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33期啊鑫BBOX教学 > 033期啊鑫BBOX教学,squirrel

033期啊鑫BBOX教学,squirrel

互联网 2021-11-30 10:20:51 Tags:033期啊鑫BBOX教学

【003期】啊鑫教你打BBOX小鼓rimshotbeatbox教学啊鑫 m.v.sogou.com爱嘻哈 | 人人能学会说唱的中文嘻哈社区|最新发布|第2页中国供应商 免费B2B信息发布网站,百度爱采购官方合作平台squirrel妍的推荐 | LOFTER(乐乎) 让兴趣,更有趣北京竞业达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1第一季度报告|普通股|优先 桑塔纳发动机价格今日最新桑塔纳发动机价格行情走势 阿里巴巴bbox撕裂bass otdosee.cn

#破镜重圆  儿科医生小严

#也许暗恋有声音 有回应

  上一棒:@黒餹電燈 

00

这一次我要勇敢拥卝抱你,呼吸你身上好闻的味道,告诉你我好爱你,我好想你。

01

我没想过多年后的同学会上又见到严浩翔。

我本是不爱凑这些个热闹的人,却被以前上学时期要好的朋友一句话打了个浑,不知怎样就昏昏沉沉答应下来,待到回想起来却是万般后悔,过了这么久,还是能被那三个字勾起心中的万般波澜。

“严浩翔要回国了。”

严浩翔,严浩翔,这个几乎占据了我高中生涯的一切回忆和幻想的名字,包含卝着我当时多少爱意的三个字。印象里还是那个坐在窗边转笔算物理题,阳光打在他身上,白衬衫上总带着淡淡的洗衣粉味的少年。那是我多少日夜里日思夜想的人。

比起那时,现在的他脸上少了稚气,大概也瘦了不少,下颚线分明,还是像以前一样挺卝直背像棵小白杨。这几年他在国外学医,大家许久未见他,女生们蜂拥而上凑过去和他说话,倒好像又回到高中时期体育课女生们围着他给他送水的样子。

“你不去吗?”好友把我从回忆漩涡里拉回来,用肩膀碰碰我的肩膀问我。我虽然摇头拒绝,却仍是抠着手心不放,几度想要避开视线,却还是会被人群中他的身影所吸引。就像那时他坐在我身旁,我总会有卝意无意望向他的身影。

“高中那会你不是喜欢他吗?怎么现在倒内敛起来?”

“凑这些热闹干嘛。”我推开好友凑过来八卦的脸,把酒杯塞卝进她手中要她少说点话。倒最后还是我没鼓卝起勇气和他打招呼,他也没有主动过来找我。大家一起喝酒唱歌,结束的时候所有人互相拥卝抱,约定着下次的再见。

我是最后一个和严浩翔互相拥卝抱的,我听见耳旁传来他有力的心跳声,鼻尖萦绕着属于他身上的乌木沉香。我的心跳速度一瞬间飙升好快好快,眼眶一阵酸涩后我才意识到我哭了。

这是我少卝女时期曾经等待过许久的,期待过许久的拥卝抱。

最后是我先松开手落荒而逃,抓起皮包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离开,出了包厢后我踩着短跟仍跑的飞快,用手背几下擦干脸上的泪水害怕被人发现异样,却在迈出酒店大堂的前一秒被人从身后拉住手腕,把我带了回来。

是严浩翔。他大概着急出来追我,大衣外套被他抓在手里,我悄无声息抽回手,尽量让自己现在看上去正常一些,深呼吸调整好心情才开口,问他有什么事情吗。

明明今卝晚我并没有喝多少酒,如今面对他却觉得自己好像醉了一样,面对他我还是会脸红,还好我可以用喝醉的理由搪塞过去,不让他发现我的窘迫和在他面前的那份拘谨。

“小然。好久不见。”

“我们重新来过,给我你的联卝系方式好吗。”

02

十几岁那时喜欢一个人,往往在人群中很耀眼,成绩是最优异的,长相是最出众的,自然也拥有一大批的爱慕者。我把那些喜欢都藏在信纸里,却没有勇气把他们放进严浩翔的书桌,因为我知道书桌底下还有一大堆其他不属于我的粉红色信封。

他从不缺少这些。

我按动着自动笔发呆,直到那笔芯被我按到了底部才松手,却在抵着木桌时候无意间用了力折断,在空气中扬出淡淡一层铅灰。老卝师在台上说了些什么我都不清楚,思绪早就飘到九霄云外去了,目光瞥一眼旁桌的严浩翔,他背打的老直,好像一棵小白杨。

“认真听课。”

他淡淡出声提醒我,声音故意压的很低,大抵是怕被老卝师发现了去,只能趁着老卝师转头写板书的空隙凑到我耳边说,他离我很近,气息打在我脸颊热得我脸一下就通红,脑袋像个开水壶一般“咕噜”冒着热气。

头顶上的吊扇吱吱呀呀转着却没法让我冷静下来,我被热的头昏脑涨。身旁的严浩翔又回到了原先认真听课的状态,偶尔低头做做笔记。而我却因为他一个动作怎样也回不来神,脑袋里像个浆糊一样混乱。

好烦。

暗恋时期总能被喜欢的人一句话或是一个动作引起“火山爆发”,我自然也不会例外。

我无声叹气,在桌底下用卝力捏了一把胳膊希望自己能够清卝醒过来,重新扎进课堂氛围当中。这堂课因为中途的出神,再回过神来我还是听的云里雾里,倒最后还是下课时候严浩翔推来笔记,一点一点帮我讲题我才明白了大概。

严浩翔为什么总对我这么好。我一边渴望着那些我心中的答卝案,一边却又努力让自己别想太多,最后换来失望。少卝女心事重重,总会把那些爱意藏在上锁的日记本里和自己每晚的梦乡里,每日期待着某一天能够与他并肩,期待着某一天能够扑进他的怀抱。

我有低血糖,所以他会在每节体育课把糖果递给我,也会细心的在课后给我讲那些繁琐的解题思路。他每日将桌底下的信件和礼物原封不动退还那些女生,只留下好吃的零食分给我。

这算是喜欢吗? 我在心里把这个问题描绘了数千遍甚至数万遍,最后却也没得到一个关于喜欢的准确答卝案。

他用书本卷成卷样轻轻敲击我脑袋才把我的思绪拉回来,严浩翔撑着脑袋看我,又有些无奈的说我又走神了。我不大好意思的摸卝摸后脑勺,双手合卝十朝他说抱歉。

“严浩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对其他女生都不理睬的。”

嘴在前面跑,脑袋在后面追,话出口我才缓过来自己在说什么,在下一刻就睁大眼睛摆摆手又开始解释起来,但样子却滑稽的很,“你别想太多!我就随口问问,你不爱听那就当我放卝屁好了!”

“因为你笨,需要别人照顾。再说了,你是我同桌嘛。”严浩翔伸手在我头顶拍了拍,我再一次不争气的脸红,却又被他那句同桌泄卝了气。就像一根细针扎在我心里期待的气球上,嘶拉一声把那些期待的话语全都放飞去了。

严浩翔,你什么时候能够喜欢我,哪怕一点点也好。

我跟随他的脚步,哪怕体力不支也会绕着操场跑道一圈一圈,却不知疲惫,只是贪婪的希望有一天我能和他并肩,能够勇敢拥卝抱他,冲进他的怀抱,呼吸着属于他白衬衫上清爽的洗衣粉气味。

03

手卝机屏幕上还显示着备注是严浩翔的微信聊天记录框上那句“你们已成功添加好友”。他追上来后说了些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却把风衣落在我的肩头说要送我回家。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我就跟在他身后半步位置,大抵也是一种礼貌。

重新来过吗?他的话我只当他是酒水入肚,醉了后没头没脑冒出来的一句话。“小然,你瘦了好多,是不是没好好照顾自己,就知道你笨。”严浩翔忽然停下脚步,我差点撞上他的背,他回头看我,一双眼睛里满是柔情。

从前他就爱说我笨,直到现在回来了还是在责备我笨,说我没好好照顾自己。我该怪你吗?怪你的不辞而别,那那样我也太自私卝了些。

我陷入他眼底那一片爱意中,就像是高中那年讲题时候掉入他的温柔漩涡。严浩翔这三个字对我来讲总是充满无边的诱卝惑力,一次又一次让我陷入他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严浩翔把手心伸到我面前,变魔术一般有包软糖安静躺在他手心,我认出那是我以前最爱吃的零食,小卖铺一块五一包。我不自然的捏卝捏裙角,怎么样也无法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我扯着笑抬头看他,说我已经很久不吃了。

说到底我还是不知道如何面对我年少时这份感情,面对我曾经如此向往的少年。我还喜欢着吗?还是说一直痛恨着他的离开?我的脑子里乱的一片,怎么样也分不清了。

严浩翔楞神几秒,垂眸有些失望,却还是把那包软糖重新放进外衣兜里。

“小然,我..”

他话只说了半句,后半句被他吞在肚里,摇摇头换了副神情,礼貌的笑着说我送你回去吧。他话刚开口我心里忽然有一丝的期待,就如同那年心中打满期待的气球被细针扎破一般,嘶拉一声仿佛在嘲弄我的不堪。

我知道,我心中那点情愫,正在从那年秋天里锁住的地方一丝一丝破冰而出,渐渐会如同藤蔓一般蔓延疯长,直到包围我的心,让我重新陷入有严浩翔的世界。

04

严浩翔回国以后各大医院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他选择了市里最好的医院入职,凭借着自己优秀的学历和简历以及一张出众的脸成功火了一把,好友发来市里论坛的讨论热帖,标题是“关于A院那个温柔帅气儿科医生”。

休假没有工作的午后我和好友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不知怎的就把话语引到那天同学会上。好友说在我离开之后严浩翔也就跟着我脚步着急走了。

“那天严浩翔追着你出去,我们可所有人都在起哄,怎么样,他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让你失望了。”

我把手卝机灭屏后丢到一旁,但还是抵不住诱卝惑重新摸卝到手卝机点开那个帖子,有人爆出严浩翔问诊时的相片,小严医生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布偶正哄着某位小朋友。

论坛里有人说小严医生看病的时候好温柔,会蹲下卝身卝子和小朋友平视,用玩具和糖果哄小朋友开心,语气轻的让人好不心动。

不知道是不是像当时给我讲题那般温柔。

抠着手卝机边缘,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心又被严浩翔这三个大字所填满,感情如同摇晃过的易拉罐一般一拉就炸,一点关于他的东西就能在我心中引起层层海浪。

上次同学会他亲自将我送到家楼下,我上楼前又一次拉住我的手腕,却也在看到我的神情后立马松开,他看上去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如果有时间,随时给我发消息,出来吃个饭吧。”

心里犹如有只野兽低吼着要我答应他,我几乎是在下一秒就鬼迷心窍点头答应下来,换来小严医生欣喜的神情。

于是在看见那张相片后的我又一次鬼迷心窍点开严浩翔的聊天框,删删减减好一会才把那句邀请发过去。我心里慌乱许久,期盼他的消息,连平日里最爱看的综艺也看不下去。他是十分钟之后回的消息,发来了一句ok和一张可爱的萨摩耶表情包。

我没忍住笑起来,觉得那只狗狗好像他。

好想...抱抱它。

我又被自己的想法所臣服,拍拍脑袋努力要自己冷静下来,把手卝机塞到枕头下面,却被严浩翔一句答应的话惹的怎样也睡不着,浑身都沉浸在甜卝蜜的情感中。

一切都被严浩翔安排妥当。他定好餐厅,特地提前半个小时开车来接我,带我去了公园散步,吃过晚饭后我们又去逛老街。他今天穿着一件oversize的灰卫衣,左肩还挎着我的链条包,我逛街的时候他总是在一旁笑着看我,给我一些恰当的建议。

正如同高中时期我所幻想的,有一天我们在一起的话,严浩翔会单肩挎着我的书包,含卝着笑看我。不用说太多卝情话,只要他一个眼神我就明了。只不过如今他的的确确挎着我的包,只不过不是书包,我和他也不是恋人的身份。

他总是一个让人放心的人,会提前把一切都安排妥当,高中也是,现在也是,足以让我把时间安心交给他。

我在街边小贩那边看见手工制卝作的漂亮发卡,停下脚步逐一挑选起来。严浩翔这时候从小贩手里接过一个银色蝴蝶发卡夹在我头上,指尖轻轻扫去我额头的碎发。他付过钱说是送我的小礼物,小街人很多,他轻轻环住我的手腕怕我被人群冲散。

我盯着他牵着我的地方,忽然有一刻有些想让他牵住我的手,和他十指相扣。于是我也这样做了,不动声色的稍稍抽卝离手臂,直到我的手心和他手心相贴后我握住他的掌心,和他十指相扣。

严浩翔转头看我,在意识到发生什么后耳尖红了一片,尔后收住五指和我牵手,他的手很大,几乎把我的手掌都包起来,他的体温偏高,从手心源源不断传来暖意。直到牵到人少的地方他才松开,不大好意思的看看我。我失笑,捏卝捏他的小拇指说,下次见面就牵手吧。

严浩翔呆了几秒,紧接着笑起来,耳尖惹的粉红,他说,

“小然,我还能追你吗?”

05

我在信纸上写上他的名字,那三个字我熟记于心,几乎是少年时分除了成绩外唯一能牵动我一切心绪的身影,我用着平时舍不得用,骑着单车跨越半个城区才买来的的羽毛笔,在信纸上一字一句诉尽我的爱意。

最后把信纸折好收进粉红色信封里封好,自顾自喷上从妈妈那拿来的那些好闻的香水味,最后没有把它放进严浩翔的书桌里,而是放进了自己抽屉里的小铁盒中,和先前的几十封一起安安静静躺在那。

我总爱在书信中诉尽我的爱意思念,诉尽那些少卝女心事,却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把这些都放进严浩翔的书桌,我没有勇气把这一切告诉严浩翔。我大抵也把这当做是解压的一种方式,几乎是每天一封的延续着。

我写着一些暧昧不清的我们之间每天发生的事情,也摘抄着那些蹩脚情话和歌词。

我本以为这仅仅是我单方面喜欢。直到某次下课时我同他打闹,玩着你问我答的游戏,规则是无论对方问什么都要回答“是”。于是我半开玩笑的把那句“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问出口。

本是笑着同我打闹的严浩翔忽然收了玩闹的神情,想了想之后认真的看我,点头说是。我脑袋一片空白,严浩翔却依旧用真挚而又认真的神情看我,他说,

“很喜欢,也喜欢了很久。”

我打趣着换了个话题,心里却揪成一团乱的不行。后来我们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起这件事。虽然那是我所期待过的他的回应,但在真正面对的时候我还是慌了神情。

我和严浩翔总是保持这样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早晨能看见阳光落在他身上,他将未开封的牛奶推向我这边,亦或是在自习课上偷偷塞给我一包薯片,最后我对上他含笑的眼神。

严浩翔成绩很好,年段拐角处贴着的小考大考大字报上面往往是他占据榜首,他总会担负起替我讲题的责任。自习课时候班里常是乱哄哄一片,严浩翔就是这时候给我讲题,为了让我听清,他总会凑近我指着练习册上的题目逐字逐句解释。

我什么也听不见了,他离我很近,近到我认为他能察觉到我加速的心跳。“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近。”我试探着开口,脸红到耳根,脑袋里像烧开水一样咕噜咕噜冒不停。

严浩翔这才轻咳两声退后,试图掩盖尴尬又暧昧的场面,却还是没掩盖他扭头时红透的耳尖。

后面一整节自习课我们都相顾无言,我装作认真完成手头的事情,心思却飘到九霄云外。直到严浩翔把糖放在我手旁我才缓过神来,递过来后他没再说话,我撕卝开包装将糖果含进嘴里,感受那甜丝丝的味道蔓延在口腔直至心里。

我偷偷瞥严浩翔,正打算从他书堆里找出今天的笔记,却发现他在对上我的眼神后在我出手后马上将课桌上的某一本厚本子塞卝进书包里。

我有些疑惑,但也没再问他,只是用我都懂的眼神看他一眼,又找到我想要的笔记后用卝力向他点头致谢。严浩翔笑起来,轻轻用手拍拍我的头顶,我只感觉一股电流从头顶穿下,蔓延全身。

我咬碎糖果,感受那水果味在我口腔中爆发开来,正如我心中那份暗恋的情感一般爆发,犹如有只野兽一样低吼着要我说出对他的喜欢。

我们都明知这份情感,但也同样选择了没人去打破这暧昧结界。我们心照不宣的不去说爱,在越界时候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在心里和自己做约定,约定毕业了就一定要告白,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学校大道总是铺满落叶,我和严浩翔总会踩在那层落叶上打闹。我很爱在那条大道上散步,总爱躲在严浩翔身后偷偷吓他,可踩着一地落叶总能发出声响让严浩翔发觉,于是他总会无奈的敲敲我脑袋,让我下次别搞这些小把戏。

我以为一切都在平静有序地进行,我有着刚刚好能让人满意的成绩,会在回家之后在信纸里诉尽我的无穷爱意,会在每每我需要时看见严浩翔的出现。但事情却总不是我以为的那样————

我听见严浩翔要出国的消息是在路人口卝中。

06

“小然,我可以追你吗?”

严浩翔说过后我慌乱不已,又如同上一次同学会时的那个拥卝抱过后一样随便找了个理由逃避回家,直奔浴卝室冲凉希望自己能够冷静下来。手卝机屏幕上不断弹出严浩翔发来的消息,我没去管,只是找到钥匙打开上了锁的抽屉,重新找到那个被我所遗弃的铁盒。

半干的头发还在不断往下滴水,滴在了铁盒里厚厚的好几沓信封上,牵起回忆。那些被锁上的少卝女心事重新被开封,我几乎花了一晚上看完了曾经写过的情书,一共九十八封,最后一封的日期停留在严浩翔我和严浩翔争吵的那天。略有些幼稚的文卝字,偶尔看得我发笑。

直至半夜看完后我才想起来拿起手卝机,聊天框那头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最后一条消息是晚安。书桌上摆放着草稿纸,我随手摸卝到钢笔,想了想还是下笔写上久违的那三个大字。

严浩翔。

想说的太多,一时间不知道从何下笔,是从那时候的分开开始,亦或是从同学会上的重逢,还是我再一次因他而燃起的爱意。我洋洋洒洒写了几页,最后还是将它装进信封里,喷上我最爱的一瓶香水,放在铁盒最上面。

这是第九十九封。

厚厚几沓信封,几乎近百封信件,无一不在诉说着一个事实————我喜欢严浩翔,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过去是喜欢,是属于少卝女时期的那一份憧憬和向往,而如今是爱。

喜欢是刹那的感觉,只不过是遐想,只是一瞬间的心动,未必长久。但爱不是,爱一个人,是不管过了多久,不管他有多少缺点,你的内心依旧对他心心念念,想要和他在一起。

于是我将自己放倒在柔卝软的床垫上,关灯缩进被子里,特地定好了早一些的闹钟提醒自己早起。却怎样也睡不着,盯着天花板几乎发呆了一整夜。

最后一大早站在镜子前打扮,只好用遮瑕遮住自己快拉到下巴的黑眼圈,翻出自己压箱底的漂亮长裙,猛的吸气才把拉链拉上来,穿上漂亮但磨脚的高跟鞋,喷上香水挎上皮包出门,同时没有忘记那个铁盒。

直到我在严浩翔上班的楼层待诊处坐了不知道几个小时,补了几次妆才等到严浩翔的出现。他大概要去吃饭,在路过我之后才忽然注意到我,默默折返回来,先是震卝惊又是不解,把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问我怎么来了。我拉着严浩翔到一楼花坛才停下,把铁盒塞卝进他手里,叮嘱他回家再看后就打算转头离开。

严浩翔又一次叫住我,要我等一会,一小会就好。我看着他跑上楼又回到我身旁,额头上还挂着密密麻麻的汗珠,他喘着气把东西塞卝进我怀里,我认出来那是当时他总藏着掖着不让我看的本子。

“本来想请你吃个午饭,但是今天太忙了。”

“没事,下次还有机会!记得回家一定要打开盒子!”

严浩翔乖乖的点头应下来,替我拦了出租车,离开前晃晃手中的手卝机让我到家一定要发条消息。我趴在车窗上看他,直到车开出了医院才重新坐正身卝子,看着摊在膝盖上的本子还是没忍住去看,略带着些好奇翻开本子的第一面。

那是属于严浩翔的字迹,很漂亮很整齐的楷体。

“今早刚下过一场大雨,阴沉沉的。他们说天气转凉了,不知道你会不会记得多带一件外衣。我又遇见你了,我把这句话记在我的日记本里。我想,下一次遇见一定要告诉你,我喜欢你。”

“小然,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十七岁的严浩翔就好喜欢你。不是只有你会把故事写在日记本里。”

下面的日期,记着严浩翔出国的那天的日期。

07

严浩翔从来没有把他要出国的消息告诉我,连这样一件事我都是从路过的那群女同学当中听到的消息,而不是从他口卝中。我脑袋愣神一片,发了一会呆才突然回神,几乎是飞奔着回到教室,在门前的位置看见坐在窗旁的严浩翔。

短短几米距离我感觉脚上像绑了秤砣一般千斤重,怎样也迈不开腿。我颤卝抖着问出口,问你是不是要走了。那种悲伤和心痛太过明显,几乎快把我整个人压垮在地。

严浩翔抬眼没说什么,还是像平时那样看我,半句话不说。他眼神一下就软卝下来,保持着沉默我只当他是默认。

“是不是要等你走了才肯告诉我!”我用尽力气对严浩翔大喊,一时间班里同学的目光全数落在我们身上。严浩翔有些慌张,我假装无事发生收拾起桌上的课本,期盼着他能够起身抱抱我,亦或是安慰我。最后在他无卝动卝于卝衷的动作里我转身跑到楼梯间奔溃大哭,最后还是没等到严浩翔追我的身影。

在上课铃敲响之时我擦干眼泪回卝教室,班级里早就安静下来。我还是坐在严浩翔身边,却自觉的把椅子挪开一些,把东西往旁边推,和他隔开一段距离。

讲台上的老卝师叽里呱啦说了些什么我都没听,严浩翔没有再像以往一样趁着他转身写板书凑过来安慰我或是提醒我认真,只是默默把那包纸巾朝我这边推了推。我把纸巾重新放到他面前,最后红着眼圈熬过那下午。

回家后我冲进房间撕碎信封,却又在冷静下来以后又默默用胶带将那些信件贴回原样。说到底我还是软卝了心,把那九十几封信件重新放回到铁盒里面。

自那天以后我再没和严浩翔说话,也停下来每天一封情书的习惯。严浩翔没主动找我,只是跟我说对不起。没过多久他便办卝理好转学手续,坐上了那班不知道要和我分开多久的航班,在离开前他给我发来消息,我却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把他拉进了黑卝名卝单里。

领走之前他往我书桌底下放了两包我最爱吃的软糖,小卖铺一块五一包,我转身就丢进垃卝圾桶里。小卖铺一块五一包的软糖,在他心里是不是也像我的感情来的一样廉价。

我将铁盒锁进柜子深处,如同将我那段少卝女心事和暗恋一同锁进了那个秋天。只不过今年秋天身旁少了一个会推给我牛奶,给我讲题,阳光总会打在他身上的少年,少了一个能和我并肩散步在学校大道,踩着落叶打闹的少年。

我以为那个秋天会淡出我的脑海直至淡出我的生命,仅仅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部分。可它却在严浩翔回国后再一次出现。铁盒再一次被打开,那些尘封的少卝女心事如同许未爆发的火山一般再一次喷卝涌而出。

О8

厚厚的日记本里写了很多,写了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我把本子摊开在桌面上,再一次回顾起我们之间那些往事,只不过是以严浩翔的视角。譬如他每一次借着讲题的借口靠近我,亦或是向我的好友打听我爱吃的软糖口味。

同时我也明白了他当初的选择,和我曾经卝期待过的他会追上来安慰我背后的原因。

出国本在他计划中,几乎是一出生家里已经为他安排好一切,顺风顺水的人生,在国外读完高中直至大学甚至是留着海外工作。他却在这一次花了很久才说服父母,毅然决然回国工作,回来找我。

关于我们,十七岁的严浩翔在日记里写满了那些犹豫,是坚持出国计划,亦或是向我坦白一切爱意,相信爱意能够打败距离打败一切。最后却还是在我的误会下,在父母一遍又一遍的催促里登上航班,坚持原有的计划。

“所以再等一等,等我有资格说爱你。”

放下日记的一瞬间我觉得浑身轻卝松,咸涩的液卝体顺着脸颊而下我才意识到我哭了。与此同时手卝机铃卝声响起,接通后传来严浩翔的声音,他要我下楼。

对于我来讲,喜欢未必长久,但爱不是,爱一个人是不管过了多久,依旧想要和他在一起。我想严浩翔大抵也是这样认为。

我站在楼上看见他举着手卝机抬头看我,我慌慌乱乱踏掉拖鞋换上运卝动鞋。在我冲下楼之时看见严浩翔那一秒他便大步朝我走来。

我几乎是在踩下最后一节楼梯的时候落进严浩翔的怀抱,我呼吸着他身上好闻的乌木沉香,不再是属于少年白衬衫上的洗衣粉味,不过没关系。他轻轻卝揉了揉我的脑袋,双手捧着我的脸蛋叫我的名字,

“我想说,我爱你。这是迟到这么多年的一句告白。”

“现在我有资格说爱你了。所以这一次你还愿意吗?”

我用拥卝抱回应他的告白,这一次我要勇敢拥卝抱你,呼吸你身上好闻的味道,告诉你我好爱你,我好想你。想说我那时候有多喜欢你,现在有多爱你。

“走之前我给你发了消息,你是不是没看见。”严浩翔用指腹轻轻抹去我的眼泪,牵起我的手,我在他眼中又重新看到了高中时期的真挚和爱意。我想了想还是点头,又有些懊恼起当初在气头上的做法。

“记得那时候你在气头上,怎么样也不理我,我怕你误会,所以在走之前我给你发了再等等我,等我有勇气有能力承担这份责任,对你说声我爱你。”

“但还好我等到了。”

他再一次拥我入怀中,小心翼翼吻住我的唇卝瓣,这次我终于有勇气送出铁盒子里的九十九封情书,有勇气拥卝抱他,有勇气说出我的思念我的喜欢。

09

我再次和严浩翔回到铺满落叶的学校大道已经是在一起的第三个月,小严医生忙了好久才终于申请到了休假时间。

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学校大道总是铺满落叶,高中时期我和严浩翔总会踩在那层落叶上打闹。我很爱在那条大道上散步,总爱躲在严浩翔身后偷偷吓他,可踩着一地落叶总能发出声响让严浩翔发觉,于是他总会无奈的敲敲我脑袋,让我下次别搞这些小把戏。

这次也不例外,我再一次躲在他身后偷偷吓他,最后落入他的怀抱。他好气又好笑的望着我,搂着我腰的动作又紧了一些。

“我生病了小严医生。”我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吸了吸鼻子,皱着张脸抬头看他。他伸手捏卝捏我鼻尖柔声问我,“那这位小朋友得了什么病啊?”

“心病,因为太爱小严医生了!”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10

从前严浩翔在国外总觉得时间好慢,慢到他如何努力想读多几本书,只为了加快回国的步伐,到现在和小然结婚,他倒又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快到还没有回味下几年过去,时间就又溜走了几年。

他时常在想过去的那几年算不算浪费,又感慨人生只有那么几十年,在那段时年里他竟像停留了半辈子一般长,如果他早些回来也许结局还会像如今一般美好,当然他不是在埋怨过去,只是觉得如果能再快一点和小然在一起就好了。

因为和小然在一起,他根本不服老,不服时间的残卝忍。

那几年的时光里,他曾感慨过时间之快,快到已经有几年和小然断了联卝系,也曾感慨过时间之慢 ,慢到思念作祟的时候他痛恨自己的无卝能。

不过索性现在得到了从前梦寐以求的成果,严浩翔也释怀了,现如今,他下班的时候家里会有两个小朋友在等他回家,他有了一个重新组建的新家庭,和小然有了一个孩子,孩子小名叫慢慢。

小名是严浩翔取的,要问起为什么,严浩翔只能说是因为时间。

因为时间跑得太快,他觉得要是时间能再慢下来一点就好了,不要再跑,不要再快,用走的也好 亦或是慢慢长大也好,严浩翔觉得,没有比慢这个字更适合他如今的所求了。*

小家伙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那一大叠信封,坐在地上把卝玩着乐,严浩翔一回家就看见小然抱着那一大叠信封坐在他对面轻声指责着慢慢。慢慢才刚上幼儿园,哪里看得懂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反倒是小然脸红了一大片,害羞着把那些信往身后藏了藏。

严浩翔笑着向前几步坐下来,小心捏了捏慢慢的脸颊,慢慢噘卝着嘴看上去不是很高兴,扑进他怀里撒娇说妈妈欺负人。他和小然对视一眼觉没忍住笑起来,严浩翔好气又好笑的捞起怀里的小家伙。

“这些可是爸爸的东西,珍贵的很,以后可不要随便翻出来了。”

“我也不能看吗?”慢慢嘴巴嘟的老高,都可以挂个茶壶。严浩翔故作认真地想了想又回答他,“那就等你长大了再给你看好不好?”

而后换来小然打在他手臂上不轻不重的一掌,她脸愈发红了,皱着眉头用一副生气的样子看严浩翔。严浩翔见她这幅模样,单手抱过慢慢另外一只手揽过小然的肩膀,亲卝亲卝吻了吻她嘴角半哄着,

“我开玩笑你还真信,这么宝贵的东西我当然留着自己看。哪舍得让别人看一眼。”

错字私信。

END.

后记:

踩着十七岁第一天的尾巴来了,也感谢让我作为这次联文的收尾。十七岁生日快乐我的小少年,一路往前无惧风雨,成功他一定会来,只不过可能不会是现在。

写完这篇文我是释然的,时间紧任务重,努力复健的我还好最后把它写出来了。同时也要感谢我的好朋友跑跑在我很苦恼的时候帮了我很多,编号10大半都是跑跑写出来的文卝字,从开头到打*的地方。我很喜欢这一段,所以在经过她的同意后我把它放进了我的文中最后一个篇章。

如果你看到这里了,那么很感谢你的阅读和喜欢,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