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81枫叶红了 > 081枫叶红了,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第081章有福同享

081枫叶红了,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第081章有福同享

互联网 2021-12-03 15:39:02 Tags:081枫叶红了

Nginx变量使用方法详解 简书诗画山东|潍坊:城市披上“多彩外衣” 初冬美景别有韵味财经头条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第081章有福同享 八一中文网“书记讲给书记听” 德州夏津百名村党组织书记大型系列访谈栏目《红 加拿大最大机场启动COVID19安检试点项目|covid19|安大略省| 央视9位主持人古装亮相,传承传统文化何不都穿汉服?什么值 【巍生】关于夕阳的一些事(小段)言少钱【图】《孤鹤缠图》选股升级版(通达信 选股 源码 贴图)无未

    海棠脸色微红地看着第一张画,声若蚊蚋地说道:“还不快去~”

    采薇声音轻快地说道:“诺,奴这就去,不耽误娘子看新曲~”

    看到采薇出去,海棠才低头看另一张纸上的诗句:危冠广袖楚宫妆,独步闲庭逐夜凉。自把玉钗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

    海棠怔怔地看着清歌一曲月如霜……原来你……都知道,泪珠从眼角滑落。

    ……

    谢康刚到主院,就看到两个小身影飞奔过来,忙让人放下步辇,坐在那没动。

    谢宁姜谢南姜直接扑到谢康的怀里,开心地叫道:“三哥!”

    谢康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没站起来太明智了,两个小包子真的不轻啊,笑道:“你们一直在院子里等着吗?”

    谢宁姜笑得像太阳花一样灿烂,说道:“没有,换好衫裙才等的,想让三哥第一眼就看到。”

    谢南姜忙点头附和道:“三哥,新衫裙好看!”

    谢康认真地打量着两个小包子,谢宁姜是桃红色交领琵琶袖短袄衫霁色马面裙,谢南姜是缥色交领琵琶袖短袄衫竹青色马面裙,“阿宁阿南,如桃花灼灼,翠竹新秀,好看。”

    “三哥,可以多做几套吗?”谢南姜大大的圆眼,很像荔枝,更像q版漫画,萌萌地看着谢康。

    谢康暗自叹息,难怪上一世好友有了闺女后,不再流连各种私人宴会,“没问题,已经快入八月,那就夏衫做六套,秋衫做十八套,冬衫十八套,有喜欢的再做。”

    “三哥万岁!”两个小包子兴奋地大叫道。

    谢康站起身来,一手牵着一个小包子,往厅堂走去,笑道:“你们的要求还真低,叔时先生没有过来吗?”

    “有过来,看到三哥画的那些钗环珠花,拿着画卷走了。”谢宁姜轻声笑道,“叔时先生很和蔼。”

    谢康感觉自己的耳朵有点出问题了,不过看到两个小肉包子脸,似乎又可以理解了。叔时应该很少接触到这么小的小姑娘,悬……宁门弟子,好像都是男同胞。

    “第下。”璎珞带着人躬身行礼。

    谢康脚步一停,说道:“通知府里各处,以后行叉手礼便好,不用这么麻烦。”

    玉竹璎珞等众侍女一起行叉手礼,齐声说道:“敬诺。”

    谢宁姜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三哥,阿父说礼不可废。”

    谢康带着两个小包子,坐到书房的矮榻上,轻声笑道:“阿宁说的没错,礼不可废,但还有一句礼不可繁,太过繁琐,会浪费很多时间。”

    谢南姜点了点头,嘟着嘴说道:“三哥说的对,会耽误吃好吃的!”

    谢康:“……”

    七岁的小包子,好像还没到狂吃狂吃的年龄,感觉两个妹妹的喜好被颠倒了。

    让璎珞拿过笔墨来,小包子的发型也可以多几种,乖萌可爱款,还有奶凶奶凶款,系统友情提供模板。

    璎珞端来各色点心和花茶,放到旁边的小案几上。

    两个小包子边吃着点心,边看谢康画画,遇到特别喜欢的,就给谢康一块,有福同享。

    谢康觉得两个小包子很不错,懂得给劳动力一口吃的。脑子里在和系统沟通,也就是说欧罗巴正在动荡不安,黑暗时期即将来临。

    不知道迦叶是否真的会西行。若是真的西行,那将会是西域佛门与古罗马神权之争,九州大陆可以稳上好多年。

    两年后,大船出海,没准可以和西域佛门联下手。不过也有可能跑到富饶的尼罗河,那样自己就带人跑到枫叶国,一路向南,到处插旗。

    系统无语望天:【尊敬地宿主,你的任务是升级,不是插旗。】

    谢康画好发型,又开始画布偶,当然,不能画人形的。这个时代对巫蛊之术,深恶痛绝,做人形玩偶,就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小七,你的升级需要冷却时间,深深怀疑你是游戏玩多了。

    这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安静地苟着摸鱼,就只能出去乱逛。你是不是忘了三清天和须弥山的说法。】

    系统:【……屏蔽。】

    谢康画完维尼熊,放下笔来,看到小几上空空的盘子,轻声笑道:“你们一会还吃不吃午餐了。”

    谢南姜茫然地看着谢康,嘴里的点心还没完全咽下去,含糊不清地说道:“三锅,午山是什么?”

    谢康站起身来,笑道:“我去更衣,你们也跟着璎珞去盥洗一下,都吃成花脸猫了。”

    白米睁开眼睛,看了眼两个小包子,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它的睡觉地点,挪到了书房窗边的案几上。

    谢康换好荼白色的窄袖圆领袍,棉布的触感更舒适,束好玉带,没再穿大袖长衫,不见外客,利落就行。

    玉竹进来轻声说道:“第下,两位女郎君已经到水榭,两位先生也已落座。”

    谢康眉头微挑,笑道:“让她们上菜,阿宁阿南很懂礼。”对于小吃货来说,能看到吃不到才好玩,谢南姜委屈的小眼神,超萌……好吧,是有一点点坏心眼,不多,只有一点点而已。亲妹妹,还能虐待她不成。

    玉竹让人去传话,亲自帮谢康束发,第下不喜欢太紧,说头皮疼。

    刚走进水榭,如愿以偿地看到小小包子幽怨的小眼神,谢康疑惑地问道:“阿南,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三哥,我的小肚子在控诉你。”谢南姜忽闪着大眼睛,说道。

    谢康坐在两个小包子中间,低声笑道:“和你说不要吃太多点心,这事可怨不到我。”

    王宴康胜没想到,谢康对妹妹竟然这么有耐心。

    谢宁姜小声解释道:“三哥,不是吃不下,是太诱人了。”

    谢康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如此,下回我过来再让她们上餐。”

    谢南姜纠结地拧着眉毛,有些小痛苦地说道:“三哥,还是上菜吧,至少能多看一会。”

    谢康:“……”吃货的世界,平凡人理解不了。

    摸了摸谢南姜头上的小包包,笑道:“好,开饭。”

    看向玉竹说道:“帮她们多准备些鲜果饮。”菜里大多都有放秦椒,不知道两个小包子能不能适应。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