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2全文在线阅读-0852(卢茵陆强)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0852免费txt下载

时间:2021年11月28日 06:44:03

一本非常耐看的经典言情小说0852全文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五月底,杜华制衣接到一笔订单,为漳川市小牙河的服刑人员重新量体,制作一批新衣服。小牙河是漳川管辖内最大监号,服刑有几千人。群体特殊,任务量大,厂长将重任交给卢茵。

0852小说简介

卢茵是杜华制衣的副设,起先毕业于华东大学服装设计专业。这种学历本可以得到更好发展,屈就在制衣厂,显然大材小用。她却为刘泽成放弃深造机会,安于现状,深深扎根这块领域,一做就是五年。周一一早,她带着两名裁衣师傅,赶去小牙河。铜墙铁壁隔开两个世界,铁墙内的气氛压抑、可怖。

0852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昨天叶梵约卢茵吃饭,饭后去星巴克点了杯咖啡,两人聊了许久,一坐就是一晚上,回到家已经夜里十一点。她洗了澡,站阳台上吹了会儿风。面前视野宽阔,正对小区花园,夜深了,窗外静谧无声,人影少的可怜,小路上只有一对情侣渐行渐远。卢茵用手拨弄着头发,让凉爽的风轻轻吹动发梢,万籁俱寂,路旁的女贞树影婆娑,月色无边,好像漫天繁星都守护着她。树丛里有个红点忽明忽暗,一时看不出究竟,慌神的功夫,竟觉得那火星如星斗闪烁。卢茵没特意研究,望着天空,深深吸一口气,心情蓦地平静不少。这晚她强迫自己没去碰酒,躺在床上的时候,竟然有了睡意。一夜恍恍惚惚,不算踏实,却比平时睡得要长,睁开眼六点整,她沿小区走两圈儿,换了衣服去上班。今天阴天,厚厚的乌云遮住半边天,满世界的灰,大夏天竟破天荒的感到冷。卢茵抬头看了眼天,有些后悔,想回去拿伞,又懒得爬楼梯,犹豫两秒,还是快步往外走去。公交车没几分钟就来了,满车的人,卢茵最后挤上车。车门闭合那刻,后面窜上个人影,卢茵余光去瞧,竟觉那影子有些熟悉,她心跳莫名快了一拍,忍住没有回头。前面落脚的地方有限,卢茵勉强跨上台阶,手抓着栏杆。司机朝她身后喊了声:“最后上车的,买下票…说你呢!投两块钱。”后面没人应声,司机也不开车,扒头瞅着。过了会儿,卢茵右面多出只手,‘当,当’两声,两枚硬币投了进去。司机这才关了门,启动车子。身后的人上不去台阶,就站在门边,半靠着门。上班高峰,路很堵,根本开不起来。天气原因,车里没开空调,两面的窗户都敞着,可并没凉快多少。卢茵的背已经出了汗,后面像有个火炉烤着她。公交一步一停,时间慢慢过去,满车人心焦气燥。后面的人说:“司机,天太热,把空调开一下。”司机懒散看着前方,理都没理。过了会儿,那人又说:“叫你开空调,装听不见呢?”那声音压低几分,沙哑的带了回声,没多大音量,却隐隐带着不怒自威的震慑力。司机不禁侧头看了他一眼,他也盯着他瞧,一双眼睛幽暗阴冷,短硬的寸头下刀疤森森,让人不寒而栗。司机咽了口唾沫,硬撑着没动。有人说话了,里面自然有人附和:就是就是…开空调,快热死了…一时间大部分人都嚷嚷起来。司机赶紧顺着台阶下,朝后面喊了声:“把旁边的窗户都关上。”空调启动五分钟,车厢温度才慢慢降下来。那股燥热降了,卢茵却脊背僵硬,始终放松不下来。刚才听他说话才发现,那声音就旋在她耳边,像一条细弦拉扯着神经,他离她竟那么的近。卢茵压低头,牙齿轻轻抵了下指甲,下意识往前挪了半步。刚才一直堵在路口,一站还没到。过了红灯,路况好起来,司机猛踩油门,恨不得把车当飞机开。左拐弯儿,人向右.倾。卢茵站在台阶边缘,她稳不住身体,往后栽倒。臀先撞上那人肚子,随后后面忽然横出只手,把她拦腰搂住,卢茵点着脚尖,勉强挂在台阶上。她慌忙中扶住腰间的手臂,指尖触到他的皮肤,粗糙的,坚硬的。卢茵下意识低头,他的手臂像钢筋,紧紧卡在她胸下,虎口处已经贴上柔软的下缘。车走了直路,渐渐平稳。卢茵一阵耳热,用手扒他手臂。陆强脑袋凑过来:“别动。”卢茵不好再装,侧过头,微一惊讶:“是你啊。”陆强挑眉:“我以为你早看见了。”“没…”卢茵低低说。她整个后背都在他怀里,他站在台阶下面,两人竟一样高。她又扒了下他手臂:“你先放开。”“别动。”说话的气流吹进她耳朵里,“前面还有转弯儿。”拐了弯儿,终于在站台停靠,有人下车有人上车。陆强一提手臂,把她拎起来,跟着抬腿上了台阶。两人站在了同样的高度,他手臂自然往上提了些,拇指来回动了动,卢茵咬紧唇,一把扣住他的虎口。车厢本就拥挤,他这动作不经意,特定状况下根本挑不出毛病,卢茵心中恼火,被他拥着往里走,在一处站定,他放开了手,却始终贴着她的背。卢茵暗自生气,眼垂下来。车开出站台,陆强低头问:“每天上班都这样?”隔了几秒,她答的不情不愿:“也不是,周一人比较多。”“到单位几个小时?”“半小时。”“还在那服装厂干?”卢茵没说话。他顿了顿,又添一句:“还是当初去监狱量衣服的那个?”卢茵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对他极深刻的印象是胸口那条龙、额头的疤和0852这几个数字。她点点头:“对。”陆强:“那厂子叫什么名?”“…杜华制衣。”陆强在嘴里念叨了一遍,好像也不是真的想知道。外面的天越压越低,车窗上挂了几滴水,没多会儿,路边有人打起伞,仿佛一瞬间起了雾,世界混沌模糊,这场雨终于下起来。卢茵稍微往前挪了挪,下雨天并没让她多好过,贴的太近,还是觉得热,可没多久,后面的火炉又跟上来。他接着问:“昨晚上哪了?”卢茵一时没明白。“我在岗亭看见你了,当时我们几个吃饭呢。”卢茵说:“是吗?太黑了,我没注意。”陆强垂眸看了眼她头顶,勾勾唇角:“下次早点回,你一个女人不安全。”卢茵一滞,可耻的低下头,来自陌生人客套般的关心,竟让她心微微跳动了下。陆强问:“听见了?”卢茵嗓子里轻轻‘唔’了声。陆强看她一眼,没再问话。两人的模式,好像从来都是他在问她回答。现在不说话,身体靠着,气氛比刚才还要尴尬。卢茵忽然嘴欠,问了句:“你坐这车,家是住这边?”隔了两秒,“不是。”她诧异回头。陆强也低头望着她:“我跟你上来的。”卢茵语塞,没想到他会这么答,她随便挑的话题,原以为答案是肯定的,谁想他脑抽会说跟个半熟的人上车?他这样答,最常理的反应是问一句:为什么?可女人天生敏感,况且他话都这样直白,她多少猜出他的心思,再问下去,就真是个傻帽了。卢茵沉默。她不说话,他却没打算放过她。陆强下巴蹭了下她耳尖儿,用只有彼此能听到的音量:“不问问原因吗?”卢茵缩脖子,咬紧唇。陆强继续:“听老李说,你婚礼取消,和你男人分手了?”耳边嗡一声炸开,周围噪音放大无数倍,她下唇齿印明显,脊背挺的笔直。陆强说:“你哪来的老公?拥挤的车厢,摇摆晃动。他们却仿佛坠落异度空间,眼中只看见彼此。男人抓着头顶栏杆,弓背,低头,半环着她。她如巨兽口中盛宴,任人宰割。卢茵挪开视线,用力呼一口气,这是她的禁.忌,每次快要忘记,总有人在面前不断提起,直往她心口戳。湖面的平静终于被暗潮汹涌的漩涡搅碎,一直以来退缩躲避,好像忽然之间就无所畏惧了。“嗯?”后头声音哑暗,“说说,哪儿来的?”卢茵冷下脸:“不关你的事。”“要关我事呢?”她拿胳膊往后顶了下:“你想怎么样?”“能怎么样,”陆强眉眼含笑:“我还挺稀罕你的。”卢茵哑口无言。几秒后,陆强说:“昨晚喝醉了,怕不清醒,躺床上我就想,要早起想的还是你,就过去找你。”卢茵:“…”陆强说:“你猜老子想没想你?”

0852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到站了,有人拔腿就逃。雨越下越缠绵,天地间织起一张轻柔的幔帐。陆强不紧不慢下了车,两手插在口袋里,望着她的背影。这里是漳川市近几年兴建的轻工业区,附近没有住户,都是一排排灰色厂房。前面就是一个制衣厂,生硬的板房外是个宽阔的院子,有人进进出出,铁门上方写着‘杜华制衣’几个大字。公交站离工厂不到一百米,还剩四十米的时候,有人叫了卢茵一声。她停下,头顶一暗,一只黑色的大伞罩住她。卢茵扭过头:“…早上好。”“早,”陈瑞问:“没带伞?”卢茵侧着头,借机用余光往后看,那人竟也下了车,站在台阶上,正往这方向看。她抿了抿唇,没有回头。“卢茵?”“嗯?”她反应过来,目光落回陈瑞身上,“你说什么?”“我说,今天下雨,你怎么没带伞呢?”半句话没听进去,她又不由自主分神。川流不息的街道,喧嚣从中间滑过;细雨如织,笼起轻轻的薄雾。那人却一动不动,仿佛没温度的雕像。“喂!”卢茵一惊,抚了抚鬓发:“抱歉,我没…”陈瑞一笑,也没重复:“不要紧。”两人往院子里走,卢茵把伞柄推远一些:“不用,反正都淋湿了,你自己撑吧。”陈瑞又往这边斜了斜:“我个大男人的怕什么,你别感冒了。”卢茵客气又疏离的笑笑,没再说话。陆强眯了下眼,看那两人推推搡搡进了院子。男人比她高了半个头,清清瘦瘦,穿着得体、讲究。黑伞向右.倾斜的厉害,他左肩湿了一大块。那女的小鸟依人,缩着肩膀,就差整个贴人身上。陆强挫牙齿,低头瞅瞅自己。那人蓝衬衫,黑西裤,皮鞋被雨水洗刷的崭新又光亮。他穿旧汗衫,宽腿裤,布鞋落了雨,破破烂烂。陆强又往那方向看过去,已经没有那两人身影,自始至终,她都没回头看他一眼。陆强哼笑:“嘚瑟吧。”他在站台上避了会儿雨,雨势并没见小,他抽了根烟,再没耐心,顶雨找地方打了个电话。根子问:“哥,你在哪儿呢,我接你去。”陆强看看周围,啐了声:“谁他妈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根子找到这儿已经半小时后,陆强正蹲道边儿抽烟。后面是间破旧杂货铺,废书纸壳堆在窗台下;旁边扔一台快散架的自行车,锈迹斑斑已经骑不了;房檐儿滴下的水砸在路面上,漾开一朵朵水花。他胳膊垂在膝盖上,嘬着烟,不知想什么。眯起一只眼轻轻吐出去,烟雾在湿淋淋的世界里飘飘渺渺往上升。他仿佛融进这个破败陈旧的雨天里。根子按两声喇叭。陆强没动,只把视线拉回来,看到是根子,狠吸了一口,把烟蒂投进水坑里。他上了车,拿手撸了把脖子,头顶虽有片瓦遮头,他肩膀仍然湿了一大块。根子递过来一条毛巾,他也没嫌,直接拿来擦头发。“哥,”根子侧目:“咱上哪儿去?”陆强说:“消费。”他眼睛一亮,忙着掏手机:“那等会儿,我赶紧给李轻打个电话,让她等我。”陆强瞟他一眼:“大白天的,发什么骚?”“…咱不是去泡妞?”陆强笑:“泡你大爷。”根子挺失望的,电话都通了,他直接给按了。陆强说:“这附近哪儿有商场,买个手机。”根子这才想起来,“好嘞。”他一打方向盘,车子改了道儿。最近的商场也要十来分钟,雨小了些,淅淅沥沥的往下落,雨季还没过去,这种湿漉漉的天气不知要持续多久。陆强把窗户开了道缝儿,凉风夹杂雨丝吹进来。根子闲聊:“哥你大早上怎么跑这儿来呢?”陆强说:“上错车了。”“那你本来要去哪儿?”“回家。”根子纳闷:“你不就住小区对面儿,还用坐车?”陆强凉凉扫他一眼,根子闭了嘴。他们在商场溜了一圈儿,找到品牌专柜,营业员给简单介绍完,也没明白多少,直接买了付钱。陆强粗糙的手指在上面触了几下,不知怎么用。根子在一旁笑了。他扫他:“笑什么?”根子说:“哥,这手机不像是你的。”陆强看他。他说:“你这身打扮,像偷的。”“操…”陆强扬手臂,根子往后缩了下。陆强弹弹衣角,不自然又想起刚才那男的:蓝衬衫,黑西裤,一把黑色的伞全罩在卢茵头上,举止绅士又体贴。他心堵得慌,自然没有好脸色,收了手机,兀自往前走。根子小跑两步跟上:“接下来上哪儿去?”陆强昂头扫视一圈儿,说:“往楼上转转。”***卢茵上午工作心不在焉,记录样衣的数据错了两次,要不是同事在旁提醒,她差点拿去给上头看。中午吃饭她和同事拼的桌,几人凑一起闲聊了几句,她没心情,只顾闷头吃饭。刚吃一半儿,陈瑞从外头走进来,站门口瞅了半天,眼一亮,直接往这个方向来。卢茵对面是空位,他大刺刺坐下,和几人打了声招呼,目光挪到对面。他说:“我让师傅熬了点儿姜茶,你淋了雨,喝几口,去去寒。”旁边两个女同事对望一眼,默契不语。卢茵仍然不在状态,抬起头,面前多了个保温杯。她反应几秒,迅速瞟一眼旁边,推回去:“不用了,谢谢,你自己喝吧。”陈瑞说:“别逞能,感冒了再喝就来不及。”说着把杯盖拧开,一股生姜的味道飘出来,杯口还冒着热气。卢茵皱了下眉,继续推让也不好看,她起身去窗口取了四个空杯,摆在同事面前。他没来得及阻止,她把那杯姜茶分成四份儿,玩笑说:“陈瑞还挺贴心,为咱们女同事想的够周到了。”陈瑞想了想,猜到她的顾忌,也跟着说:“都喝点儿,你们女的就是体质太弱。”同事又对看一眼,哼哈应着。一个小插曲,卢茵饭没吃好,只动几筷,她借口先回了办公室。下午的工作仍然零散,外面的雨没停过,待到下班,雨下得极薄,变成了轻轻缈缈的雾。陈瑞阴魂不散,又在门口等她。卢茵没来由的心烦,低下头,装看不见。陈瑞跟了几步,到台阶下,把伞撑起来:“这个你拿去用,我家离得近,一会儿就能到。”“不用,雨也没多大。”卢茵语调生硬,已经把拒绝表达的非常明显。有同事过来,笑着打一声招呼。陈瑞尴尬收回手,说:“你…晚上有时间吗?没事的话一起吃个饭?”“有时间。”卢茵停下,把话说清楚:“但不能跟你出去,孤男寡女的,你要别人怎么想呢?”陈瑞说:“为什么去管别人想法?我没有女朋友,而你…”卢茵打断说:“如果我在乎一个人,别人就真的是别人,我不会去考虑他们的想法,”她顿了顿:“但是现在,我心里没有可以在乎的人。”陈瑞眼神暗了暗,还想争取:“我想…”卢茵笑了下:“无论你怎么想,陈瑞,我现在什么心思都没有,更不想成为别人话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的对不起。”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路边来了辆出租,卢茵挥挥手,车停下,她迅速开门上去。在车上,她给叶梵拨了通电话,想约她出来坐坐,那边说公司新招了批研究生,忙着培训,没时间,简单聊几句便挂断。卢茵不想回去,在附近的商场吃了饭,又在楼下逛了几家店,试两件衣服,也没觉得多喜欢。晃晃悠悠逗留一个钟头,出来时,广场的音乐喷泉已经开了,有孩子在水旁嬉戏,也有情侣高举手机拍照。雨水把城市洗刷的清透明亮,大理石地面积了一汪水,倒映出斑斓的夜色。风很凉爽,卢茵找了个干爽的椅子,傻坐了会儿。九点半,实在没有地方去,她才慢悠悠往回走。卢茵今晚都靠走的,早上出来穿了高跟鞋,本来雨天就路滑,她走的格外当心,脚上吃力,踝骨已经磨红了。这段路用了二十分钟,走过转角,她迅速抬头瞅了眼,天气原因,往日最热闹的门口一个人影都没有,简陋的岗亭关着门,死气沉沉。卢茵松一口气,又不由在心里嘲笑自己,这一晚纯属瞎折腾,别人没事逗逗她,就还傻冒儿一样当真了,这样想着,心里又有点儿气,到最后究竟是什么心情自己也不明白。拉满的弓折了,才觉得累,她加快脚步往家走。穿过小门,身侧‘吱呀’一声,来不及反应,一道力量把她拽进岗亭里。一路跌撞,卢茵头晕目眩,大脑恢复思考时,已被人顶在木门上。房间漆黑,月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窗门紧闭,周围空气稀薄又潮湿。她手掌抵住坚硬的胸膛,推也推不动。卢茵情急狠狠拍了两下,像打在石头上:“你走开。”“这是我地盘儿,走哪儿去?”他声音低柔,隐隐带着笑意,大掌捏住她腰侧,恶意的揉了揉。这行为比早上还放肆,捅破的窗户纸,狂风就肆无忌惮的往里吹,再也不用掩饰和手下留情。卢茵粗喘着:“那你放我走。”“你也不能走。”卢茵一惊,“…疯子。”她在夹缝里使劲儿扭起来。身前贴着的某个部分柔软异常,陆强呼吸微滞,火气一下子蹿起来,热的受不了。那道气息刚好吹在他脖子上,喉咙里像有根羽毛来回的扫,陆强抓起她乱打的腕子,固定在门板上:“别乱动。”他声音突然暗哑,三个字接近呵斥,卢茵被他唬的一跳,动也不敢动了。陆强缓了口气,让身体稍微离开了些。低声问:“还这么晚回来?”卢茵咬唇不答。陆强问:“你手机呢?”卢茵在黑暗中抬起头,窗外的微光映进她眼睛里,亮晶晶的。陆强解释说:“我今天新买的手机,把你号码给我,我存进去。”“不必了,”卢茵说:“我们根本就不熟。”他垂眼扫了扫紧贴的身体,笑着:“不熟吗?”卢茵咬住唇。“给不给?”“没有。”陆强得寸进尺,“那我自己找。”说着,手已先行下去,一把扣住她臀肉。卢茵一激灵,踮起脚,又扭起来。他两只手轮换着来,她左躲右闪,口中阻止,已经带了哭音儿。卢茵颤着声:“我给,我给,你别翻了,手机不在身上。”陆强意犹未尽收回手,她报出号码,他磕磕绊绊输进了手机里,拨过去,听到铃声才肯罢休。衬他分神,卢茵往右跨了一步,想逃出他的掌控,可哪会是个男人的对手,被陆强一把捉回来。他说:“话没问完呢。”“你还想怎么样?”陆强沉默一瞬,“今早我说的话,你想没想过?”他再说话时,没了之前的轻佻,一字一句都显得过分郑重,双眸在黑暗里紧盯着她,等她回答。卢茵气不顺:“没有。”知道她被惹恼了,陆强也没逼她:“不着急,一辈子的大事,总要认真考虑考虑。”“你…”卢茵语塞,憋了半天竟不知怎么反驳他。那会儿对着陈瑞,思维冷静,干脆利落,几句话就把事情讲清楚,这会儿竟像哑巴了,情急吐了三个字:“…不要脸。”陆强一笑:“没开玩笑。”“我也没开玩笑。”“我说真的。”“真的假的都…”陆强拿拇指压住的她嘴唇:“先别急着答,好好想想,或你想先接触了解也行,我们住的近,也方便促进交流感情。”他说完往后退了步,把空间留给她。门就在卢茵身后,待他走远,她反手握住门把,离开前终于喊了声:“咱俩没戏。”这几个字毫无威慑力,倒像情侣间吵架闹脾气,卢茵悔得想咬掉舌头。奋力跑了几步,小高跟‘哒哒’踏在水泥路上,她心跳仍旧无法平息。回想刚才的对话,没有一句是干脆果决,断了他念想的。又想起陈瑞,冷静下来,才发现两人的差别。陈瑞是人,而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好容易调理好的睡眠,再一次失效。卢茵躺在床上,反反复复,耳边一直回荡他的话。——“你猜老子想没想你。”… …——“夜里梦的都是你。”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为你分享的小说0852(卢茵陆强)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文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读者朋友的最佳选择,小编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