搞明白,根本原因还是出在自己的子女教育上。旧版中写道——从丐帮口中得知西夏驸马,慕容复想送王语嫣回去,王语嫣吃了一惊,忙道:“我……我不回家去,妈见了我,非杀了我不可。”虽然夸张,但也可知王语嫣的恐惧。即便被杀,也要逃离,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制定如此多的规则和限制,王夫人的原意是为了保护语嫣。因为她自己被男人骗了,所以希望女儿不再被别的男人骗。在王夫人的童年,她接触最多的是两个人,一是生母李秋水,二是养父丁春秋,这两个人狠毒不亚于四大恶人,再加上后来段正淳的始乱终弃。这就给王夫人种下了很深的恐惧和愤怒。一个人之所以去伤害别人,是因为害怕被别人伤害,所以只要一有陌生男人未经允许登岛,王夫人就剁手剁脚,在她的内在一方面是泄愤,另一方面是想保护自己女儿。和历朝历代的减税政策一样,颁布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然而最终在执行后才发现,这些减税都最终变成了加税。王夫人也一样,所有规定的出发点都是为孩子好,但最终却变成了过渡的干涉和限制。但不管怎么说,尽管语嫣有过反抗,但母亲王夫人对她的操控,终于把她成功训练成了一个充满无力感和没有主见的孩子,定型了她一生的性格,让她一生缺乏创造力,只能不断以示弱,不停地讨好。然而,一个童年被严重操控的孩子,到了青春期,往往呈现反叛,父母的感觉会很不适应——怎么突然不听话了?而在童年被压制得越厉害,青春期所爆发出的反叛力量越巨大。一个孩子的反抗一般会在12岁—18岁之间全面呈现。父母往往把青春期叛逆归咎于“交错了朋友”、“读错学校”、“老师的批评”、“游戏吸引”等等外在原因,殊不知,叛逆的种子已在孩子很年幼的时候就已种下。为什么我们很少听说12岁以下的孩子叛逆?他们何无法叛逆?一个孩子对父母的依赖,在一生下来是100%,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会逐步减少,到12岁的时候几乎为零。而自我独立的能力,也由刚出生时的零,慢慢地增加到接近100%。这个星球上已确认的200多万个物种里,需要父母养育时间最长的,只有人类。在这样一个过程里,这个孩子为了生存下去,他的本能会让他去适应他的父母和环境。如果遇到一个好的父母,愿意好好地去尊重他(需求,思想,自由),聆听他,那这么这个孩子就会成为他自己。如果遇到品质不足的父母,这个孩子就会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能量封存起来,而去适应父母的需要和要求,从而不断压抑了自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孩子已被扭曲。当一个人长到12岁左右,他内在的本能会隐约意识到——我长大了,我可以操控外在环境和资源了,我离开父母也能活下去了。他的内在,就会出现一个声音和冲动,鼓励他再一次活出自我,把他当年压抑下来的感觉表达出来,把生命中压抑的面向活出来。压抑的时间越长,被压抑的越狠,爆发的能量也越大。于是大家就给出一个定义,青春期叛逆。这时候,父母就无法接受了,他们不断地问自己——当年这么听话的孩子,为什么就变了呢?当年学习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就不学了呢?在我带领的亲子夏令营里,每每我看到那些很听话的小孩子,我就非常担心。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小孩子长大后,要么会变得很内向,缺乏创造力,要么就会做出很“判逆”的事情来。当王语嫣长到青春期时,她内在的本能,让她想要摆脱母亲的操控和压制,于是在一点点外缘的刺激之下,她就敢离家出走,以自身行动向妈妈发出挑战和抗议。这要搁到现在,一个未成年少女离家出走,足以让父母当场崩溃。各位,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子女将来夜不归宿的时候,请现在对他们少一点压制,多一点尊重和允许。同样,离家出走的段誉也是如此,虽然段皇爷对他爱护有加,但段正淳夫妇却对段誉也有诸多操控,不过更多是软性的操控(比如你要学功夫等等),所以段誉的内在,也有逃离的能量。语嫣不但让我写得困扰,我想金庸先生也曾为此纠结。《天龙八部》的三次改写,被改动最大的莫过于王语嫣。旧版里,她跟段誉走了,伤感地看着疯表哥。新版里,她跟疯表哥走了,伤感地看着段誉。——但见坟边垂首站着老个女子,却是王语嫣和阿碧。王语嫣衣衫华丽,两颊轻搽胭脂。阿碧身穿浅绿色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她从一只篮中取出糠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糠果糕饼吃!”语音呜咽,一滴滴泪水落入竹篮之中。——段誉当下在柳树后远远站着,瞧着王语嫣和阿碧,心中一酸,不自禁地热泪盈眶。王语嫣一抬头,忽然见到…三人一时心中都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又都走近了几步。段誉轻声叫道:“嫣妹!阿碧小妹子!”王语嫣和阿碧也叫了声:“哥哥!”二女见段誉流泪,情不自禁,珠泪纷纷自面颊落下。三人相对片刻,挥手道别,各自转身。——王语嫣和阿碧转过身来,见慕容复适才受众孩童朝拜,脸上依然容光焕发,二女抹了眼泪,微笑着朝他走去。段誉一众人悄悄退了开去。但见慕容复在土坟上南面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从感情上,我比较喜欢旧版,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从理智上我认同新版,这个更符合逻辑。在成书之后,我猜可能有深谙心理学的朋友与金庸细聊过王语嫣,所以他才不顾众多读者的感情,改写了结局。因为这样的收尾,才符合真正的王语嫣命运走向——否则她前面的部分都得改写,这工作量也太大了点。这个结局一改,王语嫣的悲剧意义就非常强烈了。除了被妈妈限制操控,导致她缺乏主见和充满无力感。王语嫣最终选择慕容复,还有一点是因为,她受到了“逍遥家庭”的家族价值观影响,这涉及到家族轮回。此前在马夫人那里提过。聊完了语嫣的被操控问题,我们就要开始聊她的家庭轮回问题。整个天龙八部里,功夫分为三大流派,一是以少林为代表的佛家功夫,二是以逍遥派为代表的道家功夫,三是其他俗门杂派。以逍遥派为主,我们能够梳理出一个家族脉络,在这里不妨称之为“逍遥家族”。按照血缘、门派和功夫等归类,与逍遥派有干系的,经过简单梳理,竟发现,这个家族简直如同“隐形航母”,势力相当大。天下第一帮的丐帮与之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了。祖宗辈:逍遥子师爷辈:无崖子、童佬、李秋水、李秋水妹妹(神仙姐姐原型)师叔辈:苏星河、丁春秋孙子辈:李青萝(王夫人)曾孙辈:王语嫣、李清露(西夏公主)异类:虚竹衍生门派:八怪(康广陵、范百龄、苟读、吴领军、薛慕华、冯阿三、石清露、李傀儡),聪辩门,缥缈峰(余婆、石嫂、符敏仪、程青霜、梅剑、兰剑、竹剑、菊剑等)、星宿派(摘星子、天狼子、出尘子、阿紫等人)。势力范围:西夏国、曼陀山庄、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乌老大、桑土公、珠崖双怪、钦岛主、左子穆、辛双清、司空玄、霍洞主、司马岛主、于洞主、云岛主等多家武林邦派)。由于他们都与逍遥派有着内在的关联,我们不妨给这个群体起个名字,“逍遥家族”。此外,未入门但靠逍遥派的一两门功夫作为看家本领的,也有几个人,比如段誉和鸠摩智等。与佛门功夫相比,逍遥派功夫非常阴毒。我们且看虚竹与鸠摩智在少林寺对阵的场景。——又拆百余招,虚竹惊恐之心渐去,于天山六阳掌的精妙处领悟越来越多,十招中于九招守御之余,已能还击一招。他既还击一招,鸠摩智便须出招抵御,攻势不免略有顿挫。其间相差虽然甚微,消长之势,却是渐渐对虚竹有利。又过了一顿饭时分,虚竹已能在十招中反攻两三招。——这时虚竹已能占到四成攻势,虽然兀自遮拦多,进攻少,但内力生发,逍遥派武学的诸般狠辣招数自然而然的使了出来。旁观者不禁胆战心惊,均想:“我若中了这一招,不免死得惨酷无比。”——玄慈等少林高僧见虚竹所使招数渐趋阴险刻毒,不由得都皱起了眉头。我们不妨再看下虚竹的武功提升后,再与丁春秋对打场景。——逍遥派武功讲究轻灵飘逸,闲雅清隽,丁春秋和虚竹这一交上手,但见一个童颜白发,宛如神仙,一个僧袖飘飘,冷若御风。两人都是一沾即走,当真便似一对花间蝴蝶,蹁跹不定,于这“逍遥”二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旁观群雄于这逍遥派的武功大都从未见过,一个个看得心旷神怡,均想:“这二人招招凶险,攻向敌人要害,偏生姿式却如此优雅美观,直如舞蹈。明明是极厉害的杀人阴毒功夫,逍遥家族却把外在包装得极为漂亮。这类事情干得过份了,就会让人感觉有点邪恶的味道。逍遥派不仅在功夫上注重“优美好看”,择人标准也是如此,纯粹地“以貌取人”,最好还要非常地聪明。我们记得当虚竹闯入小木屋后,无崖子是如何失望的——却听得那人说道:“唉,原来是个小和尚!唉,还是个相貌好生丑陋的小和尚,难,难,难!唉,难,难,难!”虚竹听他三声长叹,连说了六个“难”字。——只见他长须三尺,没一根斑白,脸如冠玉,更无半丝皱纹,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虚竹微感惭愧:“说到相貌,我当真和他是天差地远了。”——那人向他端相半晌,叹了口气,道:“你能解破我的棋局,聪明才智,自是非同小可,但相貌如此,却终究不行,唉,难得很。我瞧终究是白费心思,反而枉送了你的性命。小师父,我送一份礼物给你,你便去罢!”——那老人道:“你有这番侠义心肠,倒是不错。你棋艺不高,武功浅薄,都不相干,你既能来到这里,那便是有缘。只不过……只不过……你相貌太也难看。”这老人,正是无崖子,逍遥派的掌门人。不管是无崖子,李秋水,丁春秋,苏星河,王夫人,王语嫣还有李清露,外表都没得说,那是男的俊俏,女的美丽。而且,他们把容颜看得无比重要。无崖子一直到功力尽散容颜才变老,这种驻颜之术令人恐惧。李秋水也一样,驻颜有术,而且是绝对美貌,否则无崖子看不上她,她后来也当不了皇后,所以童佬毁了她的容,她心中是非常恨的。天山童佬所练的“八荒六合天下地下唯我独尊功”,实际上就是返老还童术,后来被李秋水破坏,导致身子一直长不大,但她也一直在追求长生不老。即使是背叛师门的丁春秋,也非常重视外表,他一直是“鹤发童颜”,打扮如仙人一般,胡子被烧了一点点,马上做修饰,生怕影响了自己的外表。为皮相所迷,异常注重外表,是逍遥派的一大特点。语嫣当然也不例外,新版里还特别增加了一段描写。在新版里,雁门关萧峰自尽后,段誉等人与虚竹夫妇告别,带着一行人自中原沿四川、吐蕃边境南行,进入大理。彼时,语嫣和大理国侍卫已在边境迎接。语嫣的心态已有明显变化。——王语嫣道:“誉哥,你仔细瞧瞧我,跟我老实说,我近来有了什么不同。”段誉凝视她面容眉目,只见她娇艳如昔,秀眉明眸,樱唇小口,丝毫无异,说道:“你跟我第一天见你时一模一样。”——王语嫣退开一步,幽幽地道:“我昨天多了一根白头发,左边眼角上多了一道皱纹,你不再留心我了,因此你瞧不出来。我一天老过一天了。”…王语嫣道:“那几个梅兰竹菊小妹妹,天真活泼,就像几年前的我一样。”对即将老去的容颜,王语嫣内心感到非常恐惧,开始为青春消逝而烦恼。当她听说童姥和李秋水活到八九十岁仍能容颜不老后,又想起了妈妈曾经给她讲过石洞的事,所以就央求段誉,坚持要去到地势险峻的“不老长春谷”,去寻找驻颜秘术。在历经辛苦,执着地进入到无量玉洞之后,众人终于看到了那座迷倒了无崖子和段誉的著名玉像。——这时晓蕾、钏灵、四姝等都已抢到玉像身前,七张八嘴地说道:“这是王姑娘的玉像!”“是谁雕了王姑娘的玉像在这里?”“真好看,比王姑娘本人还美得多呢!”——众女兀自在议论玉像,一人道:“只有这玉像才能真正永葆青春,再过十年也不会老了半分,但王姑娘到了那个时候,却已满头白发了。”王语嫣听了,心中微微有气,一瞥眼间,从壁上悬着的铜镜中见到了自己的容貌。此时怒气正炽,平时温雅可亲的形象一时尽失,与妩媚可喜的玉像相比,更是相去甚远。无意中的一句话,击中了语嫣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惧。她随后就推倒了玉像,却没找到长春功秘诀,只摸到一把玉石碎片,还有些零碎头发。段誉劝她“色身无常”,但王语嫣叫道:“我不要无常…”掩面向外奔出。是的,相貌,正是逍遥派最为看重的,只要有相貌就好,其他不重要。这种家族的价值观,代代流传,语嫣也没有例外。要漂亮,要聪明,这本没有错。但逍遥派家族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忽略了内在的“仁善”,有没有无所谓。只要你漂亮,只要聪明就可以了,至于是否善良、是否仁义、是否忠厚,不在他们的关注范围之中。你如果没有这些,也无所谓;即便你有这些,我也看不到。在他人眼里看来,外在的段誉与慕容复是各有千秋,不分上下,都是英俊,聪明和潇洒。在很多读者内心里,极希望段誉和语嫣在一起,除了盼有情人终成眷属外,还因为大家对段誉有好感,内心站在了段誉这边。往更深地说,是因为段誉身上有着善良、仁义的特质。然而当事人却并不这么看——由于受到家族价值观影响极大,对于段誉的优良品性,语嫣根本上就忽略掉了,她看不到。即便看到了,她也不在乎。无崖子,李秋水,童佬这三个师兄妹都是如此,他们的徒子徒孙也是如此。苏星河摆棋局选人的时候,内心是极希望找到青年才俊的。当他看到慕容复时,内心对他报以极大期望,因为慕容复长得又帅,武功又好,然而对于这个人内在品质如何,并不在他的考察范围之列。所以,如果让苏星河有一票决定权,在当场的众人里,他肯定是把慕容复推进小木屋去的,他绝不选虚竹,师父无崖子也会如此。假设慕容复得到无崖子的功力,作了新掌门,他会干什么样的事,我们简直都不敢去想。苏星河的师弟、语嫣的“干外公”是丁春秋,也是这样的人,他选择门徒,也是只看表面功夫,只要你嘴巴甜,头脑灵活,外表再漂亮一点,我就喜欢你,哪怕你干了再大的恶事,只要再回来都好商量,对阿紫他就是这样。语嫣的妈妈王夫人,在选择段正淳的时候,不也是以此为标准吗?有外表,有口才,内在品质无所谓。反正我就愿意跟着你,哪怕知道你没有责任感,哪怕知道你内心很坏,但对我来说这都无所谓。从她记事开始,在干外公和妈妈的言传与身教之下,这颗“唯貌是从”的种子已经深深种在语嫣的心里。在王语嫣的心底深处,不选择段郎是因为他与表哥相比,没地位,没能力,没气质。当然,这是王语嫣的自己的对段誉认知,在旁人看来当然并非如此,然而爱情却是两个人的事,旁人做不了决定。在王语嫣面前,段誉表现得像个“呆子”,读过西游记的,都知道“呆子”指的是谁。在王语嫣看来,段誉虽然长得不错,但这人没什么气质,人也不够聪明,武功也时有时无的,怎比得上我表哥。他是很善良,很宽厚,哦,那又怎么样?没错,这呆子是救过我很多次,但说到底他还不是想和我在一起?另外,段誉与她初相见时,给下她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个种茶花的下人。这个初始印象,一直让语嫣从内心深处没把他当回事儿。直到去西夏应聘时,公治乾为她做了一个SWOT分析,她才意识到,原来段誉无论是长相、风度、地位、财富、武功都比表哥强很多——奇怪为什么自己先前忽略了?当慕容复彻底断了她的幻想后,她在心情激愤之下,选择了跳井,与其说是要与段郎死在一起,倒不如说是因为被抛弃而伤心寻死。最后在枯井中,她无奈之下,就扑到段郎怀里——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总得为自己脆弱的心找个避风港吧。除了看外貌,逍遥家庭的女人还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容易为情而死。李秋水和天山童佬痴情于师哥,两人争斗一生,最后为情而死。王夫人痴情段正淳,苦心十几年,设计了一个醉蜂局,最终也是为情而死。在逍遥家族的女性价值观里,不管一个男人对自己有多狠心,做了多少伤害自己的事情,只要你回来,什么都可以商量,什么都好说。这个家族的女性,极为痴情,往往没有能力去离开自己所喜爱的人,去重新为自己做一个选择。王语嫣也没有例外,也深深陷入了这个家庭轮回。王语嫣虽然在枯井里选择接受段誉,但在内心里依然最爱表哥,我们且看原著,段誉最后忽然觉察到,王语嫣爱的人仍是表哥。——段誉见她对两人乃是兄妹之事,既不伤心惋惜,亦无缠绵留恋,比之当年木婉清得知是自己妹子之时的凄然欲绝情状,浑不相同,心中忽有所感:“她毕竟对我并无多大情意,决不像婉妹那样,一意要做我妻子…她一生苦恋表哥,只因慕容复当时一意想去做西夏驸马,她在万念俱灰、无可奈何之中,才对我宛转相就。”王语嫣痴情慕容复,当受到拒绝或感到无望的时候,她曾两次寻死,一次是跳崖自尽,一次是跳井自尽。如果不是云中鹤和段誉,她早就殉情成功了。最后她守着疯掉的慕容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与殉情也没有本质区别。对逍遥家族女性们前赴后继的殉情行为,以及这种爱情价值观,我们除了惊叹,也不得不为他们感到惋惜,因为这是她们在没有觉知的状态下所做出的选择。在现实生活中,一个家族的价值观,除非其中的某个人意外地或是有觉知地去打破它,否则它就会一代代地往下传。现代人批判“门当户对”,但在过去,两家结亲往往要查祖宗三代,所谓“结错一门亲,传坏三代人”。这里面就有家族轮回的考虑,如果某一方家族里有非常不好的价值观,那么下一代必定会有。对于色相的执着,在逍遥家族里一代一代地往下传,虚竹的出现,破掉了这个轮回。可以确定的是,虚竹今后挑人不会再以相貌取人,他会把内在品质摆在首位。然而,如果不是虚竹这个异类的意外出现,这个家族轮回还会继续。说到这里,我们顺便聊下虚竹的老婆、语嫣的表妹——李清露。这妹子也绝对不是盏省油的灯。一个公主,能缠着皇帝动用国家资源,广发招亲帖,最后挑谁嫁谁都是自己说了算——那是相当地强悍啊。婚后,她对虚竹看管严格,处处都跟着。大概是觉得“四姝”放在老公身边不放心,跟了十几年的“闺蜜”晓蕾,她觉得也是个潜在威胁——她们都有想做“小三”的嫌疑。于是公主挥一挥手,就把她们一股脑儿都送给了段誉(她跟表姐语嫣有仇啊?)——我看到这里也很纳闷,难道这菇凉天天在天涯情感里泡着?从她屡次当众训斥菊剑,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她是什么性格,列位如果要说虚竹的婚姻有多幸福,我真不抱乐观想象。扯远了,还是说回语嫣。说了这么多,其实想提醒大家,你是如何把价值观传递给孩子的?你在给孩子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

删除|赞回应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