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转载挑筋挑治疗法 > 转载挑筋挑治疗法,有个可怕的大学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转载挑筋挑治疗法,有个可怕的大学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互联网 2021-06-15 21:10:08 Tags:转载挑筋挑治疗法

除疣的八种外治法39健康网皮肤病中医特色外治法(三):游走罐疗法 m.haodf.com盘点:有多少灸法可以保健39健康网中医阿胶怎么吃阿胶的食用方法阿胶的功效与作用阿胶是什么生活 最新修复案例KQ88口腔博客五指毛桃的功效与作用 PCLADY金庸武功招式大全 Douban有个可怕的大学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知乎

有问的人,想在最前面统一说一下

请尽量别转载或者截图发到别的地方去,大学寝室的老三前几天在微博看到了来问我,我父母不用知乎,但用微博,我知道他们大概率不会看到,截图我也管不了,只能请大家尽量别这样,说实话给太多人看到其实挺害怕的。

还有就是问能不能拿去写成小说甚至剧本的,我想了挺久,觉得自己很自私,收到了大家的善意和安慰,又不能回报,但真的不愿意被人拿去写。想她的事情是个很煎熬的过程,但又忍不住去做,每次半夜坐在书房里,是她用过的桌子和椅子,东西基本都没有挪过,恍恍惚惚的感觉她还在旁边看着我,好像还能再说说话。如果有人哪天跟我说,他看过一个小说,讲的是一模一样的事情,真的会很折磨人,所以请尽量别这样。

文字表达有限,语言很多时候是苍白的,我自己尚且讲不清楚,经常还会让人误会,像个偏执狂一样反复解释,何况交给别人再去演绎。这是一种没用的执念和私心,但始终没法放开,实在很抱歉。

想起你来了,小家伙,真的是很可怕的室友啊,会折寿十年那种

一开始就觉得看着身体不太好而已,惨白惨白的,大早晨起来脸嘴巴看着都发青,她自己说是熬夜没睡好,性格莫名有点强势但是特别妥帖稳重,一学期下来跟几个人都处的很好,我们宿舍的人都说别看小家伙人小,时常让人觉得父爱如山哈哈

然后大一下学期,三月底北京天气反反复复的…小家伙被隔壁的沙雕传染感冒了,特别迅猛,头天晚上咳嗽,第二天一整天都在烧,人都糊涂了,我就说你快别起了,吃啥给你食堂带点儿,给带了点白粥,吃两口全吐了,宿舍就我俩,我一合计这还是上医院吧,她说那我去擦一下脸

站起来就倒下去了,我长这么大没见过人晕倒,吓呆了,因为她脸变成那种发青的灰白色,吓的我腿都软了,脑子短路了,跑去敲隔壁寝室门,班长比较冷静,打了急救电话

稀里糊涂就到医院,只能跟一个人好像,班长让我跟着去,她去找导员要家长联系方式,吓恍惚了,全程是愣的,好在导员很快来了,交了押金什么的,然后大夫出来让找家长,说了一堆,我都没听进去,导员就抓着我问,你们一宿舍的知道她心脏有什么大问题么,我也懵了

导员跟她家长死活联系不上,然后赶紧打电话让学院里的领导过来负责签字什么的,然后导员跟我说小家伙要进ICU,院里领导会处理,我可以回了,我脑子直掉线,还问导员,高考前不是要体检么,导员也有点懵说是申请免体了,他以为就是轻微的,一般严重家长都格外交代的就没多想

然后我就回了,宿舍人问我情况我也说不太清,半夜导员来我们寝室问谁知道怎么联系她父母,留的联系方式是座机,没人接,我们也不知道

然后一周都怪担心的,导员折腾了一两天才联系到家长,转普通病房之后我们去看她,打针打的手都肿的鼓鼓囊囊的,嗓子也哑了,我说你可吓死我了,她就笑笑不说话,我说导员好几天才联系到你家长,急的,你这联系方式留的跟没留一样,她说这样啊,真是麻烦你们啦,我听着感觉怪怪的

后来出院了,有这次的教训之后我们基本把小家伙当保护动物了,她特别无语,每次打开水什么的都试图悄悄溜出去,我们当然是严防死守,冬天不带围巾之类的行为严禁,她说感觉有唐僧每天在念她

我是寝室长,她出院之后导员单独找我聊天来着,跟我说了下她家的情况,父母离异又各自再婚,家里条件很好,但基本是三不管的那种傻逼父母,导员让我平时多关心下室友什么的,有问题及时跟他反映

然后因为想额外关照下她,我们两个基本就一直一起行动,很好很好的一个孩子,聪明细心,脾气又宽和,我们关系变得非常好,她拿我当姐姐一样,寒假还跟我回家过年,我爸妈都特别心疼她

大学几年我就像自己养了半个孩子,孩子还特别懂事讨喜,以至于我隔三差五就想把她爸妈的脑壳敲开问一问,你们是神经有问题么这么好的孩子不闻不问的,孩子身体这么差,三年她父母没有主动打电话问过一次,小家伙一嘴京腔,但因为我们大学就在北京啊,就算孩子不被待见至少一个月也能回次家什么的吧,她从来不回,假期也在宿舍待着,我一直以为她父母在外地之类的

结果她爸妈TM就在北京住着呢,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气的我想当众打人

国庆的时候我们去雍和宫,那个旁边有个金鼎轩,小家伙说这家挺好吃,我们烧完香就去吃,人贼多要排队,我俩就坐小凳上等,过了一会儿出来了一家三口,她特别尴尬的说,我妈,你挡住我好不好,我都惊呆了,她妈和老公带着个小孩,笑的TM比雍和宫的像还慈祥,那一瞬间气的想冲上去扯住她妈,晚上我问她,你爸妈是都在北京么,她就嗯

觉得好气啊,就问她,怎么不回家呢,他们不让你回去么,她就不说话,我说你别在意这种人了,以后放假你就跟我回家,反正我爸妈恨不得认你当二闺女,她眼泪在眼睛里转,还硬是给我笑了一个,那个样子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然后磕磕绊绊的过了大学四年,开始还可以,但大四开始稍有风吹草动就是一场大病,几乎一整年除了毕业论文什么都没精力做,我知道她身体越来越吃不消了,就劝她好好认真治病,以后日子长着呢

当时我准备毕业之后回家考个事业单位编制,她爸突发奇想要她出国读研,我觉得舍不得,也不放心,恨不得能跟着去陪读,我们两个因为这事争执过好多次,到这时候我已经习惯性的把她当成自己的一个亲人,我知道她也是

毕业隔年春天,她休学回国了,我也放弃考编的想法了,跑回北京找工作,我们两个住在她爷爷奶奶留给她的房子里,她不太能出去上班,给人译译文献论文什么的,感觉那几年过的特别快,每年就是提心吊胆的春天,然后夏天秋天很快消失掉,又是提心吊胆的冬天,肺炎反反复复的 ,每次要捱上一两个月,后来小家伙晚上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要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把脚放下来才能喘气,一米六的人瘦的只有七八十斤,眼睛都凹下去,腿却总是肿的

有一天她跟我开玩笑,说你这算是废了,每天伺候病人,什么时候赶紧把你解放了嫁人去,我说你急个屁,她说我等着投胎给你当孩子呢,我听的心惊肉跳的

小家伙去年冬天走的,前一天下午她妈来了一趟,站在门边看了会儿,我也不想再问什么了,就说有事我联系您吗,她妈说要是半夜还是找她爸吧,然后就出去了

晚上开始人醒一阵睡一阵的,醒了就睁眼看着我,我就给她顺头发,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钻我被窝里让我给她顺头发,凌晨两点多走了,大夫来把机器撤掉,躺在那跟睡着了一样乖乖的,但这次不管我买了多好吃的点心,多大的樱桃,都不能再把她叫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每次撕掉胶布小家伙都呲牙咧嘴的,她就会说你摸你摸因为我脸是毛茸茸的,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还是毛茸茸的

小家伙我太想你了我打不出字来了

这几天一直在想之前的事,最后悔的是去年六月的时候,小家伙去丢垃圾,在路边捡到了一个瘸脚的小奶猫,我一回家像献宝一样捧着盒子给我看,几乎从来没见过她那么开心

但是我就满脑子只想着她肺不行心脏也不行,家里不能有小动物,又是捡来的,万一有什么细菌抓了挠了怎么办,就说咱们不能养这个,万一把你弄病了太折腾了,她说我会特别小心的,求你了

当时不知道怎么就火了,我说这事没商量,坚决不能养小动物,明天我问问谁要,她低头不说话,我说等以后你病好了再养,先吃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家伙突然转过去闷闷的说,其实以后又不会好,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让她别胡说赶紧睡

第二天我把小猫送给小区门口的水果店了,她去取了几百块钱,让我给人家,带小猫去看看腿,我真是脑子缺根筋,说别念着了,以后养个更好的,没毛病的,她愣了一下说,估计我爸妈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想想怎么就能说出那么不长心的话来,我白天在外面上班,她总一个人在家里等,我又不是不知道这病只会越来越严重,为什么就非要争那一下,要是知道她过不了这个年,要是把小猫留下,让她这最后半年高高兴兴的不是也很好么,当时怎么就转不过那个弯呢

有人问她父母怎么舍得,我也不知道,我猜大概天底下就是有人能有那么硬的心,她父母离异之后各自有新的家庭和孩子,她爸自己在外面做生意,经济条件非常好,但除了给钱,几乎从来不管

我家庭一直和睦,是独生子女,父母都是公职人员,从小一起长大的也全是独生子女,基本家长都是完全围着孩子转的,真的很难理解她父母这种行为,有时候聊起来总有意难平的感觉,不能细想,会气的发抖

印象特别深的一次,去年大概十月中旬吧,因为肝受累腹水很严重,然后低蛋白血症,治疗一直没起色,她每天疼的没法吸气,大夫就跟我说情况真的不好,至少该有一个随时能联系上的亲属,我就打电话给她妈,说特殊时期能不能保证随时联系

她妈犹豫了一阵说,她小孩高三每天学习很紧张,半夜的话她电话要静音的不能打扰小孩休息,让我还是找她爸方便,她爸忙,她爸的老婆说有钱的出这么多年钱了,力好歹该亲妈出

我只能挂电话回病房里,小家伙支在床头上努力吃我给她做的鸡肉泥,腹水顶的很吃不下什么,其实就一点点东西,还没半个巴掌大,她吃一点停下喘一会儿,过一会儿还是吐了,那一刻心里真是滔天的恨,想杀人那么恨

我猜易地而处的话,我可能早变成一个非常偏激的人,但她自己看的很开,好多时候我气的不行是反过来是她要劝我,小家伙三观非常成熟,远远超过我,有时候也会聊这些事,我问过她恨不恨她父母

她说,我知道他们这二十几年没承担起做父母的责任,但巧合的,因为他们的各种行为,我变成现在的自己,我很高兴,也很喜欢这个自己,他们做错事,不过不是所有错都会被承认,也不是所有错都会有惩罚,伤心肯定是会伤心的,谁不希望有很圆满的家庭呢,但我自有我的一辈子要过,不需要靠恨谁或者原谅谁来证明什么,就这么简单

可能会觉得因为她身体不好,我是照顾人的那个,但其实除开那些需要体力的事情,打打水搬搬东西什么的,她照顾我要多得多,我爸妈还有其他朋友老说我特别犟,还很二,拧着一股气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我们刚上大学的时候班级活动出去玩,头天晚上宿舍的人就一起去买零食,我特别选择恐惧,就在想买火腿肠还是买饼干,另一个室友看我在架子跟前站了十分钟就开始笑,说你们看她纠结了这么久,明天饿了可别找我们要吃的啊,我倔劲上来了,就什么都没买

结果第二天大家在车上就开始吃零食,我就想这下好了,到地方要尴尬死了,小家伙坐我旁边,就问你饿不饿啊,我嘴硬说,我不吃零食,她从自己包里掏了一兜零食出来说,您行行好破个戒呗,我买多了,背着好沉

当时觉得这孩子缺根筋,后来发现她不吃薯片之类的零食(油盐重吃不了),我就问她那你上次怎么买多了,眼馋肚饱,小家伙笑眯眯的说,乐乐啊,心里没点成算,我才反应过来她是专门给我带的,那时候我们还不是太熟悉,但她就是特别周全,宿舍人有什么事情她都记得,会悄悄的帮忙,帮我的忙尤其多,时间长了我们宿舍的人总结说,小家伙是人小鬼大,我是人大无脑

认识七年多,我能做的就是天冷了让她别冻着,生病了陪她去医院,不要去超市之类的人多的地方买东西,生活起居上的小事,但对我来说,小到怎么挑选修课,期末复习,大到该考什么证书,职业规划,除了父母,她是给我帮助和建议最多的,我们回家的时候,我爸特别喜欢跟她聊单位的事情,然后就会跟我感叹要是她身体好一些,肯定会出人头地的

每次我脑子一热捅了篓子,或者犯了傻,她都会边给我收拾烂摊子边说,乐乐,没点成算啊,这话说了好多次,后来每次我闹出问题她还没开口我就会说,对对对我没成算,老谋深算救救于大姐吧

她还比较清醒的时候,我们最后一次聊天,我说你得好起来,不然我以后有事情问谁,她说问你爸妈啊,我就哭着说那我爸妈会老啊,他们也不能陪我一辈子呀,所以你得好起来,小家伙说,乐乐,以后自己心里可得有点成算啊

对她来说,我们应该真的只是朋友,或者说亲人的关系,她大学的时候有过一个男朋友,我很确定她是喜欢男生

大学我们俩经常去八楼的自习室做作业,因为冬天那个屋子的暖气格外热乎一点,夏天也不晒,当时还有一群机械专业的学长学姐长期在这个自习室画图,时间长了基本都混了个脸熟,有时候会互相帮忙去超市带瓶喝的什么的

大二的时候,快到小家伙生日了,上自习的空当我就问她生日想干点啥,过了几天我们去上自习的时候,一直坐我俩后面的那个学长给她塞了个纸筒就跑了,他给她画了张像

第二天小家伙傻乎乎的买了一大袋小笼包说,请你吃包子,谢谢你的画,学长很紧张,就埋头拼命吃包子,我们买了大概三十个小包子,他一口气吃了,小家伙惊到了,学长愣头愣脑的说,我们山东人比较能吃,小家伙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好汉,梁山好汉的意思

刚谈恋爱的时候,小家伙就跟他说了自己生病的事情,学长说他不在乎,我猜他们两个真的很喜欢对方,那段时间小家伙经常很开心,学长画画的很好,在一起差不多一年,基本隔天他就要给她画张画,攒了将近两百张,后来小家伙把所有画都拿去过了塑收在书柜里

学长大四的时候准备考研,家里希望他考回省内去,他就跟家长讲了实话,他父母怎么都不能接受,最后学长还是回山大读了研究生,他们两个也没怎么再联系过

而对我来说,有时候会分不清,除了父母,这些年里面朋友是她,亲人也是她,很多时候搞不清自己是抱着什么感情,工作了的这几年,晚上下班吃完饭在家,我会刷刷剧什么的,她不爱看电视,就在旁边看看书,晚上醒来看到她乖乖睡在旁边,心里会希望这辈子都能这么过下去,不结婚不生小孩也无所谓,就一直这么过下去最好

可能很难再这么喜欢一个人了,同性恋,异性恋,朋友,亲人,感情有时候是分不太清的,只是很喜欢她,而她恰好是个女孩子,大概就是这样吧

平时大事小事不明白我都会问问她,唯独这件事从来没谈过,不知道会得到什么答案,也不知道会不会给她徒增烦恼,所以我想不问就比较好,现在也永远没答案了

答这个问题一方面是看到了,算是个契机,另一方面这半年断断续续的看医生,有的建议我试着说出来,不要刻意回避,可能慢慢会好一些

倒不是说她本身是个多可怕的人,只是有时候突然回头想想,会觉得人的一生在某一个瞬间就永远改变了,完全随机的情况下遇到她,然后见识到这一生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

我一直到她走的那天才第一次见到她爸爸,他们两个太像了,小家伙生的很好看,像个小猫,她爸和她几乎一模一样,都是一样的眼窝很深的圆眼睛,头发有点卷,说话的时候会从眼镜上面盯着人看,就像一个模子做了两个人

她走的时候她妈不愿意再来,但又要直系亲属,她爸就来签字拿证明,联系殡仪馆这些,一起去领的骨灰,出来他说,你也累坏了,她的东西我找个好地方,也算清净了,我说留给我吧,我们商量过的,她愿意留给我

她爸说,你们现在可能不忌讳,但给你拿走到底不像样子,我找个好地方,这不好么,我问过了,可以在庙里供个佛像,这辈子的孽障,不要带到下辈子去

如果说每次见到她妈妈都是在生气,她爸只让我觉得上不来气,无话可说,他一点都不难过,就好像是粘了个什么不吉利的东西想赶紧弄掉,他们两个那么像,他说她是个孽障

我不敢惹他,怕他生气了真的就拿走了,理不在我这边,他拿走了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心里特别慌,腿软的站不住,就半跪在地上一直求他,最后他松口说你拿走吧

小家伙以前说要拿骨灰去种个树,我就问她要种个啥,她说南瓜吧,看着好喜庆,还好吃,我说南瓜不是树啊,是菜藤上结的,她想了想说,那反正要结大果子,还要高,别人看了都想摘又摘不到那种,然后我就专门把果子掉你手里去,是不是超棒

如果要说她像什么人或者什么书里的角色,我找不到一个相像的,但她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虽然看起来总像个没长开的小孩,但我一直觉得小家伙非常会过日子,甚至比我的很多长辈都更会打理各种事情,工作这几年家里一般都只有我们俩,一切都给她安排的明明白白

我们住的是老一点的小区,刚住的时候好多地方要逐渐修整,大到水电暖怎么计划翻新,小到牙刷毛巾日用品买什么样的,买多少,她都能弄的无比妥帖,可能是从小要自己关照自己,什么都会做,洗衣机水管怎么接,地漏堵了怎么通,都能不慌不忙的弄好,慢慢还把我也教会了

开始的时候我妈一度认为我们两个单身青年一起过,肯定猪狗不如,结果她来北京看我们,住了半个月深受打击,打电话跟我爸说你姑娘过的比你好多了

渐渐的就有了新的习惯,她做的东西的味道变成了最熟悉的,打理家里的办法成了最舒服的,小时候我不太理解父母说的人会成家是什么概念,觉得长大的地方就会一直是我家,但工作了之后逢年过节再回去看爸妈,走的时候突然就会有要回自己家了的念头,有时候打电话回去说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会说我们家是这么弄的哎,我爸就会说,瞅瞅,对象都没有,人家就有自己家了

夏天的时候家里用的床单被套是一种奇怪的有点疙里疙瘩的质地,不开空调也非常凉快,冬天就会换成绒面的,晚上下班回去总会有点当季的零食吃,腌番茄,冻荔枝,糖栗子,有茶味的瓜球,千奇百怪,和外面卖的完全不一样,每次我问她,你这都是哪弄来的宝贝,小家伙就会非常得意的说,魔法

小家伙喜欢顺着季节做点好吃的东西,暖气最热的时候,会买很多面苹果切好片,放在暖气上烘成苹果干早晨泡麦片用,夏天会把菜花和茄子撕成一条一条的晾干,冬天她拿菜花干炖香肠,茄子干炖鸡,特别适合扣在米饭上带便当,公司的同事每次叫外卖都会羡慕我的饭到变形

我是西安人,吃东西一定要辣椒,她不能吃辣,家里做饭一般都是淡口的,我自己加辣酱,每年秋天我们会做很多冻好,她有自己的秘密配方,会做一种有坚果和肉的,非常香,可以直接当小菜一样吃,还会做一种有梨和苹果的,味道很特别,有股淡淡的糟卤味,我始终没搞清楚她在里面加了什么会那么好吃

小家伙肠胃一直不好,却喜欢吃甜的,她爱吃一切甜的糯的软乎乎的糕点,平时不敢让她多吃,所以能捞到机会就绝不放过,我们第一次过年回家的时候,我妈买了水晶饼,早晨大家一人一个,小家伙高高兴兴的拿起包点心的空纸兜,把里面的碎渣倒进了自己的稀饭里,我妈以为她是平时吃不上,看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每次来看我们都要带

天气好一点的时候,吃过饭我们会出门走一走,她就会努力撺掇我往和敬公主府那个方向去,想顺带买点心吃,小家伙最喜欢义利那种土蛋糕,弄一杯蜂蜜水蘸着吃,一度有个愿望是想吃蜂蜜蛋糕吃到饱

这方面我老得管她,要少吃点心甜食这些难消化的,因为唯独这个事她一点自制力都没,总会被我逮到偷吃,垃圾桶里经常就会冒出来点心袋子的角或者糖纸皮,她发现有时候是垃圾露馅了,就在我下班前迅速去把垃圾丢掉,平时有条有理的人,为了这个跟我斗智斗勇的打游击战,简直哭笑不得

小家伙刚走的那几个月,家里时不时就会从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掉出点吃的,放纸巾洗衣液的柜子,其他季节的枕套,放螺丝刀扳手的盒子,一袋沙琪玛,几个太妃糖,一包绿豆糕什么的,慢慢的就再没了

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好高哎

宿舍她到的最早,从自己铺钻出来跟我打招呼,我光脚一米七五,还穿了个厚底凉鞋,高考贴了一身膘,小家伙那时候刚十七,个儿没长完,腿都没我胳膊粗,我站她跟前感觉自己是个巨塔

大学前我一直很心烦这事,因为长的比别人大,从小亲戚同学都管我叫傻大个,排队总要去最后一个,走路都会下意识缩脖子,我妈也经常犯愁,说再长找不上对象了

每次我妈一说这话,小家伙就会义正辞严的加入视频,把我夸成维秘超模,我妈被她逗的要笑出内伤,我爸也会凑过来跟着开玩笑

以前我跟爸妈没有这么亲近,独生子女总是会被管的狠一点,加上事业单位里家长免不了比来比去,我也成了又倔又闷的性格,彼此很少说心里话,不怎么提要求,会觉得不好意思

小家伙在这方面却意外的坦率,想要什么或者有什么意见,都会大方讲出来,一开始经常弄的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们彻底熟悉起来是有一次半夜她冻得睡不着,我说换被子吧,小家伙凑过来说其实我想去你被窝睡,我说来吧,她噌噌噌爬过来往我被子里钻,我说你可真不害臊哈,她像个小猫一样拱到我怀里说,但就是想嘛,早晨醒来小家伙迷迷糊糊的说,乐乐你胸太大差点捂死我,我听的无言以对,又觉得她好可爱

这种坦率给我和爸妈挺大的影响,假期一起回去时候,她发现我家特别喜欢拿同事小孩和我比,而我一听就炸,就问我介不介意她和我爸妈谈谈,我说你谈呗,我觉得没啥用

天知道她有什么神奇的聊法,但这之后我妈给我道了歉,也很少再拿别人家的孩子教育我,回学校之后每周小家伙都会催我跟爸妈视频,有时候想到什么好玩的跟她讲了,她就会让我发到群里跟家里人也讲讲,渐渐就发现爸妈其实挺好沟通的,有事情商量起来也不那么难为情

我在家是狗蛋,我妈特别喜欢小孩,年轻的时候政策严没再生个猫蛋一直是心头大憾,见了小家伙喜欢的不得了,她就成了猫蛋,每次视频我妈就会叫,猫蛋呢,猫蛋来给我看看,她就会高高兴兴的凑过来,什么稀奇古怪都能说一会儿

前年我妈办了内退,开始折腾一些奇怪的养生办法,一天到晚杵芝麻捣核桃寄来,坚信能补气补一切,我说都辟谣八百次了,小家伙就跟我说,又没毒,她捣的那么辛苦,就吃了嘛何必较这个真,我妈闲在家无聊得很,我和我爸又没空,她每天译东西的时候就挂着微信,时不时跟我妈聊几句

从她这里我几乎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的家人,以前就觉得我妈是普通妇女,我爸是啤酒肚大爷,后来小家伙聊来聊去我才慢慢意识到父母当年也是时髦大学生,闹过学潮搞过游行,我妈年轻的时候居然参加过独立诗社,还学过俄语,而我爸靠一箱台湾方便面和故作忧郁的口琴追到了我妈,小家伙很得意的说,看看,宝藏男孩女孩吧

小家伙身体弱,晚上睡觉总一身一身冒冷汗,被子不容易买合适,我妈就到老家找邻居做那种蚕丝子母被,她收到宝贝的不得了,怕盖久了有螨虫什么的对肺不好,隔年就会去做新的,我们回家再把旧的带回去,我妈的说法是,你爸皮糙肉厚旧的给他

我妈也爱吃糕点,可惜我和我爸都对甜的不感兴趣,认识小家伙之后总算有了知音,每次来的时候,两个人就鬼鬼祟祟的去稻香村,每样买几块,回来吃到犯困,或者她带我妈去那种卖小玩意卖绣花衣服的店,七零八碎的回来在屋里试来试去,我妈戴着嗦里铃铛的簪子美滋滋的感叹女孩就是好,我问那我啥情况,我妈说,猪

冬天她生病的时候我妈过来照顾了我们一段时间,医院人杂,十月初我妈也感冒了,就先回去休息,走的时候各种不放心,小家伙就保证说,再来我就好了,咱去什刹海看人溜冰呀,后来连夜买票想过来,还是没赶上

前段时间我妈来看我,我想着要不要把骨灰收起来,怕她忌讳,想了想还是没收,我妈来了看见说你就这么搁外面,我说你别说我,不影响什么,我妈说,不是那意思,下班回来她拿着个钩针在沙发上钩东西,我说你弄什么呢,老太太抖着嗓子说,我给猫蛋弄个盖的,再不冷了

昨天白天见她父母

我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她异父妹妹高考不理想,准备明年出国读本科,资金证明有困难,她妈说我占了她家的东西,要我帮忙

之前她嘱咐我,以后再见她妈,要叫她爸一起,我问她为什么,小家伙说,你心软,得有个没心的替你把着点,我妈找你只能是为了房子,我爸不缺这点,又见不得我妈好,就会帮着你

她爸来跟她妈吵的天翻地覆砸东西,原来夫妻之间可以这么恨对方,分开二十年都解不了恨,盼着对方出门能被车撞死一样,她妈气极了,说看你的好种,死了还知道害我,跟你一样一样的

我突然就明白为什么她小时候挨了那么多打,有时候聊起小时候的事情,我说爸妈从来没打过我,她特别惊讶,反复问我真的一次都没么,我仔细想了下唯一一次是我爸拿苕帚轻轻抽了我一把

我就问她你小时候爸妈经常打你么,她说去我爸家住倒是还行,他没空,在我妈那就比较凶残,在她跟前晃吃板子,回家晚了跪雨伞,练琴的时候上厕所挨皮带,什么奇怪的工具她都有,哇你不知道,有一次我妈突然爆发,拿一堆大白菜砸我,结果菜摔囊了,吃的时候我又被揍了一顿,上学老师问我脸为啥肿了,我没说,老师就给我妈打电话,回家又一顿揍,然后我就特讨厌吃大白菜

她说的好稀松平常,就跟说什么玩笑的事一样,我想起来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吃饭,我伸脚去够垃圾桶,不小心弄翻了,我爸就瞪我,小家伙一下伸手挡在我前面,就像怕我爸会打我一样

可笑的是,早晨她妈联系,我竟然有一瞬间以为她是想起来小家伙生日快到了,良心发现想来看看什么的,现在觉得自己真可笑,两个人吵了一下午,谁都没想起来过下周是自己女儿生日

我们生日离的特别近,她七月十五,我八月二十,给她过第一个生日的时候,小家伙很高兴的跟我说,她是中午十二点生的,据说这个点生的人很有口福

每年这会儿都是她最乐呵的时候,连着两个月有生日可过,这两天想吃多少甜的我都不说她,早早就会开始盘算要买什么蛋糕,去年她生日买了巧克力樱桃的,我们去取的时候旁边一个大爷买了好几块不同味道的,拼成一整个拿走了,她就眼巴巴的看,我说那我生日咱们也这么买,你可以每个味道都吃一点。美滋滋的跟我回家了

我们的习惯是她生日我做哨子面,我生日她做打卤面,晚上我切面的时候小家伙突然问,我都二十四了哎,到底啥时候才能是大家伙啊,我说这个跟年龄没关系,你九十也是个小家伙,她想了下笑抽了:到时候你要是问别人见没见着小家伙,人家问多大的小家伙啊,九十,哈哈哈哈

我一想也笑的手抖,她就说,稳住稳住,切长一点,九十那么长哦

生日快乐

做梦在上海出差,不知道在什么特产商店里,发视频让她看一堆年糕和糯米糍,买好了她说看着好好吃你快点回来吧,回家家里变成了医院,我怎么都找不着她,感觉一下惊醒了,她在我旁边,我说我梦见找不着你了,她偎过来说别怕梦都是反的,我就放心又睡了

现在真醒了

好像确实有些长,以前没觉得自己这么能念叨,在网上说这些可能挺奇怪的

开始的时候吧,家里人或者熟悉的人会劝我,那阵听不太进去,辞职在家每天躺床上爬不起来,就到医院去开安眠药,回去抱着她的枕头吃药睡觉,睡醒再吃,然后继续睡,有天一个朋友突然说,你现在这样,我就觉得要是从来没这个人就好了,简直害了你。这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关系一直很好,每年他生日的时候我和小家伙都会挑好礼物寄过去

我从来没后悔过认识小家伙,觉得认识她是这辈子撞到最大的运。但朋友这么说之后,我再不敢跟父母朋友多说,别人问只能说我好了没事了

因为人总是更偏向活着的人,哪怕明明是我处理不好自己的情绪,身边的人最后却会怪她,如果我看起来糟糕,总念叨,慢慢的他们就会忘掉她是个多好的人,转头去怨她,就好像她做错了什么,绝不能这样,所以也再不能说,只能在这想一想,谁也不认识我,也挺好的

她和你们想的可能不太一样,很可爱是真的,但确实不是那种甜甜的小姑娘,虽然时不时的有些小孩喜好,喜欢甜的,喜欢玩具,有时候又觉得她像个大爷,挺奇怪的,但就是很像

我们宿舍有阳台,推拉门那块却没窗帘,下午特别晒,小家伙不怎么怕热还喜欢晒太阳觉的挺好,但我们五个都热的不行决定买个窗帘挡一挡,买来之后傻眼,配的是那种粗螺丝,空手装不上去,我就打电话问我爸窗帘怎么装,我爸看了图片说这要拿电钻打眼再装,我们就准备再弄个电钻

小家伙洗澡回来问窗帘怎么样了,我说正在买电钻呢,她一摆手像个老头一样说,姑娘们,大工程要不得,研究了一阵下楼问宿管借了个羊角锤说要修桌子,然后从马扎上拆了根长钉子,拿锤子在墙上敲了俩洞,再拿螺丝刀把粗螺钉沿着小洞拧进去,窗帘杆居然就装上了

装了窗帘之后宿舍没什么太阳了,她就经常周末下午泡杯茶去阳台上晒太阳看书,到了饭点再拎着马扎夹着水杯进来,有种北京老大爷的感觉

小家伙还有个有点奇怪的爱好是和学校旁边广场的老头下棋,吃完晚饭我们要是散步消消食,就往那拐要去杀一局,我等的好烦拖她回去,她就边拍我手边说,哎呀战犹酣啊乐乐不要闹,后来毕业了,她又和小区的大爷下,我妈知道了就说,那你学呗,学了你俩在家玩多好,下棋练脑子

可惜小家伙教了好久,我还是个臭棋篓子,她由着我悔棋,还得使劲放水让我赢几回。其实大多数她的爱好我都搞不懂,小家伙是个书虫,什么内容都能看进去,家里两个书柜加一个大书架都能给塞满,又有点分类癖,看书要做笔记,年底还要给这堆笔记和书做目录

去图书大厦买书的话,每次她拿着单子在电脑跟前查,然后在不同的版本里纠结,我说随便选吧,内容都一样,她不行,一定要一本一本看一阵才能挑出来,我等不住就去吴裕泰买冰激凌吃,排半天队买个抹茶的,吃完再排一次买个花茶的,再吃完,差不多能买好出来

她平时话不多,花大把的时间工作看书学新东西,但不管我问什么没头没脑的问题,都能讲的很好玩,我最爱跟她去博物馆科技馆什么的,去我家的时候我们去历史博物馆,她给我讲什么叫屯田,又讲柴薪税,还有这些东西是怎么慢慢影响了一些地方的生态环境甚至宗教文化,特别有意思,结果一队来参观的小学生跟着我们还想再听,小家伙反而害羞了,迅速拉着我走了

上个月故宫有珠宝展,同事带着女儿叫我一起去看,出来吃饭的时候小姑娘突然问,为啥那些漂亮皇冠都缺一块,我就跟她说这种不是皇冠,这是拿来臭美的,后面有个豁口,真的那种只有国王才能戴。小姑娘说姐姐你知道的好多,我同事就教育孩子,你好好学习以后也知道好多

其实是前年有个差不多的展览,我拉着小家伙陪我去看大宝石,当时问她豁口是不是为了省料,她告诉我的

要解释一下,我没说清楚,免体不是免体检,是开了医院证明之后,体育课的学分可以改成保健课,高考体检是不可能避开的,也没必要

当时能选好几种体育课来着,我们上常规体育课,羽毛球篮球瑜伽什么的,小家伙上保健课,每次天气不好就是在教室里看球赛视频,天气好老师就带着学生出来在足球场上散步,我们课前要跑圈,下课在宿舍累的瘫倒羡慕保健课,小家伙很无奈的表示她宁可能跑圈

体育课有个很热门的选项是交谊舞,第二年我运气很好抢到了,刚好院里秋天弄交谊舞比赛,好多人都报名,我也想去,但班里比穿高跟鞋的我更大块头的单身汉只有班长,我不好意思,小家伙就陪我去说

结果班长笑岔气,说别人是洋娃娃和小熊跳舞,我俩是熊大和熊二跳舞,不去,你好好当汉子不行跳什么舞,反正一个人也不能报名

小家伙就跟班长说,你给报上,我和她一组总行吧。班长说这个好哎,曲线救国,她可以当男的。小家伙气坏了,拍着桌子说,没完了,我们乐乐就是姑娘

比赛那天她给我找了条很漂亮的流苏裙子,裙子太正式,我太大,我俩在队伍里特别显眼,每次转圈的时候她都要往上蹦一下我才能转过去,但我们努力跳的很严肃,围观的同学笑的都站不直了,最后得了个安慰奖,导员在食堂给我们买了一摞鸡蛋灌饼当奖品

后来这事成了我们的一个梗,每次看到卖鸡蛋灌饼的摊子都会狂笑,我就问她,我不害臊,你怎么也不害臊。小家伙说,就想让他们都看看,我们乐乐是漂亮姑娘,能穿裙子,一天到晚汉子汉子的很没礼貌

然后她自己突然乐了,说,而且锻炼一下经验值,退休了去广场斗舞呀

上周老三找我问了这个回答的事,过了一天她发微信说,你还记不记得大学的时候我化妆拿她练手,她还老教育我要好好学习

当时老三在礼仪队,功课不上心,但很爱美,开始是拿我开刀化妆玩,化着化着说,艰难了,眼皮都涂黑了,一睁眼跟没有一样。研究了一圈发现小家伙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不内双的,就转换目标开始拿她练手,边折腾边念叨,你这个眼睛,非常适合我练手,比乐乐的规整多了。小家伙很无语的说,您把这观察力花在背单词上,四级它不就过了

老三人如其名,高数补考重修折腾了三次,四级也考了三次,最后拖到快毕业急的失眠,小家伙念书很用功,是我们宿舍的学霸,给她恶补了几个月,老三学的眼冒金星,总算都擦着线过了。化妆技术倒是无师自通,那段时间面试,我就跟着学,效果还挺好,小家伙看了说,啧,青出于蓝。老三坚持说这是偏心眼

后来工作了,如果偶尔要去和客户见面,或者帮忙去会场翻译什么的,小家伙就会早早起来跟我说,你给我弄一弄好不好。我就给她仔仔细细的化个妆,每次她都乖乖的坐好闭着眼睛等我弄完。我总觉得她毛嘟嘟的像个小动物,化了妆突然就是大人样了,然后穿的一本正经,很得瑟的问我,看着有没有很凶恶。我只想把时间停下,就那么一直看着她。

说起来有些奇怪,以前经常会想她以后什么样。小家伙睡着了总是钻到我怀里蜷成一小团,我揽着她就忍不住想,这么一个小人儿,不知道老了会什么样?三十岁,四十岁,甚至半百,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孩子会不会也长着小猫一样的圆眼睛,那时候我又在哪儿呢?过一阵觉得自己半夜不睡真闲,以后等着看不就行了,可突然就不会有以后了

小家伙算是我见过最容易开心的人,一些很小的事情就能让她乐呵半天。刚上大学的时候她周末很早就会起来,然后去食堂买早点回来留给我们。我总觉得她看着很缺觉,熟悉了之后周末她一起来我就把她按回去强制性补觉,等她又睡着了去食堂买她喜欢的核桃豆浆和烧饼回来,九点再把她叫醒,小家伙窝在床上捧着豆浆跟我说简直幸福的要死掉了。

她经常就幸福的不得了,早晨给她床头上搁个青皮橘子,吃鸡蛋的时候把蛋黄给她,睡觉的时候给她顺顺头发,都能幸福的不行了,开始我觉得有点好笑,就逗她说怎么什么都能把你开心成这样,标准也太低了。小家伙想了想说,可是真的就很高兴呀,我也忍不住。

后来我知道她小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才明白为什么一口吃的,一个小玩意就能让她那么高兴

她爸爸出身很好,是干部子弟,又是独子,早些年在国企是一把手,她妈妈家里条件不太好,但成绩不错上了个重点大学,毕业分配到她爸爸的单位,结婚之后有了小家伙

她上小学的时候单位派她爸去新加坡长期进修,她妈妈就跟同事出轨有了她妹妹,只能离婚。一开始小家伙被判给爸爸,但因为这事她妈妈和继父丢了编制内的工作,日子拮据,就天天去单位闹,把她弄回到自己身边,好向前夫要生活费。

她妈的事闹的人尽皆知,她爸在单位也没脸再待下去,就辞职自己做生意。她妈妈有什么事缺钱了,就说孩子生病了要钱,次数多了她爸就要看看大夫写的条儿什么的。如果是冬天,她妈就把她关到阳台上冻感冒,好去医院开个证明。小家伙跟我说,每次去了医院,我妈就会高兴一阵,给我买一个果子(一种面包),我把包装袋拆开放干,藏到学校课桌里,等不给我饭的时候再吃。

后来她妹妹上学了,她就得辅导妹妹功课,第二天发回来有错题她妈就抽她耳光,一个题十下,打得她落下耳鸣的毛病。

她妈一心烦了就把她轰出去,没地方可去只能去找她爸,但那时候她爸已经又结婚了,住不了几天她爸的老婆就会再把她轰走。也不敢回家,就再去爷爷奶奶家。小家伙的奶奶是新疆人,性格泼辣,也是家里唯一对她好些的人,能让她安生住几天,到月底她妈妈该要生活费了再来把她叫回去。她奶奶去世之后,爷爷奶奶家也没得去了。等上了大学生活费直接打给她了,她妈妈折腾了几次要不到钱,就再不让她回去。

她几乎从来不跟我提这些事,是有一年国庆节舍友都回家了,我们躺在一起聊天,聊到家里的事,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就说你把小时候的事告诉我吧。她慢慢的讲给我,小家伙平时很少哭,唯独这次讲完她趴在我怀里边流眼泪边发抖,我心里像搅了把刀,想着再见到她妈我要杀人了

这个月她妈来两次了,可我连句整话都说不利索

小家伙,今天两点钟过去,我没有你整整一年了

一年是非常长的时间,连楼下你最喜欢的狸猫都带着两只小猫回来了,它还认得我,会跟我要吃的,明明以前最烦这只猫,现在却讨厌不起来,两只小猫和她一点都不像,天气很冷,拿纸箱搭了个窝,这一家也算在咱们楼道下面的小隔间悄悄住下了

最近我做了很多事情,秋天的时候还是晾了山楂和苹果,也做了柿子干和萝卜干,上周去市场买了两根松树的枝子,扎了一个小小的圣诞树,去年答应了你却没来得及做,今年补上,不知道该挂点什么,在厨房里找到了一包桂皮和八角,总之都是你拿来卤肉的调料,挂起来倒是也能看,你一直说吃蛋糕的节就是好节,我还买了一个小蛋糕,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北京的四季好像都掉色,不像以前那么好了

昨天下午去把智齿拔掉了,你带我去医院两次我都吓得没敢拔,这次是真拔掉了,你说的很对,打了麻药就不怎么疼,很快就拔掉了,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可怕

那些咱们意见不同的事情好像都这样,十有八九是我想的太夸张,你比较对,只有一件事你搞错了,在医院的时候你跟我说,慢慢就好了,时间过去就不会那么难过,你说这件事一定要信你

可这件事确实是你搞错了,时间过去也不会好起来,去年冬天你总在睡觉,每次守着你醒来,就好像又过完了一辈子,我既盼着你能醒来再看看我,又怕那一点时间也要用光了,说起来很可笑,那时候我就想过没有你了会怎么样,然后自己坐在床跟前哭个没完,但这不一样,那会儿想的再伤心,伸手去摸一下你还在我跟前,现在你真的不在这了,就是再怎么哭或者闹,求所有我能知道的神仙和人,你都不会再回来,我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其实真的想过鬼魂什么的,一开始是怀着一种盲目的乐观,我跟自己说你就在这,只是我看不到,所以一定要把你的骨灰带回家,很蠢的觉得你会跟着这个盒子一起回来,回家之后我在旁边放了好多点心,有一天梦到点心少了,醒来跳起来去数,还是那些东西,一个都没变过

我总是梦到你,这些梦都很真,就像我们平时会过的每一天,有时候一起在街上走着,有时候你趴在厨房门边上眼巴巴的让我多炸几个虾片,有时候只是躺着看你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睡的很香,梦总有醒的时候,甚至经常梦做到一半你就不见了,但还是很想做这样的梦

我很羡慕有宗教信仰的人,也可以说嫉妒,如果能相信未来某一天会再见,这辈子剩下的时间就更有信心过完,每一天都像是走向相见的一步,可到底有没有来生,我实在不知道

对死亡和来生一无所知总让我很心慌,我真想问问你,连同那些没敢说出口的傻话,都想问问你,可确实不能了,其实说到底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盼着有灵魂存在,盼着再遇见,不过那都是虚无缥缈的事,只希望你每天都能到我梦里来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