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第六十三章 超级大礼(一)

第六十三章 超级大礼(一)

互联网 2021-07-29 07:10:32 Tags:十部必看军婚小说盛世军婚
    本来呢,星夜是打算跟往常一样,一身绯红色出门的,但是战北城同志一看到她那一身衣服,就扬了扬眉,问她,她这是打算去干什么?星夜怔了一下,才打开衣柜,翻啊翻,也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衣服,于是就蹙着眉,随便拿一套自由基地的服装套上,然后将那顶黑色的帽子往那秀发上一套,才不紧不慢的从卧室里出来。

    “我看你这架势,是美利坚要打过来了,还是遭恐怖分子袭击了?怎么一副要上战场的架势?”战北城放下手里的茶杯,皱了皱眉,望着那一身迷彩式的星夜。

    幽瞳里泛着清冽的溢彩,清淡的语气传来,“我看这样就很好,你还不是吗?”

    战北城黑眸一低,往自己身上望了一眼,然后才欣然笑了一声,“不错!眼光不错!穿着舒服就行,走了。”

    很快,只听见楼下车子一响,一辆军用悍马,一辆军用吉普车,很快的消失在絮絮飘飞的雨幕里,披着一层白茫茫的晨雾,这雨依然下得很安静,很安静。

    坐在前头开车,当然是老徐了,小孟则是坐在副驾驶座上,战北城跟星夜坐在后座。车子一路平稳的前进,车速不快不慢,正好。

    战北城轻靠在椅背上,膝盖上躺着一本厚厚军事论著,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翻开的书页上,隔着白色的手套,时而可以听见翻书声,写着什么,星夜也看不懂,所以她只有偏着头,时而看着窗外不断往后面移去的景物,时而转过头看了看身旁坐得稳如泰山一般,一动不动的男子。

    “去市中心,国贸城。”战北城忽然低沉的开口道,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深邃的目光依然流连在膝盖那本打开的书上。

    “是!首长!”

    “去那里做什么?”星夜诧异的问道,洁白似雪的娇容染上了一丝迷惑。

    “到了,就知道了。”战北城随手翻过一页书,微偏着头,深沉的视线仿佛一道暖暖的冬阳,将弥漫的严寒缓缓地驱赶了。

    “可是,我们好像迟到很久了,等下人多了,就……”星夜轻声提醒了一句。

    战北城却一点也不感到紧迫,反正订婚的又不是他,要不是给他的姑娘出口气,他才懒得去凑什么热闹呢,还不如在家看看电视,上上小网呢。

    从容不迫的开口,“就怎么样?我就要迟到,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耍大牌的男人!星夜惊讶的转过头,深幽的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在战北城的身上,有些不敢相信这明显是在耍脾气的男子,低低的声音传来,“你也不喜欢着多人的场面吗?结婚是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这宴会远远没有搞阅兵来得有意思,等我们军区搞阅兵,我邀请你做嘉宾。”战北城巧妙的避开了星夜的问题,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毕竟,他还欠她一个婚礼,他可不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是人家姑娘坚持不举行婚礼了,他这张脸往哪里摆呢?且不说他不同意了,以他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意愿,不把他的皮扒了才怪!

    “军区不是不能给人进去吗?戒备那么森严,你们进去好像都要验明身份。”浅浅的轻笑声传来,带着沁人心脾的清凉。

    “哼。”战北城低哼了一声,真不知道该笑这丫头的天真,还是该埋怨她这么低估他。

    “哈哈!”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孟跟老徐,一直在盯着前方的镜子头看着后方的情况,当然也有竖起耳朵暗暗地偷听后面的,他们的首长跟他夫人的对话,在听到星夜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小孟同志就禁不住笑出声来了。

    “夫人,你这就错了,俺们军区虽然戒备森严,但不是特殊时期,来人只需要登记,汇报,在经过确认之后,就可以进去了。”

    “是啊,夫人,首长点个头你就可以进去了。”老徐也笑着解释道。

    “她对我们军队的认识接近于零,跟个小白痴似的,你们当做没听见。”战北城绷着一张严峻的俊脸,沉声道,“我看,你明天还是背着书包跟那帮新兵去学习一下军队知识。”

    “哈哈!”闻言,小孟更是笑得大声了,老徐也跟着咧着嘴笑着。

    “夫人背着书包的样子,场面一定比咱们搞大阅兵更壮观!”

    星夜那秀丽的小脸一沉,俊俏的柳眉上染上了一道愠色,但很快就归于平静,星眸里闪过一道清丽的异彩,唇线微微一缓和,平淡的语气清凉似水,“那我就直接躺你们军区门口,让你们的人全部认识我,丢人的可是你。”

    “哈哈!躺军区门口?这是个抗议的好办法!夫人!参谋长最怕丢人了,你以后就用这招对付他!哈哈!”

    “夫人真是太有才了!”老徐也哈哈大笑道。

    “笑!很好笑是吗?回去每人五千公里越野长跑。”战北城云淡风轻的瞥了前方的两人一眼,眸光一转,落在了星夜身上。

    “参谋长(首长)!”小孟大慌喊了一声。

    “那眼睛再给我乱瞄,我回去马上让你们蒙眼进行枪械拆装,不合格就给我回西北蹲着。”

    “是!俺不敢了!”

    战北城轻哼了一声,才对着星夜低沉的开口道,“真躺军区门口?”

    星夜淡然点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那你不用背书包去了,由我亲自调教你!”阴邪的语气传来,让星夜身后一冷,冷汗顿时侵上了额头。

    说完,又开始翻看他的书,星夜姑娘蹙了蹙眉,只好闭嘴沉默。

    车子飞快平稳的驶过几条干净宽阔的街道,很快就在一个泊车位上停了下来。

    其实,星夜心里一直很恍惚,总感觉这两天好像做梦一样,尽管那本热得烫手的红本本,她的确有真实得看到过,摸过,但是,她整个人依然处在一种飘渺的状态,有好几个时候,都感觉自己是不是漂游了飘渺国度了一样,这样的感觉很不真实,直到右手的无名指上被套上那枚冰凉却带着浅浅的温度的戒指时,她才有了如梦初醒的感觉。

    “嗯,不错,很合适。”战北城十分满意的微举着星夜那只美丽的素手,欣赏了一番,点点头道。

    “战首长满意就好了,接到您的电话,卓米大师连夜赶工,将原来要赶给他儿子跟儿媳的结婚戒指给认真的改造了一下,在原来的基础上,重新雕饰了一番,才成现在这对情人戒,刚刚才送过来的,希望您能满意。”

    珠宝店的贵宾房内,店经理热忱的给战北城跟星夜倒了杯咖啡,微笑的给战北城解释道。

    “卓米大师辛苦了,代我向他问好,戒指我很满意,很有特色,谢谢。”战北城很礼貌的回道。

    “战首长客气了,这戒指虽然只是两枚朴质的白金戒,但是意义非凡,卓米大师特地在戒指里面刻上你们的名字,戒指上的花纹正是桔梗花,寓意为真诚不变的爱,永恒的爱,他说祝你们幸福。”店经理十分真诚的微笑道。

    真诚不变的爱?永恒的爱?桔梗花……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几个词的时候,星夜那颗隐忍的心忽然划过一道细微的疼痛,美眸里原本那抹熠熠的流彩已渐渐的烟消云散,隐藏淡漠下的那颗早已经伤痕累累的心似乎总是变得这样敏感了起来,说实在的,她很讨厌这种感觉,每每心底浮起这种感觉的时候,多半是在黄昏,夕阳西下的黄昏。

    所以,她总是画不出美丽的夕阳,纵使她看到过很多地方的夕阳,有时候,就是想这样把自己藏起来,再也不出来,关在一座寂寞的伤城里,埋入地下,谁也看不见,谁也找不到。

    清眸掠过一丝浅浅的涟漪,犹如雪山上傲然盛开的雪莲散发出那样清雅的淡淡光泽,幽幽的看着无名指上那枚简单质朴的戒指,一点也不华丽,朴素得很,但是那花纹却很亲切柔和,她很中意。

    “给我戴上。”在星夜低头沉默的时候,战北城已经将一枚男士戒指递到了星夜面前,将自己的左手伸了过来。

    缓缓的抬起清眸,幽幽的望着那张俊朗的脸庞,星夜迟疑了一下,才慢慢地接过戒指,很认真,很庄严的往战北城那只无名指上套去。

    战北城那张刚毅却不失帅气的脸上缓缓的勾出一朵绚丽的夏花,散放着淡淡的柔和,漆黑的眸子里,沉淀着丝丝柔软。

    虽然部队里并不允许带这些首饰,但战北城还是想趁着现在带上,还特地让卓米大师给他配了一条银链,这样,回军区的时候,将戒指摘下了,还可以用银链穿起来,放在衣袋就不会掉。

    “战首长,您的夫人真漂亮!”星夜嘴角边绽放的那朵水莲花一般轻浅的笑意,感染了店经理,她有些呆滞的望着坐在沙发上,仰着头望着一身笔直军装,刚毅威武的战北城的星夜,禁不住的赞叹了一声。

    “谢谢你。”战北城微笑回道。

    星夜顿时有些腼腆的微垂下头,俊俏的小脸上浮起了两朵美丽的红云,怔怔的放开了战北城的手,却不防被战北城反手抓住了那只纤细的素手。

    倏地,一个轻吻悄然落在了那只戴着戒指的手上,星夜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淡淡的视线落进了那双幽深而锐利的鹰眸里,望着男子那专注而庄严的神情,星夜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踩在一大团棉花上一样,连心都变得有些柔软起来。

    两双视线就这样对视了很久很久,透过那双清眸,战北城有看到她隐藏在淡漠下的疲惫跟脆弱,而她,看到的是,那像雄鹰翱翔于苍穹的坚韧与执着,当然还有他的真诚。

    ‘咔嚓!’这幅画面就这样被永远定格住了,店经理笑眯眯的扬着手里的数码相机,笑道,“这样经典场面,当然要留下作纪念了,战首长,等相片洗出来了,我再让人给您送去吧!”

    战北城这才转过头,愣了一下,才欣然对着店经理点了点头,“那就谢谢你了。”

    “战首长客气了!等相片出来,我可以留一张吗?您跟您的夫人真配,俊男美女,很少见呢!”

    “当然可以。”战北城豪爽的应了一声,“那我们先走了,记得代我向卓米大师问好,改日一定带我夫人登门拜访。”

    “好的,战首长,战夫人走好!”店经理连忙过来恭敬的送着战北城跟星夜出门。

    “谢谢你。”这回,说话的是星夜,从进到店里开始,星夜都是沉默不语的,当清冽略带着柔和的嗓音传来,让店经理惊讶了一把,又是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待到她回过神,战北城跟星夜早已经走出了店门,消失在一片阴雨蒙蒙里,店经理只有惊叹的看着那一对如此和谐的身影,神仙眷侣也不过如此啊,微微握紧手里的数码相机,脸上绽放出一个欣羡的笑容。

    我流浪了那么久,为什么没有回家,因为在你没出现之前,我就没有家。

    眼角那淡淡的流光不经意间扫过了身旁的男人那伟岸挺拔的身躯,很久很久之后,星夜想到的是这句话,星夜不喜欢看一个人的背影,所以跟战北城走在一起的时候,她似乎总是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脚步,而战北城仿佛也是心有灵犀一样,放慢了自己的脚步,这样,星夜就跟他并排走到了一起。

    纵然见过再美丽的风景,也比不上像在这样细雨纷飞的朦胧春色里,两个人,十指相扣,撑着一把伞,缓缓的走过喧嚣的街道。

    星夜跟战北城,也就是少了那把伞而已,头上都戴着帽子呢,细雨也就是静静撒落在了肩头,那两枚熠熠生辉的戒指在灰暗之中绽放着浅浅的幽光,像雨夜里的寒星散放着微弱的光芒,擦破雨夜的寂静,将那一抹温暖的柔光给这人间送了过来。

    悄悄地偏过头,星夜一脸认真的看着战北城,若有所思的问道,“你为什么不给我买钻戒?”

    “钻戒有什么好?那么闪,而且你也不中意!”战北城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星夜那洁白美丽的容颜上飞快的掠过一道诧异,随即又转为一抹月牙般的柔和,“你怎么知道我不中意钻戒呢?女生还有不中意钻戒的?”

    “你真中意钻戒?”战北城挑了挑眉,皱着眉头低沉开口。

    轻抿着唇线,星夜清淡道,“你给我买,我当然高兴,我又不是傻瓜。”

    闻言,战北城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黑眸一转,深沉的盯着星夜。

    “怎么了?”星夜有些诧异的仰起头,望着战北城。

    他真的好高啊,似乎,每次看着他,她总是要这样抬着一颗小脑袋。

    战北城微弯下腰,低头看着星夜,严肃道,“去买钻戒。”

    说完,就要拉着星夜转身。

    “等等!算了,这戒指,我也中意,如你所料,钻戒太闪……”

    “是你自己说不要的。”战北城沉声道。

    星夜轻轻点了点头,提着脚步,又继续往前走去……

    “你真的把礼物准备好了吗?”清淡的声音伴有微弱的柔和。

    “还不放心?”战北城沉声问道。

    星夜轻轻的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我只是好奇是什么礼物。”

    “我回去再告诉你。”战北城回道,“走了,把礼物送过去,我们就回家。”决断性的话语传来,是战北城同志惯有的风格。

    星夜姑娘浅浅的吸了口气,淡然回道,“依你。”

    x年x月x日,战北城同志用一枚简单朴质的白金戒指套住了他的星夜姑娘,之后,星夜姑娘想跑也跑不掉了!

    今天的帝皇大酒店算得上是非常热闹的一天了,单单酒店门口通往酒店广场前的花门,就长达五十多米,五颜六色的花朵沐浴在连绵的细雨下,显得分外的生机,五彩缤纷的彩带从花门上空穿插而过,一直往酒店的大厅内延伸着,广场内,排满了车,酒店的车库已经爆满了,所以这广场只能当做临时的泊车位了。

    能有此次财力跟威望地位,将z市第一大酒店整间包下来人物,在z市也不少,这个城市有成就的人太多,但是苏沐哲绝对算得上z市的一代天之骄子,时刻受众人的关注,尤其是像今日这样大喜的日子,z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赶过来参加了这场空前绝后的豪华订婚盛宴,各大媒体记者狂涌而至,无非是想拿到第一手资料。

    帝皇大酒店内,到处装饰得喜气洋洋一片,所有的灯都穿上了一身红色的外衣,富丽堂皇的跟欧洲皇室一般,空气弥漫的是一股喜气,但不可避免又掺和着一份奢华,沿着那条长长的红色地毯走过去,耳边总可以听到那欢声笑语声,伴有谄媚的气息。

    ‘恭喜恭喜了!苏总跟温小姐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啊!恭喜了!多般配的一对啊!’

    ‘对呀,王子跟公主,当然是般配了!’

    一声声赞叹传来,听在一身蓝色礼服的赵莹莹耳中,跟一根根冰针刺进耳里一般,让她难受得要窒息,藏在裙摆边的粉拳握得紧紧的,如果不是王宇一直按着她的话,相信,她已经冲上去跟苏沐哲两拳了。

    望着站在前台上一脸宠溺的望着温沁雅的苏沐哲,赵莹莹才知道自己之前是多么的愚蠢,总是这样好心办了坏事,经过星夜这件事情之后,她就开始郁郁寡欢了起来,一段日子下来,人都消瘦几分,她知道,这件事情怨不得谁,只能怨她,要不是她多事,星夜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进退两难,星夜已经挽不回苏沐哲了,后退一步,就是无边的悲伤。

    还有一脸笑盈盈的站在温沁雅身旁,跟那些公子哥高兴的攀谈的苏沐雪,温沁雅脸上那甜蜜幸福的笑容,这一切,看在她眼里,她只觉得寒冷,她很心疼,为的是星夜委曲求全的成全,她忍不住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口,担心自己会突然失控,理智丧失的冲上去。

    “莹莹,不要难过,星夜会找到自己的幸福,也许,她真的不属于苏沐哲。”低着头,看着显然徘徊在失控边缘的妻子,王宇无奈的低声道。

    “不要跟我说话,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赵莹莹咬了咬唇道,语气中带着浓郁的愠火伴有深深的难过。

    王宇非常理解的点点头,伸手紧紧揽住了赵莹莹的细腰,无非是想给她带去一丝慰藉,“好,我什么也不说,不要再难过了。”

    真是给足了苏沐哲面子,也许是因为立场的问题,就连战无极跟张清雯也特地赶了过来,只听见一个通报声,“战局长携夫人张总到!”

    只见一身酒红色礼服的高雅端庄的张清雯,轻轻挽着温文尔雅的战无极正缓缓的往苏沐哲这边走了过来。

    z市谁不知道战无极局长与其夫人张清雯是一对伉俪情深的夫妻?所以当两人出现的时候,众人立刻将那欣羡的眼神投了过去,呆滞的记者回过神之后,还特地多拍了特写的大镜头。

    通报声刚落,大厅内立刻就安静了下来,一身黑色西装的苏沐哲携着美丽的温沁雅缓缓的走了下来。

    “战局长,张总,很高兴你们能来,我跟小雅敬你们!”苏沐哲很礼貌的让佣人将酒端过去,大方的举起杯子。

    战无极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真挚的语气传来,“苏少总的订婚盛宴,战某怎么能错过?祝你们幸福!”

    “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也祝福你们!”张清雯偏着头微笑的看了战无极一眼,同战无极优雅的举起了杯。

    “谢谢战局长跟张总!”温沁雅大方得体的笑道。

    “这位就是温小姐吧?客气了,很漂亮。一直听说温小姐是一位能力很强的设计师,但一直没有机会认识你,很高兴今天能在这里看到你。”张清雯笑道。

    “张总取笑沁雅了,张总可是我们z市最资深的设计师,沁雅以后还要多向您学习呢!”

    “很谦虚的孩子,随时欢迎!”

    “干杯!”

    玻璃杯轻碰在一起,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叮’声,摇曳在杯中的酒红色的液体在杯中划过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很快就被几人一口饮尽。

    “原来是战局长跟张总!真荣幸,你们能来参加哲儿的订婚仪式。”一个欣喜的声音传来,战无极跟张清雯连忙抬头望去。

    “是苏总!苏总可是好福气了,这么年轻就可以卸下肩上的担子了!恭喜了!”说话的是张清雯。

    “你好,苏总!”战无极也礼节性的同苏瑞握了一下手。

    “哈哈,还好!你们也快了吧!”苏瑞大笑道,身旁站着雍容华贵的李小如。

    “唉,别跟我提那个逆子!整天就知道在部队里跑,哪里像苏少总这样懂事,不提也罢。”战无极无奈的笑道。

    “哈哈,战局长跟张总请入席吧!”

    “好,谢谢!”

    战无极轻轻地道了声谢,才挽着张清雯往席位上坐了下来。

    然而,这时又一道通报声又将众人给惊住了……

    “风总到!”

    风氏的掌权者?一直是个谜团的风起老人?看来,今天的盛宴是够气势!连一向低调低行的风氏都这么给面子的过来参加了!

    媒体记者的朋友们无不瞪大眼,拼命的向往这边涌过来,就是想抓到第一镜头。

    但来人不是风起老人,而是风起老人的贴身秘书,钟文博!身后还跟着两名黑衣保镖。

    钟文博在商海自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对风起老人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是风起老人不可缺少的左右臂,这是众人皆知的,他的发言,就代表着风起老人。

    苏沐哲着实也惊讶了一把,当初请柬发过去,他本来也不抱希望指望这位老人能来,毕竟,虽然他们都是z市的商业龙头,但他们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和平共处的,所以交往很浅。

    “恭喜你们了,苏少总,温小姐,我们家的老爷让我代他向你们问好,并送上礼物,祝你们白头到老,生活美满。”钟文博一脸职业化的微笑,犀利的黑眸里并没有什么起伏波澜。

    “谢谢风总了,回去代我向他表示感谢!钟秘书辛苦了!”

    “苏总不必客气,我们家老爷说了,感谢你对我们家孙小姐的照顾,改日,等他空闲下来,一定会亲自登门拜访,表达他对你们的感激之情。”钟文博笑道,幽深的眼底掠过一道又一道幽光。

    苏沐哲自然也感觉到了这位钟秘书不太愉悦的神色,还有这奇怪的话语,心头闪过一道疑惑,但终究是没有问出口。

    “有劳风总挂念了!”苏沐哲脸上扯过一道冷漠,朝钟文博举起了杯子。

    而坐在周围的人却开始低声窃窃私语起来,时而传来一声声疑惑声,也不知道在攀谈些什么。

    同一时间,阴雨霏霏的帝皇大酒店的广场上,一辆军用悍马跟一辆军用吉普车姗姗来迟的朝广场中央驶了过来,伴着海浪狂笑一般惊涛拍岸的气势……

    ------题外话------

    戒指套上了,这回,大家可以高兴了,不知道,无极爸爸跟清雯妈妈知道小北城结婚的消息,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还有那位忠诚的钟叔叔,嗷嗷~某云臭屁的求赞美~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