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虾仁_魔道祖师血池片段

时间:2021年10月23日 19:57:07
知未来,犹可追⑧

cp:忘羡、轩离

时间线:求学时期双兔案后

【    】原著内容

(请金子轩上前抽卡)

金子轩上前点击按钮,一张卡片飞出来,落到他手中。

系统:“恭喜金子轩抽中到—屠戮玄武”

(影像开始播放)

【暮西山玄武洞:

……

期间,两人到黑潭附近窥探了许多次。屠戮玄武已经把所有的尸体都拖进了龟壳之中,漆黑的庞大龟壳浮在水面上,像一艘无坚不摧的巨型战船。前几次都听到从里面传来沉重的咀嚼之声,后几次就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类似睡着后打呼噜的声音,犹如闷雷阵阵。

他们把岸上散落的羽箭、长弓、铁烙都捡了起来。抱回去一数,羽箭大约有八|九十支,长弓接近二十把,铁烙大约**只。

这时,已是第四天。

蓝忘机左手拿起一支长弓,凝神察看它的材质,右手在弓弦上一拨,竟弹出了铿锵的金属之音。

这是仙门世家用于夜猎妖魔鬼怪的弓箭,制造弓和箭的材料皆非凡品。蓝忘机将所有的弓弦都从弓上拆了下来,一根一根首尾连结,结成了一根齐长无比的弦。他两手将此弦绷紧,随即一甩,弓弦闪电般地飞出,一道白光炫过,前方三丈之处的一块岩石被击得粉碎。

蓝忘机撤手收弦,弓弦在空气中破出尖锐的嘶鸣。

魏无羡道:“弦杀术?”

弦杀术是姑苏蓝氏的秘技之一,为立家先祖蓝安的孙女、三代家主蓝翼所创所传。蓝翼也是姑苏蓝氏唯一一任女家主,修琴,琴有七弦,可即拆即合,七根由粗逐渐到细的琴弦,上一刻在她雪白柔软的指底弹奏高洁的曲调,下一刻便能切骨削肉如泥,成为她手中致命的凶器。

蓝翼创弦杀术是为了暗杀异己,因此颇受诟病,姑苏蓝氏自己也对这位宗主评价微妙,但不可否认,弦杀术亦是姑苏蓝氏秘技中杀伤力最强的一种近身搏战术法。蓝忘机道:“从内部攻破。”

龟甲固如堡垒,表皮坚硬无比,看似不可突破。但越是如此,它藏在龟壳之内的躯体部分,就可能越是脆弱。这一点,魏无羡这几日也想过,心中清楚。他更清楚的,则是眼下的局面。

经过三日的休养,他们现在的状态刚刚达到巅峰。而再多等下去耗下去,就要逐渐下滑了。

而第四天已过,救援的人,还是没有来。

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全力一搏。若是两人合力能斩杀了这只屠戮玄武,就可以从黑潭底下的水洞逃出去了。

魏无羡道:“我也同意,内部攻破。但是你们家的弦杀术我有所耳闻,龟壳内部束手束脚,不利发挥,再加上你腿伤未愈,施展起来怕是要打折扣吧?”

这是实话,蓝忘机明白。他们都明白,逞强上阵,硬要做自己没能力做到的事,除了拖后腿并没有其他作用。

魏无羡道:“听我的吧。”

屠戮玄武还浮在黑潭水面上。

它的四只兽爪和头尾都缩了进去,前方一个大洞口,左右和后侧分别排列着五个小洞口。像是一座孤岛、一座小山,山体漆黑,凹凸不平,青苔遍布,还挂着绿油油、黑乎乎的长水藻。

悄无声息地,魏无羡背着一捆羽箭和铁烙,一尾细细的银鱼一般,潜到了屠戮玄武的头洞前方。

这个洞有一小半浸在黑潭水中,魏无羡便顺水游了进去。

通过了头洞之后,魏无羡便翻入了龟壳内部。双足像是踩到了厚厚的一层烂泥里,“泥”里还泡着水,铺天盖地的一阵恶臭,逼得他险些骂出声来。

这恶臭似腐烂似甜腥,让魏无羡想起了他以前在云梦一个湖边见到过一只肥壮的死老鼠,有点儿那个味的意思。他捏住鼻子,心道:“这个鬼地方……幸好没让蓝湛进来。就他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劲儿,闻到这个味道还不得立刻吐。不吐也要被熏晕过去。”

屠戮玄武发出平缓的呼噜声。魏无羡屏息悄声走动,足底越陷越深。三步之后,那摊烂泥样的东西便没过了他的膝盖。烂泥、潭水之中,似乎还有些硬块。魏无羡微微矮身,摸索几把,蓦地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像是人的头发。

魏无羡收回了手,心知这是被屠戮玄武拖进来的人。再摸,又摸到了一只靴子,靴子里的半截腿已经烂得半是肉半是骨。

看来这只妖兽很不爱干净。它没吃完的残渣,或是还来不及吃的部分,就从牙缝里漏了出来,往壳里这么一吐,越吐越多,百年下来,堆成了厚厚的一层。而此时此刻,魏无羡就站在这些由残肢断体积成的尸泥里。

这几日爬摸滚打,身上已是脏得不能看,魏无羡根本不在乎再腌臜一些,手随意在裤子上抹了抹,继续往前走。

妖兽的呼噜声越来越大,气浪越来越重,脚底的尸泥也越来越厚。终于,他的手轻轻触碰到了妖兽凹凸不平的皮肤。他缓缓顺着皮肤继续往里摸索,果然,头部和颈部是鳞甲,再往下就是坑坑洼洼的坚硬表皮,越往下皮肤越薄,越脆弱。

这时,尸泥已蔓到了魏无羡腰部。这里的尸体大多数都没被吃完,所剩躯体都是大块大块的,不应该叫尸泥,而应该叫尸堆了。魏无羡把手伸到背后,准备解下羽箭和铁烙,却发现铁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拿不出来。

他握住铁烙的长杆,用力往外拔,这才拔了出来,同时,烙铁的前端从尸堆里带出了一样东西,发出“当”的轻微一响。

魏无羡立即僵住了。

半晌,四周并无动静,妖兽也并未发难,他这才无声松了口气,心道:“刚才铁烙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听声音也是铁的?还很长,看看有没有用。手头差家伙,如果是一把上品仙剑最好了!”

他伸出手去,摸到了那样东西,长条状,很钝,表面爬满铁锈。就在握住它的一刹那,魏无羡的耳里响起了尖叫声。

这尖叫声仿佛成千上万个人撕心裂肺地在他耳边绝望大叫,霎时一股寒气顺着他这条手臂爬遍全身,魏无羡一个激灵,猛地抽回手,心道:“什么东西,好强的怨念!”

这时,四周忽然亮了起来,一阵淡淡的赤黄色的微光,拉出了魏无羡的影子,照出了前方一把漆黑的铁剑,就斜斜插在他影子的心脏部位。

这可是在屠戮玄武的龟壳内部,怎么会有亮光?

魏无羡猛然回头,果不其然,一对金黄的大眼近在咫尺。

他这才发现,那闷雷般的呼噜声已经消失了。而那赤黄色的微光,就是从屠戮玄武这双眼睛里发出来的!

屠戮玄武龇起了黑黄交错的獠牙,张口咆哮起来。

魏无羡就站在它的獠牙之前,被这咆哮之声的音波正面袭中,冲得浑身发痛。眼看它咬了过来,忙把那捆作一束的铁烙往它口里一塞。这一塞无论是时机和位置都刚刚好,不多一分不少一寸,顶住了妖兽的上颚和下颚!

趁妖兽合不拢嘴,魏无羡将一捆羽箭用力扎入了它最薄弱的那片皮肤里。羽箭虽细,但魏无羡是五根作一捆,扎进妖兽的皮肉里直推到尾羽没入,就像是扎进了一根毒针。急痛之下,屠戮玄武把顶住它牙口的铁烙都压弯了,那七八根原本笔直的铁烙一下子被它强大的咬合力折成了勾状。

魏无羡又在它的软皮处扎了几捆箭,这妖兽自出世以来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疼得疯了,蛇身在龟壳里使劲翻腾起来,蛇头撞来撞去,尸堆也随着翻江倒海,犹如山体倾塌滑落,把魏无羡淹没在腐臭的残肢之中。屠戮玄武睁大双眼,黄目狰狞,大开牙口,似乎要一口气气吞山河。

尸堆如洪流一向它口里滑去,魏无羡拼命挣扎、逆流而上,忽然抓到了一柄铁剑,心中一凉,耳边又响起了凄厉的哭嚎尖叫声。

魏无羡的身体已经被吸入了屠戮玄武的口腔之中,眼看妖兽即将闭口,他抓着这柄铁剑,故技重施,将它卡在妖兽的上下颚之间。

这种百年妖兽体内的五脏六腑十之八|九都是带着腐蚀性的,人只要被吞下去了,瞬间就会被被熔成一缕青烟!

魏无羡牢牢抓住那柄铁剑,像一根刺一样卡在它口腔里不上也不下。屠戮玄武撞了一阵头,怎么也咽不下这根不让它合拢嘴吧的刺,但它又不愿意松口,终于冲了出去!

它在龟壳里被魏无羡扎怕了,像是要整个从壳里逃脱一般,拼命把身体往外挤,挤得之前藏着护在这层铠甲里的嫩肉也暴露了出来。而蓝忘机早已在它头洞上放下了线,等待多时了。屠戮玄武一冲出来,他便收了线,在弦上一弹,弓弦震颤,切割入肉!

这妖兽被他们两人合力逼得出也不是、进也不是。它是畸形的妖兽,并非真正的神兽,原本就没几分心智,疼痛刺激之下彻底疯狂,甩头摆尾,在黑潭里横冲直撞,在一个庞大的漩涡里翻滚扑腾,掀起滔天水浪。可任它怎么发疯,这两人一个牢牢卡在它嘴里,让它咬不动吃不得,一个死死用弦勒住它皮薄处的要害,寸寸切割进去。伤越切越深、血越流越多!

蓝忘机紧紧扯住弓弦,一刻不松,坚持了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之后,屠戮玄武才渐渐地不动了。】

(影像播放结束)

影像一开始各位家族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温家人像赶狗一样,赶去夜猎,而且不给任何防身的武器,他们得怒火中烧。

仿佛就要提着武器冲进画面去,把自己的孩子就出来。

各家的孩子也在下面,积极安慰着父母。

“阿爹阿娘,这是未来的事情,你看我们还在这呢”

“父亲母亲,这是未来发生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发生,我还在这呢”

各位家长,只能紧紧的抓住孩子的手,安慰着自己,这是未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孩子还在自己的身边。

金子轩看到自己宁愿跳下洞穴去,也不愿意看到温晁和王灵娇。金子轩生气道:“温晁这厮真恶心”让我们去猎妖兽,又不告诉我们猎的是什么,存心就是把我们当肉盾。

“温家人真的太过分了,简直岂有此理”

后来众人又看到魏无羡一系列行为,各位家长们都表示赞赏。

江枫眠一脸欣慰,抚摸着魏无羡的头道:“ 阿婴做得非常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又一脸严肃地看着江澄:“ 阿澄,江家家训你还是不明白,你要向你师兄学习”

“阿爹,我知道了”江澄一脸落寞道

虞紫鸢听见他,在夸奖魏婴很生气:“是啊,你的大弟子做的很好,惹怒了温家人,对我们云梦江氏有什么好处吗?”

“三娘子,在那种情形下,阿婴做的是最正确的如果不这么做,大家全部都要死在玄武洞”

“好,江枫眠你有道理,你的大弟子有道理,可是阿澄做的也有道理,他只是不想让这件事牵扯到江家身上,他没有做错,你为什么这么说阿澄!”

江厌离看到父母又要开始吵架了,赶紧走来劝架:“ 阿娘,别说了,这里很多人看着呢,少说两句,有什么问题我们出去再说”

虞紫鸢看了一下,发现众人都在看着,她也觉得这不是吵架的地方,便冷着脸,坐到一边去了。

后来众人看见屠戮玄武的出现,温晁的仓皇逃跑,把生的路都给断掉,把孩子们留在危机四伏的玄武洞里。众人一阵担心,并立即表示出去就要把射日之征提上日程了,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受这种委屈。

“岐山温氏不仁就,休怪我们不义了”

看到蓝忘机,细心发现,谭中有枫叶,魏无羡吸引屠戮玄武的注意,江澄带着众人逃跑,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留下来断后。纷纷夸赞魏无羡和蓝忘机大义,舍己为人。

后来看到逃跑时,苏涉故意射偏箭弄伤魏无羡引起屠戮玄武的注意,众人纷纷大骂苏涉!

江澄也一脸愤怒道“魏无羡,你在碧灵湖,还救过他呢,这个人竟然恩将仇报,你看看你救都是些什么小人”

魏无羡也一脸无奈“其实我当时就是顺手把他救了,我根本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也没想到他后面会变成这样啊!”

姑苏蓝氏众人看到苏涉的表现,也是一脸愤怒!

蓝启仁:“曦臣,我姑苏蓝氏竟会有这种弟子,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检查一下他的品行”

“是叔父,我一定好好检查”

蓝忘机,看到苏涉的行为,顿时想杀了他的心都有,这个人为了逃跑竟然敢伤魏婴。

后来看到大部分世家弟子已安然出去,蓝忘机和魏无羡修整几日后,决定杀了屠戮玄武,然后自行出去。大家看到杀玄武的那一段过程,纷纷夸赞两人年少有为,两人的默契极高。

“江宗主教导有方啊!得此弟子是江氏之幸”

“蓝先生,姑苏蓝氏教导有方啊!才教得蓝二公子如此优秀”

“……”(众多夸奖略过)

魏无羡看到自己和蓝忘机如此默契的、十分惊险的杀屠戮玄武的过程,感叹道:果然把人逼急了,多大的杀伤力都能使出来。

他又急忙忙的跑到蓝忘机身边,“蓝湛 蓝湛,你看我们多有默契,你不愧是我的好朋友,我的知己日后我们一起夜猎吧!”

蓝忘机心想:“只是当我是朋友 是知己吗!也罢,日后能陪在他身边也是好的”心里想完便答应了魏无羡日后一起夜猎!

魏无羡听完对着他笑得更开心了,蓝湛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我就说嘛,世家弟子没有一个不喜欢我的。

蓝曦臣看到这一幕,感叹道:“忘机,这是交了一个很好的朋友啊!”

蓝曦臣还向魏无羡道谢:“多谢魏公子,在如此困境之下,还肯伸出援手帮忘机。谢谢你,救了忘机一命”

魏无羡看见蓝曦臣向他行礼,受宠若惊的回了一礼:“泽芜君此事是未来之事,现在尚未发生,魏婴受之有愧,何况蓝湛是我的好兄弟,蓝湛也救了我,我们扯平了”

众人看到蓝曦臣向魏无羡道谢了,在影像里玄武洞中的世家子弟都纷纷的向魏无羡跟蓝忘机道谢。大家都表示,虽然这是未来之事,但是还是要多谢两人救大家一命!

中国领先的在线视频媒体平台海量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中国领先的在线视频媒体平台,海量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 QQhttps://v.qq.com2021-10-18 · 腾讯视频致力于打造中国领先的在线视频媒体平台,以丰富的内容、极致的观看体验、便捷的登录方式、24小时多平台无缝应用体验以及快捷分享的产品特性,主要满足用户在线观看视频的需求。

胖虾仁

https://kafeidoudangao.lof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