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馆(2018年刘江执导的电视剧)_说男人油腻是什么意思朱亚文竟然都能躺枪

时间:2021年06月15日 20:27:34
第1集剧情图片

大连的闹市上,来闯关东的陈怀海带着老三等几个弟兄来到这里。有一个叫贺义堂的男子被他爹追得四处逃窜,高喊救命,碰巧遇到老警察,老警察进行了干预,可贺老爹却不肯罢休,继续追打贺义堂。贺义堂和陈怀海迎面撞上,陈怀海劝阻了贺义堂,声称他们是要来好汉街开酒馆的。陈怀海来到酒馆,却发现躺着一个死尸,他想报官处理,有一小个子邻居正好从此路过,他认出死尸是老潘头,告戒陈怀海说这里是藏龙卧虎,千万不要招惹了谁,劝陈怀海谨慎处理此事,千万不要报官,就说是病死的。陈怀海询问他的尊姓大名,他表示只当没来过,陈怀海只好先去客栈住下来。陈怀海和老三等人商量处理老潘头的办法,有兄弟提出离开大连,陈怀海没同意,考虑到刚到大连,又没有结交仇人,所以不怕有事。当天夜里,老三带兄弟们从客栈悄悄回到酒馆,却发现尸体消失不见了。老三赶紧向陈怀海回复情况,有兄弟怀疑是小个子干的,偷走尸体想敲诈他们,于是建议赶紧逃走,但陈怀海不想躲避,他怀疑有人给他们下套。清晨,小个子果然来了,询问他们昨晚是否睡觉踏实,他既然发现了他们这里的尸体,说明与他们有缘分,要让他装作看不见,必须有眼罩,暗示他们给点封口钱,不然就警察局见。他们回屋商量,有兄弟想挖了小个子的眼睛,结果被劝止不要胡来。既然小个子敢一个人来,就说明早有准备。有人提出溜走,陈怀海却要敞开大门迎客。白天出现的老警察来了,质问他们大冬天为何开着门,陈怀海表示说明自己心里没鬼,被老警察讥讽为本身就是鬼。老警察表示既然穿上这皮,就得管事,要陈怀海带他去看尸体,当他得知尸体没了时,讥讽道难道被狗吃了,分明是被人故意抬走的,质问陈怀海这个人到底是谁,陈怀海认为这个问题该问他们警察,老警察强调不是陈怀海说了算,说没干坏事就没干。不过这个事情可大可小,让陈怀海自己琢磨,威胁他说要是想走,把命留下。老警察走后,有兄弟主张分头跑,能跑一个是一个,可是陈怀海还是不打算就此离开大连。老三到警察局说明情况,再三表示不知道老潘头怎么死在酒馆,也不知道老潘头的尸体怎么就没了,希望老警察理解。老警察生气陈怀海没来,老三解释说谁来都一样,反正就这么个事。老警察听后大怒,认为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过,也是可大可小,就看陈怀海的态度了。老三给他送来淘碎金粒,恳求他网开一面,老警察赶忙收到抽屉里。老警察带人找陈怀海,要带人到警察局,陈怀海准备给他好处费,被他怒斥公然贿赂公务人员,说明心里有鬼。老三自告奋勇,想跟警察局长走,但是被嫌弃不够分量,要求必须陈怀海去,老三向陈怀海道歉事情没有办好,连累了大哥。陈怀海表示不怕,因为心里没鬼。贺义堂娶了日本太太美纱纪,他请父亲去家里吃寿司,美纱纪对贺老爷子大献殷勤,可老爷子反感日本婆娘,以死逼儿子撵走美纱纪,贺义堂辩解说已经和她结婚了,不能赶她走,但还是拗不过爹爹,于是要求缓一下再赶走她,老爷子不依,居然服毒了,却被发现是山查丸。老人拿出全部家当给老警察,被老警察夸是个明白人,吩咐放人。陈怀海出来以后就和老三等人商量对策,兄弟们想离开好汉街回关东山,可陈怀海不甘心就此放弃,只好继续贿赂老警察。杜先生在酒馆说评书,老警察来这里和陈怀海见面,酒馆老板直接把他请到二楼雅间,杜先生精彩的说唱赢得在场所有人的叫好声,老警察和陈怀海围绕着敲诈与反敲诈,免不了又是一场口水战。

第2集剧情图片

茶馆里,老警察不满足于喝茶,而想去下馆子。陈怀海欣然接受,不过要等他的酒馆开张再请他,老警察不相信他还能有钱翻身开张。陈怀海不想和老警察绕圈下去,让他有话直说。老警察掏出老三伪造的支票,指出这张支票不对。陈怀海再三强调和老潘头的死无关,可老警察认定他有重大嫌疑,威胁他们休想活着离开大连。陈怀海继续和三爷商量,决心要和老警察斗争到底。一番商议后,他再次约老警察到茶馆见面,陈怀海这次直接问他到底想干什么,老警察坦言只要他肯花钱,就可以保命得到平安。陈怀海胸有成竹地声称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老警察听后一脸的疑惑。老三和其他几个兄弟在门外候着,有人扛着一个大麻袋进屋,老警察发现了,声称要找记者,公布死者的真实身份,很快便喊来了记者。大家都翘首以待真相的公布,陈怀海吩咐先烧一锅开水。不一会儿,水就已经烧好了。为了验证老潘头死亡的真伪,陈怀海提出把老潘头扔进滚烫的水里。老警察十分惊慌,说什么也不同意,担心阴谋露馅。其实,陈怀海早就看出老潘头是装死,有意敲诈他。紧接着,他当场宣布了这是老警察贼喊捉贼的计谋,老警察无奈只得承认,推脱说是上面的指令,然后仓皇地离开了现场。事情虽然过去,但是鉴于这次风波的影响,老三劝陈怀海还是换一个地方开酒馆,可陈怀海已经非常有信心克服以后的困难,坚持就在这里放心大胆地开业。贺老爷上次服毒被儿子识破为造假后,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想用上吊逼迫贺义堂休妻,闻听贺义堂走近的声音,立刻伪造上吊的动作吓唬他。美沙纪即将分娩,贺老爷呼喊贺义堂救自己,贺义堂蓦然看到父亲在上吊自杀,急速上前,好言相劝,把他扶下来。美沙纪已经难以自持,贺义堂连忙带她去医院。贺义堂苦劝美沙纪不要记恨父亲,美沙纪无奈只好作罢。杜先生又来酒馆表演评书,正好遇到段先生盛邀秦爷来听书,兴致勃勃地要听《水浒传》中武松醉打蒋门神的精彩片段,杜先生表演的是武二郎醉打潘金莲,秦爷十分生气。杜先生尴尬,赶紧上前赔礼,承诺以后一切听他们安排,随便武二郎打谁都可以。终于到了陈怀海开业的日子,他为酒馆取名为“山东老酒馆”,还高兴地给每个伙计都发了红包。兴奋之余,却发现对面也开了一间酒馆,老三生气对面抢了生意,可陈怀海却很淡定、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担忧。贺义堂的新店开张了,迎来了一个客人,一直蒙着脸。显然是他熟悉而又不让知道的人,后来发现竟然是贺老爷子。他极力掩盖自己的面目,贺义堂接连发问,贺老爷索性公开了自己,怒砸了酒馆。另一边,陈怀海的酒馆也迎来第一个客人,却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先生。让人奇怪的是,他不付帐,一直佘酒,承诺最后一起结帐。杜先生刚刚表演完评书,便遇到了韩爷,真是冤家路窄,韩爷非要他请吃饭,杜先生寻找种种理由推脱。韩爷想尽一切办法,可杜先生坚持不请,推脱说改天一定请他,可韩爷坚持要他明确具体日期,杜先生见实在躲不过去,只好说了出来。

第3集剧情图片

宋先生到处寻找说书的地方,张掌柜害怕他说书又不着调,被客人给砸了场子,于是拒绝了。杜先生很不屑,又走进陈怀海的酒馆,四处看了一遍,发现这里的生意十分萧条,便主动提出带朋友来,给他增加点人气,陈怀海听后十分高兴。陈怀海招呼着让街上的人进他的酒馆,以便有生意,那怕是走街串巷的磨菜刀的,也尽量请到屋子里来。贺义堂气势汹汹地来到陈怀海的酒馆,还带着酒来,结果被老三等伙计拒绝,指责他不懂规矩,竟然自带酒水。贺义堂一听来气了,正准备大闹,陈怀海到了他跟前,表示同意他的做法,还为他拿来了酒盅。贺义堂自信满满地要和他比赛,要看看两家店谁能笑到最后。宋先生突然非要请韩爷吃饭,还让他尽量叫上朋友,结果来了一大桌子。陈怀海高兴今天人多,其实只是两桌子给孩子过生日的。宋先生在韩爷的朋友面前挣足了面子,等他们一走,然后玩了个小把戏,和吃饭的一个孩子做游戏,只要失败就倒退三步,就这样一连输了好几次,他终于退到了酒馆门外,然后溜走了。没想到陈怀海已经快人一步,在前方拦住了他。陈怀海当场揭穿了他的把戏,是从明清笑话集那里学的,表示自己很喜欢听评书,希望交他做朋友,但是同时告戒他,笑话不是用来骗吃喝,宋先生表示惭愧,答应今后为他出力。从此以后,宋先生在酒馆里宣传了陈怀海的各种菜肴,说得是让人垂涎,觉得来得很值。一天,两个客人走进了酒馆,要求掌柜的出来说话,不巧的是陈怀海出去了,两人见一个伙计耳朵不好使,另一个伙计是哑巴,于是让明白人出来,老三马上走过来进行说明,但是两人却不听解释,还十分不满,说老三脑子不好使,抱怨都是死狗烂猫,老三和他们发生严重争执。陈怀海终于回来,马上上前劝阻。两人十分嚣张地以老大自居,非要收这里的保护费才肯罢休,否则就让酒馆关门歇业,陈怀海与他们进行了辩论,但是两人根本不理睬,后来见他们人多,只好开溜。陈怀海的伙计说要是在老家,早就收拾他们了,陈怀海让他入乡随俗,不要按老想法做事。刚走的两人带人卷土重来,放狗挡住门,酒馆的伙计想出去打架,被拦住。陈怀海告诉放狗的人本来就没赚钱,这狗一挡道就更不赚钱了,两人让陈怀海赶紧交钱,少废话。此时走来一个老者,自称叫那正红,是个旗人,身份不凡,让两人把狗带走,两人出手,结果被那正红打倒。陈怀海请那正红吃饭,那正红自称是从宫里来的,很懂规矩,吃白食的事要是传出去,会让人耻笑,让陈怀海别担心那两人复仇,来再多人也能打倒他们,当年八国联军也不是他的对手。贺义堂看没有客人进饭馆,气得不开饭,伙计很不满,怀念起老掌柜的好,贺义堂只好同意开饭。有吃饭的人询问那正红当年武功是真是假,那正红表示好汉不提当年勇,却被讥笑功夫是假,那正红只好动手证明自己,但是感觉遇到对手了,经过询问得知,对手是刚才那伙人的主子,想来讨公道,要那正红拿出打伤人治病的钱,陈怀海急忙拦下,表示争端出于酒馆,官司他接着,并说明了打架的原委,对方准备回去核实后再说,那正红感觉到陈怀海刚才出手的功力不凡。张掌柜来到酒馆,笑谈陈怀海很聪明,居然把磨刀的请进来常坐,如此一来,那些磨刀的人也会过来,为这里聚集了人气。此时,老警察也来了,宣布金小手要来街上了。

第4集剧情图片

老警察为了抓到金小手,给陈怀海了一张通缉告示,正好豫菜馆张老板也在山东酒馆,老警察随手也交给他一张,然后牵着马扬长而去。陈怀海和老三其实都听说过金小手替天行道、惩恶扬善的故事,都想一睹他的风采。贺义堂犯愁顾客总是不往饭馆里来,只好推出免费试吃的方案,结果引来大量顾客盈门,都已经人满为患了,混乱中还有人为了小事而大打出手,贺老爷气得拿起了扫帚,一股脑地把顾客全部撵走,贺义堂不舍顾客里去,但又无可奈何。被陈怀海看到这一幕,陈怀海对贺义堂的困境有些同情。贺义堂认为陈怀海是幸灾乐祸,于是来到酒馆找陈怀海指责,还带来一瓶酒。陈怀海表示自己非常体会他的难处,没心情笑话他,与他商量改进的办法,但是贺义堂并不相信他的诚意。顾客们非常乐于倾听杜先生讲诉金小手的故事,但是此时杜先生并不再说这一段,据说金小手已经来到大连。有好事的顾客站出来,声情并茂地讲述金小手的各种传闻,一个年轻的女人走出酒馆,陈怀海无意中发现,感到十分可疑,立即会同老三进行分析,老三初步判定是金小手的化身。从此以后,陈怀海就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一直出现那个女人的身影挥之不去。美沙纪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这天,她出门买菜去了,留下孩子在家,孩子突然哭了起来。贺老爷赶紧叫人,发现孩子的妈妈不在家。他就尝试哄孩子不哭,却被孩子尿了一身,可是贺老爷并不生气,反而是喜欢得不得了,美沙纪回家后欣慰地看到这一幕。昨天讲金小手故事的顾客又来酒馆,口出狂言和金小手叫板,没有人理睬他的疯狂,他越来越狂妄,突然喷出鲜血,引起众人围观,只见他的舌头上被扎进一个大钉子。陈怀海再一次发现昨天看到的那个年轻女人,他立即追出去,可那个人又一次在人群中消失的无影无踪。顾客吃寿司出现情况,老警察派人带走了贺义堂,协助调查情况。贺老爷只好用钱把贺义堂给保了出来,他从邻居口中得知父亲生病,赶忙回家探望,被父亲气急败坏地揍了一顿,美沙纪急忙过来拉架,贺老爷子才罢手。陈怀海提去了补品登门拜访贺老爷子,可贺义堂却不相信他的好意,觉得他是别有企图。老警察来贺义堂的寿司店巡视,满大屋子不见有其他人,只有贺义堂一人,还在打盹,老警察向他通报了大华金店抢劫事件,要求他注意身边有无可疑人,随时上报。贺义堂感叹自己的寿司店整天无人,让他去对面的老酒馆排查。杜先生向顾客讲述了大华金店被抢的事,顾客们听得十分入神,陈怀海又一次发现那个年轻女人的身影,然后又是很快就不见了。常来佘酒的老爷子总是喝闷酒,伙计一直观察着他,就和他聊起家常。老警察见宋先生把金小手编到了故事里,接连询问他有关情况,宋先生表示自己并不知情,老警察让他别乱编造,小心惹事。又去盘问那正红,质问他大热天围围巾的情况,那正红表示自己的脖子他管不着,可是老警察声称只要是这个地方的活人他都得注意。老警察询问陈怀海酒馆是不是有可疑之人,窝藏可是大罪,陈怀海表示没有。那正红让宋先生接着说书,可是宋先生不敢,担心小命不保,那正红认为只要不做亏心事就不用怕。酒馆来个年轻人,陈怀海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年轻人不满陈怀海对自己的怀疑,陈怀海表示他多心了,只是看他气度不凡,猜测他是个唱戏的,陈怀海果然说对了,年轻人答应他回头再给他细说自己的身份。

第5集剧情图片

这天,总是佘账的老人又来了,三爷有意多给了二两酒,而老人却很仗仪,把多给酒的钱压在酒盅下。磨刀为生的老白头没带钱,执意回家去拿钱再来还,陈怀海感叹他们都是讲究信义的好人。陈怀海去后院,发现地上被挖出一个大坑,后来还传来酒坛子被砸碎的声音。陈怀海看到最近的奇怪事情接连不断,怀疑是金小手干的,以为对方图的是他们几个的血汗钱。后院被挖的大坑事出有因,原来是陈怀海试探金小手而下的套,金小手果然上当了,挖出一个空坛子的,怒砸了坛子。由此可见,陈怀海他们几个是被金小手给盯上了,陈怀海担心金小手就这样和他们无休止地熬上了,但是三爷并不怕,因为他知道大哥陈怀海也经过大浪,每每都是平安度险,当年陈怀海被圆木冲击,浑身是血却站了起来,被鸭绿江淹没,却能抱鱼出水。陈怀海看到金小手留的纸条,金小手指出陈怀海不愧是老江湖,有两下子,居然给他下套,不过以后陈怀海就要注意了,他不会就此罢手。陈怀海和三爷两人谈完事,发现自己的帽子没了。一天,有人来用帽子当钱使,想换两杯酒喝,陈怀海一看正是自己的帽子就同意了。不久,他的鞋子也不翼而飞,也被人拿来换酒喝,他知道这些都是金小手干的。他后来告诉伙计金小手来去自如,十分了得,要是要他的命早就要了。有伙计感叹陈怀海被偷的都是贴身的东西,陈怀海不能就这样忍下去,可是大家又犯愁不能把神通广大的金小手怎样,有不服气的伙计,半拉子叫嚣早晚收拾金小手,陈怀海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以免遭险,但是半拉子不听,结果晚上应验了。深夜,酒馆的伙计正在酣睡,半拉子突然发现一把菜刀插在床头,不由得翻身而起,退到墙根,向四周拱手,感谢不杀之恩。一旁的伙计十分不满他的惊叫,直到发现了那把菜刀,禁不住赞叹来者是个讲究人。三爷觉得背后总有眼睛,让人很不舒坦,不能任由金小手这样下去,不如强硬回应,让金小手知道他们也是不要命的人。晚上,伙计们严阵以待,都没睡觉,但是金小手一直没动静,就在大家放松的时候,突然响起鞭炮声,金小手在条子里警告他们好戏在后边。次日,那个被高度怀疑的神秘女子出现,她来买酒,陈怀海突然感觉很象那个自称唱戏的年轻男子,但是那个男子此时正进门,陈怀海只好推翻了刚才的想法。美沙纪路过一家店铺,很想吃点心,可是贺义堂借口料理店刚才倒闭了、要省钱为由拒绝购买,后悔跟他,贺义堂让美沙纪等到他翻本的时候再买,可是美沙纪不相信能等到。此时贺义堂遇到那爷,那正红建议贺义堂开个满菜馆,因为这里满人的居多,单凭这一点就站了先机。贺义堂急忙回去告诉爹爹,说用的是朋友的钱,贺老爷担心房契被儿子偷拿走,一查看都还在,心里感觉踏实多了。有伙计汇报,发现屋子里放的好好的酒坛子没了,门还上着锁。陈怀海并不介意,他向周围大喊有本事把房子搬走。次时有人发现消失的酒坛子竟然在大街,邻里们议论这件事的用意。陈怀海顺水推舟,说要请邻居们吃饭,大家自然喜出望外,纷纷登门就餐。上次被弄伤舌头的男子也来了,声称和金小手没完。老警察过来,询问有情况没,陈怀海隐瞒了实情,声称没有出现任何可疑的人和事。老警察透露说金小手洗劫了日本饭店,还把半条街划给了穷人。夜晚,陈怀海没睡觉,而是对周围喊话,他知道金小手就在附近。陈怀海声称已经了解他的底细,之所以不揭穿,就是为了给他留面子。陈怀海声称他想要的沙金虽然有,但是不能给他,那是兄弟用命换来,陈怀海邀请金小手到酒窖一叙,门外传来金小手鼓掌的赞成表示。入夜,老酒馆的伙计观察唯一进入酒窖的路,想看金小手长啥样子,邀请金小手现身,别嫌弃这个地方狭小没光线,但是很严密,适合密谈,而且这里的酒味浓。突然传来声音,声称正是看到了这里还有正气才现身的。金小手说着现身,并向陈怀海深深鞠躬,感谢他没有报警,否则自己早死了。还提醒陈怀海注意,他只有一柱香的逗留时间,以免出现危险,陈怀海这才明白他总是被溜掉的原因。陈怀海告诉了他如何识破他的方法,金小手不由得赞叹陈怀海果然有两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