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天价画被指系美院生习作(组图)_陈丹青人体油画组图欣赏

时间:2021年05月10日 00:27:37
徐悲鸿天价画被指系美院生习作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拍出了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然而前天,一封关于“徐悲鸿油画造假”的质疑公开信将这幅拍出已一年多的画作再次推上风口浪尖。《这是徐悲鸿的作品,还是我们的习作?》以此为题,中央美术学院首届研修班10位同学联名发出一封公开信,指出这幅画是当年他们研修班的习作 徐悲鸿1941年创作的蒋碧薇肖像作品。(资料图片)徐悲鸿1941年创作的蒋碧薇肖像作品。(资料图片)7280万元人民币!可以买34辆玛莎拉蒂,或者2400平方米北京市区的商品房,也可以买一幅徐悲鸿的油画。去年6月,徐悲鸿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拍出7280万元的天价。然而前天,中央美术学院首届研修班10位学生联名声称,这幅油画是他们1983年的习作,模特是一个江苏农村女孩。他们同时发布了5幅与《人体蒋碧薇女士》场景、人物相同的画作,并称均是当时的习作。

【质疑】 人体是江苏女孩,不是蒋碧薇

联名发表质疑公开信的10位画家分别是:河北省美协副主席陈承齐、美籍油画家李斌、油画家林加冰、广西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副教授刘晨煌、油画家区础坚、加拿大籍油画家秦明、澳大利亚籍油画家沈嘉蔚、新疆油画学会副主席孙黎明、内蒙古美协名誉副主席王延青和山东省油画学会主席杨松林。

画家们在公开信中清楚地指出:这是他们1983年5月、研修班第二学期的一堂人体油画课习作之一。习作模特是一个从江苏农村来北京工作的年轻女孩。“画室是当时美院U型楼西北角楼上的大天光教室。我们班分两个教室,这一位模特吸引了大半个班同学过来挤在一起画。参加写生的同学近20位。习作历时三周,每天画一上午。这幅习作是两年进修生涯中比较有特色的,因为用了一块深红色的衬布,女孩的发式与身材都很有特色,为同学们所牢记。”

记者联系到了联名发表公开信的画家之一杨松林,他告诉记者,最早发现这幅画的是沈嘉蔚。杨松林介绍,沈嘉蔚发现这幅画的问题后,联系到几位老同学,大家最后决定把这个事情说出来。“动机很简单,就是出于对徐悲鸿老前辈的爱护,不希望大家因此对他的作品产生越来越多的误会,以讹传讹,祸害更多不知情的无辜藏家。这太荒谬了,我们画这幅习作时,徐先生早就不在人世了,人体也不是蒋碧薇。”至于拍卖掉的那幅画是出自谁手?杨松林说,据李斌估计,可能是同学郝家贤画的,“他早年去了美国,后来在美国病故了。这一点我们不能完全确定。”

随公开信发布的还有5幅与《人体蒋碧薇女士》类似的画作。5幅油画与天价画场景、人物均相同,惟一不同的是角度。杨松林说,尽管现在不能确定油画是哪一位同学所作,但画中模特的姿态他印象深刻,想要两次摆出同样的造型几乎不可能。

【分析】 市场上徐悲鸿油画真迹太少了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当时配发了“徐悲鸿长子徐伯阳”所出示的自己与这幅画的合影,并在画布背后写道:“此幅油画(人体)确系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先父早期作品,为母亲保留之遗作。徐伯阳 2007年9月29日”。

对此,杨松林笑着说:“我们当然不敢说徐悲鸿先生没有画过类似的站立女人体油画作。但能和我们如此高度一致,那是绝不可能的,我们也从未见过徐悲鸿先生有过这样一件作品。”

随后,记者试着联系九歌拍卖,但公司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北京九歌拍卖在近年来有着傲人的成绩,今年的春拍上,九歌还以1380万元的高价,成交了一件江苏当代书法家高二适的《兰亭论辩》信札手卷,创下了现当代书法拍卖的世界纪录。

最后,记者联系到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专家、此前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写实徐悲鸿》的著名学者吕立新。他告诉记者,徐悲鸿画蒋碧薇的肖像主要是在法国留学期间,“蒋碧薇有很多照片,从侧面看也能分辨出是不是蒋碧薇。”

同时吕立新还告诉记者一个有数字作证的事实:“第一、徐悲鸿所有作品,存世的总共才3000幅左右,1200幅在徐悲鸿纪念馆;第二、徐悲鸿的作品以国画为主,油画不到100幅,多数也在纪念馆;第三,除纪念馆之外,还有国家各大美术馆的收藏,剩下来在民间流通的可能也就几百张,还有多半在藏家手里不拿出来交易。综上所述,你可以想像,能在市面上交易的还剩几张?本来就少的油画又能有几张真迹?”

【议论】 陈丹青:该画是“指鹿为马”

“很偶然”,“没见过徐悲鸿先生这样的作品”从言语到声明,中央美院首届研修班的同学如今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校友,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谨慎。联名信作者之一、河北省美协副主席陈承齐说:“这个事说的尺寸、分寸掌握不一样了,引起好多矛盾。”

质疑者还有顾虑,但在旁观的行家眼里,事情早已一清二白。公开信发出当天,著名画家陈丹青立即发表评论,称《人体蒋碧薇女士》连“伪作”都算不上。

陈丹青说:“这幅画你甚至不能说它是一张伪作,所谓伪作是很用心地画出像徐悲鸿的画,然后冒充是徐悲鸿的,这还好一点,是很认真地骗人。这个完全是拿了一张不相干的画说是徐悲鸿画的,是指鹿为马。”

至于判断真伪的依据,陈丹青说:“用不着依据,我们都画了四五十年油画了,这是一个不用去判断的事情,所以我比较惊讶,现在人最起码的比较都做不出来,上世纪20年代和80年代的区别,江南小姐和北方丫头的区别已经基本看不出来了。”

幕后

所有矛盾直指

混乱的拍卖行业

温和也好,尖锐也罢,从昔日美院学生到今天当红作家,所有人的矛盾都直指混乱的拍卖行业。谁来给拍品保真?谁在给中介撑腰?

昨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闻讯评论:这场疑云会让很多人不高兴。徐悲鸿的长子徐伯阳不会高兴,九歌拍卖公司不会高兴。而其中最不高兴的是花七千多万吃了哑巴亏的买家。如果这幅《人体蒋碧薇女士》确为当年的学生习作,这位委屈的买家只能成为“最新”的冤大头,他不是第一个,显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2005年11月,俄罗斯著名画家鲍里斯・米哈伊洛维奇・库斯妥基耶夫的油画《宫女》被俄罗斯石油大亨维克托・斐克塞伯格拍得,2009年被鉴定为赝品;2006年,德国知名拍卖商蓝波次以破纪录的290万欧元价格售出坎彭东克的《马匹构成的红色画像》,随后被指为赝品;2008年,上海买家苏敏罗以253万拍到一幅吴冠中先生的《池塘》,在找吴老先生鉴定时,吴冠中亲笔写下“此画非我所作,系伪作”;2009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一幅署名吴冠中的油画《松树》以158万港元成交,日后也被吴先生认定为伪作;2010年12月7日,广州嘉德拍卖行以16万元拍出唐大禧画作《人民的苹果》,但作者本人随后指出,被拍卖画作系仿作。

陈丹青对拍卖行里层出不穷的赝品也深有感触。他说:“据我统计,从2005、2006年到现在至少有24张冒充我的画,都是我事后才知道的。我没有去追究,第一无从追究,第二没有办法,因为拍卖行是一个商业机构,他不是鉴定机构,理论上它好像不负责画的真假。”

收藏专家马未都深谙其害。在他看来,拍卖行业早已呈现无序乱象。“程序,它没什么程序,就是拍卖行自个决定,谁知道什么程序。”马未都说,“拍卖行就是一个商业单位,它跟普通的商店没区别,就像一个超市他有什么程序来鉴定进来的货是真是假,就看他愿意不愿意把握住了。”

综合《中广网》报道

陈丹青访谈

https://wenku.baidu.com/view/05ff5dd4c1c708a1284a4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