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哔哩哔哩专栏

哔哩哔哩专栏

互联网 2021-06-14 02:32:16 Tags:伊戈尔德米特里耶维奇谢尔盖耶夫

1961年

俄罗斯编舞家兼苏联国家艺术民间舞蹈团(Gosudarstvenny Akademichesky Ansambl Narodnogo Tantsa SSSR)创始人,简称“莫伊谢耶夫舞团”(Ansambl Moiseyeva)。伊戈尔•莫伊谢耶夫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性格舞编舞家,这种舞蹈风格类似民间舞蹈,但更具专业性和戏剧性。

关于莫伊谢耶夫舞团的演出请参见: ualeesti的莫伊谢耶夫舞蹈团音乐会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zy4y1r7pN

出生于上世纪初的伊戈尔•莫伊谢耶夫成为了舞蹈界的传奇人物。他给舞台带来的音乐和色彩的盛宴没有人不感兴趣。他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民族舞蹈编舞家,发明了一种将古典芭蕾和民族舞蹈的革命性结合。然而,从他的背景来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会有这样的前途。

1906年1月21日出生于基辅,其父亲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莫伊谢耶夫(Alexander Mikhailovich Moiseyev)是法国人,毕业于海德堡的哲学学院,在俄罗斯基辅一个律师事务所当律师,他的父亲非常精通法语,经常访问巴黎,在那里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伊戈尔的母亲安娜•亚历山德罗夫纳•格娜安(Anna Alexandrovna Gran)是一位有一半法国和一半罗马尼亚血统的人,做了一名女裁缝师,通过在巴黎夏特莱剧院(Theatre Chatelet)缝制服装来增加家庭收入,这种情况可能激发了伊戈尔早期对戏剧和舞蹈艺术的兴趣。伊戈尔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但是这个男孩快乐的童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打断了。他父亲自称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认为一切权力都是暴力,在沙皇时代,由于他的煽动性言论,被调查了很长一段时间,终而在1909年被捕。这件事发生后,伊戈尔的母亲将只有3岁的他带去巴黎并把他安置在法国的一所公寓里,她回到俄罗斯去解救父亲。公寓的生活原来是非常困难的。那里有六-七岁的孩子,他比他们小两岁。所以,孩子们总是惹他生气。他和家人一直住在巴黎只到他8岁。而在他的一生中,当他面对西方记者采访时,都能用流利的法语交谈。

伊戈尔回忆他在学校生活是“非常艰苦的”。“他是最小的,总是受到其他孩子的虐待,而老师对他年龄小一点也不体谅。有一次,小伊戈尔甚至被单独锁在一间黑屋子里。

对伊戈尔来说幸运的是,他的父亲作为一名律师,能够胜任地为自己辩护,成功地上诉反对对他的监禁,终于被释放回到了家。随着父亲的获释,他在公寓里的痛苦生活也结束了,1914年,母亲立即带他回到了俄罗斯,最初居住在乌克兰的波尔塔瓦。

但基辅的生活费很昂贵,于是全家搬到了另一个城镇,他父亲的姐妹们住在那里。他的姑姑们都是老师。他们教只会说法语的伊戈尔俄语。跟着他们,他开始走访当地的各个地方和村庄,对民间舞蹈和民间艺术有了初步的印象。由于担心再次被捕,伊戈尔的父亲想回到法国,但由于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家人在1915年搬到了莫斯科。

他父亲对伊戈尔的成长影响很大。迷恋地继承了他父亲对东方文化和历史的了解。但他在绘画和音乐方面的创作能力,却得归功于母亲。童年时,他有一副好嗓子,但在变声期的时候,嗓音变了,就没能继续唱歌了。

伊戈尔的父亲以极大的热情欢迎革命,但革命永远地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家里几乎没有足够的钱,所以伊戈尔的父亲停止了律师执业,转而教法语,而他的母亲则做裁缝以维持生计。伊戈尔的学习也结束了,所有的体育馆都关闭了,这个男孩在户外待了一整天。为了避免“这个男孩在街上闲逛”,他的父亲非常害怕他受到不良习惯的影响,并试图将十几岁的伊戈尔与未能来的事业联系起来。有一次,他从某人那里得知,当时有一个芭蕾工作室离家不远。他将他的儿子送进这个工作室,他相信,无论他将来怎样,父亲认为跳舞可以改善身体的姿势和举止行为的方式,使得行为优雅。所以在1920年,他在莫斯科大剧院前芭蕾舞者维拉•伊利尼奇纳•莫索洛娃(Vera Ilyinichna Mosolova)的一个私人芭蕾舞工作室开始学习,在工作室学习每月是要支付十卢布和两捆木柴。在开始学习课程2或3个月后,老师将14岁他带到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学校,在那里她遇到了当时的主任,她说这个男孩应该在这里训练。根据当时的规定,一开始必须要通过考试,但莫斯科大剧院前芭蕾舞演员维拉•伊利尼奇纳•莫索洛娃确信她的学生会坚持下去。在一百名申请者中,只有三人参加了考试,结果,只有伊戈尔和阿萨夫•梅谢列尔(Asaf Messerer)通过了入学考试。他进入了莫斯科大剧院首席舞者亚历山大•戈尔斯基(Alexander Gorsky)指导的班级,还有教师伊万•斯姆伊特索夫(Ivan smoltsov)。然后家人决定这只是一个临时职业,后来他们想将把他们的儿子送到另一个不同的,更严肃的教育机构去。然后,没有人能够想象他会在他的余生中与舞蹈联系起来......

那时,他的家庭生活得很窘迫。他的父亲失去了律师职业,从事的是不太赚钱的教法语职业。在这疲惫和糟糕生活中,他开始经常生病。差不多有一年他都没有跳舞。父母想让他提前一年离开学校:当时莫斯科大剧院没有足够的舞者,特别是独舞演员,因为苏联革命后,许多舞者都出国了。1924年这位才华横溢才18岁的伊戈尔,从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学校毕业,进入莫斯科大剧院。

所有进入莫斯科大剧院的毕业生,都是从最低的群舞开始的,他进入剧院时,每月是20卢布。在第一次拿工资的那天,他在大剧院对面的商店买了一把水壶。当他把水壶带回家时,带来一片欢乐!他的母亲向邻居展示:这是我儿子买的水壶。

1924年,著名编导卡西扬•格列伊佐夫斯基(Kasian Goleizovsky)来到剧院,他喜欢对形式和内容进行实验。伊戈尔在莫斯科大剧院的舞台上进行了个人首演。格列伊佐夫斯基准备根据谢尔盖•瓦西连科(Sergey Vasilenko)的音乐创作《美男子约瑟夫》(Joseph the Handsome),并根据弗兰兹·舒伯特的音乐编导芭蕾舞剧《莱奥林达》(Teolinda)。他在剧院遇到了麻烦。古典芭蕾的追随者们不想忍受这样一个事实,即颠覆传统经典的人出现在古典艺术殿堂上。为了不破坏与管理层的关系,许多著名的舞者拒绝参加演出格列伊佐夫斯基编导的芭蕾舞剧,因此只有年轻人参与了演出。

约瑟夫的饰演者瓦西里•埃弗雷莫夫(Vasily Efremov)参加了排练了,但伊戈尔最初只参加了群舞场景。但是,当格列伊佐夫斯基注意到他并正在非常仔细地看着他排练,然后,在排练期间,格列伊佐夫斯基让埃弗雷莫夫在他编导第二部作品《莱奥林达》中饰演主角。在瓦西里•埃弗雷莫夫演出了前两场之后生病了,伊戈尔开始主演这部芭蕾舞剧。他还在芭蕾舞剧《狄奥多林达》(Theodolinda)中饰演了主角强盗劳尔。

戈尔斯基去世后,由瓦西里•迪莫特里维奇•蒂霍米罗夫(Vasily Dmitrievich Tikhomirov)担任芭蕾舞团的团长。但每个人心里都很明白,在剧院里蒂霍米罗夫和格列伊佐夫斯基无法相处。年轻的芭蕾舞独舞家伊戈尔变得有兴趣与这位才华横溢的芭蕾大师合作,年轻的舞者不能对面前所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他们写了一封信给剧院的总经理,他们要求不要任命蒂霍米罗夫,而是让格列伊佐夫斯基有机会在平等的基础上与格列伊佐夫斯基合作。这封信的最后结果是许多年轻的舞者从芭蕾舞团中开除了,其中就包括伊戈尔。

伊戈尔被解雇了,怎么办,去哪儿?有人建议他找当时的人民教育委员会阿纳托利•卢那查斯基(Alexander Lunacharsky)。他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并给他致电。当他自我介绍并说想在紧急情况下与见面时,秘书让他等待,然后回电话说,卢那查斯基回答可以接待他十五分钟。与此同时,他去卢那查斯基见了面并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利用他的权威帮助了他们。

所有被开除年轻的舞者恢复了工作,其中也包括伊戈尔。但是,正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管理层并没有听取他们的意见,回到剧院后,得知蒂霍米罗夫仍然被任命为芭蕾舞团团长,曾经喜欢伊戈尔的蒂霍米罗夫亲自处理了这件事。在写那封信之前,蒂霍米罗夫对他很好,因此,当他发现伊戈尔也是反对他的人之一时,他非常生气。然而,而这位舞者现在发现自己受到了质疑。蒂霍米罗夫明确地拒绝让伊戈尔参与演出,不仅没有得到任何主要角色或独舞,他根本没有演出。他被停工持续了一年多,甚至在演出季开始发给舞者的化妆包一年都不得没有打开过。对于一个已经成为独舞的年轻艺术家来说,这种情况是无法忍受的。他还会来和大家一起训练,然后就自由了。但他明智地利用了自己的时间——继续在教室里学习,阅读有关艺术的书籍,并在卢那查斯基的邀请下,参观了莫斯科艺术界的精英聚集的“星期四”(晚会)。他在这里遇到了许多杰出的人物,如苏联著名诗人弗拉基米尔•马雅可夫斯基(Vladimir Mayakovsky)。他还拜见了历史博物馆的馆长,并开始使用博物馆和图书馆。

对于伊戈尔来说,在大剧院芭蕾舞团的困境意外地结束了。大剧院芭蕾舞团芭蕾女首席叶卡捷琳娜•盖尔策(Ekaterina Geltzer)没有舞伴了:她的舞伴伊万•斯莫佐夫(Ivan smoltsov)背部受伤了(盖尔策已经老了,身体也相当结实,所以很难举起她)迫切需要寻找替代人选。她的选择落在了伊戈尔身上,于是蒂霍米洛夫不得不“赦免”这位落难的舞者。作为她的新搭舞,陪她在苏联各地巡演。

被停演的日子改变了伊戈尔的思想。以前,在他看来,整个世界都被舞蹈包围其中,24岁时,他想表达自己不仅仅是一个舞者,而想成为了一名编舞。 1926年,他在著名戏剧导演鲁本•尼古拉耶维奇•西蒙诺夫(Ruben Nikolaevich Simonov)工作室编舞,他根据谢尔盖•谢尔盖耶维奇•扎雅亚特斯基(Sergey Sergeyevich Zayayitsky)的小说成功地上演了喜剧《来自露露岛的美女》(The Beauty from the Island of Liu-Liu)。他与以叶夫根尼•瓦赫坦戈夫(Yevgeny Vakhtangov)命名的莫斯科艺术剧院的合作,戏剧作品在舞台上演成为莫斯科的戏剧事件,一年后,他还参加编导了莫斯科大剧院根据维克托尔•奥兰斯基(Viktor Oranski)音乐编导的芭蕾舞剧《足球队员》(Footballer)。

1927年,莫斯科大剧院上演了根据莱因霍尔德•格里埃尔(Reinhold Glière)音乐,由列夫•拉希林(Lev Laschiline)和瓦西里•蒂霍米罗夫(Vasily Tikhomirov)编导的《红罂粟花》(The Red Poppy)。演出很成功;观众惊讶于革命后的十年,他们同时代人能在前帝国戏剧舞台上演出。《红罂粟花》的成功促使莫斯科大剧院继续上演以苏联为主题的芭蕾舞剧。《足球队员》主题是现代的,但情节非常荒谬。芭蕾舞团让列昂尼德•阿列克谢维奇•朱可夫(Leonid Alekseevich Zhukov)和列夫•拉希林来编导,但是《红罂粟花》作品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对《足球队员》的上演又增加了许多是困难。

那时,莫斯科大剧院有一个由工人和公众人物组成的艺术委员会。剧院的任何表演都必须得到他们的认可。委员会参加了《足球队员》三次彩排,并且不接受这部芭蕾舞剧。

有一天,他在舞台排练过程中,碰到了莫斯科大剧院文学部的负责人。正是他提出了上演《足球队员》的想法。他建议伊戈尔重新构思第一幕中的“足球场景”,他试图拒绝,但想到过去的麻烦,他意识到这次表演将决定自己的命运是否最终能得到保证。

在排练过程中,不得不重新调整脚本。伊戈尔的介入触动了《足球队员》的作曲家维克托尔•奥兰斯基,最初对他的建议他充满了敌意。但是因为伊戈尔的介入,其音乐结构的结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维克托尔•奥兰斯基对于24岁的伊戈尔在莫斯科大剧院能改变芭蕾舞剧的命运这一事实感到震惊。伊戈尔重新编导了第一幕和第三幕中的第二场和第三场。结果,芭蕾舞剧在剧院持续上演了两年半。

在1930年,他被任命为莫斯科大剧院的编导,在那里一直工作到1939年,其编导的第一部芭蕾舞剧是《足球队员》(Footballer)。当然,这是一个独特案例:通常舞者在芭蕾舞团完成表演生涯后才能成为编导。他在莫斯科大剧院编导的最后一部芭蕾舞剧是1954年的《斯巴达克斯》(Spartacus)。

在莫斯科大剧院,伊戈尔本可以成为一流的芭蕾独舞家,但他越来越被自己构思舞蹈的想法所吸引。 1930年,他为歌剧《卡门》编舞;1932年,他在莫斯科大剧院根据福楼拜的小说《萨朗波》(Salammbo)编导了同名芭蕾舞剧和1935年,根据维克多•奥兰斯基的音乐编导了《三个胖男人》(Three Fat Men)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莫斯科大剧院的剧目中持续了几个演出季。后来,他的作品被从保留剧目中删除,但是按照政府的命令,又成为了保留剧目。

然而,作为年轻人专注于寻找自己的创作道路, 30多岁的时候已经能在严格的学术框架内编舞。他与许多艺术家合作,是红场体育游行和体育舞蹈活动的第一任导演(1930-1934),指导全国民间艺术节的舞蹈部分(1935年)。

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向莫斯科大剧院宣称,约瑟夫•斯大林(Josef Stalin)真的想创作一部苏联歌剧,但在莫斯科大剧院舞台上所有的创作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经过另一次失败后,被激怒的斯大林下令任命新的艺术总监塞缪尔•萨莫苏德(Samuel Samosud),他是列宁格勒小歌剧院的指挥。许多舞蹈编导与他一起来到莫斯科大剧院,他们是:费奥多尔•洛普霍夫(Fyodor Lopukhov),彼得•古谢夫(Pyotr Gusev),亚历山大•切克里金(Alexander Chekrygin),罗斯蒂斯拉夫•扎哈罗夫(Rostislav Zakharov),他们成为了首席舞蹈指导。伊戈尔是唯一一位非列宁格勒的编舞家。

扎哈罗夫对伊戈尔极为敌视,把他看作是竞争对手,用尽一切办法让他从剧院中消失。扎哈罗夫开始打击报复他的妻子,芭蕾舞女首席妮娜•鲍里索夫娜•普德戈特斯卡娅(Nina Borisovna Podgoretskaya,1902-1977),她在玛丽娜•塞梅诺娃(Marina Semenova)到来后,她成为了莫斯科大剧院的排名第二的芭蕾舞女首席。扎哈罗夫将她从所有的演出中消除。在彩排时嘲笑她,对所有人称她为坏人。尽管伊戈尔骂他是恶棍,这就使他有理由公开迫害伊戈尔。伊戈尔被警告不要妄想甚至希望提供一些能够上演的作品。

伊戈尔有着成千上万的想法,但所有的提议都被萨莫苏德拒绝了。他提出编导经典芭蕾舞剧,他会说:“你在羞辱我,你是一个年轻人,你需要考虑苏联主题,你需要带着莎士比亚(他想编导《仲夏夜之梦》))来找我吗?如果伊戈尔想编导苏联主题的芭蕾舞剧,他回应到,你听到了:你想让我扭转苏联主题吗?

他开始痛苦地想:“去哪里,该怎么办?”在剧院里无法上演芭蕾舞剧。

然后,新任艺术委员会主席柏拉图•米哈伊洛维奇•凯日特塞夫(Platon Mikhailovich Kerzhentsev)对莫斯科大剧院产生了兴趣,并请剧院年青人就芭蕾的问题和前景做一份报告。这个选择落在了伊戈尔身上。伊戈尔热情地对凯日特塞夫讲述了年轻艺术家们担心的是什么,剧院的杰出人物盲目坚持传统,而不是发展传统,最后,他想通过表演来表达当今的问题,但不知道如何实现他的计划。毕竟,大剧院对他来说还是遥不可及的。

凯日特塞夫承诺帮助他,但扎哈罗夫在剧院的势力非常强大,他什么也做不了。然而,在得知伊戈尔对民间艺术有着非常热情之后,凯日特塞夫建议他给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Vyacheslav Molotov)写一封信,提出要建立一个民间舞蹈团,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支持。莫洛托夫给他回信说:“这个提议很好。委托我实施它”。 由于不知道自己的组织能力,伊戈尔不敢离开大剧院。创建一个舞团的第一步——招募一群舞团成员,形成一些剧目,决定未来集体的创作路线——这是他采取留在大剧院的原因。他直到1939年才离开大剧院。

伊戈尔对民间艺术的兴趣形成于20世纪30年代初期,当时他徒步或骑马旅行,跋涉高加索地区和乌拉尔山脉,走遍整个帕米尔高原,白俄罗斯,乌克兰收集舞蹈民间传说的图像。他的兴趣并没有被忽视。 1936年,他被任命为新创建的民间艺术剧院舞蹈部主任,成为苏联第一个专业民间舞蹈团(苏联民间舞蹈团)并很快举办了第一届俄罗斯全联盟民间舞蹈节。这些努力取得了成功,为创建国内第一个民间舞蹈专业团体奠定了基础。该舞团的首演节目(“苏联人民的舞蹈”)的第一次彩排于1937年2月10日举行(只有35名舞者,主要是业余爱好者,编导了来自俄罗斯联邦11个共和国的性格舞),该舞蹈团后来被命名为伊戈尔芭蕾舞团,并于1967年首次被授予艺术舞蹈团的称号;1991年更名为“在伊戈尔指导下的国立模范民间舞蹈团”(约100名经大剧院芭蕾舞学校培训的专业舞者或其它加盟共和国学校民族舞系舞者;所有的舞者都有古典芭蕾舞的基础)。他为他的舞团创作了包括大约300部来自世界各地的舞蹈,以及小型舞蹈和独幕剧。

伊戈尔的舞蹈编排经常以连续运动的几何图案为特色,表演得非常精确,尽管这些组合以其壮观的杂技式跳跃而闻名,但伊戈尔的编舞始终源自它那一种特定类型的民间舞蹈所特有的基本舞步。

伊戈尔的舞蹈是由真实的民间传说组成的,包括俄罗斯、西班牙、波兰、阿根廷、保加利亚、墨西哥、委内瑞拉、匈牙利、蒙古、捷克、斯洛伐克、日本、越南,当然还有许多俄罗斯的民族。根据大英百科全书记载,伊戈尔的作品,特别一直找到一种保持原汁原味的民间舞蹈和戏剧效果之间平衡的方法。有一次,他在收获土豆成熟的季节访问了白俄罗斯一个村庄,遇到了一群女孩,她们肩上背着干草叉,在田里用白俄罗斯语欢快地唱着一首歌,他问他的同伴,她们在唱什么。事实证明,她们唱的是土豆:她们求有个好天气,帮助它出生,那么这一年将会充满,快乐,。后来,伊戈尔把这首歌变成了一支叫做“布尔巴舞”(Dance Bulba)(即“土豆舞”)的民间舞。当他在15年后,再次回到白俄罗斯时,发现到处都跳在他的“布尔巴舞”。 他问人们在哪里学到这种舞蹈?她们回答,这一直是她们的民族舞蹈,它总是和我们在一起。虽然所有民俗学家都证实这种舞蹈是有伊戈尔创作完成后并出现在白俄罗斯的。如果一部作品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他们认为它是自己的,那么这不是最高的认可形式吗?

伊戈尔坚定地为他的团队画出了生存的底线,这条线从单个的舞蹈片段,通过编舞和情节,上升到独舞表演,但是伊戈尔不仅仅是模仿民间舞蹈;他研究了这个地区或民族的音乐、历史、传统和风俗,然后选择最能生动反映他们性格的细节,创造出自己独特的戏剧诠释。很多时候,其他国家的人都惊讶于他对他们文化的敏感捕捉。

杰出的艺术家伊戈尔是艺术的先驱,从零开始,经过反复试验,创造了一种新的舞台舞蹈类型——一个明亮、独特的舞台民族舞蹈并建立了自己独特的体系,在现代舞蹈界,伊戈尔不仅决定着俄罗斯乃至国外整个民间舞台编舞的发展。它将高度的舞蹈文化与纯正的民俗学有机地结合起来。在他的每一个作品中,在每一个舞蹈中,在每一个动作中,都有一个人的灵魂存在。每一场演出都是以舞台剧的形式讲述世界民间艺术宝库中经久不衰的精神价值。在现代舞蹈界,伊戈尔舞团不仅决定着俄罗斯乃至国外整个舞台民间舞蹈编舞的发展方向。

经常有人问他:“是什么吸引了你编导民间舞蹈?” 想到这里,他得出的结论是:“我没有看到一种比这更具节日气氛,更生动活泼的艺术形式。这是塑造一个人的肖像。无声的诗歌,一首听得见的歌曲,本身就隐藏着民族灵魂的一部分。民族宝库里拥有许多无价的珍珠,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它们反映了民间的幻想、诗歌和意象的创造力、形式的表现力和可塑性、情感的深度和清新的创造力。这是一部充满感情的、诗意的编年史,以独特的、形象的、生动的方式描绘了他们所经历的事件和感受。”

民间舞蹈没有官方的编舞;它是环境产生的。这是它与源于理性思维的古典芭蕾的区别所在。

毫无疑问,将发现舞蹈有越来越多新的形式,这些形式将不可避免地与人类意识,人类经验,人类道德的发展相对应。

民间舞蹈需要认真研究。在民间经验的基础上,试图拓展舞蹈的可能性并通过编导发明,用舞蹈技巧来丰富它,从而使舞蹈更加生动地表现出来。简而言之,将民间舞视为创造的素材,而不是隐藏在每一种民间舞蹈中。但是,伊戈尔的工作仍在延续民间舞蹈的本质。

从1938年开始,伊戈尔的民族舞蹈团每年都受邀在克里姆林宫演出,红旗歌舞团和民族舞蹈团演出总是成功的。我们已经成为苏联政府最喜欢的团体之一,首先是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的一次宴会上,由于斯大林来到来伊戈尔的身边,问到有何困难时,伊戈尔告诉斯大林舞团没有驻地,斯大林当场叫来了莫斯科党的第一书记谢尔巴科夫并让其解决,困惑了很多年的问题解决了,从1940年开始至今,柴可夫斯基音乐厅成为舞团的永久骓驻地。

1940年,在斯大林的建议下,开始筹备布里亚特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十年展。莫斯科国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涅米洛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的院长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提议伊戈尔担任舞蹈指导。这项任务并不容易;毕竟,在那个时候,布里亚特人甚至连“舞蹈”这个词都不知道。

对布里亚特民间传说的熟悉,让伊戈尔在舞台上重现了寺院的佛教节日“Цам;Tsam”。这是一种面具舞,通常以一种仪式哑剧的形式表演出现,每年在喇嘛寺院的节日里表演。伊戈尔设法找到了真正的佛教面具和服装,并根据一个宗教情节创造了一个戏剧传奇。为此,他被授予了第一个荣誉称号——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布里亚特共和国人民艺术家。

1943年,他创建了苏联第一所民间舞蹈职业学校(现在的伊戈尔芭蕾舞团舞蹈学校),从那时起,每隔五年,它的毕业生不仅充实了自已舞团本身,而且充实了俄罗斯所有的舞团。并于1966年组织了舞蹈音乐会合奏团“年轻人芭蕾舞团”(现为莫斯科古典芭蕾舞团)。

伊戈尔的知名度和国际知名度在二战后达到顶峰。苏联民间舞蹈团的作品在战后时期,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伊戈尔芭蕾舞团的舞蹈家是第一批在国外代表的苏联艺术家:在芬兰(1945年)、中国(1954年)、法国(1955年)、中东(黎巴嫩、埃及、叙利亚,1956年)、美国(1958年)、南美国家(1963年)、印度(1974年)演出。

1945年,伊戈尔民间舞团第一次到芬兰旅行。从那时起,这个团不成文地就被公认为俄罗斯和平大使。在打破铁幕之后,合奏团成为苏联第一个去法国、英国(1955年)、美国(1958年)进行巡演的团队,建立了两国之间的文化联系和友好关系。毕竟,舞蹈的语言,为所有人所理解,是友谊和和谐的语言。

伊戈尔曾经说过:“让不同民族的人走得更近是我们努力的底线。”事实也的确如此——即使在东西方意识形态对抗的时期也是如此。

60年代早期,他的舞者们表演“弗吉尼亚里尔舞”和模仿摇滚乐,逗得美国观众发笑。尽管在苏联,摇滚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是被禁止的。

意大利人称伊戈尔的“塔兰泰拉”是他们舞蹈的真正复兴。西班牙民间舞蹈“阿拉贡人的霍塔”(Aragonese Jota)为伊戈尔赢得了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二世授予的公民荣誉勋章。

65年来,伊戈尔一直是国家模范民间舞蹈团永久的艺术总监。伊戈尔对他的舞者们有一个规定——他们每天必须从芭蕾形体训练开始——无论他们在哪里。甚至在战争期间,当他们从莫斯科撤离,乘坐三节车厢向东行驶时,他们也在车厢里排练,在途中表演。

伊戈尔舞团在不同的年代执行了政府和苏联文化部以及现在的俄罗斯联邦的指示。他是晚会和文化节目的导演,这些节目都是为了纪念苏联成立60周年、卫国战争胜利40周年等国家公共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多年来,他还是电视民俗节目“彩虹”的评委会主席,也是许多国际舞蹈比赛和民间舞蹈节的评委会常任理事,参加了世界和平委员会的工作。

伊戈尔一生精心创作了大约300部作品。伊戈尔将他的舞者的精湛技艺和多才多艺归功于他们对古典芭蕾的了解,他在1970年的一次采访中称其为“动作语法”。他相信“以芭蕾舞技巧为基础,一个人可以做任何事。”

《纽约时报》评论家约翰•马丁(John Martin)在观看了舞团1958年在纽约的首演后写道:“从来没有人像这样跳舞。”

近半个世纪后,英国《卫报》写道:“这是一家名副其实的俄罗斯国宝,有力地展示了俄罗斯的舞蹈天赋。”

1955年,舞团在巴黎的演出结束后,法国时尚人士开始像俄罗斯南部库班地区的哥萨克人一样,穿高筒靴戴高帽。1971年,伊戈尔的舞团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巴黎大剧院舞台上跳舞的民间舞团。

1966年,是第一个在米兰的斯卡拉剧院舞台表演芭蕾的专业民间舞蹈团体。

民族舞团是第一个与下列国家建立俄罗斯文化关系的国家:1942年 - 蒙古; 1945年 - 芬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 1954年 -中国; 1955年 - 英国,法国; 1957年 - 非洲(埃及) 1958年 - 美国,加拿大; 1959年 - 日本; 1968年 - 澳大利亚,新西兰; 1991年 - 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的特别邀请。

1965年,伊戈尔编导节目《舞蹈之路》(Road to Dance)荣获列宁奖,并授予该舞团艺术奖。

到目前为止,乐团的剧目已经收集了几百种民间舞蹈,包括:风俗场景(картины)、舞蹈组合、舞蹈诗和短篇故事。以及其他许多独幕剧 “和平与友谊” (1953)、“离家”(1983)、……《在溜冰场》(1980),《荒山之夜》(Night on the Bald Mountain)(穆索尔斯基作曲),《酒馆之夜》(Night in the Tavern)。在最近的作品中,应该是 1991年编导的一组“希腊舞蹈组合”和1994年的犹太人舞蹈组合《欢乐家庭》。

1994年,莫斯科举办了音乐和舞蹈节,以纪念伊戈尔。

1996年,伊戈尔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把我的生活写成一本旅行指南比写一本传记要容易。我们舞团12个月里有8个月要去世界巡演。我们到过60个国家,很多国家都去过10多次。”

伊戈尔是欧洲其他国家的荣誉骑士,美国“奥斯卡”舞蹈奖得主,法国国民议会的荣誉成员。伊戈尔95岁生日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他“莫扎特”奖章,以表彰他对世界音乐文化的杰出贡献。

伊戈尔的专业精神使他在高度政治化的社会中保持了对政治的不关注——他不止一次被召集到各个共产党成员的办公室,被反复询问他为何拒绝入党(他被18次要求加入苏共,但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其中一条因为他说他相信上帝)。但由于他的表演受到斯大林的青睐,所以没人敢碰他。尽管莫伊涅夫多次拒绝加入共产党,但他在国内也受到了友好的对待:他是苏联人民艺术家,列宁勋章获得者和许多其他国家奖项获得者。在他的一百周年纪念日那天,伊戈尔成为第一个获得祖国荣誉勋章的俄罗斯人,一等勋章是俄罗斯联邦最高的平民勋章。但是,在伊戈尔一生的职业生涯中获得的众多国家和国际奖项中,人民友谊勋章据说对他特别重要。

他是莫斯科大剧院艺术委员会成员(自1985年起),俄罗斯艺术学院主席团成员(自1996年起),俄罗斯联邦国家奖总统委员会成员,文学艺术领域成员,俄罗斯外交部文化,科学和教育委员会成员。

他的家庭:共结婚三次:第一位妻子是妮娜•鲍里索夫娜•普德戈特斯卡娅(Nina Borisovna Podgoretskaya,1902-1977),她是莫斯科大剧院的首席女舞者,参与了舞团的创作。

第二任妻子是塔玛拉•阿列克塞夫娜•塞弗特(Tamara Alekseevna Seifert,1918-2005),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人民艺术家,国家奖获得者,指导老师。

第三任妻子(自1974年起) ,伊琳娜•阿列克谢耶夫•莫伊塞娃(Irina Alekseevna Moiseeva,生于1925年) - 自1941年以来加入舞团。荣誉艺术家,独舞家,国家奖获得者,指导教师。伊戈尔去世后 ,成为创意委员会主席,领导整个舞团。

女儿,奥尔加•伊戈温娜•莫伊塞娃(Olga Igorevna Moiseeva,生于1943年),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荣誉艺术家,乐团独奏家和指导教师。

孙子,弗拉基米尔•鲍里索维奇•伊戈尔(Vladimir Borisovich Moiseev,生于1963年,俄罗斯荣誉艺术家,莫斯科大剧院的独舞家,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剧院的创始人;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国立模范舞蹈团艺术总监和创始人。

伊戈尔于2007年11月2日因高血压病和冠心病并发症在莫斯科去世,离他102岁的生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但他用他在舞台上和人们心中所有的爱创造了他的传奇。弗拉基米尔•普京向伊戈尔的遗孀和女儿表示了哀悼,俄罗斯总统新闻社报道说:“伊戈尔•莫伊谢耶夫的离去是俄罗斯和世界文化不可挽回的损失,” 普京唁电中说:“伊戈尔•莫伊谢耶夫不仅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和编舞家,还是一位有着惊人的命运和令人惊叹的创造力。他是他的国家的真正公民和爱国者。通过艺术,他肯定了人文主义,善良和美好的理想。”

伊戈尔告别仪式于11月6-7日在柴可夫斯基音乐厅举行, 7日上午十一点在基督救世主大教堂举行葬礼仪式,仪式结束后,葬礼队伍将前往新圣女公墓(5号墓地),并在十二点三十分举行杰出舞蹈大师的葬礼。

2009年10月30日上午11时,著名编舞家纪念牌隆重的揭幕仪式在伊戈尔曾生活了30多年的故居(塞拉菲莫维奇(Serafimovich)街2号)举行,纪念牌由莫斯科著名雕塑家、俄罗斯荣誉艺术家、俄罗斯艺术家联盟成员萨洛瓦特•谢尔巴科夫(Salovat Shcherbakov)设计。

 

 

 

附:

A. 获得的荣誉和奖励

1937年,获得荣誉勋章

1940年11月31日,1966年1月20日,获得劳工红旗奖

1940年,获得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布里亚特自治共和国人民艺术家称号

1942年,1952年,获得斯大林一等奖,1947年,获得斯大林二等奖

1942年10月27日,获得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荣誉艺术家称号

1944年,获得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艺术家称号

1945年,获得保加利亚圣亚历山大皇冠勋章

1945年,获得罗马尼亚文化司令官勋章

1946年,获得波兰“复兴波兰”(Polonia Restituta)骑士十字勋章

1946年,获得南斯拉夫兄弟会和团结团金星勋章

1947年,获得蒙古极地之星勋章

1950年,获得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摩尔多瓦共和国人民艺术家称号

1953年,获得苏联人民艺术家称号

1953年,获得巴黎舞蹈学院名誉会员

1954年,获得匈牙利文化一等勋章

1955年,获得法国国民议会名誉会员,法国音乐舞蹈学院会员

1956年,获得黎巴嫩国家雪松勋章

1958年8月8日,1976年1月20日,1985年1月20日,获得列宁奖

1960年,获得匈牙利文化二等勋章

1961年,1974年,获得美国舞蹈学院奖

1965年,1967年,获得列宁奖

1976年1月20日,获得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1976年,获得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吉尔吉斯人民艺术家称号

1976年,获得蒙古苏赫巴托尔勋章

1978年1月20日,获得社会主义劳动英雄

1980年,获得捷克斯洛伐克白狮三等勋章

1981年7月8日,获得十月革命奖

1983年,1984年,1985年,获得苏联国家奖

1989年,获得匈牙利文化军官勋章

1994年4月11日,获得人民友谊勋章——因其对舞蹈艺术和世界文化发展的巨大贡献

1995年12月28日,获得祖国三等功绩勋章——为国家提供服务,为舞蹈艺术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1995年,获得“美国和俄罗斯国际文化关系发展”基金会奖

1996年,获得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授予的公民功勋勋章

1996年,获得波兰共和国司令官勋章

1996年5月27日,获得1995年俄罗斯联邦国家文学艺术奖

1997年,获得匈牙利共和国国家服务部门一级官衔勋章

1997年,获得俄罗斯独立“胜利”奖

1997年,获得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教授

1996年,获得西班牙“公民奖”司令官勋章

1999年6月12日,获得祖国二等功绩勋章——为文化发展和创意活动75周年作出杰出贡献

1999年,获得乌克兰优异成绩三等奖

2000年,获得俄罗斯国家职业“生活传奇”提名奖

2001年,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莫扎特奖章——为世界音乐文化作出的杰出贡献

2001年1月20日,获得俄罗斯联邦总统奖章——感谢他对世界舞蹈艺术发展的杰出贡献

2001年3月13日,获得莫斯科政府“世纪传奇”一等奖 ——为国家和世界舞蹈艺术的发展以及与他诞生95周年有关的杰出贡献

2004年,获得五月勋章

2005年12月26日,获得“为莫斯科提供服务” 徽章——为舞蹈艺术发展提供服务,为莫斯科的文化生活和多年的创作活动做出了巨大贡献

2006年3月3日,获得乌克兰圣贤雅罗斯拉夫五世勋章——为乌克兰与俄罗斯联邦之间的文化联系发展做出杰出贡献

2006年1月21日,获得祖国一等功绩勋章——为国内和国际舞蹈艺术的发展作出杰出贡献

2006年,获得“俄罗斯年”国家奖

2007年,获得吉尔吉斯斯坦“和平使者”(Danaker)勋章

 

B. 在莫斯科大剧院表演的芭蕾舞剧:

《海盗》中的奴隶阿里(亚历山大•戈尔斯基(Alexandre Gorski)根据马里乌斯•佩蒂帕(Marius Petipa)版本复排)

《小驼背马》(Le Petit Cheval bossu),亚历山大•戈尔斯基(Alexandre Gorski)根据马里乌斯•佩蒂帕(Marius Petipa)版本复排

《泰林达》(Teolinda)中的劳尔,弗朗兹•舒伯特(Franz Schubert)作曲;卡西那•戈列佐夫斯基编导

《美男子约瑟夫》(Youssef le Beau)中的约瑟夫,谢尔盖•瓦西连科谢尔盖•瓦西连科(Sergei Vassilenko)作曲;卡西那•戈列佐夫斯基编导

《足球队员》中的足球队员,维克多•奥兰斯基的音乐编导

1932年-《萨朗波》(Salammbô)中的马修(Matho),安德烈•阿伦兹(Andreï Arends)编剧;自己编导

1933年-《狄俄尼索斯》(Dionysos)中的独舞,《亚历山大•陈钦》(Aleksandr Chenchine);《仙女们》(Les Sylphides);《随军商贩》(La Taverne)中的主角,卡西那•戈列佐夫斯基编导

1935年-《明亮的小溪》(The Bright Stream)中的乌兹别克人,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Dmitri Shostakovich)作曲,费多尔•洛波霍夫(Fedor Lopoukhov)编导

 

C.在莫斯科大剧院编导的芭蕾舞剧:

1930年-《足球队员》。维克多•奥兰斯基作曲;与列夫•拉希林合作)

1932年-《萨朗波》安德烈•阿伦兹编剧(亚历山大•格拉祖诺夫(Alexandre Glazounov,),瓦西里•尼博尔西恩(Vassili Nebolsine),亚历山大•茨法曼(Aleksandr Tsfasmane)及其它音乐)

1935年-《三个胖男人》(Trois Gros),维克多•奥兰斯基作曲

1958年-《斯巴达克斯》(Spartacus),阿拉姆•哈恰图良(Aram Khachaturian)作曲

 

D. 为歌剧编导的舞蹈:

1930年-亚历山大•克林(Alexandre Kerin)作曲的《扎格穆克》(Zagmouk)

1930年-贾科莫•普契尼(Giacomo Puccini)作曲的《图兰多》(Turandot)

1932年-安东•鲁宾斯坦(Anton Rubinstein)作曲的的《恶魔》(Le Démon)

1933年-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Sergei Prokofiev)作曲的《三桔爱》(L'Amour des trois oranges)

1936年-乔治•比才(Georges Bizet)作曲的《卡门》(Carme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