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8战7胜!他们终于开始发力了,西部要变天了? > 8战7胜!他们终于开始发力了,西部要变天了?,C137147

8战7胜!他们终于开始发力了,西部要变天了?,C137147

8战7胜! 他们终于开始发力了, 西部要变天了? 全网搜我不想当老大无删减顶点笔趣阁日本战国史——全言著最新章节列表(全言),日本战国史——全言著 我不想当老大最新章节列表 我不想当老大 匿名 我不想当老大 诚忠堂第13集免费在线观看《诚忠堂《手机免费观看诚忠堂高清 C137147NBA篮球视频直播吧手机版www.tianyabook.com

欲买桂花同载酒(前传)

傲风风傲无差,大家自己理解哈

大概患上了HE写作综合症

HE备忘录新建了好几天

居然把傲风前传先弄出来了

真不愧是我😃😃😃

开玩笑的……我要HE啊啊啊啊啊!给我HE!

(已陷入癫狂状态)

风雪之城一路往南走数千里,就到了黄沙漫天,烈日炎炎之下的能源之城。高低不齐的沙丘胡乱地摆放在荒凉的沙漠中,被锋利的沙石侵蚀的石崖,戈壁,数不胜数。

尽管知晓这里的条件恶劣,但能源之城依旧是所有战斗机和直升机公认的故乡,是他们那漫长的人生中,永远无法忽略的,浓墨重彩的一笔,是孕育了所有生命,可以治愈他们所有过去伤痛的伊甸园。

云太息在他的搭档逝世后,一直作为战功赫赫的武将,镇守在城池中,亲手打理着城中的事务。

因为公务繁忙,所以收徒的事情,云太息便无暇顾及了,以至于他徒弟的位置长期空悬。风家作为能源之城位高权重的世家,自然蠢蠢欲动。如果能将首徒的位置收入本门弟子囊中,那城主之位,岂不是未来便能手到擒来?届时,风家作为城主治理所必须依靠的势力,地位必然水涨船高。事不宜迟,应当马上选出一位本家的天赋异禀的男孩,动用些资源,将他送到云太息门下。

风万里就是因为这种机缘而被风家选中的孩子。作为风家的人,他天生背负了两种职责。一是成为云太息认可的,无可置疑的,优秀的首徒,二是为了达成风家百年荣华的夙愿,夺取下一任城主的位置,以图让风家日后站在权力的最高点。

“小风,你进去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切莫让外人抓住你的不是,让家族蒙羞啊。”

他的母亲一边叮嘱着他,一边给他收拾行李,眼神沧桑,声音哽咽,甚至不忍再看这个孩子稚嫩的面容。

“为什么一定要去城主那里……去了的话,我和母亲,不就……”

风万里一向懂事乖巧,但此时心底也难得升起了疑惑和抗拒。这一别,他和母亲就再也难以见面了。他虽然在风家天赋最好,但父亲却出身卑微,且已经早亡,为避免云太息的成见,只得先把他寄养到风家一位权贵名下,再送到云太息那里。

母亲想忍住眼泪,可到底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在他面前潸然泪下。

“傻孩子,人生这么漫长,想见,总有能见到的时候……”

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声音颤抖,那种孤独无助的嗓音,风万里一辈子也忘不了。

“可没有权力傍身,到头来,总得忍受与所爱之人分离的痛苦……”

“人世无常啊,手握重权者方能享天伦之乐。一家团圆,不过是寻常百姓家的奢望罢了。不是吗?”

是的。

母亲说的没错。

因为没有权势傍身,现在连自己亲手生育的孩子都要被夺走。

那种悔恨,品尝起来着实痛苦。

这一年,风万里五岁,离别了亲生母亲,作为权贵的亲子,被送入云太息门下。作为交换,他母亲的下半生由风家供养。

然后,风万里在云太息门下,度过了他人生中最为孤独的两三年。但风万里一直坚信,等到自己成为城主的那一天,或许就能光明正大地将自己的母亲接到城中奉养了。为此,他日复一日地练习武艺,阅读书籍,对自己的要求到了吹毛求疵,令人震惊的地步。

文书撰写需格式工整,不能出丝毫的错误,增删五六遍后才能呈给师父看。一来二去,云太息便不检查他的公文了,只要没有涉及到原则性的错误,便直接盖上自己的印章发出去了。顺便还把他的文书整理成册,以供下面的官员参考。

武艺上,云太息只是在休憩时偶然指点了他几句,他便自己狠下苦功,便领悟了专属于他们直升机一族的绝招。后边云太息也懒得再管,只扔了本书让他自己去参悟了。

能力最强的孩子往往不会得到父母特别的关照,这个道理在师徒关系中也成立。

风万里确实很努力,可惜云太息压根不知道他的出身,哪里知道他那么拼命,做事恭谨,滴水不漏的原因呢?师父偶尔与他恳切的谈心,风万里更是避之不及。他生怕言行哪里出了疏漏,让云太息知晓他与风家的交易和他们的目的,到时候,自己又该如何自处?于是无可奈何,万般苦楚,只能忍在自己心头了。

以前他在母亲身边,尚能如稚子一般与伙伴玩闹淘气,如今呆在云太息门下,日常连笑容都不见踪影,搞得不明就里的云太息很是焦急。

所幸这时候刚好有个孩子失去了双亲,无人收养,根骨不错,云太息亲自去看了,性子确实伶俐活泼,与风万里正好互补,便也收了进来,希望他能改改风万里那冷淡孤僻的性子。

不过这个“所幸”是云太息一厢情愿的想法,对于风万里来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噩耗了。他开始思索自己的言行有哪里出了错误,以至于让师父生厌到要再收第二个徒弟来代替他。他名义上的养父听到那孩子已经被云太息抱走,对风万里又是劈头盖脸一顿痛骂。在风家看来,这个孩子就是他们百年富贵的一块巨大的绊脚石。

风万里一夜未眠,望着窗外的星星,心底想着的全都是自己那失去倚靠的母亲。

他的养父几日后登门拜访云太息,知晓缘由后暗自松了口气,赶忙扔下几句话给他,“你这冷漠的性子真让别人生厌!你的师父虽然不厌弃你,但看在眼里终究是不顺眼。你忘了我们的目的了?你这样的性子,如何掌管一城城务?!”

权贵哪里知道寒门出身的孩子性格中的卑微怯懦?良好的世家出身的孩子,那种活泼伶俐,讨人喜欢的灵动,无论如何都是他学不来的东西。但改变还是有的。自从这次事件后,风万里开始练习起了那种礼节性的微笑,还有那种温和不失距离感的嗓音,用来掩盖自己性子里天生带有的淡漠和孤僻。

云太息看在眼里很是欣慰,以为是傲长空的到来,让风万里的沉闷性子改变了不少。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背后的缘由竟是如此。

综上所述,这就是风万里一开始讨厌他师弟傲长空的缘由了。傲长空是威胁到他和风家地位的人,无论如何也难有好感。

云太息很是喜欢傲长空那活泼灵动的性子。他的嘴巴虽然不会说出成句的话,但他的眼睛看着云太息时,非常漂亮,金光闪闪,和风万里的恭顺迥然不同。傲长空还时不时爬上云太息的肩膀,抱着他师父的大腿要举高高,云太息也乐在其中,于是在外人看来,这个二徒弟对云太息的意义也就越发深沉了。

“小风啊,你喜欢你师弟吗?”

他可不敢老实回答不喜欢,只得违心道,“很喜欢。日课的时候不用一人了,挺好的。”其实巴不得傲长空离自己远远的,别出现在自己面前。

“嘿嘿,那就好。我总担心你在这里没伴。我又老了,没法子陪你玩啦。”

其实风万里知道云太息对他的关爱,知道他没有丝毫偏心的地方。只是命运作弄,如此罢了。

傲长空却很喜欢风万里。

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眼前的男孩长得真的很好看。蓝色的涂装配合着他温和有礼的嗓音,让他想起了他从未见过的大海。眉眼如画,面容如同皎月照人,光华满身,也许是因为出身高门,所以连带着气质都有一种寻常人家难见的端庄贵重。傲长空一有空便黏着他,跟在他身后当小尾巴,日课也不好好做,专门来闹他玩。搞得风万里暗地里很是生气,但碍于自己良好的修养,又不便当面发作,于是傲长空的性子愈发任性了。

一日,风家买通了人手,将傲长空抱出了城外,将他丢进了流沙里。

计策确实万全,不过忘了事先通知风万里。

风万里那一日等到中午都不见师弟的影子,顿时明白了三四分缘由,时间紧迫,只留了通讯给师父,便连忙出门找人了。赶到流沙附近时,傲长空已经吓傻了,腿已经陷进去大半,在风万里面前哭得涕泗横流。

“师兄啊,师兄啊,我要死了,呜呜呜我要死了!我压箱底的零食玩具都留给你吧,呜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调皮溜出来玩了,也不故意捉弄你惹你生气了,我会好好听你的话做日课……呜呜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师兄我错了哇啊啊啊啊!”

哭得风万里都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一句,“这也太丢脸了吧……”

阴暗的念头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如果傲长空真的沉下去的话,那他……

风万里忽然拼命摇了摇脑袋。这样想的话,自己和那些抛弃同伴的逃兵又有什么区别。他要和傲长空堂堂正正决出胜负,而不是用这种下流卑鄙的法子。

“你可答应了啊!以后每天来我这里按时做日课!”

傲长空正哭的不能自已,便看见风万里试探性地探出半个身子,将手递给他,一边递手一边还不忘说教他,只有在这种生死边缘,风万里才对他稍微流露了点平时难见的性子。平日里风万里都是端着个师兄的架子,连微笑都懒得给他。

“你说你!天天就知道玩!玩玩玩!不成器的!知不知道我……师父忧心你!”

引擎开到了最大马力,才勉强将傲长空拉了出来。两人都累瘫在了沙滩上。日暮西山,夕阳将沙丘勾勒出好看的金黄色轮廓,是时候该回家了。傲长空年纪小,又受了惊吓,迷迷糊糊地被风万里抱了起来,背在了肩上。

风万里的肩膀很瘦削,也不宽阔,可傲长空偏偏在这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搂着风万里的脖子,看着如火焰一般灼烧着的夕阳,貌似很认真的在反省,“师兄,我错了。我不会偷偷跑出来玩了,我以后一定每天陪你做日课。”

“嗯……还有呢?”

风万里把他沉下去的身子拖上去了一点,心思却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这个事情,与风家有关系吗?

“还有啊……还有!还有,我最喜欢师兄啦!”

看到风万里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双手也没法空出来打自己,傲长空在他的脸颊上啾了一口。

风万里很嫌弃地瞪了傲长空一眼,“满嘴都是沙子,脏死了。”

实际上,他也不是很讨厌这样。

风万里很久没有跟别人如此亲近过了。亲吻这种事情,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变成了一种如梦似幻的回忆,随着他的成长,未来也会越来越少。随着时间的推移,离他最近的人,或许也会在将来变成棘手的敌人……

傲长空在他背上沉沉地睡着了,他的脸部轮廓开始从青涩变得成熟,不久之后,就会变成一位英武俊朗的男子。

回去傲长空和风万里都被痛打了一顿。傲长空是被云太息打,风万里是被他养父打,不过两人被打完都很默契,在彼此面前绝口不提自己被揍的事实。傲长空出事之后性子收敛了不少,每日乖乖到风万里那里报道,做自己的日课。风万里让他往东就往东,让他往西就往西,绝不敢说半个不字。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傲长空总是在避免学风万里擅长的领域,也许是察觉到了风万里性子中卑微怯弱的部分。风万里文书写的好,城务公文处理的及其熟练,傲长空就专门练武,无论风万里怎么教训都死性不改。日课练完后出去打架,清掉兽族的前锋和侦察兵,打完架后自动自觉在门禁前回家,乖巧的很。第二日又准时准点去师兄那里报道,顺便和风万里聊他出去后的见闻。

风万里嘴上嫌弃他啰嗦,实际上每天都泡好了热茶,做好了早饭,等他乖乖上门。有的时候傲长空迷路了,或者围上来的兽族太多,他还时不时扔下手里的工作,跑去外边找他师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平静温暖的日子飞逝而过,转眼间,他的师弟就长大了,成为了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身子甚至拔得比他还长,走在路上时,能惹得周围的女孩子对他的背影频频回头。风万里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一方面是傲长空终于长大成人了,他作为照顾他长大的人,确实很欣慰,但另一方面……

他觉得这样的傲长空脱离了他的掌控,这种状况非常危险。

但是他为什么非得要去控制他的师弟呢?

这层缘由他又没有勇气去想,索性搁置了。

近日傲长空一改往日的勤奋认真,来他这里报道时总是困得不行,趁他不注意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偏偏云太息还在风万里的心头火上浇油,啊不,说了几句宽慰他的话。

“小风啊,长空他现在长大了嘛,夜里也该有点自己的生活了。这几日他夜不归宿,许是有了别的去处了,他那么大你还拘他那么紧,到时候他反倒怨你了……”

“说起来春天也到了,你们俩有没喜欢的女孩子啊?我觉得你们的门禁也是时候撤了。男人嘛,总得成家啊。”

“你师弟暂时不会有?我觉得不会啊!”

不知情的云太息拿出了一大堆女生的求爱信堆在风万里面前,“这些都是长空的啊。我怕他一不小心丢了,帮他收着了。”

“啊,以后你来代管?也行,你也顺便帮他看看,哪家的女孩子适合。门户倒是其次,重要的还是人品,还有你师弟喜欢。”

云太息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不过望向他们慈爱的目光却从未改变。但风万里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城里的政务,城主的位置,风家的压力,最重要的,还有傲长空最近夜不归宿的事情,把他折磨得近乎窒息。

虽然很不情愿,不过他的师弟,终究有属于他自己的人生。风万里看着手里的笔,神情是以前前所未见的恍惚。

其实他可以直接问傲长空的,他也想过这个法子。不过他很害怕听到自己意料之中的那个答案,所以也就一直独自一人拼命忍耐。

忍了大概三个月的时间,期间傲长空既没有坦诚的意思,也没有改变自己亳无规律的作息,风万里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难得爆发了。

起因是傲长空身上的一股幽香。作为照顾他师弟那么多年的人,风万里清楚他不会喜欢这种甜腻的香气,他师弟那么粗糙的人,也不会自己使用那种男士香水,所以可能性只剩下……

日课结束完,傲长空擦了擦困乏的眼睛,正准备甩手走人,背后的风万里却冷冷地开了口。

“真不知道那个女孩子喜欢你什么……”

“做事粗心又鲁莽,性子急躁,藏不住事情,总是给别人添不必要的麻烦。”

越说便越觉得不甘,越说便越觉得自己卑微如尘蚁。他越是明白傲长空的缺点在哪里,就越是难以平衡自己内心的嫉妒。

“脸还算好看吧,可是一点都不像是会顾家的男人,满脑子只想着打架,经常迷路找不着北,既不懂浪漫,也不懂察言观色。”

傲长空还是第一次看到风万里这么尖酸刻薄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师兄对任何人都温和有礼,鲜少听到他对别人有不好的评价。不过每次风万里不高兴的时候,他也只是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从来不去想他师兄的对错。

“师兄!你明察秋毫,说的真对!我缺点确实好多!你评价的非常全面!我以后会好好改进的!”他想来想去,只能先赞同风万里的说法,然后表示一下自己愿意改进的态度(战斗机标准的钢板脑回路)。

他哪知道这句话一出口,风万里的脸都绿了。桌上的书狂风暴雨般砸在他的脸上,还伴随着风万里嘶吼的怒斥,“度你的春宵去吧!以后日课你别来了!”

晚上,惆怅的傲长空和银河出来喝酒。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子了。你说,我师兄为啥生气啊?”

银河那时还不是将军,只是个小小的兵卒,但傲长空还是不拘门第,和他做了好友。一做就是上百年,银河为了他的事情鞠躬尽瘁,是多年的挚友。

“这不明摆着?”银河喝得有点微醺,嘴里也没了遮拦,想啥都说了出来。“明明就是看你因为女人误了日课,觉得你耽误了学业!难道你师兄那朵高岭之花还能因为看上你吃醋不成?!”

“唉……果然是因为学业啊。”傲长空先是点头附和,后来大惊,“我没有和女孩子交往啊!你那嘴能不能不要信口开河!”

“没女人?那你身上怎么有股香味?”

傲长空闻了闻自己手臂,脸色也绿了。“我怎么会……”想了想自己这几日做的事情,又恍然大悟了。“唉……反正这几天也快完工了,等东西完工后再……”

于是便继续弄自己的东西去了。他想着,反正那个时候再向师兄解释也不迟。

至于另外一个银河否认的可能性。

师兄看上了自己?

怎么可能。

他那么美好的人,会有更多更美好的选择。更何况他的出身又如此高贵,容貌和能力皆是上等,越显得这样的自己像晚星一般黯淡无光。他的父母虽然也有战功,但终究比不上权势滔天的风家。

风万里睡不着觉。他今日难得发火一回,却感觉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和改变,越显得自己难堪了。虽然傲长空不会到处去说他的不是,但他的心情还是低落了好久。

“他会不会就此和我生嫌隙了……”

风万里很后悔。他没有卑劣到想要控制傲长空的想法,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在他师弟的问题上频繁失控。或许是觉得自己的付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吧,总觉得难以克制自己的痛苦。

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要跟他好好道歉啊。

窗户突然被敲了两下,那个他熟悉的声音又在外边响了起来。“师兄,你睡了吗?”

风万里又想发火了。可是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决心,只得拉开了窗子。

傲长空顶着三个月的黑眼圈窜了进来。

“嘿嘿!生日快乐!师兄,我是不是第一个跟你说这句话的人呀?”

是啊,12:01分爬窗进别人的房间,就为了说这句幼稚的话语,第一个人不是你还能是谁?

风万里一边腹诽着他师弟,一边又感觉到,他内心的苦闷终于有所缓解。

“我还是第一次炼剑呢,你千万不能嫌弃我。啊不,嫌弃一下也可以,不过要等我走。”

“谁会有那个空闲啊……”与言语中的无所谓不同,风万里小心翼翼地把那把剑握在了手里。

“其实吧,还有,就是,那个……”傲长空抓了抓脑袋,有点苦恼,双手合十向他道歉,“其实我没和女孩子交往啦,我这段时间就是为了做这个,师兄你闻到的那个,应该是给剑定型用的香蜡……我明天就去师兄你那边好好上课,下次绝不偷懒了!这段时间真的很抱歉!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风万里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算你识相,赶紧回去睡觉!”

傲长空看来看去,他师兄的脸色比起前几日好了不少,应该是得到了他的保证,心中的烦闷一扫而空了。想到这里,傲长空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果然师兄心里还是有他的。

——虽然只是他的课业啦。

想到这里,傲长空又总觉得失望。

但他也不明白,他在期待些什么。

不过,之后风万里对他的管束越来越严厉了,有的时候简直让傲长空感到窒息。但他也不好意思忤逆他师兄的意思,只得默默忍受了。要是他师兄真的能为此感到欣慰的话,那便迁就一下他呗。

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甄选城主的日子。风万里对云太息的提议没有表示反对,默许了师父的提案。

但风家不会就此放过风万里。

“为什么不反对?你明明知道,你不擅长处理军务,这方面,傲长空比你更熟练,不是吗?”

风万里淡淡道,“他赢不了我。”

虽然他跪在地上,听着风家的命令,看起来颇为卑微,但他骨子里那种与生俱来的傲慢和轻蔑仍然存在,那种傲慢让风家的人颇为愤怒难堪。

“哎呀,好一个赢不了你。可风家不需要你在此时此刻展现你的才华。”

风家的人,漫不经心地在他耳边吐露出恶毒的言语,“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蓝魔蝎遭受无妄之灾,又岂能放过我们的现任城主?万里啊,你得多多,看着你师父才好。”

风万里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你们想做什么?!”

“我们不会做什么。你独自一人去处理好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你的师弟,到时候定然能立大功一件。届时,人人迎你做新的城主。对了,你母亲,现在在何处呢?你努力了这么多年,总不会连失散多年的母亲也忘了吧?”

每一个字都像是恶魔在他的旁边低语,将他反抗的意志全部消灭。他别无选择,只能屈服于命运。

良久,风万里慢慢开口。

“我知道了。我会全力以赴,必不辜负风家对我的期待。”

“好孩子啊,你真是个好孩子——”

月亮要湮没于黑暗之中了,连太阳也日暮西山,不再回归天上。

之后就是星天罡口中所发生的故事了。

风万里平日本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紧紧地约束着他的师弟,就连师父生死攸关的事情,他都瞒着傲长空,一个字也没讲。傲长空兵临城下时,也很硬气地,一个字没解释,似乎觉得他师弟把他一剑捅死,这事情就算翻篇了,能源之城就太平了。似乎他的所作所为,他的任何决定,都不需要询问傲长空的意见,更不需要征求傲长空的想法,不需要了解傲长空的心情,永远强势,永远傲慢,高高在上。

终于,他消磨完了他师弟最后的耐性,也消磨完了他师弟对他的信任和喜欢。傲长空负气出走,北上千里,于冰天雪地中建立了风雪之城,从此两城开始了上百年的对峙。

年少的任性,总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星天罡看在眼里,叹息不已。

“城主,你……不再去找他了吗?”

“他自由了。”风万里沉默片刻,淡淡道。脸色云淡风轻,仿佛傲长空的出走不是什么大事。

真好。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傲长空摆脱了他出于私心的控制和管束,重新恢复了自由。

他们的地位终于对等了。他的师弟,也因此真正独立了。

风家和其他世家的势力仍然在城中盘根错节,他们甚至还有私通外敌的嫌疑。他不得不费尽心力去将这些势力逐步削弱,以图为寒门子弟开辟上升的道路。这将会花费他上百年的时间。但同时,他也必须与风家维持一种龌龊阴暗的契约关系,以图实现他对能源之城的控制。

不过没有关系。

沉浸在工作中的人,是无暇哀伤的。

他希望他死后,能把繁荣的能源之城,交到后人的手上。

另外一个想法,风万里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他以前老是因为猜测傲长空的想法而心神不宁,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患得患失,但自从与他决裂后,风万里反倒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释怀感。

他走了真好。

从此以后,都不用再担心他要走了。

而且,风万里清楚地知道,从此之后,恨也好,爱也罢,留给傲长空最为激烈的感情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他一个了。

这让他那种常年求而不得的痛苦得到了一种病态的缓解。

多年后,风万里也收了徒弟,也是个寒门出身的孤儿。他很像傲长空,但风万里从不拘着他的性子,什么错误都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最多说说两句,事情就翻篇了。他很清楚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师弟。而且,这个孩子依稀留有自己过去的影子,所以风万里对他很是溺爱。星天罡不止一次提出要教他政务的事情,但都被风万里驳回了。

问起理由,风万里只是漫不经心道,“小孩子懂那么多做什么?天塌下来总有我顶着。”

他希望这个孩子能无忧无虑地成长,然后在漫长的岁月后,再担起他身上应当背负的责任。

风家,风雪之城,战龙皇,与傲长空的事情……

反正总会有时机让他明白的。

不过傲长空没有因为风万里难得的退让而重新获得自由。多年来,他只是固执地将自己封锁在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妄图忘却掉他对风万里的感情。但那漂亮的皎月依旧悬挂在他的心上,让他每日每夜都如鲠在喉。

他等了很久,终究没有任何人给他一个解释。

深切的爱和恨同时缠绕在他的心上,驱使着他离开了风雪之城,踏上了寻找真相的旅途。他的弟子也继承了他那强烈无比的情感,静静地呆在风雪之城内,等待着下一个两城合并的契机……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