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15斯文败类 > 015斯文败类,我在东京教剑道 015 斯文败类

015斯文败类,我在东京教剑道 015 斯文败类

互联网 2021-12-08 23:25:18 Tags:015斯文败类

015 斯文败类我在东京教剑道范马加藤惠OU中文网015 斯文败类我在东京教剑道笔趣阁015 斯文败类我在东京教剑道范马加藤惠笔趣横生阅读阁移动版015 斯文败类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目录 偶遇吧小说网我在东京教剑道 015 斯文败类 八一中文网正文015 斯文败类范马加藤惠我在东京教剑道其他小说E小说015 斯文败类 第(1/2)分页 xiluoxuan.com015 斯文败类我在东京教剑道其他小说顶点小说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对和马来说是全新的体验。

    上辈子他是完全的守法公民,别说进局子了,他连和警察打交道的经历都不多,还大多和交警有关。

    这下好了,穿越过来半个月,揍了一次极道一次无良资本家,还进了局子,人生的经验大大丰富了。

    到了局子里,千代子声泪俱下的控诉了一轮,然后在记录上签了字。

    和马也做完了笔录,然后被一名叫佐藤的巡查部长客客气气的送到了警署门口。

    千代子关切的问:“那两个人会被治罪吗?”

    “这个嘛……强奸未遂基本可以确定,但是……”

    佐藤巡查部长欲言又止,千代子正要继续追问,就看见伊藤友作和他的跟班山田从警署里出来。

    一名西装革履上班族打扮的人走在他们前面,西装的衣领上别着酷似极道组纹的东西。

    ——极道跑警局来捞人?

    和马大惊。

    这时候佐藤巡查部长向这人打招呼:“谷中先生,您辛苦了。”

    和马皱眉,如果这人是极道,那未免太不合常理了,再怎么说警察对极道毕恭毕敬也太……

    谷中先生对佐藤巡查部长点点头,然后转向和马,递出了自己的名片:“桐生先生,初次见面。”

    和马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写的谷中大作,谷中律师事务所所长。

    原来是律师,那佐藤这个小小的巡查部长对他毕恭毕敬也就可以理解了。

    律师身后,伊藤友作恶狠狠的看着和马,之前那斯文败类的气场全无。

    相比之下,谷中律师看起来,倒是更像斯文败类了。

    千代子大喊:“他不能走!他非礼我!”

    谷中律师笑道:“是的,强奸未遂证据充足,但在法院定罪之前,他们都只是嫌疑人,有权力接受保释。”

    千代子咬着嘴唇:“律师不应该是维护正义的使者吗?”

    “没错,我们确实是维护正义的使者,”谷中律师维持着笑容,“但是小妹妹,正义是因人而异的。维护司法正义,是检察官和法官的事情,维护大多数公民的正义,是警察的事情。我们律师,维护的是委托人的正义。”

    千代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谷中律师转向和马:“桐生少主,听说您和住友建设在购地合同上存在分歧,您要不要考虑下雇佣我们?我们其实非常擅长处理这种合同纠纷,能保证您的道场以不低于市价的价格出售。”

    “谷中先生!你在说什么啊?”打手山田大声打断谷中的话,“你是我们公司的……”

    “我又不是贵公司的法务人员,我和贵社是合作关系,你们管不了我接受谁的委托不是吗?”

    “你……”

    山田还要说话,伊藤友作就呵斥道:“闭嘴,山田!要不是你这蠢货,甚至不用劳烦谷中先生出手!”

    谷中大作像是没听到身后两人的对话那样,再次向和马行礼。

    “那么,桐生先生,告辞了。”

    说完他不再看和马,大步流星的走向警署停车场上停着的车子。

    伊藤友作对部下轻轻一摆头,就要离开,却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和马说:“我的名片上有我办公室的号码,你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打这个电话。”

    “我不会打的,给我滚!”和马不客气的说。

    他目送三人远去。

    千代子小声说:“那个律师,好像可以拜托他?”

    “别傻了,他知道我们出不起他的律师费,才这样说的。”和马愤愤不平的说。

    佐藤巡查部长附和道:“就是这样,律师嘛。那么,你们两位也保重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先走一步。”

    于是,和马与千代子向佐藤巡查部长道别,离开了警署。

    到了警署门外的大街上,千代子开口问道:“这下怎么办?”

    和马深吸一口气:“如果我把道场以七百万日元贱卖掉,且不说爸妈的在天之灵不会放过我,连我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

    千代子喜上眉梢:“那我们不卖了?”

    但她马上又一脸担忧:“那我们的日常开支怎么办?确实就如哥哥你说的那样,生个病就没了……”

    和马沉默不语,因为他一时半会想不到去打工之外的办法。

    但昨天他说服千代子的时候说过,打工就要放弃剑道,从剑道部退出,然后他还表现出“死也不会放弃剑道”的态度。

    现在又决定去打工等于打自己脸。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一辈子不可能打工。

    但是不打工又不卖掉道场的话,钱的问题无法解决。

    和马黑着脸,想了好一会,忽然,他想到了个办法,不一定能成但好歹是个办法。

    和马扭头看着千代子:“今天我们逃课吧。”

    “什么?”千代子大惊,“逃课?为什么啊?”

    “当然是去住友建设总部,找小笠原先生。让小笠原先生通融一下,签一个售价和之前商定的售价差不多的合同!”

    千代子盯着和马:“你认真的?”

    和马点头:“认真的,我们今天就把这个事情搞定。”

    其实和马自己对找小笠原先生的效果,持怀疑态度,但现在他不能长别人威风,灭自己锐气。

    千代子咬了咬嘴唇道:“我知道了,我们一起去住友建设找小笠原先生。”

    和马点点头。

    千代子忽然说:“这里,是不是先打个电话预约一下啊?”

    和马想了想,确实应该这么做,小笠原先生需要跑业务,他不一定在住友建设的总部。

    可是,这是1980年,别说手机了,连传呼机都没有诞生呢。

    要打电话只能用公共电话。

    和马看了一圈,发现不远处有个公共电话亭。

    于是他从兜里摸出小笠原先生的名片——这玩意他昨天就揣裤兜里了,今天他穿的裤子和昨天是同一条。

    电话很快接通了,那边是小笠原先生的声音:“摩西摩西,我是小笠原,哪位?”

    “小笠原先生,我们想和您谈谈合同的事情,我说服了我妹妹了……”

    “那就和迁移部签合同啊,我记得负责你们的应该是个叫伊藤的家伙,他今天应该会去拜访你们。”

    “他已经来过了,他们给我的合同上,写的收购价是五百万。”

    小笠原那边直接沉默了。

    片刻之后他说:“我以为他们至少会开三千万……可是,这个事情已经不归我管了,实际上这个已经不关我们整个部门的事了,我也无能为力。”

    “小笠原先生!”和马有点急了,毕竟他好不容易才说服千代子。

    而且道场如果不能卖出比较正常的价格,今后他和千代子的生活都会紧巴巴的,更别说飞黄腾达了。

    小笠原叹了口气:“这样吧,你们过来本部,我带你们去见大原专务,你看看能不能说服他。”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